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趙昌(959年-1016年),生年大約生於後周顯德六年(959年),逝於約大中祥符九年(1016年),字昌之,廣漢人[1][2],一說劍南人[3][4]。活躍於中國北宋真宗大中祥符(1008-1016年)時期[5],著名折枝花果草蟲林禽畫家

趙昌
出生 後周世宗顯德六年 (959年)
廣漢,一說劍南
逝世 宋真宗大中祥符九年 (1016年)
国籍 中国
知名于 折枝花果草蟲林禽
知名作品 《歲朝圖》、《寫生蛺蝶圖》
运动 寫生趙昌

生平编辑

趙昌師承滕昌祐[6]並學習徐崇嗣折枝沒骨法[7],崇尚田園自然寫實,於每日清晨露水尚濕時,潛心觀察圍欄花圃內的花草竹蟲、折枝花果等自然形態及色澤,即時調彩寫生作畫,自號「寫生趙昌」。[8]作品上色巧妙,平敷染成,但其色彩仍舊艷澤照人,所畫之物,寫實傳形,顯示出與當時主流黃荃徐熙等畫派的凸面重彩,寫意傳神有著截然不同的風格。[9]

趙昌為人不懼權勢,達官顯要爭相以重金求畫仍不輕易得[10]。當時州令每每於求畫時,必定派遣小役王友前來服侍起居作畫,久而久之,王友便成為趙昌門生。[11]

北宋真宗大中祥符年間,丁朱崖以白金五百兩為趙昌作壽,並延攬趙昌入東閣作畫。[12]

趙昌家境富裕並且十分愛惜自己的作品,晚年時,常常自行出資回購珍藏流落於市面上的昔日舊作。[13]

評價编辑

  • 米芾:「趙昌王有之流如無才而善佞士,初甚可惡,終需憐而收錄,裝堂嫁女亦不棄。」[14]「今人畫亦不足深論。 趙昌、王友、鐔黌輩得之可遮壁, 無不為少。」[15]
  • 蘇軾:「何須誇落墨,獨賞江南工。」[16]「邊鸞雀寫生,趙昌花傳神。」[17]
  • 歐陽修:「昌花寫生逼真,而筆法輭俗,殊無古人格致,然時亦未有其比。」[18]
  • 宣和畫譜:「議者或以謂黃筌、趙昌爲熙之後先,殆未知熙者。蓋筌之畫則神而不妙,昌之畫則妙而不神,兼二者一洗而空之其爲熙歟!」[19]
  • 宋朝名畫評:「士大夫議為花果者,往往宗尚黃筌、趙昌之筆,蓋其寫生設色,迥出人意。以熙視之,彼有慚德。筌神而不妙,昌妙而不神,神妙俱完,舍熙無矣。」[20]「陶裔之寫生,趙昌之設色,二徐所為,於形似無愧矣。」[21]
  • 圖畫見聞誌:「至如趙昌,亦非全無筆墨,但多用定本臨模,筆氣羸懦,惟尚傅彩之功也。」[22]
  • 搜神祕覽:「趙昌畫花木果實,獨奪天地造化之工,探物之妙。」「趙昌下筆敵韶光,一鬴黃金滿鬥量。」[23]
  • 洞天清祿集:「故言山水,則當以李成、范寛;花果則趙昌、王友;花竹翎毛則徐熙、黃筌、崔白、崔順之;」[24]「趙昌折枝有工,花則含煙帶雨,笑臉迎風;果則賦形奪真,莫辨真僞。設色如新,年逺不退。」[25]

作品编辑

作品見錄有《宣和畫譜》154件、《中興館閣錄》27件、《畫繼》3件、《德隅齋畫品》1件,表現題材多為折枝花果蟲蝶,諸如茉莉、牡丹、芙蓉、竹、山茶、杏、柿、草蟲、蛺蝶等。

