賈南風

贾南风(257年-300年5月13日[1]),小名,字南风[2]平阳郡襄陵县(今山西省襄汾县)人。西晋开国元勋贾充的三女(其后妻郭槐的長女),西晋晋惠帝皇后,又称惠贾皇后贾后。賈南風在皇后位置十年,其間因惠帝懦弱无能而得以專權,直至在政变中被废黜、杀害。其专权与失势是引发八王之亂并最终导致战乱升级的导火索之一,对西晋和之后的历史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賈南風
贾姓
南風
出生魏高貴鄉公甘露二年(257年)
婚姻名份太子妃
逝世晋惠帝永康元年(300年5月13日)
西晉洛陽
親屬
父親魯武公賈充
嫡母李婉
母親廣城君郭槐
惠帝司马衷
夫之父武帝司馬炎
夫之母武元皇后楊豔
夫之繼室羊獻容
夫之側室謝玖
同胞姊妹賈午
異母姊妹賈荃賈濬
河東公主
始平公主
弘農郡公主司馬宣華
哀獻皇女司馬女彥
繼子愍怀太子司馬遹
其他親屬祖父: 贾逵

生平编辑

嫁予太子编辑

泰始七年(271年),賈充被任命到長安鎮守,令賈充十分憂慮,荀勖於是建議賈充嫁女兒給尚未娶太子妃的太子司馬衷,藉婚事而令到出鎮計劃被擱置。起初晉武帝司馬炎以賈南風姿色一般,悍妒潑辣,不適合當太子妃,但經過皇后楊艷及荀勖等極力推薦之下,司馬炎最終同意讓司馬衷娶贾南风。泰始八年(272年),賈南風正式被冊立為太子妃。其实賈充一开始想把小女儿嫁给司馬衷,由于小女儿年龄小,个子太矮,临时决定由贾南风代替妹妹出嫁。

司馬炎認為太子司馬衷並不聰明,不宜作儲君,而大臣和嶠等亦曾這樣說過,於是司馬炎特意試驗他,召集所有東宮屬官參加宴會,同時寫了問題給司馬衷作答。賈妃見問題後,知道司馬衷必不懂作答,於是十分害怕,但東宮屬官都參加了宴會,於是找來外面的人代答,答案大多都引據古義。給使張泓看後說:「太子不讀書,但答題卻引經據典,一定會被識破是代答的,倒不如按意思直接作答吧。」賈妃同意,並讓張泓代答,而由司馬衷抄寫。司馬炎看後十分高興,更將司馬衷的答卷給太子少傅衛瓘觀看。

另外,因為司馬衷畏懼賈妃的嫉妒和詭詐,所以其他妃嬪都很少獲寵幸。同時賈妃亦曾殺人,看見其他妃嬪有孕,卻以打她們的腹部,令他們流產。司馬炎知道後大怒,恰好當時金鏞城落成,於是打算廢掉賈妃,並將她囚禁在金鏞城。但充華趙粲、皇后楊芷和大臣楊珧都為賈妃求情,荀勖等人更是四處奔走去保著賈妃太子妃的地位,故此最終都沒有成事。

專擅朝政编辑

永熙元年(290年),惠帝继位,賈妃被封为皇后。賈皇后在早年被廢的危機之中,受到楊皇后的多次勸誡,卻不知楊皇后曾盡力營救她,反倒以為是她向司馬炎中傷她,因而對楊皇后極為怨恨。惠帝繼位後賈皇后不對楊芷尊敬禮待,反而更打算參與政事,卻被身為外戚太傅楊駿阻撓。次年,賈皇后因楊駿的阻礙而勾結殿中中郎孟觀李肇寺人監董猛等密謀誅除楊駿和廢掉太后楊芷。賈南風又派李肇聯絡汝南王司馬亮和楚王司馬瑋,要求他們領兵討伐楊駿,其中司馬瑋同意,於是請求入朝,楊駿不敢阻止。司馬瑋入朝後,孟觀、李肇等又指使司馬衷下詔,誣告楊駿謀反,又派東安公司馬繇領四百人討伐楊駿,司馬瑋駐屯司馬門。杨骏最先在府第中被殺,後又收捕卫将军楊珧、太子太保楊濟等,皆夷三族。賈南風後又因楊芷曾在布帛中寫「救太傅者有賞」而稱楊太后一同謀反,矫诏废楊太后为庶人,徙于自己亦曾险被囚禁之金墉城,第二年被活活餓死。

