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路易-费迪南·塞利纳

路易-费迪南·塞利纳(法語:Louis-Ferdinand Céline,1894年5月27日-1961年7月1日)為法國作家,原名路易-费迪南·德图什(Louis-Ferdinand Destouches),“塞利纳”這個筆名來自他祖母和母親的名字。塞利纳被认为是20世纪最有影响的作家之一,通过运用新的写作手法,他使得法国及整个世界文学走向现代。然而他也是一个有争议的人物,因为他在1937年及二战中发表过一些激进的反犹宣言。

Louis-Ferdinand Céline
Lfceline.jpg
出生 (1894-05-27)1894年5月27日
法国库尔贝瓦
逝世 1961年7月1日(1961-07-01)(67歲)
法国巴黎
職業 小说家
國籍 法国
受影響於 古斯塔夫·福楼拜, 居伊·德·莫泊桑, 列翁·都德[1], Eugène Dabit[2], Henri-Robert Petit, 塞麦尔维斯
施影響於 让-保罗·萨特, 亨利·米勒, 威廉·柏洛兹, 库尔特·冯内古特, Billy Childish, 歐文·威爾許, 查理·布考斯基, 菲利普·罗斯, 杰克·凯鲁亚克, Anthony Swofford, 帕特里克·莫迪亚诺,君特·格拉斯,约瑟夫·海勒

生平编辑

早年编辑

塞利纳是费迪南-奥古斯特·德古什和玛格丽特-露易丝-塞利纳·吉由的长子,1894年5月27日生于库尔贝瓦。他父亲是保险公司的小职员,母亲是织造工人。[3]他1905年开始到不同商行当学徒。[4]1908年至1910年他被父母送去德国和英国,在每个国家各待一年,以学习外语。[4]1912年,摩纳哥危机过后,法国民族主义高涨,对巴黎的知识阶层产生冲击,[5]塞利纳也加入了第12骑兵团,驻扎在兰布莱,为期3年。[4]1914年10月,他在Ypres附近的军事行动中受伤,11月被授予“军事奖章”,12月成为l'Illustré National的封面人物。[4]他头部的伤势使他之后经常发生耳鸣。1915年他的胳膊受了伤,军方声称他的身体不再适合服役。他被送往伦敦,为护照办公室工作。[4]在伦敦他娶了Suzanne Nebout,一年后离异。[4]1916年他随法国木材公司去了喀麦隆,1917年回国。[4]接下来的三年他为布列塔尼洛克菲勒基金会工作,提供关于肺结核的信息,同时也在雷恩学习。1919年完成学习,并与伊迪斯·福莱特、雷内医科学校校长的女儿结婚。1920年女儿科莱特降生。1924年他获得了医学学位,他为此写了关于伊格纳兹·塞麦尔维的博士论文。1925年他离开了家,為新建立的国联工作,其間旅居瑞士、英国、喀麦隆、加拿大、美国和古巴。1928年他在蒙马特开办了私人诊所,专注于产科学[4]1931年关掉诊所,进公立医院工作。1932年完成了小说《茫茫黑夜漫游》(Voyage au bout de la nuit,又译《长夜行》),差点就得到了龚古尔文学奖,得到了雷多诺文学奖。[6]

文学生涯编辑

塞利纳最知名的作品是《茫茫黑夜漫游》。它打破了文学上关于时间、节奏的常规,比许多类似的前辈作家(如写成《緩期死亡》的埃米尔)大量使用俚语、粗话,继承了维永的传统。该书受到公众欢迎,但塞利纳最终没能获得龚古尔奖,虽然有很多人支持(Goncourt 32 by Eugène Saccomano, 1999)。

1936年他发表了《死缓》[7],该书2016年由翻译家金龙格首次翻译成中文出版,写出了关于人类苦难的新颖、混乱且反英雄的想象。它的文本中散布着各种回旋,增强了节奏感,语言更加风格化。