《寫生蛺蝶圖》,現藏於北京故宮博物院
《花卉四段圖卷》,現藏於北京故宮博物院。
《蜂花圖卷》,現藏於紐約大都會博物館

交流编辑

參見编辑

參考编辑

  1. 北宋《宣和畫譜》·卷十八·花鳥四:「趙昌字昌之,廣漢人。善畫花果,名重一時。」
  2. 趙昌. 故宮博物院. [2014-01-0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3-05) (中文(台灣)‎). 
  3. 北宋蘇軾《東坡全集》·王伯敭所藏趙昌畫四首·芙蓉:「清飆已拂林,積水漸收潦。溪邊野芙蓉,花水相媚好。坐看池蓮盡,獨伴霜菊槁。幽姿強一笑,暮景迫摧倒。淒涼似貧女,嫁晚驚衰早。誰寫少年容,樵人劍南老。」
  4. 《永樂大典》·卷00540:「次公趙昌自題其畫雲:劍南樵叟。千林掃作一番黃,只有芙蓉獨自芳。喚作拒霜知未稱,看來卻是最宜霜。」
  5. 趙昌. 國立故宮博物院. [2014-01-02] (中文(台灣)‎). 
  6. 《圖繪寶鑑》·卷三·宋·十六:「趙昌字昌之,廣漢人,善畫花果,名重一時,初師滕昌祐,後過其藝。」
  7. 北宋蘇轍《欒城集》·卷七:「【王詵都尉寶繪堂詞】(徐熙畫花,落筆縱橫。其子嗣,以五色染就,不見筆跡,謂之沒骨。蜀趙昌蓋用此法耳。)」
  8. 南宋江少虞《宋朝事實類苑》·卷51·書畫伎藝二·蜀人善畫者:「又有趙昌者,漢州人,善畫花,每晨朝露下時,遶欄檻諦玩,手中調彩色寫之,自號寫生趙昌。人謂趙昌畫染成,不布采色,驗之者以手捫摸,不為采色所隱,乃真趙昌畫也。其為生菜折枝果尤妙。」
  9. 《圖繪寶鑑》·卷三·宋·十六:「趙昌字昌之,廣漢人,善畫花果,名重一時,初師滕昌祐,後過其藝,作折枝有生意,傅色尤造其妙,兼工草蟲,葢其所作,不特曲其形似,直與花傳神也,禽石非其所精。」
  10. 北宋劉道醇《宋朝名畫評》·卷三:「趙昌,劍南人。性傲易,雖遇強勢,亦不下之。多遊巴蜀梓、遂間。善畫花果,初師滕昌祐,後過其藝。時州伯郡牧爭用筆跡,昌不肯輕與,故得者以為珍玩。」
  11. 北宋範鎮《東齋記事》:「又有王有者,漢州卒也。州將每令趙昌畫,則遣有服事供應之。久,其畫遂亞於昌。其為人亦精潔有巧思,非卒之流輩也。」
  12. 北宋劉道醇《宋朝名畫評》·卷三:「大中祥符中,丁朱崖聞之,以白金五百兩為昌壽。昌驚曰:貴人以賂及我,非有求乎?親往謝之。朱崖延以東閣,命畫生菜數窠及爛瓜生果等。命筆遽成,俱得形似。」
  13. 北宋郭若虛《圖畫見聞誌》·卷四·花鳥門:「昌家富,晚年復自購己畫,故近世尤為難得。」
  14. 北宋米芾畫史》:「趙昌、王友之流,如無才而善佞士。 初甚可惡,終須憐而收錄,裝堂嫁女亦不棄。」
  15. 北宋米芾畫史》:「今人畫亦不足深論。 趙昌、王友、鐔黌輩得之可遮壁, 無不為少。」
  16. 北宋蘇軾《東坡全集》·王伯敭所藏趙昌畫四首·山茶:「蕭蕭南山松,黃葉隕勁風。誰憐兒女花,散火冰雪中。能傳歲寒姿,古來惟丘翁。趙叟得其妙,一洗膠粉空。掌中調丹砂,染此鶴頂紅。何須誇落墨,獨賞江南工。」
  17. 北宋鄧樁《畫繼》·卷四:「鄢陵王主簿,未審其名,長於花鳥。東坡有書所畫《折枝》二詩,其一雲:『論畫以形似,見與兒童鄰。為詩必以詩,定知非詩人。詩畫本一律,天工與清新。邊鸞雀寫生,趙昌花傳神。如何此兩幅,疏淡含精勻。誰言一點紅,解寄無邊春。』」
  18. 北宋歐陽修《歸田錄》·卷二:「昌花寫生逼真,而筆法輭俗,殊無古人格致,然時亦未有其比。」
