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丑条约

近代中國不平等條約之一

辛丑條約》(另名《辛丑各国和约》、《北京議定書》),正式名稱為「中國與十一國關於賠償1900年動亂的最後協定」,而非使用和約(treaty)一詞,是大清英国美国日本俄羅斯法国德国意大利奥匈帝国比利時西班牙荷兰十一國在义和团运动结束、八國聯軍攻入北京后签定的一條不平等和約,被認為是中国史上赔款数目最庞大、主权丧失最严重的条约。条约签定于光绪二十七年(1901年)9月7日(辛丑年七月二十五日),故得其名(亦另有「九七國恥」一名),由大清帝国的实际最高统治者慈禧太后委任欽差大臣慶親王奕劻兩廣總督李鴻章作為談判及簽約代表。原條約原存於中華民國外交部,現存於中華民國臺北外雙溪國立故宮博物院

辛丑條約
大清帝国与十一国关于赔偿1900年动乱的最后协定
Chinaboxerprotocolsignature.png
各國代表在辛丑條約上的簽署
簽署日 大清光緒二十七年七月二十五日(1901年9月7日)
簽署地點大清京师西班牙公使馆
簽署者清朝 李鸿章
清朝 奕劻
大不列颠及爱尔兰联合王国 薩道義
俄羅斯帝國 格尔思
大日本帝国 小村壽太郎
法蘭西第三共和國 鲍渥
美國 柔克義
德意志帝国 穆默
奥匈帝国 齐干
義大利王國 (1861年-1946年) 薩爾瓦葛
葛络干
比利时 姚士登
荷兰 克罗伯
締約方 大清
 大不列顛暨愛爾蘭聯合王國
 俄羅斯帝國
 德意志帝国
 法蘭西共和國
 美利堅合眾國
 大日本帝国
 奥匈帝国
 意大利王國
西班牙王國
 比利時王國
 尼德蘭王國
保存處 中華民國國立故宮博物院

歷史编辑

 
前去谈判的李鸿章,北京,1900年。八国联军占领北京后,李鸿章被清政府任为“钦差大臣便宜行事”,同各国谈判。这是李鸿章刚抵达英国驻华使馆的情景,迎接他的是英国远征军司令阿尔弗雷德·盖斯利将军(右二)

正式名稱為《Austria-Hungary, Belgium, France, Germany, Great Britain, Italy, Japan, Netherland, Russia, Spain, United States and China —Final Protocol for the Settlement of the Disturbances of 1900》(《中國與十一國關於賠償1900年動亂的最後協定》),和約有中文法文版本,但以法文為準。

參與八国联军的日本、法國、德國、義大利都有分割中國領土的野心,俄國意在用其他條約獲得中國東北的領土。英美則以商業利益為重,希望保持中國門戶開放,並對日、俄的野心感到不安。最後達成的協議,沒有要求清政府割地,而只要求巨額的賠款。 

当时清朝政府内部有建议将首都迁往内地(西安)、继续与联军作战的建议。但是当时的清政府实际上已经没有可靠的军队了。义和团已经战败,山东以南省份的总督们早在义和团期间就已经与外国达成地方上的协议(東南互保),违抗清政府支持义和团的决定。因此清政府决定签署这个条约来保存自己。

代表中国方面签署辛丑条约的是庆亲王奕劻北洋大臣李鴻章,代表外國签署辛丑条约的是各国驻中国的大使等(例如代表英國的薩道義等)。条约于1901年9月7日签署,共12款,外加19条附件。

代表各國簽署條約者编辑

 
李鴻章在辛丑条约上的签名花押
  

條約内容簡述编辑

 
《辛丑條約》第七款规定:北京的大使馆区内中国人不得居住,各国可以派兵保护。图为1879年左右东交民巷东界崇文门外大街,左侧为东交民巷东部。
 
1900年左右的此处照片,可见,东交民巷的民居已拆除。
  • 附件
    • 附件一,光绪帝批准签署条约的圣旨。
    • 附件二,光绪帝派醇亲王载沣赴德的旨意。
    • 附件三,光绪帝命令为被杀德使建的旨意。
    • 附件四,光绪帝命令惩办亲王载勋等皇亲的旨意。原旨在光绪廿六年(庚子)十二月廿五(壬戌)谕令内阁,同日公布。

