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跨月台轉車站

(重定向自跨月台轉乘
雙胞胎跨月台轉車站的運作方式。
跨月台轉車站內的島式月台兩側分屬不同顏色的路線,圖為臺北捷運古亭站的月台,左邊月台屬中和新蘆線,右邊月台屬松山新店線

跨月台轉車站是一種城市軌道交通系統應用於轉車站內的設計,其目的是在同一個島式月台上讓通勤者從一個路線系統的列車的月台下車後,直接步行到對面另一條路線的月台轉車(在重鐵的原則上這兩個系統的路軌在通勤時是不交匯的,不過可以在興建時刻意遷就)。乘客不需經過樓梯電動扶梯電梯走到另一個平台轉線,因此能節省車站內的轉乘時間、提高通勤效率。跨月台轉車站還有一個設立原則就是不要求乘客在轉車時經過計算車費的驗票閘門英國倫敦斯特拉特福站就是由兩個不同鐵路經營者(東安格利亞國家特快車及倫敦地鐵)允許乘客不經過柵閘就進行轉車的典型例子。

跨月台轉車站的優點是對於換線的乘客而言是較快速而簡單的設計(若撇除直通運行),但缺點是為了配合月台設置,各線的行車軌道有時必須透過立體交叉,才能銜接至車站中不同位置的月台。當採用不在同一平面的叠島式設計,建造時比分離式轉車站減少挖泥數量,也相對減少車站建造面積,從而比分離式轉車站節省兩倍或以上的建築及維護成本。然而可能要在地下隧道的路段遷就跨月台轉車的設計,為遷就乘客的轉車組合令隧道的施工難度稍為增加。在臺北捷運杭州地鐵等地的工程中,這種因應跨月台轉車設計而生成的立體交叉隧道被暱稱作「麻花[1][2]。此外對乘客而言這種設計讓他們轉車來得更直接,不用像分離式轉車站繞幾個大圏子才能轉車,因為同月台兩側是不同的路線,而同一路線另一個方向就是佈置在不同月台上,所以有機會令不熟悉該鐵路系統的乘客產生疑惑而造成搭錯車的可能(如港鐵金鐘站南港島綫月台轉乘其他路綫),因此採用此設計的車站必須要有更明確的轉乘指示,如清晰的指示牌;如果有不同顏色的車身來辨認,效果則更佳。

目录

月台設置编辑

太子站油麻地站

深水埗站  
 
 
 
 
 
 
 
 
  石硤尾站
   
 
 
 
 
 
 
 
 
 
   
 
 
 
UP 太子站
1
 
 
 
 
4
 
 
LP 太子站
 
 
2
 
 
 
3
 
   
 
 
 
   
 
 
 
 
 
 
   
 
 
 
       
       
       
P1 旺角站
1
 
 
 
2
 
 
 
P2 旺角站
 
3
 
 
 
 
4
 
       
       
       
   
 
 
 
 
 
 
 
 
 
   
 
 
 
       
       
UP 油麻地站
1
 
 
 
4
 
 
 
LP 油麻地站
 
2
 
 
 
 
3
 
佐敦站  
 
 
 
 
 
 
 
 
  何文田站
香港鐵路太子至油麻地站路軌月台配置圖,留意觀塘綫荃灣綫旺角站太子站的雙胞胎跨月台轉車服務。

一個擁有跨月台轉車站的通勤列車站,一般會包含最少兩組雙向路線系統,並最少擁有兩座透過行人樓梯、電扶梯等連接的分離的島式月台(可服務4條單線),在客量高的轉車站容納更多的路線可能會導致月台人流飽和及混亂。有時受到地面腹地大小的影響,或為了縮短需於兩座月台間旅客換線的時間、距離,會建造成島式疊式月台的形式,使兩月台間往返僅需上/下樓一次。

世界上大部分通勤鐵路系統如果因為多種原因而只能為兩條路線建設單一個跨月台轉車站,那麼它們在一般情況下都會選擇讓同方向的軌道配對在同一個島式月台上,因為進行同方向轉車的乘客通常要比逆方向的多。然而有時部分車站尚會為了順應乘客量較高一方的動線需求,而被調整為一個逆方向跨月台轉車站,月台兩側的行車方向相反。