誅殺外戚楊氏集團後,賈皇后徵召司馬亮為太宰,與太保衛瓘錄尚書事,一同輔政,又任命司馬瑋為衛將軍,司馬繇為尚書左僕射。賈皇后則與族兄賈模、從舅郭彰、妹妹賈午之子賈謐、司馬瑋和司馬繇一同干預國事。此時,因賈皇后愈來愈暴戾,令司馬繇打算廢掉她,但因司馬亮指控司馬繇意圖專擅朝政而將他免官,並將他流放到帶方郡,危機才得以解決。後賈皇后又看準了司馬瑋和司馬亮不和,要司馬衷罷免二人,後又矯詔命司馬瑋誅除司馬亮和衛瓘兩名輔政大臣。司馬瑋誅殺二人後,太子少傅張華派董猛勸賈皇后順道誅殺司馬瑋,賈南風聽從並稱司馬瑋矯詔殺害司馬亮和衛瓘,從而令司馬瑋部下四散,司馬瑋被捕誅殺。司馬亮、衛瓘和司馬瑋被殺後,賈皇后得以專權,她任命賈模散騎常侍,加侍中,任命德高望重的张华为侍中、中书监,又用另一名士裴頠(也是她的表弟)为侍中。朝中政事主要由贾模和张、裴三人负责。贾皇后和张华相当倚重,在她和张华联合执政的十年时间里,国家的局势总体而言比较稳定。

逼害太子编辑

賈皇后母親郭槐見賈南風無子,常常勸他疼愛太子司馬遹,直至臨死亦懇切要求賈皇后要愛護太子。但賈皇后不聽,與充華趙粲和妹妹賈午一同謀害太子。元康九年(299年),贾皇后假稱當年在武帝喪期間曾有孕生子,因事情隱密沒有對外宣布,並拿來妹夫韓壽之子韓慰祖充當親生兒子,要廢掉司馬遹,以韓慰祖作為太子,於是強行灌醉司馬遹,讓他在酒醉迷糊之中寫下「陛下宜自了,不自了,吾當入了之。中宮又宜速自了,不自了,吾當手了之。并與謝妃共要,刻期兩發,勿疑猶豫,以致後患。茹毛飲血於三辰之下,皇天許當掃除患害,立道文為王,蔣氏為內主。願成,當以三牲祠北君。」的字句。因酒醉而有一半的字不成字型,賈皇后又修改了,最終將字句交給司馬衷和各宗室,稱司馬遹謀反,最終废掉了他的太子地位,與三個年幼的兒子都囚禁在金墉城,又殺司馬遹生母謝玖和司馬虨生母蔣俊。司馬遹的岳父王衍急忙奏請離婚,司馬遹的妻子王惠風只好痛哭而去。

次年(300年),因甚有名望的太子被廢,很多人都十分憤怒,右衛督司馬雅、常從督許超、殿中中郎士猗等更圖謀廢掉賈皇后,重新立司馬遹為太子,並向趙王司馬倫的親信孫秀遊說。孫秀聽後同意,並報告司馬倫,更圖謀為司馬倫奪取權力。孫秀後即施行反間計,稱宮中有人打算廢掉賈皇后而讓司馬遹復位,配合民間怨恨之聲,令賈皇后大為驚懼;司馬倫和孫秀於是勸賈謐殺死司馬遹以絕民眾之心。賈皇后於是命太醫令程據帶毒藥,矯詔命黃門孫慮前去毒殺司馬遹,但司馬遹不肯服食,孫慮最終以藥杵將司馬遹殺害。这个举动成了趙王司馬倫討伐賈皇后的藉口。

倒臺殞命编辑

下月,赵王司马伦假造诏书,以謀害太子的罪名要廢掉賈皇后,得到很多人的支持,入宮後即殺掉賈謐,又派齊王司馬冏收捕賈皇后並押她到金墉城,又廢她為庶人,後又收捕賈南風的黨羽如趙粲、賈午、程據等。同時,司馬倫將一些有聲望的大臣如司空张华、尚書僕射裴頠等收捕並處死,方便專權。司馬倫在誅殺賈后黨羽和張華等人後自领相国位而獨攬大權,不久即以金屑酒毒殺賈南風,賈南風死時四十五歲。