这两部小说证明了他不仅是新风格的创造者,而且是熟练的叙事者。萨特当时对他十分推崇。

流亡编辑

纳粹德国崛起时,他写了三本反犹小册子:Bagatelles pour un massacreL'École des cadavresLes Beaux draps,最后一本是在法国沦陷时期发表的。塞利纳在解放后逃离了法国,加入了德国Sigmaringen的维希残部。此后数年他被迫流亡他国,1951年被大赦,回到了法国。

晚年编辑

塞利纳在晚年恢复了名望,他写了“德国三部曲”:《一座城堡到另一座城堡》(D'un château l'autre,中译本2018年12月由翻译家金龙格翻译,漓江出版社出版)、《北方》(Nord) 和 《轻快舞》(一译《里戈东》Rigodon)讲述自己的流亡生涯,米兰·昆德拉菲利浦·索莱尔茱莉亚·克莉斯蒂娃、获诺贝尔文学奖日本作家大江健三郎对这三部曲大为推崇,昆德拉在《相遇》中写道:“许多与塞利纳同代的大作家也都有过死亡、战争、恐怖、酷刑、流放的经历……而他是唯一发声诉说这种极其特殊经历的人,在这种经历中人被完全剥夺了生命的排场。”[8]克莉斯蒂娃在其论著《恐怖的权利——论卑贱》中称赞塞利纳该三部曲中的“狂欢化写作”,称塞利纳“从身体到语言都达到了道德、政治和风格诱导法的顶峰,也是时代的顶峰”;而大江健三郎的传记小说《静静的生活》更是一部向《轻快舞》致敬的作品,称其“写得深沉动人甚或有锥心之痛……深深地打动着我”[9]。 1961年7月1日塞利纳因动脉瘤破裂去世,葬在Bas Meudon的小墓地里。

作品和影响编辑

《长夜行》是20世纪最著名的小说之一。塞利纳对萨缪尔·贝克特让-保罗·萨特雷蒙·格诺让·热内和其他许多人都产生了影响,罗兰·巴特阿兰·罗伯-格里耶让-马里·古斯塔夫·勒克莱齐奥等人对他都十分推崇。[10]《茫茫黑夜漫游》的爆炸性和口语化及其特有的极端虚无主义,使得当时的评论界感到震惊,其小资产阶级反英雄主角巴尔达米所遭遇的那些凄惨不幸,在普通读者中迅速引发了积极的反响。[11]

塞利纳的小说中弥漫着悲观情绪,他创造的角色不断体验失败、焦虑、虚无和无力。那些关于背叛和利用的描写,既真实又虚幻,与他的生活紧密相连。他挚爱的两个生命,他的妻子和猫,仅仅因为亲切和温柔而被提到。他以语无伦次的话语表现出人性的裂变。一些批评家指出这些不连贯之处乃有意为之。

塞利纳的作品是黑色幽默的范例,在他笔下不幸、可怕的事往往是可笑的。他作品中对狂暴现实的描写、以及辩论性的文字是惊人的,但他真正的力量在于有能力去怀疑一切,从不失却愤怒的本性。塞利纳对欧文·威尔士君特·格拉斯查理·布考斯基也产生了一定影响。

参考文献编辑

  1. ^ O'Connell p88
  2. ^ O'Connell p43
  3. ^ Twayne's World Author Series: Louis Ferdinand-Céline, by David O'Connell, p14
  4. ^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O'Connell p14
  5. ^ David Cottington, Cubism in the Shadow of War: The Avant-garde and Politics in Paris, 1905-1914 (New Haven and London: Yale University Press, 1998), pp. 33-37).
  6. ^ O'Connell p15
  7. ^ https://book.douban.com/subject/26640439/
  8. ^ https://book.douban.com/subject/30255670/
  9. ^ http://wuxizazhi.cnki.net/Search/FGYJ201704009.html
  10. ^ O'Connell p148
  11. ^ The Nation, quoted in the New Directions Paperbook (Eighteenth Printing) of Journey to the End of the Nigh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