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越絕書》,又称《越绝》、《越绝记》,成书大约在东汉,记录了春秋末期越王勾践的相关历史,是中国最古老的方域史[1],也是记载越国历史的文献中内容最为丰富的权威著作[2]。《越绝书》补充了《春秋》、《左传》、《国语》、《史记》皆记述未详的吴越史事,有相当的历史价值。其编著情况模糊不清,书名、年代、作者、卷帙等均存在不少争议问题。

越绝书
Yue Jue Shu in Shaoxing Museum 2018-04.jpg
别名 越绝、越绝记
撰者 袁康、吴平(有争议)
类型 杂史(方域史)
成书年代 东汉
今本篇数 十九篇
今本卷数 十五卷或十六卷
最初著录隋书·经籍志
分类 史部

书名编辑

最常见的书名为“越绝书”,此外在藏书目录、注疏征引中也称为“越绝记”、“越绝”。[3]:2,31

书名中“绝”字的含义历来众说纷纭。书中倒数第二篇《德序外傳》称:“于是度兵徐州,致贡周室,元王以之中兴……越专其功,故曰《越绝》是也。”表示“绝”字指的是越王勾践有奇绝经历、卓绝功勋。书中最后一篇《篇叙外传》称:“聖人發一隅,辯士宣其辭,聖文絕於彼,辯士絕於此。故題其文,謂之越絕。”表示“绝”指的是《春秋》这样的著作和子贡这样的辩士[a]在各自之后都已经断绝了。书中首篇《外传本事》则试图综合这两种意见。[3]:48-50[4][5]

郑张尚芳认为,“绝”字记录的不是汉语,而是古越语的发音。古越语与泰语同属侗台语,泰语中有จด(/tɕot˨˩/)一词,意为“书写、记录”,古越语则用对应的词作为越国史书的名称[b]。该词用发音相近的汉字记下来,就是“绝”(上古汉语“绝”字拟音为*dzod)。《德序》和《篇叙》中对“绝”的解释是后代整理越国史书者的附会。[7]:267

篇帙编辑

《越绝书》今存十九篇,分十五卷(或将《外传本事》单独分出一卷)。各篇内容如下:[4][5]

今本标题 今本
卷序
德序/篇叙
标题及顺序
内容
外傳本事 卷一 序文
荊平王內傳 荆平,第二 伍子胥楚平王迫害,后受吴王阖闾重用,率吴国击败楚国,成功复仇
外傳記吳地傳 卷二 太伯,第一 吴国都城的概况,吴国的历史
吳內傳 卷三 吴越/吴人,第三 范蠡勾践进言,要遵循“节事”的治国原则,顺应天道
計倪內經 卷四 计倪,第四 计倪向勾践进言,提出发展农业商业经济政策
請糴內傳 卷五 请籴,第五 越国向吴国提出购粮请求,由此激化吴臣太宰嚭与伍子胥的矛盾,吴王夫差亲近伯嚭、赐死子胥
外傳紀策考 卷六 吴国谋士伍子胥、太宰嚭,越国谋士范蠡、文种等人在吴越争霸期间的计略
外傳記范伯 卷七 范蠡来到越国、受到勾践重用的经过
內傳陳成恒 陈恒,第八 孔子为保存鲁国,托子贡出使、吴、越、各国游说,影响各国战略,最终存鲁、破吴、霸越
外傳記地傳 卷八 越国的历史和地理,越国都城的概况
外傳計倪 卷九 计倪向勾践进言,提出国君应知人善用,任用贤才
外傳記吳王占夢 卷十 夫差梦醒后求解,太宰嚭借占梦阿谀夫差,公孙圣借占梦向夫差进谏,结果被处死
外傳記寶劍 卷十一 吴越两地铸造的宝剑
內經九術 卷十二 九术,第六 文种告诉勾践灭吴的九种计策,并详述其中两种:骗诱吴王大兴土木,向吴王进献美女西施郑旦
外傳記軍氣 伍子胥行军时占卜军气的方法,邦国与二十八宿对应关系
外傳枕中 卷十三 范蠡的治国之道,尤其是贮谷富民的国策
外傳春申君 卷十四 战国时期,楚春申君收纳手下李园之妹女环,怀孕后进给楚王为妃,新王即位后春申君被封至吴地
德序外傳記 叙录,叙述全书由来,解释篇目次序
篇敘外傳記 卷十五

