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南官话

中国大陆地区使用人数最多的官话
(重定向自貴州方言

西南官話,舊称上江官話,分佈於四川重慶貴州雲南湖北廣西西藏等地以及鄰近的湖南省西北部、陝西省南部、緬甸果敢佤邦的主要语言,在寮國越南等地也有部分華人使用[2]。西南官話在緬甸果敢自治區佤邦具有官方地位。西南官話的主要特徵是古入聲不分化,整體保留或整體混入它調(陽平、陰平或去聲) [3] 。《中國語言地圖集》中將西南官話分為十二片,其通常也可按照地域分為四川話雲南話桂柳話江漢方言(武漢話等)等。

西南官話
母语国家和地区中國緬甸泰國
区域中國西南部緬甸果敢緬甸佤邦泰國清萊
母语使用人数2億6000萬(日期不详)
語系
官方地位
作为官方语言 緬甸果敢自治區
管理机构
語言代碼
ISO 639-3
ISO 639-6xghu
Glottologxina1239[1]
Mandarín del Suroeste.png
西南官話在中國的分佈
貴陽話對話樣本,攝於2017年。屬西南官話川黔片黔中小片

西南官話的形成與元朝之後進入中國西南地區的移民具有很大關聯,成渝小片四川話與湖廣片武漢話音系產生分化的年代都至少可以上溯至明朝,因而西南官話的形成年代應當更早[4]。同时有学者认为其可能与另一种南方官话江淮官话同源[5]。西南官話在詞彙、音韻等方面與北方官話相比都具有較明顯差異[6],因而在民國時期,上江官話一直被認為是與粵語吳語等並列漢語大語言區,而非官話的分支,其直到1955年才首次被劃入官話[7],至今它應獨立還是划入官話中仍有爭議。西南官話的使用者超過2億,如果將其划出官話,其使用者將在全球所有語言中排第6位,僅次於北方官話西班牙語英語印度斯坦語阿拉伯語孟加拉語

分布與分區编辑

西南官話是使用人口最多、分布區域面積最廣的漢語分支之一。據統計使用西南官話的人口超過2億,約佔中國全國人口的五分之一,整個官話區人口的三分之一,相當於湘語贛語粵語閩語人口的總和。西南官話中最大的分支川黔片的使用人口都超過1億。但是近年来因为推廣同屬於官話普通話的緣故,造成大量西南官話分布地區的年輕人已經不能使用西南官話,所以此人數統計並不完全準確。

西南官話在中國境內主要分布於西南部四川省重慶市雲南省貴州省的絕大多數漢語地區,以及臨近的湖北省大部、湖南省西北部、廣西壯族自治區北部、陝西省南部、甘肅省南部,另在江西省贛州市老市區擁有方言島[8]。鄰近雲南的緬甸東北部自治特區(果敢佤邦勐拉)等地也使用西南官話。

《中國語言地圖集》中將西南官話分為成渝灌赤、黔北、昆貴、滇西、鄂北、武天、岑江、黔南、湘南、桂柳、常鶴等十二片。其中音韻現象複雜的灌赤片又分為岷江仁富、雅棉、麗川四小片;滇西片又分為姚理、保潞兩個小片。


2012年出版的新版《中國語言地圖集》主要採用了李藍的研究成果,將西南官話方言分為西蜀片 川黔片湖廣片川西片雲南片桂柳片6片。其中,川黔片分為黔中小片陜南小片成渝小片3小片;西蜀片分為岷赤小片雅甘小片江貢小片3小片;川西片分為康藏小片涼山小片2小片。雲南片分為滇中小片滇西小片滇南小片3小片;桂柳片分為湘南小片黔南小片桂北小片3小片;湖廣片分為鄂北小片鄂中小片鄂西小片湘西小片湘北小片懷玉小片黔東小片黎靖小片8小片。也就是新版西南官話分為6片22小片,大片數減少,小片增加。

音韻编辑

聲調编辑

西南官話古入聲未發生分化,整體保留或整體混入它調(主要混入陽平)。例如川黔片方言,入聲整體混入陽平;岷赤小片中整體保留了入聲,部分地區甚至還保留塞音韻尾;江貢小片入聲整體派入去聲;雅甘小片入聲整體派入陰平。

在湖廣片中,不乏去聲分陰陽的次方言,同時也有少部分入聲分陰陽者。例如湖南北部的津市市,其方言中:古全濁入歸去聲(調值33),其餘歸陰入(調值24),但陰去卻歸入陽平(調值213),故此去聲實際上是陽去調(調值33)。

西南官話聲調調值大致可分為8個類型,各類型之間差異顯著。其中分布最廣的一種類型(陰平是最高調,陽平是最低調,上聲是次高降調,去聲是低降升調),即四川話的聲調類型,主要流行於四川盆地一帶以及毗鄰的貴州北部。這種聲調類型內部一致性很高,是西南官話最具代表性的聲調類型[9]

