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性別女性

出生時被認爲是男性,自我認同為女性的人士

跨性別女性(英語:TranswomanTrans woman,或Trans-woman),又譯跨性別女人跨性女跨女,是出生時指定性別為男性的女性。跨性別女性並不可以與變性人女性或者药娘通用,儘管這兩種詞彙通常存在交互使用。「跨性別」是一個傘式術語:包括所有非常規性別的族群。[1]

概述编辑

跨性别女性可能经历过性别不安,这是由于她们的性别认同与出生时被赋予的性别(以及相关的性别角色或主要和次要性别特征)之间的差异而带来的痛苦。[2]其中一部份人由于此原因,進行性別重置手術,改變了生理性征,從生理层面上也基本成為女性。

處境编辑

跨性別女性和其他所有性少数群體一樣在社會接納中處境艱難,面臨着歧視恐跨等巨大的問題。一項基於約3000個在美國生活的跨性別女性的社會調查的總結報告“全國跨性別歧視調查報告”[3],顯示跨性別女性:

  • 36%的人因其性別認知因素而失業。
  • 55%的人在租屋時受到歧視。
  • 29%的人被剝奪了升遷機會。
  • 25%被拒絕醫療護理。
  • 60%的跨性別女性已無家可歸
  • 當展示與自己的性別不一致的身份證件時,33%的人曾受到騷擾,3%的人曾被毆打。
  • 20%的人曾遭到警察的騷擾,6%的人遭到過軍警的暴力侵害,3%遭到過軍警的性侵。 25%曾被普遍視為不敬於警察。
  • 處在關押狀態的跨性別女性,40%曾被囚犯騷擾,38%曾被工作人員騷擾。 21%的人曾被毆打,20%曾被性侵。

性取向编辑

一項對大約3000名跨性別女性的調查顯示,只有23%自認為是異性戀,其中31%為雙性戀,29%為女同性戀,7%為無性戀,7%為酷兒(可能為尚未確定自己的性傾向,或自認性傾向流動,或作為拒絕標籤的一種態度),2%為“其他”。[4]

在一些對性別重置治療管理較嚴格的國家,存在跨性別女性為了獲得治療機會而偽裝性取向為異性戀(喜歡男性)的情況。

跨性別女同性戀(英語:Trans Lesbian,早期亦稱Male Lesbian),簡稱「跨拉」,即為出生時性別指定男性性別認同女性性向认同女性向的女同性戀者。

性衝動编辑

在2008年的一項研究中,跨性別女性性慾減損的發生率(34%)高於順性別女性(23%)[需要解释],可能是由於巧合,所以這些差異無法被視爲統計學上顯著性差異[5]就跟男性一樣,女性性慾被認為與血清睾酮水平相關[6][7][8][9](有一些爭議[10]),但2008年的研究發現在跨性別女性中沒有這樣的相關性。[5][11]

社會問題和影響编辑

有高比例的跨性別女性基於職場歧視、平均教育程度低與醫療費用需求等原因從事性產業,但往往她們必須比順性別女性用更低的價格計價,或者隱藏自己的跨性別身分,也常常有跨性別妓女因為被發現其跨性別身分,而遭到言語與肢體暴力,甚至慘遭殺害。

藥娘编辑

药娘是中华人民共和國网络用語。一些男性或双性别者,由于心理性别与生理性别不一致产生的性别不安,选择通過口服或注射药物(雌性激素、黃體素、抗雄性激素等)使其生理状态(主要为体貌特征)接近女性,这类群体则被称为药娘。[12]

狹義上指跨性别女性在進行性別重置手術前的過渡階段,即進行女性化激素疗法的階段。其最終的目的一般是通過性別重置手術獲得符合心理預期的身份并使其合法化。

简介编辑

药娘在中国是一个庞大的群体,但现在暂时没被社会所重视。

她们往往患有性别不安。性别不安是指心理性别与生理性别的不一致而产生的痛苦。心理治疗对性别不安的干预,即想要使患者的心理性别与生理性别一致的方法早已被证实无效。

她们极其感性,内心敏感。因为难以被社会和家人所认同再加上吃药和性别焦虑所以情绪难以控制(多有抑郁),平时很粘人(对熟悉或认同的人),也更加容易受伤。[13]

药娘的最终目的一般是通过性别重置手术获得符合心理预期的身份并使其合法化。医生通常会要求接受性别重置手术者必须有一定时限的女性化激素疗法史,以达到相应的手术要求。通常激素疗法并不能获得满意的效果,需要借助外部力量来改变,例如医疗美容等。