而為了同時方便順向及逆向的轉乘,有些系統設計以兩個相鄰車站進行轉乘,在其中一個車站進行順向轉乘,而另一個車站進行逆向,不但方便旅客,也分散了人流。新加坡地鐵即有一組雙胞胎跨月台轉車站——东西线南北线間的政府大廈站萊佛士坊站港鐵則有兩組——第一組是觀塘綫將軍澳綫油塘站調景嶺站;第二組是觀塘綫荃灣綫太子站旺角站

各地應用编辑

亞洲编辑

  東京编辑

 
赤坂見附站軌道配置圖

在東京地下鐵的跨月台轉車站中,赤坂見附站透過兩層島式月台,提供銀座線丸之內線之間的順向跨月台轉乘,上層月台能前往新宿荻窪澀谷方向,下層則前往銀座上野淺草/池袋方向。

表參道站(銀座線及半藏門線)、白金高輪站南北線三田線)兩站則是設置兩座水平並列的島式月台,方便乘客在此轉乘。

大部分東京地下鐵或都營地下鐵與其他直通運行的近郊鐵路的連接車站,如中目黑站(地鐵日比谷線、東急東橫線)、和光市站(地鐵有樂町線、地鐵副都心線、東武東上線)亦採用跨月台轉乘。

東京急行電鐵將若干車站地下化的同時,也一併將那些車站變成跨月台轉車站,例如大岡山站目黑線大井町線)、田園調布站東橫線目黑線)、日吉站東橫線目黑線)等。

  大阪编辑

大阪市高速電氣軌道御堂筋線四橋線大國町站設有跨月台轉乘。

近畿日本鐵道同樣在奈良線大阪線鶴橋站設有跨月台轉乘。

阪神電氣鐵道阪神難波線阪神本線間的尼崎站也設有跨月台轉乘。

  京都编辑

京都市營地下鐵東西線京阪電氣鐵道京津線可在御陵站進行跨月台轉乘。

  香港编辑

 
「雙胞胎跨月台轉車組」示意圖。圖為港鐵油塘站及調景嶺站

香港鐵路是世界上最繁忙、擁擠的都市鐵道系統之一,因此在跨月台轉車設計的應用上較其他城市更為廣泛,在大量的車站中均得到採取,以節省乘客換車的時間和徒步距離、增加系統運作效率。

香港地鐵的路線當中,跨月台轉乘首次出現於荃灣綫通車後的太子站旺角站。兩站可進行雙胞胎跨月台轉車,太子站進行反向轉乘,而旺角站進行順向轉乘。由於兩個方向都預期出現大量人流,因此當局對此進行了特別設計。

由於這個設計深受乘客歡迎,於是港島綫通車時,金鐘站也進行了類似的反向轉乘。2002年,油塘站調景嶺站亦採用太子站旺角站的配置。

馬鞍山綫採用特別的靠右通行,以便乘客在大圍站轉乘東鐵綫

另一個跨月台轉車站是荃灣綫東涌綫荔景站,該站可服務四個方向的跨月台轉乘。而北角站亦可提供將軍澳綫港島綫之間的轉乘,不過兩個月台之間的距離較大。

2007年兩鐵合併以前,南昌站同時由東涌綫九廣西鐵服務。由於票務系統不一,南行東涌綫和北行西鐵雖然位於同一平面上,但仍受牆壁阻隔。合併後,部分牆壁拆除以便提供跨月台轉乘。不過,這個配置並非主要客流方向。多數的乘客皆為西鐵綫出發前往西九龍和香港島,或是東涌綫前往尖沙咀,大部分乘客仍要途經大堂轉乘。