類型 陰平 陽平 上聲 去聲 入聲 主要分布區域
四川型 成都亞型 45 21 53 213 陽平 四川盆地大部、貴州北部
瀘州亞型 55 21 42 13 33 四川盆地西南部
瀘定亞型 23 31 51 212 14 川西西部雅安一帶
石棉亞型 55 31 51 323 陰平 川西西部雅安一帶
自貢亞型 45 21 42 213 去聲 川中沱江下游一帶
貴陽型 45 21 43 24 陽平 貴州中部和西部
漢中型 55 21 24 212 陽平和陰平/陽平 陝西南部
昆明型 44 31 53 212 陽平 雲南中部
箇舊型 55 42 33 12 陽平 雲南南部
保山型 32 44 53 25 陽平 雲南西部
湖廣型 武漢亞型 55 213 42 35 陽平 湖北中部
石首亚型 45 13 41 陰214/陽33 陰25/陽入歸陽去 湖北南部
漢壽亞型 55 213 42 陰35/阳33 55 湖南西北部
澧州亚型 55 13 21 陰213/陽33 陰35/陽入歸陽去 湖南西北部
桃源亞型 44 23 21 陰213/陽33 55 湖南西北部
襄陽型 34 52 55 212 陽平 湖北北部
桂林型 33 21 55 35 陽平 廣西北部、貴州南部,以及湖南南部的部分城鎮
都勻型 44 53 35 12 42 貴州南部

考量入聲编辑

西南官話中凡普通話讀陰、上、去而入派阳平地区的西南官話讀陽平的字都是古代入聲字(例外字玉)。凡不送氣的陽平字是古代入聲字。多数鼻音韻尾(陽聲韻)字都不是古代入聲字。凡ər音節的字不是古代入聲字。凡uai、uei韻母的字不是古入聲字(例外字蟀)。除靴瘸以外的yɛ韻母字是古代入聲字。凡普通話有元音韻尾而西南官話沒有的字是古代入聲字。除了西蜀片的樂山話的瘸和德江話的祛白讀韻母為io,凡方言中的io韻母字都是古代入聲字[10]

聲母编辑

西南官話的聲母系統的內部差異較大。西南官話主流濁音清化,但部分地區仍然保留濁音,如四川遂寧攔江話。西南官話部分地區無尖團對立,但部分地區卻仍然保留尖團對立,如桂柳片部分、川黔片部分、滇西小片部分等。西南官話部分地區不分平舌音翹舌音,但也有部分地區完全區分平翹舌音,如江貢小片鄂中小片部分、川黔片部分、雲南片部分地區;西南官話部分地區不分fu和hu(甚至hu与f全混或h、f全混),但也有部分地區能夠全部區分;如成渝小片巴中,通江南江等四縣市,岷赤小片下的夾江,洪雅等幾縣市,黔南小片雲南片鄂中小片大部。西南官話很多地區不分n、l兩母,但桂柳片雲南片大部,湖廣片部分地區可以完全區分,西蜀片大部及川黔片,川西片部分地區可在細音前區分(如年≠連,女≠旅。但郎=嚢,腦=老)。西南官話的聲母系統和贛語新湘語客家話粵語有一定相似之处(比如保留了大部分ng聲母),是一種帶有過渡性質的南方官話。

參見编辑

參考文獻编辑

  1. ^ Hammarström, Harald; Forkel, Robert; Haspelmath, Martin; Bank, Sebastian (编). Xinan Guanhua (Southwest Mandarin). Glottolog 2.7. Jena: Max Planck Institute for the Science of Human History. 2016. 
  2. ^ A. Doak Barnett. Communist China and Asia. Published for the 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 : 175 [1960] [2010-08-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6-02). 
  3. ^ 但個別西南官話如貴州某些屯堡話古清声母和次濁聲母入聲字歸陰平,古全濁聲母入聲字歸陽平
  4. ^ 周及徐(2005年第4期),《巴蜀方言中「雖遂」等字的讀音及歷史演變》,中華文化論壇
  5. ^ 王慶(2007年第5期),《明代人口重建地區方言的知照系聲母與南系官話》,重慶師範大學學報(哲學社會科學版)
  6. ^ 劉曉梅、李如龍(2003年第1期),《官話方言特徵詞研究》,語文研究
  7. ^ 劉鎮發(2004年第4期),《百年來漢語方言分區平議》,學術研究
  8. ^ 破解贛州話方言「孤島」密碼. 大江網. 2006-06-28 [2012-08-2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04-27). 
  9. ^ 李藍(2009年第1期),《西南官話的分區(稿)》,方言
  10. ^ 簡啓賢.音韻學教程[M].成都:巴蜀書社,2005:184-189.

外部鏈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