相关特征编辑

  • 跨性别女性不一定需要经历药娘阶段,也有并无性别重置计划的存在可能。
  • 不排除异装者等群体中存在跨性别者,多数并无性别重置计划。
  • 性别认同与性取向无关。性取向与性别认知是两个概念,药娘的性取向不一定为男。
  • 药娘自我认同为女性,且仅仅是一个必要的过渡阶段,与变装者等有本质性区别。
  • 药娘一般可见脂肪分布女性化,如臀部、大腿脂肪聚集,皮肤变细腻,脸型变平滑、失去棱角感。
  • 部分药娘可见性格更温柔、敏感。
  • 部分药娘可见带有女性气息的体香,尤其是在运动后。
  • 部分药娘可见性取向改变。

参考文献编辑

  1. ^ Serano, Julia. Whipping girl: a transsexual woman on sexism and the scapegoating of femininity. Emeryville, California: Seal Press. 2007: 29–30. ISBN 1-58005-154-5. 
  2. ^ Standards of Care for the Health of Transsexual, Transgender, and Gender Nonconforming People (version 7) (PDF). The World Professional Association for Transgender Health: 96. (原始内容 (PDF)存档于2014-09-24). 
  3. ^ National Transgender Discrimination Survey: Full Report (PDF). National Center for Transgender Equality. 2015-01-21 [2018-04-24].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11-08-03) (英语). 
  4. ^ Injustice at Every Turn: A Report of the National Transgender Discrimination Survey (PDF). National Center for Transgender Equality & National Gay and Lesbian Task Force: 29. [2018-04-24].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11-08-03). 
  5. ^ 5.0 5.1 Elaut E, De Cuypere G, De Sutter P, Gijs L, Van Trotsenburg M, Heylens G, Kaufman JM, Rubens R, T'Sjoen G. Hypoactive sexual desire in transsexual women: prevalence and association with testosterone levels. European Journal of Endocrinology (Bioscientifica). Mar 2008, 158 (3): 393–9. PMID 18299474. doi:10.1530/EJE-07-0511. 
  6. ^ Turna B, Apaydin E, Semerci B, Altay B, Cikili N, Nazli O. Women with low libido: correlation of decreased androgen levels with female sexual function index.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Impotence Research. 2005, 17 (2): 148–153. PMID 15592425. doi:10.1038/sj.ijir.3901294. 
  7. ^ Santoro N, Torrens J, Crawford S, Allsworth JE, Finkelstein JS, Gold EB, Korenman S, Lasley WL, Luborsky JL, McConnell D, Sowers MF, Weiss G. Correlates of circulating androgens in mid-life women: the Study of Women's Health Across the Nation. Journal of Clinical Endocrinology and Metabolism. 2005, 90 (8): 4836–4845. PMID 15840738. doi:10.1210/jc.2004-2063. 
  8. ^ Sherwin BB, Gelfand MM, Brender W. Androgen enhances sexual motivation in females: a prospective, crossover study of sex steroid administration in the surgical menopause. Psychosomatic Medicine. 1985, 47 (4): 339–351. PMID 4023162. doi:10.1097/00006842-198507000-00004. 
  9. ^ Sherwin, B. Changes in sexual behavior as a function of plasma sex steroid levels in post-menopausal women. Maturitas. 1985, 7 (3): 225–233. PMID 4079822. doi:10.1016/0378-5122(85)90044-1. 
  10. ^ Davis SR, Davison SL, Donath S, Bell RJ. Circulating androgen levels and self-reported sexual function in women. Journal of the American Medical Association. 2005, 294 (1): 91–96. PMID 15998895. doi:10.1001/jama.294.1.91. 
  11. ^ DeCuypere G, T'Sjoen G, Beerten R, Selvaggi G, DeSutter P, Hoebeke P, Monstrey S, Vansteenwegen A, Rubens R. Sexual and physical health after sex reassignment surgery. Archives of Sexual Behavior. 2005, 34 (6): 679–690. PMID 16362252. doi:10.1007/s10508-005-7926-5. 
  12. ^ 药娘群像:与身体斗争的这些年. 北京时间. 2017-09-07 [2017-11-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12-01) (中文). 
  13. ^ 中国药娘群体首次曝光:吃激素就像吃减肥药_网易人间_网易新闻. www.163.com. [2021-10-04]. 

參見编辑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