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賀蘭敏之(642年-671年),字常住,鮮卑後裔,河南郡洛阳县人,母親為武則天之姊韓國夫人武顺;父親為賀蘭安石[1],襲山縣開國男,贈衛尉卿、戶部尚書、駙馬都尉、韓國公[2];妹魏国夫人賀蘭氏;妻楊氏,受封弘農郡太夫人;子賀蘭琬銀青光祿大夫太僕卿唐高宗皇后武則天的姨甥,孝敬帝章懷太子唐中宗唐睿宗太平公主的表兄。

賀蘭敏之
贺兰姓
敏之
封爵 周國公
出生 唐太宗貞觀十六年 (642年)
逝世 唐高宗咸亨二年 (671年)

生平编辑

武則天之父武士彠原本娶相里氏為妻,生下武元慶武元爽兄弟。後來再婚娶楊氏,生武則天姊妹三人。武則天成為皇后以後,大封自己親族,並封母親楊氏為榮國夫人,姊姊武顺為韓國夫人。不過因為武士彠死後,元慶與元爽對繼母楊氏無禮,武后便將這兩位兄長流放外地。兄長死後,便讓姊姊韓國夫人的兒子賀蘭敏之改姓武,繼嗣武氏血脈,累官至蘭臺太史令、左散騎常侍,襲周國公。

起初,韓國夫人因為武后的關係,得以隨意出入皇宮,她年輕美貌的女兒賀蘭氏也時常隨行,母女兩人頗得高宗喜愛。高宗封賀蘭氏為韓國夫人,又將她女兒納為嬪妃魏國夫人,但知道武后一定不准,而會讓武后對這位外甥女有所顧忌,便在乾封元年(666年)封禅泰山之后,將魏國夫人毒殺。敏之因為賀蘭氏的喪事而入宮弔唁,高宗一見到他,悲慟哭道:「我一早上朝前看她還好好的,沒想到退朝後她竟然就身亡了,怎麼會這樣突然?」[來源請求]敏之聽完,只是號哭而沒有回應。他的姨母武后得知後,说:「此兒疑我!」從此對這個外甥開始心生厭惡。

敏之年輕英俊,竟與外祖母楊氏(即武后生母)及表妹太平公主有姦情,平日也仗著楊氏的關係恃寵而驕,為人輕佻,讓武后很不高興。咸亨二年(671年),楊氏過世,武后拿出一筆錢,命敏之建築一座大佛像來為楊氏祈福,沒想到敏之竟將這筆錢中飽私囊。司衛少卿楊思儉之女被選為皇太子李弘之妃,眼看著婚期將至,敏之聽說此女甚美,竟強行姦淫,以致後來改選裴居道之女裴氏太子妃。外祖母楊氏的喪期還沒有過,敏之便已換下喪服,招妓奏樂享樂。另外,太平公主幼時,往遊祖母榮國夫人宅第常有宮女隨行,而敏之也曾逼姦這些隨行的侍女[3]。敏之的淫亂惡行讓武后暴怒不已,便下令將他流放到雷州,並恢復他的本姓賀蘭。史書上說,他在流放到韶州途中,被人以馬韁縊死(《舊唐書新唐書皆記「自縊」),然而墓志卻記載說他於咸亨二年八月六日在韶州的官舍去世,時年二十九。在朝中曾與他友好的人,後來大都被流放到嶺南

敏之既死,武后便召回武元爽之子武承嗣繼承武家。賀蘭敏之去世後下葬於何處不得而知,可能只是就地埋葬,直到神龍革命後,才在景龍三年八月十八日,改葬於雍州咸陽縣奉賢鄉洪濱原,並追贈為秦州都督、太子少保,而敏之之妻楊氏(未知是不是楊思儉之女)則在開元年間封贈為弘農郡太夫人、而非韓國夫人,這是由於賀蘭敏之之母的韓國夫人稱號,是循皇后之母、姊封國夫人的慣例,而非因其夫身為國公得封。

敏之在弘文館的時候,曾經編《三十國春秋》一百卷(南朝梁蕭方等也曾編過一部《三十國春秋》),現今此書只剩下輯本一卷。

注釋编辑

  1. ^ 史書記為越石,敏之墓志則記為安石,今從墓志改
  2. ^ 安石的駙馬追贈,可能來自于武后稱帝後對於武氏家人的封贈,韓國夫人可能也在受贈長公主之列
  3. ^ 舊唐書·外戚列傳》:「時太平公主尚幼,往來榮國之家,宮人侍行,又嘗為敏之所逼,俄而姦污事發,配流雷州。」
    新唐書·外戚列傳》:「太平公主往來外家,宮人從者,敏之悉逼亂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