今本《越绝书》的篇目次序、标题、内外之分,与《越绝书》原始面目有较大差异,据考证大约在五代末期、北宋初期有过一次较大变动。[3]:131-132,136,223据《德序》和《篇敘》记载,《越绝书》成书时有主要篇文八篇,依序为:《太伯》、《荆平》、《吴人》(或《吴越》)、《计倪》、《请籴》、《九术》、《兵法》、《陈恒》。[4][5]《太伯》篇即今本《外傳記吳地傳》,《吴人》篇即今本《吳內傳》。这八篇主要篇文为内篇,其余为外篇。[8][9]

《越绝书》成书至北宋,已有五个篇章失传,之后又失传一篇。[9]清代钱培名校勘《越绝书》时,曾辑佚二十八条。[2]当代李步嘉校释《越绝书》,又辑佚十二条。[5]《德序》、《篇敘》所记八篇之一的《兵法》(《文选李善注引作《越绝书·伍子胥水战兵法内经》)大约在北宋初年失传,现只存数条佚文,内容与水战船舰、阵法有关。[3]:159-162

今本《越绝书》正文最后一篇《春申君》,讲述的内容发生在勾践灭吴两百年之后,可能是原书没有的篇章,五代末到宋初才被人加入书中。[9][3]:137

作者与年代编辑

隋书·经籍志》称作者为子贡。北宋《崇文总目》称,也有人认为作者是伍子胥。后人多不相信这两种说法,因为书中还有的地名、年号[10][11]

《越绝书》末篇《篇敘》末段说:“句踐以來,至乎更始之元,五百餘年……記陳厥說,略其有人。以去為姓,得衣乃成。厥名有米,覆之以庚。……文屬辭定,自于邦賢。邦賢以口為姓,丞之以天。楚相屈原,與之同名。”[4][5]明代杨慎注意到,“去”字得“衣”组成“袁”字,“米”上覆“庚”组成“康”字,承“口”以“天”组成“吴”字,屈原之名即为“平”字,因此判定《越绝书》的作者是袁康和吴平,时代是在东汉[12]

目前学界多认为,《越绝书》中的原始材料来自战国时期或稍后。在东汉前后,有人对这些原始材料进行编辑,整理、编次、增删、夹注、加工文字,使《越绝书》成书,并先后增补《德序》、《篇叙》、《本事》这三篇极具公羊学色彩[13]。袁康和吴平(可能是化名)即为其中两次编订工作的主要贡献者。最晚到西晋初年,《越绝书》基本面貌已经定型,开始被其他文章引用。[14][15][2][3]:97,247,302,306

版本编辑

南宋以前,《越绝书》只有手抄本。南宋嘉定十三年(1220年),丁黼夔州刻印《越绝书》,是第一个刻本。此后流行于世的各版本之间差别相当微小,均出自丁黼本这同一个源头。现存的最早版本为明初刻本。[16]:9-10[2][3]:222

清代卢文弨、钱培名先后根据其他著作中的引文来校勘《越绝书》。钱培名校《越绝书》尤其被视为善本,广泛流行。1956年,浙江图书馆馆长张宗祥《越绝书校注》出版,开注释《越绝书》的先河。1996年,俞纪东《越绝书全译》出版,是较好的普及性入门读本。[3]:195,199-201

《越绝书》与《吳越春秋》编辑

《越绝书》与《吴越春秋》大约作于同一时代,两部书都以吴越争霸的史事为主题,有不少重复的内容。《越绝书》持越国立场,《吴越春秋》则持吴国立场。 针对两书的先后和高下,历来有不同看法。陈恺、钱培名、徐益藩、晁岳佩等认为《吴越春秋》借鉴《越绝书》;黄震、乔治忠等认为《越绝书》因袭《吴越春秋》。《四库全书总目提要》认为《越绝书》“博丽奥衍”,超过《吴越春秋》;晁岳佩、乔治忠等认为《吴越春秋》严谨清晰,胜于《越绝书》。 [3]:82,140[17][18][19]

