谭全播

谭全播(834年? - 918年?[1][2][3]),字,在五代十国早期的乾化三年(913年)至贞明四年(918年)间统领虔州。他曾长期担任统治虔州25年的卢光稠的军师,卢光稠死后,虔州经历了几次政权更迭,最后虔州人推谭全播为首。贞明四年,谭全播兵败于杨吴,虔州被杨吴吞并。谭全播不久死去。

家世编辑

谭全播是虔化砍柴岗人。他年轻时智勇双全,敬佩同乡卢光稠。唐昭宗末年,岭表贼寇作乱,南方被农民军占领,在谭全播唆使下,卢光稠也起事。这支叛军想推谭全播为首,谭全播却让卢光稠为首,甚至在众人假意应诺之际威胁说要处决那些不从卢光稠号令的人。于是卢光稠做了主帅,谭全播做了谋主。[4]

卢光稠起兵后,屡战屡胜,军势也日渐强大。光启元年(885年)正月,卢光稠打败王潮,攻陷虔州,自称刺史。谭全播分掌城中兵。[5][6]

效命卢光稠编辑

天复二年(902年),卢光稠南下扩张,三年(903年),和武安军节度使马殷合兵伐清海军,克韶州,但武安军战不利回军,卢光稠将韶州交给儿子卢延昌,但其弟卢光睦被清海留后刘隐所败,首将郑廉也被潮州伏兵所获。谭全播随卢光睦包围潮州,清海军来救,于是退军。刘隐不顾弟弟劉龑反对,起广州之众攻打韶州,旌旗绵延数十里,围城十余里。卢光稠很害怕,谭全播却认为不足为惧,卢光稠转忧为喜,说:“虔州和韶州当初是和你一起平定的,今日之事,只有你能办。”于是谭全播在城南开辟战场,和刘龑约定战期。刘龑下令不要杀虔州兵,以为可以全部生擒之。谭全播让精兵万人埋伏在山谷中,率五千老弱鼓噪而前,数战而退,趁刘龑追赶时,伏兵齐出,击败清海军,刘龑单骑遁走,斩首万余,使卢光稠得以保有韶州。尽管获胜,谭全播并不居功,而是褒奖了其他参战将官,卢光稠更信任他了。[1][5][7]

唐朝灭亡后分裂成很多互相争斗的割据政权,如后梁和杨吴,而卢光稠在名义上同时依附这两家。开平四年(910年)十二月,卢光稠患病,想让位给谭全播,被拒绝。卢光稠卒,卢延昌从韶州赶来奔丧,被谭全播推为卢光稠的继任者。吴王杨隆演后梁太祖都认可这次交接。谭全播又为卢延昌效命。[8][9]

效命卢延昌、黎球、李彦图编辑

乾化元年(911年)十二月,卢延昌因沉湎游猎,失去军心。他被部下指挥使黎球暗杀,后者接管虔州,曾想杀掉谭全播。谭全播自称老病,请求退休,才免于一死。不久,黎球卒,牙将李彦图继任。谭全播也畏惧李彦图,自称病情恶化,闭门不出。李彦图生疑,和他商议结亲,多方观察其动静,谭全播作病状,李彦图始终看不出。[5]听闻谭全播患病,刘隐的继承者、表面依附后梁的劉龑攻打韶州。韶州刺史廖爽逃奔马楚,虔州对韶州的管辖就此结束。[10]

统领虔州编辑

二年(912年)十二月,李彦图卒。其子不肖,关闭子城自守。虔州人无所归,就去谭全播家推他继任为帅,谭全播拒绝不了,只能从之。谭全播归顺后梁,后梁太祖封他为卢光稠担任过的百胜军防御使(《九国志》作万胜军),另兼五岭虔、韶二州节度开通使(尽管韶州已经丢了)、检校太尉、开国侯。[10]此后几年,谭全播在虔州施行善政。[4][5]

贞明四年(918年)正月,杨吴命王祺为虔州行营都指挥使,率洪州撫州袁州吉州四州兵马大举进攻虔州。镇南节度使刘信以为王祺是来攻打自己,前去请罪,王祺大惊,称自己是奉命去讨伐谭全播的,请刘信驻吉州震慑潭州人。杨吴谋士严可求花巨资雇佣工匠在难于航行的贛石打开了水路,[2]使吴军船只得以通行,因此虔州人对此次来袭感到吃惊。但虔州有良好的天然防御工事,吴军一时不能攻克。七月,吴军又遭瘟疫,很多士兵乃至主将王祺都病死了,刘信成为新的虔州行营招讨使。[2][11]