九龍南綫通車時,東鐵綫和西鐵綫都以紅磡站為總站,並提供跨月台轉乘。沙中綫全線通車後預定改為垂直轉乘。另外,沙中綫當中的會展站也預定成為東鐵綫將軍澳綫的轉乘站。

乘客可以在東涌綫欣澳站跨月台轉乘迪士尼綫列車。不過反之不亦然,由迪士尼回到市區需要跨過天橋乘搭往香港站的列車。

香港亦有部分車站曾經計劃為跨月台轉車,但為減少工程經費而放棄,如香港大學站黃竹坑站鑽石山站等。

  臺北编辑

 
臺北捷運同月台平行轉乘示意圖。包含右上角的「三角跨月台轉車組」

臺北捷運中的跨月台轉乘設計,始於1980年代的設計階段,中華民國交通部運輸計劃委員會聘請「英國大眾捷運顧問工程司」(BMTC)與中華顧問工程司(今臺灣世曦工程顧問股份有限公司)組成計畫小組進行設計。其中BMTC部分人員為曾經參與香港地鐵[3]設計的英國籍工程師,故將香港的同月台轉乘設計加入臺北捷運當中,取代了原先部分交會站必須上下樓層、徒步進行轉乘的動線。

開工之後,共興建了4座跨月台轉車站。有別於2個站構成的雙胞胎轉車組,臺北捷運是由3座兩兩相鄰的車站——中正紀念堂站古亭站東門站,形成「三角轉車組」。西門站則是除此轉車組外的第4個轉乘站。

東門站為橘線及紅線之轉車站,BMTC原先規劃橘線及紅線另一轉車站民權西路站亦為跨月台轉乘設計,後來實際興建時取消,標誌臺北捷運的跨月台轉車服務不會形成雙胞胎轉車組。

  新加坡编辑

除政府大廈站、萊佛士坊站的雙層島式疊式月台外,裕廊東站興建了兩座島式月台,兩者均為南北線、東西線間的轉乘平台。

丹那美拉站為純粹的東西線車站,但東西線中即有主線列車及樟宜機場支線列車兩種營運模式行經此處,而該站提供兩種列車間的跨月台轉乘。

海灣舫站則是环线滨海市区线間的跨月台轉車站。

  北京编辑

郭公庄站国家图书馆站朱辛庄站北京西站阎村东站为双岛四线同台换乘,南锣鼓巷站为侧叠式站台,藉由通道连接。

  天津编辑

天津站站2号线滨海国际机场方向与9号线同台换乘,肿瘤医院站天津宾馆站5号线与6号线双同台换乘。

  上海编辑

上海軌道交通系統內位於浦東新區東方體育中心站為上海首次採用該種轉乘設計的車站。供上海軌道交通6號線上海軌道交通11號線的乘客進行跨月台轉乘。虹桥火车站站上海轨道交通2号线上海轨道交通17号线的同台换乘站,虹桥2号航站楼站上海轨道交通2号线上海轨道交通10号线往市区方向的同台换乘站,通过中间大站台换乘。

  杭州编辑

 
火车东站站同台换乘站台,左侧为4号线,右侧为1号线

杭州地铁火车东站彭埠站是1号线和4号线的双同台换乘站,钱江路站是2号线和4号线的同台换乘站,均为双岛四线。

  廣州编辑

广州地鐵系統裡的嘉禾望岗站沙园站广州南站亦為跨月台转车站的設計。這些車站分别為2号線3号線廣州地鐵8號線广佛线2号線7号線的跨月台轉車站,未来还将有彩虹桥站天河公园站植物园站新塘站

  深圳编辑

在深圳地鐵二期系統裡的老街站黃貝嶺站為跨月台转车站的設計,其中老街站原为侧式叠式月台深圳地鐵3号綫开通后,原来1号綫南面的侧式月台被关闭,而在北面增建岛式月台,形成島式疊式月台黃貝嶺站2号綫5号綫的轉乘站。三期系統通車後,新建的紅樹灣南站車公廟站亦是跨月台轉車站,其中紅樹灣南站9号綫11号綫的轉乘站,而车公庙站中香蜜湖路下的月台則是7号綫9号綫的轉乘站。

  成都编辑

 
成都犀浦站的同台换乘,位于中间的复线铁路为成都地铁下属成都地铁2号线,两侧的复线铁路为国铁下属成灌铁路

成都地铁运营的成都地铁2号线国铁成灌铁路犀浦站同台换乘。这是中国大陸首个城市轨道交通国家铁路同台换乘的案例[4]。同时,成都地铁2号线4号线中医大省医院站同台换乘,太平园站10号线与3号线进城方向同台换乘,在未来规划中,5号线6号线也将在西北桥站站同台换乘。

