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赵郡李氏

(重定向自趙郡李氏
李牧像,清人所绘。

赵郡李氏,也称赵国李氏[1][2][3],是中国歷史的中古时代一个以赵郡(含今河北赵县隆尧县元氏县高邑县赞皇县临城县等地)为郡望的著名士族。赵郡李氏以战国名将李牧为始祖[4]

赵郡李氏在南北朝官位显赫,在唐朝被列为七姓十家的禁婚家,有多人出任宰相

简介编辑

魏晋南北朝时期赵郡李氏与陇西李氏清河崔氏博陵崔氏范阳卢氏荥阳郑氏太原王氏并称五姓,支派繁多,文化鼎盛,官位显赫。到了唐高宗时颁布法令禁止这五姓七家自行婚娶。

赵郡李氏东南西三房始祖李楷,生有五子:李辑、李晃、李棨、李劲、李睿,定居在常山,兄弟分居:老五李睿的儿子李勖兄弟,居住在巷东;老四李劲的儿子李盛兄弟及老三李棨一家,居住在巷西;老大李辑与老二李晃两房子孙,则南徙故垒。因而,以此三个方位,李睿又被奉为赵郡李氏的东祖;李棨与李劲被奉为西祖;李辑与李晃则被奉为南祖。

郡望编辑

赵郡治所位于今河北赵县。赵郡,其初建置于后魏,此后各朝有沿置,其治在今河北之赵县。

房支编辑

  • 南祖
  • 東祖
  • 西祖

争议编辑

李唐自称出自陇西李氏,以西凉李暠的嫡裔自居,但陈寅恪《唐代政治史述论稿》以及《李唐氏族推测》等三文,认为李唐冒称陇西,实为赵郡李氏破落户。今河北隆尧唐祖陵亦为佐证。

朱希祖认为李熙曾镇戍武川,后来其子李天锡为避六镇兵乱,携父遺骨南迁于赵郡广阿,因以为家,不久亦卒。其子李虎将父祖合葬,即所谓唐祖陵。李氏并非出身赵郡李氏,而确系为隴西李氏[5]

汪荣祖《陈寅恪评传》认为朱希祖对陈寅恪观点的批判大多在枝节上做文章,没有举出对立的新资料,而陈演恪晚年也不满意李唐先世三论的研究,出于汰芜存精,将之删除屏弃[6]

唐朝宰相编辑

參見编辑

参考资料编辑

  1. ^ 《汉魏南北朝墓志汇编》:魏故持節龍驤將軍督營州諸軍事營州刺史征虜將軍太中大夫臨青男」崔公之墓誌銘」祖秀才諱殊,字敬異。夫人從事中郎趙國李休女。」父雙護,中書侍郎冠軍將軍豫州刺史安平敬侯。夫人中書趙國李詵女。」君諱敬邕,博陵安平人也。夫其殖姓之始,蓋炎帝之胤。其在隆周,遠祖尚父,」實作太師,秉旄鷹揚,剋佐揃殷。若乃遠源之富,弈世之美,故以備之前冊,不」待詳□。君即豫州刺史安平敬侯之子。冑積仁之基,累榮構之峻,特稟清貞,」少播令譽。然諾之信,著於童孺,瑤音玉震,聞於弱冠。年廿八而俊華茂實,以」響流於京夏矣。被旨起家,召為司徒府主簿,納贊槐衡,能和鼎味。俄而轉」尚書都官郎中。時高祖孝文皇帝將改制創物,大崇革正,復以君兼吏部」郎。詮敘彝倫,九流斯順。太和廿二年春,宣武皇帝副光崇正,妙簡宮衛,復」以君為東朝步兵。景明初,丁母憂還家,居喪致毀,幾於滅性。服終,朝廷以」君膽思凝果,善謀好成,臨事發奇,前略無滯。徵君拜為左中郎將大都督中」山王長史。出圍偽義陽,城拔凱旋。君有協規之效,功績隆盛,授龍驤將軍太」府少卿臨青男。忠勳之稱,實顯於茲。永平初,聖主以遼海戎夷,宣化佇賢,」肅慎契丹,必也綏接,於是除君持節營州刺史,將軍如故。君軒鏕始邁,聲猷」以先,麾蓋踐疆,而溫膏均被,於是殊俗知仁,荒嵎識澤,惠液途於逋遐,德潤」潭於邊服。延昌四年,以君清政懷柔,宣風自遠,徵君為征虜將軍太中大夫。」方授美任,而君嬰疾連歲。遂以熙平二年十一月廿一日卒於位。縉紳痛惜,」姻舊咸酸,依君績行,蒙賜左將軍濟州刺史,加謚曰貞,禮也。孤息伯茂,銜哀」在疚,摧號罔斷,泣庭訓之崩沉,淚松楊之以樹,洞抽絕其何言,刊遺德於泉」路。其辭曰:」綿哉遐冑,帝炎之緒,爰歷姬初,祖唯尚父。曰周曰漢,榮光繼武,邁德傳輝,儒」賢代舉。於穆叡考,誕質含靈,秉仁岳峻,動智淵明。育善以和,獎幹以貞,響發」邽丘,翼起槐庭。慶鍾盛世,皇澤遠融,入參彝敘,出佐邊戎。謀成轅幕,績著」軍功,為城飆偃,蠢境懷風。王恩流賞,作捍東荒,惠沾海服,愛洽遼鄉。天」□方渥,簡爵唯良,如何倉昊,國寶淪光。白楊晦以籠雲,松區杳而煙邃,藐□」叫其崩怨,親賓□而垂淚,仰層穹而摧號,痛尊靈之長秘,誌遺德兮何陳,篆」幽石兮深隧。嗚呼哀哉。
  2. ^ 沧州市文物局编. 《沧州出土墓志》. 北京: 科学出版社. 2007年8月: 十四–十六. ISBN 978-7-03-019523-4 (中文(中国大陆)‎). 
  3. ^ 倪, 润安, 《河北曲阳北魏崔楷墓的年代及相关问题》, 《中国国家博物馆馆刊》, 2013年, (02期): 25–34 
  4. ^ 尹建东著. 两汉魏晋南北朝时期关东豪族研究. 成都:四川大学出版社. 2007.04: 161–162. ISBN 7-5614-3661-0. 
  5. ^ 参见朱希祖〈驳李唐为胡姓说〉〈再驳李唐氏族出于李初古拔及赵郡说〉,收入《中国史学通论》,商务印书馆,2015-07-01。
  6. ^ 汪荣祖《陈寅恪评传》,第七章 为不古不今之学——唐史研究,百花洲文艺出版社,1997年1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