壬戌。...又諭、京師自五月以來,拳匪倡亂,開釁友邦,現經奕劻、李鴻章與各國使臣在京議和,大綱草約,業已畫押。追思肇禍之始,實由諸王大臣等昏謬無知,囂張跋扈,深信邪術,挾制朝廷,於剿辦拳匪之諭,抗不遵行,反縱信拳匪,妄行攻戰,以致邪焰大張,聚數萬匪徒於肘腋之下,勢不可遏,複主令鹵莽將卒,圍攻使館。竟至數月之閒,釀成奇禍,社稷阽危,陵廟震驚,地方蹂躪民生塗炭,朕與皇太后危險情形,不堪言狀,至今痛心疾首,悲憤交深。是諸王大臣等信邪縱匪,上危宗社,下禍黎元,自問當得何罪。前者兩降諭旨,覺法輕情重,不足蔽辜,應再分別等差,加以懲處。已革莊親王載勛、縱容拳匪,圍攻堂館,擅出違約告示,又輕信匪言,枉殺多命,實屬愚暴冥頑,著賜令自盡,派署左都御史葛寶華前往監視。已革端郡王載漪、倡率諸王貝勒輕信拳匪,妄言主戰,致肇釁端,罪實難辭;降調輔國公載瀾、隨同載勛,妄出違約告示,咎亦應得,著革去爵職;惟念俱屬懿親,特予加恩,均著發往新疆,永遠監禁,先行派員看管。已革巡撫毓賢、前在山東巡撫任內,妄信拳匪邪術,至京為之揄揚,以致諸王大臣受其煽惑;及在山西巡撫任,複戕害教士教民多命,尤屬昏謬凶殘,罪魁禍首,前已遣發新疆,計行抵甘肅,著傳旨即行正法,並派按察使何福堃監視行刑。前協辦大學士吏部尚書剛毅、袒庇拳匪,釀成巨禍,並會出違約告示,本應置之重典,惟現已病故,著追奪原官,即行革職。革職留任甘肅提督董福祥、統兵入卫,紀律不嚴,又不諳交涉,率意鹵莽圍攻使館,雖系由該革王等指使,究難辭咎,本應重懲,姑念在甘肅素著勞績,回漢悅服,格外從寬,著即行革職。降調都察院左都御史英年、於載勛擅出違約告示,曾經阻止,情尚可原,惟不能力爭,究難辭咎,著加恩革職,定為斬監候罪名;革職留任刑部尚書趙舒翹、平日尚無疾視外交之意,其查辦拳匪,亦無庇縱之詞,惟究屬草率貽誤,著加恩革職,定為斬監候罪名;英年、趙舒翹,均著先在陝西省監監候。大學士徐桐、降調前四川總督李秉衡、均已殉難身故,惟貽人口實,均著革職,並將恤典撤銷。經此次降旨之後,凡我友邦,當共諒拳匪肇禍,實由禍首激迫而成,決非朝廷本意。朕懲辦禍首諸人,並無輕縱,即天下臣民,亦曉然於此案之關系重大也。現月[1]

    • 附件五,光绪帝命令惩办启秀等大臣的旨意。原旨在光绪廿六年(庚子)十二月廿五(壬戌)谕令内阁,同日公布。

壬戌。...又諭、禮部尚書啟秀、前刑部左侍郎徐承煜、均著先行革職。著奕劻、李鴻章、查明所犯確據,即行奏明,從嚴懲辦。現月[1]