  武汉编辑

 
中南路及洪山广场站连续同台换乘示意图

武汉地铁系统中跨月台转车站较为普遍。得益于设计的前瞻性,系统之中共有五个此类型车站。武汉地铁2号线4号线洪山广场站中南路站皆为“跨月台转车站”,可进行“连续同台换乘”。为了方便去行及回行两个方向两条线路的换乘,这两个车站设计成了以其中一个车站进行去行方向换乘,而另一个车站进行回行方向的换乘。换乘方式类似港鐵觀塘綫荃灣綫太子站旺角站[5]

除了洪山广场站、中南路站连续同台换乘站之外,宏图大道站钟家村站香港路站均采用了这种换乘形式。

  南京编辑

南京地铁1号线南京地铁3号线可在南京南站进行同台换乘,南京地铁S1号线南京地铁S3号线也可在南京南站同台换乘,南京地铁S1号线南京地铁S9号线翔宇路南站同台换乘[6]南京地铁S1号线南京地铁S7号线空港新城江宁站同台换乘[7]

  郑州编辑

2号线9号线可在十八里河站同台换乘,这也是郑州地铁第一个同台换乘车站。(目前9号线首通段称为城郊线与2号线贯通运营,暂时只启用2号线站台。) 另外,5号线8号线在郑州东站;4号线7号线在张家村站均可实现同台换乘。

  • 这三个车站均为双岛式站台。
  • 对于十八里河站,2号线使用内侧的2·3站台,9号线使用外侧的1·4站台。9号线处于规划中。十八里河站为2号线的设计终点站,车站南端设有2号线折返线。(目前2号线终点站为南四环站)
  • 对于郑州东站,5号线使用外侧的3·6站台,8号线使用内侧的4·5站台。(1号线为单独的岛式站台[1·2站台],与3~6站台之间有换乘通道连接)5号线将于2019年4月开通,8号线正在筹划建设。
  • 对于张家村站,4号线使用内侧的2·3站台,7号线使用外侧的1·4站台。4号线将于2020年开通,7号线正在筹划建设。

  青岛编辑

  南宁编辑

南宁地铁1号线南宁地铁2号线可在火车站朝阳广场站双同台换乘。

  昆明编辑

昆明地铁1号线昆明地铁2号线环城南路站同台换乘(目前两线贯通运营,拆解后将同台换乘)。

  首爾编辑

首爾地鐵衿井站提供1號線各停列車和4號線所有列車的跨月台轉乘。而金浦機場站亦提供首爾地鐵9號線所有列車和仁川國際機場鐵道各停列車的跨月台轉乘。

  吉隆坡编辑

 
布特拉高原站同台换乘站台,左侧为格拉那再也线、右侧为大城堡线

布特拉高原站是大城堡线(4号线)和格拉那再也线(5号线)之间的同台换乘站,而陈秀连站则是安邦线(3号线)和大城堡线(4号线)之间的同台换乘站

  曼谷编辑

曼谷大眾運輸系統暹羅車站是一座高架的跨月台轉車站,提供是隆線素坤逸線的順向跨月台轉乘。

歐洲编辑

  倫敦编辑

倫敦地鐵的車站中,貝克盧線上的兩座大站:牛津圓環站(Oxford Circus)及貝克街站(Baker Street)均設有能讓乘客在同一月台上平行轉乘的機制。前者與維多利亞線間為同方向的跨月台轉乘,後者則可與银禧线在島式月台上順向平行轉車。此兩站內其他路線的部份則無跨月台平行轉乘的設計。

芬奇萊路站(Finchley Road)亦以島式月台平面連接大都會線银禧线的軌道;在哩尾站(Mile End),共線運行的區域線漢默史密斯及城市線透過跨月台與中央線連接。

  巴黎编辑

巴黎地鐵的拉莫特-皮凱-格勒內勒站,8號線和10號線可以跨月台轉乘。

  阿姆斯特丹编辑

阿姆斯特丹地鐵凡德馬德路站英语Van der Madeweg metro station(Van der Madeweg)設有50號線和53號線的跨月台轉乘,阿姆斯特丹南站英语Amsterdam Zuid railway station(Amsterdam Zuid)亦設50號線和52號線的跨月台轉乘。除此以外,阿姆斯特爾車站英语Amsterdam Amstel railway station(Amstel)提供地鐵(51、53、54號線)與鐵路間的跨月台轉乘。