特徵编辑

  • 由於亂政與陷害他人的事跡,賈南風一直被視為后宫乱政的典型負面人物,其为人凶妒暴虐,手段往往残忍而极端。
  • 賈南風的妒忌和暴戾可從她殘殺懷孕妃嬪的事件中看出,而在任其間的暴虐行徑連作為親族的賈模都看不過眼,曾多番規勸甚至圖謀推翻她。
  • 《晉書》中司馬炎稱賈南風「种妒而少子,醜而短黑」,而後又寫她「短形青黑色,眉後有疵」,雖然可能含有因其事蹟與評價而加以醜化的成分在,但一般認為她姿色並不出眾 ,《世說新語》〈容止〉篇亦有提到此事。
  • 根據史書《晉書》及《資治通鑑》所記載,賈后淫虐非常,除了與太醫令程據私通以外,更經常派人在路上尋找美少男,並加以虐殺。有一小吏因俊美而免於被殺,但因突然有華貴衣服而被以為偷竊,最終竟然供出了他曾於賈南風同睡歡樂數日,更獲得這些物品。民间传说,她与潘安也发生过关系[3][來源可靠?]
  • 但同时贾南风又能够任用人才,她实际掌权时期中央政权的主要人物中,张华出身庶族仍被提拔主政,裴頠是大学者,王戎为当时名士,即使诸如亲族贾模都有直言进谏的表现。所以《晋书》为代表的中国传统历史观对贾南风本身多有贬谪,但是对于其掌权八年期间的朝政却多次描述为“海内晏然”[4]、“朝野宁静”[5],是西晋历史上除开国皇帝晋武帝朝以外绝无仅有的稳定时期。贾南风的凶残手段针对的基本都是对于其地位有威胁的政治对手,尤其是西晋皇族,而相比发动禁军兵变杀死贾后的司马伦,上台即杀害张华、裴頠等多年内治政有方的大臣,能杀较与贾后有过之而无不及,而掌权至称帝仅一年即兵败身死,不及贾后时期能维持近十年朝野安定。事實上,正是賈南風死後,八王之亂才徹底爆發,政局也走向崩潰。

子女编辑

  • 河東公主,曾因她患病,巫師要賈南風施行寬鬆的法令,於是賈南風要求司馬衷下詔大赦。嫁孫秀之子孫會
  • 始平公主
  • 弘農公主,名司馬宣華,名字和公主封號出自臧荣绪《晋书》[6]。嫁傅祗之子傅宣
  • 哀獻皇女,名司馬女彥,名字出自臧荣绪《晋书》。司馬女彥八歲夭折,在死前賈南風心疼她年幼未及封爵,要將她加封公主,女彥說:“我尚小,未成人,禮不用公主。”司馬女彥死後,賈南風以長公主的禮儀治喪。
  • 清河公主,生母另说为羊献容

参考文献编辑

  • 《資治通鑑》卷七十九、八十二及八十三
  • 《晉書·惠賈皇后》

注释编辑

  1. ^ 《晉書》卷4:(永康元年四月)己亥,趙王倫矯詔害賈庶人于金墉城。
  2. ^ 《世说新语 笺疏》贤媛第十九 引 王隐《晋书》曰:「贾后字南风,为赵王所诛。」《太平御览》卷三百五十二 引《晋书》:「贾后字南风。初为太子妃,性酷虐,尝手杀数人。或以戟掷孕妾,子随刃堕地。帝闻之大怒,欲废之。」然《太平御覽》卷一三八引王隱《晉書》:「后諱南風,武帝謀太子婚,久不決,上欲取衛瓘女,元后欲娶賈充女。」《晉書·后妃傳上》亦寫「后諱南風」。或名及字皆為南風。
  3. ^ 最荒淫的皇后贾南风 曾与"万人迷"潘安颠鸾倒凤. 中国经济网. 2007-03-30 [2018-07-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7-07). 
  4. ^ 《晋书·张华传》
  5. ^ 《晋书·贾充传》
  6. ^ 臧荣绪《晋书》曰:贾后二女,宣华女彦,封宣华弘农郡公主,女彦年八岁,聪明歧嶷,便能书学,讽诵诗论,病困,贾后欲议封女以长公主,彦语后曰:我尚小,未及成人,礼不用公主,及薨,谥哀献皇女,以长公主礼葬送。

参见编辑

前任:
楊芷
晉朝皇后
290年—300年
繼任:
羊獻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