    • 附件六,光绪帝命令加重上述惩罚的旨意。原旨在光绪廿七年(辛丑)正月初三(庚午)已谕内阁,初六(癸酉)正式公布。

癸酉。諭內閣:此案首禍諸臣,昨已降旨分別嚴行懲辦。茲據奕劻、李鴻章電奏,按照各國全權大臣照會,尚須加重,懇請酌奪等語。除載勛已賜令自盡,毓賢已飭即行正法,均各派員前往監視外,載漪、載瀾、均定為斬監候罪名,惟念誼屬懿親,特予加恩,發往極邊新疆永遠監禁,即日派員押解啟程。剛毅情罪較重,應定為斬立決,業經病故,免其置議。英年、趙舒翹、昨已定為斬監候,著即賜令自盡,派陝西巡撫岑春煊前往監視。啟秀、徐承煜、各國指稱力庇拳匪,專與洋人為難,昨已革職。著奕劻、李鴻章、照會各國交回,即行正法,派刑部堂官監視。徐桐輕信拳匪,貽誤大局,李秉衡好為高論,固執釀禍,均應定為斬監候,惟念臨難自盡,業經革職,撤銷恤典,應免再議。至首禍諸人,所犯罪狀,已於前旨內逐一明白聲敘矣。[2]

    • 附件七,光绪帝命令徐用仪等复职的旨意。原旨在光绪廿六年(庚子)十二月廿五(壬戌)谕令内阁,同日公布。

壬戌。...又諭、本年五月閒拳匪倡亂,勢日鴟張,朝廷剿撫兩難,叠次召見臣工,以期折衷一是。乃兵部尚書徐用儀、戶部尚書立山、吏部左侍郎許景澄、內閣學士聯元、太常寺卿袁昶,經朕一再垂詢,詞意均涉兩可,而首禍諸臣遂乘機誣陷,交章参劾,以致身罹重闢。惟念徐用儀等宣力有年,平日辦理交涉事件,亦能和衷,尚著勞勩,應即加恩。徐用儀、立山、許景澄、聯元、袁昶、均著開複原官。現月[1]

    • 附件八,光绪帝命令在一些外国人被杀的县五年内不进行科举考试的旨意。
    • 附件九,光绪帝命令那桐著赴日道歉的旨意。
    • 附件十,被损外国坟墓单。
    • 附件十一,光绪帝命令禁止进口军火的旨意。
    • 附件十二,中国对各国承认战争赔偿的照会。
    • 附件十三,同上。
    • 附件十四,使馆区界线。
    • 附件十五,光绪帝禁止抗外行动的旨意。
    • 附件十六,同上。
    • 附件十七,中国改善水路河道的计划。
    • 附件十八,有關裁撤總理各國事務衙門之原因,以及外務部官制等。
    • 附件十九,覲見禮節說帖。

條約影響编辑

“辛丑條約”的签订,标志着中国完全沦为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3]条约签订後,中國要負擔巨大的賠款,百姓承受的苦難更深。此外,外國獲准在中國首都和一些要塞地方駐軍,這場事件也使中國的立憲派和國人看清了清政府的腐敗無能,因而紛紛支持反清的革命運動。

清朝4億5千萬兩的賠償金額,若包括利息支付則高達8億5千萬兩,但當時清朝政府預算不到1億兩,導致海關稅收也被作為賠償的來源。當時中國人每人平均須賠償一兩,在法文合約版本賠償金額的是450百萬,而中文版本是450兩(當時「兆」指的是「百萬」而非「萬億」)。

清朝履行條約支付款項造成後來清末新政受到影響,且為防止被侵略,國家投資以軍備優先,使北洋軍統帥袁世凱權勢大增。而依靠列國及外國資本銀行的借款,造成對外國的依賴加強,民眾在增稅壓力下及窮困生活對清朝感到不滿,最終加速清朝滅亡

部分免除与废除编辑

慈禧太后一直被視為義和團事件的罪魁禍首,因此李鴻章在「懲辦禍首」的問題上與列強多番據理力爭,最後得到保證,列強在「懲辦禍首」的條款中不提及慈禧太后的名字,變相不再追究慈禧在義和團事件中的主要責任。