与此同时,六月,谭全播向依附后梁的吴越、马楚求援。七月,三国都出兵援救:吴越王钱鏐命子錢傳球攻打吴的信州;楚王马殷張可求率一万人进军古亭;闽王王审知派军进军雩都。但吴越军被信州刺史周本战退。期间晋王李存勖派使者持帛书要与吴会师,吴以虔州作战为由相辞。八月,刘信又遣将张宣率军三千夜袭古亭,败楚军,又遣梁诠等率军击吴越、闽两军。当吴越、闽得知楚军被击退后也各自撤军,使谭全播失去了外援。[2]

但刘信虽然日夜攻城,斩首数千级,仍然不能攻克虔州。他率众填城壕,谭全播派人秘密挖地道将土运走,城壕还和原来一样深。刘信以为谭全播有神助,九月,派使者说降,谭全播也同意了。[5]同年秋,刘信在接受了谭全播的贿赂和人质后撤军。当他遣使报告吴摄政徐温时,徐温发怒了,杖打刘信的信使,又拨给刘信之子亲军校刘英彦(《九国志》作刘彦英)三千士兵,对他说:“你的父亲身处上游,所部士兵十倍于虔州,却不能攻下一座城。显然,他是要谋反了。你可以带这些军队和你的父亲一起谋反!”[11]又派昇州内指挥使朱景瑜同去,说:“全播的守军都是农夫,饥窘多年,妻儿在外,重围已经解了,互相庆贺而去,得知大兵再来,必定都逃遁,全播所守的是空城,前去必能克之。”[2]

十一月,刘英彦到刘信军中传达了徐温的话后,刘信害怕,赶紧回师虔州,继续攻城。城陷。谭全播出奔到雩都,被吴军所擒,[2]带回都城江都[1]当时有人诬告刘信逗留秘密放纵谭全播,言其将谋反,刘信闻之,趁献捷之机去金陵见徐温,与徐温赌博时掷骰子厉声发誓自己如果没有背吴,骰子就成浑花,果然徐温掷出六个骰子都是红色,惭愧得亲自敬酒给刘信喝,遣他回本镇,但还是怀疑他,最终夺了他的辖区。[11][12]

杨隆演授谭全播左威卫将军(《十国春秋》作右威卫将军),仍领百胜军节度使。[2]他不久卒于江都,年八十五。[1][5]

轶闻编辑

卢光稠还没举事时,已有谣言:“卢破黎头出,李子始花开。潭深鱼正聚,杨柳西边栽。”正应了后来虔州依次归于卢光稠、卢延昌、黎球、李彦图、谭全播之手,最后被杨氏政权派刘信(“刘”与“柳”谐音)攻取。[5]

注释及参考文献编辑

  1. ^ 1.0 1.1 1.2 1.3 十国春秋》卷八
  2. ^ 2.0 2.1 2.2 2.3 2.4 2.5 2.6 《资治通鉴》卷二百七十
  3. ^ 《十国春秋》称谭全播在918年被杨吴俘虏后不久去世,时年84岁,但这并不能说明他卒于918年。
  4. ^ 4.0 4.1 《新五代史》卷四十一
  5. ^ 5.0 5.1 5.2 5.3 5.4 5.5 5.6 九国志
  6. ^ 《资治通鉴》卷二百五十六
  7. ^ 《资治通鉴》卷二百六十三
  8. ^ 《资治通鉴》卷二百六十七
  9. ^ 《新唐书·卢光稠传》作“天祐初,……是岁,光稠死,子延昌自称刺史,为其下所杀,更推李图总州事。图死,钟传尽劫其众,欲遣子匡时守之。不克,州人自立谭全播为刺史,附全忠云。”将卢光稠误作天祐初年卒,且其与卢延昌、李彦图均在钟传本人去世及钟传势力灭亡之前去世,不取。
  10. ^ 10.0 10.1 《资治通鉴》卷二百六十八
  11. ^ 11.0 11.1 11.2 《九国志·刘信传》
  12. ^ 《新五代史》卷六十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