  19. 北宋《宣和畫譜》·卷十七·花鳥三·徐熙:「議者或以謂黃筌、趙昌爲熙之後先,殆未知熙者。蓋筌之畫則神而不妙,昌之畫則妙而不神,兼二者一洗而空之其爲熙歟!」
  20. 北宋劉道醇《宋朝名畫評》·卷三·花竹翎毛門第四·徐熙:「評曰:士大夫議為花果者,往往宗尚黃筌、趙昌之筆,蓋其寫生設色,迥出人意。以熙視之,彼有慚德。筌神而不妙,昌妙而不神,神妙俱完,舍熙無矣。夫精於畫者,不過薄其彩繪,以取形似,於氣骨能全之乎?熙獨不然,必先以其墨定其枝葉蕊萼等,而後傅之以色,故其氣格前就,態度彌茂,與造化之功不甚遠,宜乎為天下冠也。故列神品。」
  21. 北宋劉道醇《宋朝名畫評》·卷三·花竹翎毛門第四·趙昌:「評曰:陶裔之寫生,趙昌之設色,二徐所為,於形似無愧矣。行思精爭鬥之勢,處中長苦寒之景,王曉、毋鹹之、傅文用皆有翎毛之癖,傳諸來世,愈見珍賞耳。並列妙品。」
  22. 北宋郭若虛《圖畫見聞誌》·卷六·沒骨圖:「至如趙昌,亦非全無筆墨,但多用定本臨模,筆氣羸懦,惟尚傅彩之功也。」
  23. 北宋章炳文《搜神祕覽》·卷下·畫錄:「梁元帝雲鬼神易狀,犬馬難圖,豈以其明明者可識,而幽昧者難知乎?古之善畫犬馬者,有若韓幹;善畫人物者,有若吳道子;善畫翎毛花竹者,有若徐熙;善畫山水者,有若李成。此其尤著者,餘不可悉紀。今亦有之,但比古為劣,許道寧於山水,有古氣而筆力麤;凡老高畫龍,有升騰之變,而骨節不分要理,然皆為近時之宗師也。趙昌畫花木果實,獨奪天地造化之工,探物之妙。遇其意所喜者,不擇貧富貴賤輒予之;其所不喜者,雖勢位所加,賄賂所及,被刑蒙毒,亦莫緣而得。今士大夫多有之,獨學士林端父所藏八枝與予家十六枝為最勝。慶曆中,端父嘗出知懷安軍,道與新廣漢守尚書屯田員外郎、隴西李碩偉之同行,嘗戲雲:『廣漢圭田歲入甚厚,昌為郡人,吾軍貧陋,獨無此二者。他日,幸以其餘及我。』偉之至郡,反謂端父先得之,以詩虐焉。端父答之曰:『趙昌下筆敵韶光,一鬴黃金滿鬥量。借我圭田三百畝,直須買取作花王。』有傳此詩示昌者,昌大笑曰:『林君知我哉。』暨代還,以是本遺之,乃為絕筆。」
  24. 南宋趙希鵠《洞天清祿集》·古畫辨:「故言山水,則當以李成、范寛;花果則趙昌、王友;花竹翎毛則徐熙、黃筌、崔白、崔順之;馬則韓伯時;牛則厲范二;道士仙神則孫太古;神恠則石恪;貓犬則何尊師、周炤。得此數家,已為竒妙。」
  25. 南宋趙希鵠《洞天清祿集》·古畫辨·趙昌王友:「趙昌折枝有工,花則含煙帶雨,笑臉迎風;果則賦形奪真,莫辨真僞。設色如新,年逺不退。王友乃昌之上足,賦形入昌之室,寫生則未逮。繼友之後者,惟長沙吳澤也。」
  26. 陳恆光. 兩岸故宮 鄭欣淼:都在認真地保護民族文化遺產. 中央日報. 2009-03-03 [2014-01-0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1-02) (中文(台灣)‎). 
  27. 美國總統奧巴馬參觀故宮. 故宮博物院. [2014-01-0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03-05) (中文(台灣)‎). 
  28. mAn. Google Art Project 之故宮博物院正式上線. 癮科技. 2012-04-11 [2014-01-02] (中文(台灣)‎).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