辛丑条约赔款在清朝灭亡中華民國建立之前,最初须由中華民國承受;之后,各國由於考慮到中華民國支付賠償的壓力,擔心國際輿論批判及損及本國在中國的權益,部分赔款得以免除或废除。總計這部分不予追究的欠款,其他国家份额約为40%,加上一戰後停止給德国与奥地利的20.91%、美国的7.32%、苏联不再要求的28.97%,北洋政府已有98%的赔款得以免付,到1927年,各國几乎完全撤销了中國对赔款的支付,並将款项用于中國国内。[4]整個週期下來加上利息,辛丑条约合計導致中國賠款6億5千萬兩,各國賠償最遲於1938年結束。

  •   美國:1908年12月28日,美国退还了部分超收赔款,折合1,196萬1,121.76美元(实际美国以谎报损失超收赔款约2,200万美元[來源請求]),将其用于清华大学的建设。[4]1924年5月21日,美国国会同意免除赔款中美国部分最后一部分,折合613萬7,552.90美元。美國與中華民國於1943年1月11日簽署《中美新约》,废止辛丑条约及其附件[5]
  •   德意志帝國  奧匈帝國第一次世界大战1917年北洋政府德意志帝国奥匈帝国宣战,决定暂停支付占赔款总额百分之20.91的部分。戰後在巴黎和会上,戰勝國之一的北洋政府更自行废除了对德国与奥地利的赔款。[4]
  •   蘇聯:1918年12月2日,俄国布尔什维克发布法令,表示废除俄国赔款的部分。但在1923年秋列夫·加拉罕到达北京之后,俄国希望仍然维持对资金使用的控制权。加拉罕表示难以像美国一样将资金用于教育,但他私下又坚称俄国将会在1924年2月把该资金用于中国的教育事业。[4]1924年3月14日,加拉罕完成了中苏条约的起草,条约称:“苏联政府同意废除义和团赔款中的俄国部分。”该条款在中国各地复印,公众积极反应促使各国效仿苏联。1924年5月31日苏联表明不愿对赔款执行完全废除。最终公布的《中苏条约》规定俄国赔款的部分将用于发展中国的教育事业,与美国1908年免除条款一致,苏联将保持对资金事业的支配。[4]
  •   英国:1925年3月3日,英国决定将其赔款部分用于中国铁路的建设。
  •   法國:1925年4月12日,法国要求将其赔款用于一家中法银行的恢复工作。
  •   義大利王國:1925年10月1日,意大利签约将用其部分修筑铁桥。
  •   荷蘭:1925年,荷兰的部分用于开发港口与土地。
  •   比利時:1925年,比利时的部分用于购买比利时生产的铁路材料。
  •   日本:1925年10月,日本的部分用于發展中國的航空工業[6],然後是駐日留學生等。辛丑条约及其附件中与日本有关的条款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日本战败后由《旧金山和约》、《中日和约》及《中日联合声明》废除。

参考文献编辑

  1. ^ 1.0 1.1 1.2 《清实录 光绪朝实录》 卷四百七十七 庚子 十二月 壬戌. 
  2. ^ 《清实录 光绪朝实录》 卷四百七十八 辛丑 正月 癸酉. 
  3. ^ 郑天挺,吴泽,杨志玖. 中国历史大辞典·上卷. 上海辞书出版社. 2007-08-01. ISBN 978-7-532-62274-0. 
  4. ^ 4.0 4.1 4.2 4.3 4.4 Bruce A. Elleman. Diplomacy and Deception: The Secret History of Sino-Soviet Diplomatic Relations, 1917-1927. M.E. Sharpe. 1997年: 155. ISBN 978-0-7656-0142-1. (英文)
  5. ^ 不平等条约的废除和平等新约的签订. 《近代以来重庆100件大事要览》. 2007年1月21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年12月13日). 
  6. ^ Elleman, Bruce A. (1998). Diplomacy and deception : the secret history of Sino-Soviet diplomatic relations, 1917-1927. Armonk (N.Y.): M.E. Sharpe. p. 144. ISBN 0765601435.

参见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