评价编辑

《越绝书》是中国记载越国历史的文献中内容最为丰富的权威之作,尤其留下了珍贵的语言学地名学资料。《越绝书》也被视为兵家之书,不仅谈论具体兵法、术数等战术,还广泛涉及权谋、后勤、外交等战略问题。书中经世致用的农业和经济思想,也为后人所重视。《吴地传》和《地传》详细记载了吴越两国国都及周围的山川地理,是中国地方志之先导。[2]

注解编辑

  1. ^ 《越绝书》的内容接续《春秋》。子贡的外交论辩影响了吴越争霸的历史轨迹,其过程载于《越绝书》中。
  2. ^ 当时不同国家史书有不同名称,如晋国史书称“乘”,楚国史书称“梼杌”,鲁国史书称“春秋”。[6]

参考资料编辑

维基文库中相关的原始文献:
  1. ^ 俞纪东. 前言. 越绝书全译. 贵阳: 贵州人民出版社. 1996: 1-12. ISBN 7-221-03738-8. 
  2. ^ 2.0 2.1 2.2 2.3 2.4 陈桥驿. 《点校本越绝书》序. 陈桥驿方志论集. 杭州: 杭州大学出版社. 1997: 404-420 [1982]. ISBN 7-81035-825-1. 
  3. ^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李步嘉. 《越绝书》研究. 上海: 上海古籍出版社. 2003. ISBN 7-5325-3411-1. 
  4. ^ 4.0 4.1 4.2 4.3 袁康; 吴平(辑录). 越绝书. 乐祖谋(点校). 上海: 上海古籍出版社. 1985. CSBN 11188·74. 
  5. ^ 5.0 5.1 5.2 5.3 5.4 李步嘉. 越绝书校释. 武汉: 武汉大学出版社. 1992. ISBN 7-307-01359-2. 
  6. ^ 孟子·离娄下. [2019-11-1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11-22). 晋之乘,楚之梼杌,鲁之春秋,一也。其事则齐桓、晋文,其文则史。 
  7. ^ 郑张尚芳. 古越语. (编) 董楚平,金永平. 吴越文化志. 上海: 上海人民出版社. 1998: 253-282. ISBN 7-208-02268-2. 
  8. ^ 孙诒让. 籀庼述林·卷六. 
  9. ^ 9.0 9.1 9.2 王尧臣. 崇文总目. 越绝书十五卷……旧有内纪八,外传十七。今文題闕舛,纔二十篇。又載春申君,疑後人竄定。 
  10. ^ 司马贞. 史记索隐·孫子吳起列傳. 越絶書,云是子貢所著,恐非也。其書多記吳越亡後土地,多是後人所録也。 
  11. ^ 陈振孙. 直斋书录解题·卷五·杂史类. 相傳以為子貢者,非也。其書雜記吳越事,下及秦漢,直至建武二十八年。蓋戰國後人所為,而漢人又附益之耳。 
  12. ^ 杨慎. 杨升庵全集·卷十. 
  13. ^ 郑任钊. 《越绝书》与公羊学. 史学月刊. 2017, (12): 126-130. 
  14. ^ 周生春. 《越绝书》成书年代及作者新探. (编) 钱伯城. 中华文史论丛 第49辑. 上海: 上海古籍出版社. 1992: 121-139. ISBN 7-5325-1254-1. 
  15. ^ 刘雪河. 《越绝书》作者及版本研究. 高校图书馆工作. 1995, (01): 47-50. 
  16. ^ 洪焕椿. 浙江方志考. 杭州: 浙江人民出版社. 1984. CSBN 11103·98. 
  17. ^ 晁岳佩. 也谈《越绝书》的作者及成书年代. 山东师大学报(社会科学版). 1991, (05): 36-40+93. 
  18. ^ 乔治忠. 《越绝书》成书年代与作者问题的重新考辨. 学术月刊. 2013, 45 (11): 140-150. 
  19. ^ 四庫全書總目提要·卷六十六·史部二十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