負荊請罪

負荊請罪出自司馬遷史記·廉頗藺相如列傳》。講述藺相如澠池之會被拜為上卿,廉頗忿忿不平,說道:「我身為趙國將軍,有著攻城,野戰獲勝之大功,而藺相如則只是以伶牙俐齒出眾,居然位居於我之上。而且藺相如出身卑賤,要我位居其下,對我而言實在是極大羞辱。」於是廉頗便對外宣稱,如果他看到藺相如,必定對其大加羞辱。

1950年9月的《人民画报》,京剧《将相和》中廉颇蔺相如负荆请罪。

藺相如在得知此事後,不與廉頗會面。在早朝時,經常稱病不去。有一次,藺相如出門時,在遠處望見廉頗,即時改變行車方向,以躲避他。但這個舉動使得其門客亦感到羞恥,質疑藺相如膽小怕事。藺相如無奈,只有向他們說道:「大家認為廉將軍可否與秦王相比?」眾人回答:「不可」。藺相如再說道:「即使以秦王之淫威,我也敢在大殿上對其叱喝,並羞辱秦國群臣。我雖然不是甚麼勇者,但怎麼可能怕廉將軍?其實我只是顧念趙國之社稷,因為強秦之所以不敢攻打趙國,是因為有我們兩個人在。兩虎相鬥,必有一傷。如果我公然跟廉將軍鬧翻,秦國必定趁機出兵攻趙,趙國就危險了。我之所以如此躲避廉將軍,實在是因為國家大事遠較個人恩怨為重。」廉頗在得知此事後,即時袒露背部,並背負荊棘至藺相如門前謝罪。廉頗說道:「我實在是鄙賤的人,竟然不知丞相如此寬宏大量,因而來此謝罪。」而藺相如亦接受了其道歉,這便是著名的「負荊請罪」。

刎頸之交编辑

最後藺相如與廉頗互相賞識,並結為好友。

後世效仿编辑

約50年後,陳餘結識了張耳。陳餘年少,像對待父親一樣對待張耳,並且效法藺相如、廉頗,結為刎頸之交[1]。之後章邯攻趙時,兩人被困鉅鹿,陳餘北收常山數萬人,以人數太少,不肯相救,張耳因此指責陳餘不救,陳餘怒解印綬推給張耳去了廁所,張耳在幕僚建議下收取陳餘兵權,從此兩人失和,張耳最後隨同軍擊殺陳餘。

孫楚牽招碑》上刻寫牽招曾經和蜀漢開國皇帝劉備漢末時期結「刎頸之交」。之後劉備身為群雄敵對曹操,自曹氏代漢後以漢朝名義稱帝,效力曹氏的牽招也對這些事情感到忌諱。[2][3]

参见编辑

参考文献编辑

  1. ^ 《史記·卷八十九》陳餘者,亦大梁人也,好儒術,數游趙苦陘。富人公乘氏以其女妻之,亦知陳餘非庸人也。餘年少,父事張耳,兩人相與爲刎頸交。
  2. ^ 初學記·第十八》引【晉《孫楚牽招碑》】:君與劉備少長河朔,英雄同契,為刎頸之交。因恐為時所忌,每自酌損,在乎季孟之間。
  3. ^ 太平御覽·人事部五十·交友四》引孫楚《牽招碑》曰:初,君與劉備少長河朔,英雄同契,爲刎頸之交。有橫波截流、拊翼橫飛之志。俄而委質于太祖,備遂鼎足于蜀漢。所交非常,爲時所忌,每自酌損乎季孟之間。

:出口出口增加中

出處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