  斯德哥爾摩编辑

在斯德哥爾摩地鐵中,可行跨月台轉乘的車站有地鐵中央站(T-Centralen)、老城站(Gamla stan)及斯魯森站(Slussen) ,三者皆為紅線、綠線間的換乘站,並且彼此相鄰。其中地鐵中心站月台提供逆向轉乘的服務,而後兩者設有順向轉乘月台。

此外,在阿爾維克站英语Alvik metro station[8],則設有地鐵綠線和Nockebybanan路面輕軌之間的平面轉乘島式月台,該站因此成為斯德哥爾摩西部重要的郊區轉運站之一。

 
卡希拉站跨月台轉乘與軌道配置示意圖

  莫斯科编辑

在莫斯科地鐵中,以下車站內有跨月台轉車的設計,而且全部為同方向跨月台轉乘:

  聖彼得堡编辑

聖彼得堡地鐵的技術學院站為同向跨月臺轉乘,而體育館站(運動站)為島式疊式月臺。

大洋洲编辑

  奧克蘭编辑

西線英语Western Line, Auckland列車在新市場站英语Newmarket Railway Station, New Zealand使用中央軌道(同時服務兩個月台)以便與使用外側軌道的南線英语Southern Line, Auckland進行跨月台轉乘。

北美洲编辑

  紐約编辑

 
皇后區廣場站軌道圖

紐約地鐵的許多路線中都採用了四線鐵路(或三線)的設計,同一條路線上即可開行多種營運模式,因此紐約的同月台平行轉乘,有許多是針對同條路線中的快車(直達車)、慢車(各站皆停)間提供的跨月台轉乘服務。通常,外側軌道跑慢車、中央軌道則使快車得以通過其不停靠的普通車站,兩種軌道之間會設置島式月台,方便快慢車間的旅客互換。

除此之外,一些顏色相異的路線之間亦設有跨月台轉車站聯繫彼此。例如皇后區廣場車站的月台為IRT法拉盛線(7號線)及BMT阿斯托利亞線N線Q線)之間提供順向的同台轉車服務。位於布魯克林區霍伊特-歇爾美角街車站則是IND跨區線(G線)及IND福爾頓街線A線C線)間的跨月台轉車站。萊辛頓大道-63街車站紐約地鐵第二大道線通車後已成為跨月台轉車站。

長島鐵路牙買加站英语Jamaica (LIRR station)有多個車種停靠。在繁忙時段,跨月台轉乘所需的時間甚至更能大為縮短,因為各列車間的水平轉乘動線,可以直接穿越停靠中央軌道、雙側開門的列車。

  蒙特婁编辑

蒙特婁地鐵擁有兩座跨月台轉車站:利安納·格魯站1號線2號線間)及諾東站(2號線、5號線間)。

圖片集编辑

參考資料及注釋编辑

  1. ^ 台北捷運東門站麻花隧道宣告成形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台北捷運報導 第254期,台北市政府捷運工程局(繁体中文)
  2. ^ 首条“麻花隧道”缩短换乘距离 已在杭州地铁建设[永久失效連結](简体中文)
  3. ^ 今港鐵
  4. ^ 成灌快铁犀浦站正式开建. 成都市官方网站. 2009-08-26 [2013-08-08]. 
  5. ^ 武汉地铁2号4号线将采取“连续同站台换乘”模式. [2012-02-07]. [失效連結]
  6. ^ 3号线4月1日开通运营 各换乘站点换乘方式一览. 扬子晚报. 新浪. 2015-03-30. 南京南站可实现3号线与1号线同台换乘,并与机场线进行换乘。 
  7. ^ 韩震霞. 江宁一波交通利好来袭 宁句城际有望年底开工_中国江苏网. jsnews.jschina.com.cn. [2018-05-06]. 
  8. ^ 關於阿爾維克站英语Alvik metro station(Alvik)的轉乘情形,可參見部落格:「衝過頭了! - 小職員週記 - 無名小站

參見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