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晏(?-?),陇西郡狄道县(今甘肃省定西市临洮县)人[1],前凉、汉赵官员。

生平编辑

建兴十二年(324年)十二月,凉州将军辛晏占据枹罕不服从前凉,张骏在闲豫堂设置宴会款待群臣,命令窦涛等人讨伐辛晏。从事刘庆劝谏说曰:“霸王不因为喜怒喜怒而出兵,不靠冒险侥幸取胜,必须等待天时和人事,然后兴起。辛晏父子残忍凶狂 ,其灭亡指日可待,怎么能在饥荒之年大举用兵,严寒之时去进攻城池?从前周武王回兵以等待灭殷的时机,曹操缓和袁氏让他们自相残杀,怎么独独殿下以撤兵为耻辱呢?”张骏采纳刘庆的建议[2][3]

建兴十三年(325年)二月,辛晏献出枹罕向张骏投降,前凉于是占有黄河以南,一直到狄道县,与石勒的后赵接壤[1][4]

建兴十五年(327年),张骏听说刘曜石勒击败,就去掉汉赵的官号,再度自称晋朝的大将军、凉州牧,派遣武威郡太守窦涛、金城郡太守张阆、武兴郡太守辛岩、扬烈将军宋辑等人率领军队数万人,向东进发与将军韩璞汇合,从大夏进攻后赵的秦州。刘曜派遣南阳王刘胤率领步兵和骑兵四万人进攻,驻扎在狄道县,枹罕护军辛晏向前凉告急。当年秋季,张骏派遣韩璞、辛岩援救辛晏。韩璞行进到沃干岭。辛岩想要迅速出战,韩璞说:“夏末以来,太阳和星星的轨道有变化,不可以轻举妄动、而且刘曜与石勒互相进攻,刘胤必定不能和我军保持相互防守。”前凉军与刘胤隔着洮河相持七十多天。冬季十月,韩璞派遣辛岩去金城郡监督运输粮草,刘胤听说后说:“韩璞的部众是我的十倍,我的粮食不多,难以持久。如今敌人分兵去运粮食,是上天赐予的时机。如果击败辛岩,韩璞等人自然会溃败。”刘胤于是率领三千骑兵在沃干岭袭击辛岩,将他们击败,于是前逼到韩璞的军营,韩璞部下溃逃。刘胤乘胜追击,渡过黄河,攻克令居,斩首二万人,又占据振武河西地区大为震撼。张阆和辛晏率领部下数万人向汉赵投降,都被任命为将军,封列侯[5][6][7]

参考资料编辑

  1. ^ 1.0 1.1 《魏书·卷九十九·列传第八十七》:骏,字公庭,自称使持节、大将军、护羌校尉、凉州牧、西平公。遣使朝贡。炀帝时,陇西人辛晏以枹罕降之,骏遂有河南之地,至于狄道,与石勒分境。
  2. ^ 《晋书·卷八十六·列传第五十六》:时辛晏阻兵于枹罕,骏宴群僚于闲豫堂。命窦涛等进讨辛晏。从事刘庆谏曰:“霸王不以喜怒兴师,不以干没取胜,必须天时人事,然后起也。辛晏父子安忍凶狂,其亡可待,奈何以饑年大举,猛寒攻城!昔周武回戈以须亡殷之期,曹公缓袁氏使自毙,何独殿下以旋兵为耻乎。”骏纳之。
  3. ^ 《资治通鉴·卷九十三》:十二月,凉州将辛晏据枹罕,不服,张骏将讨之。从事刘庆谏曰:“霸王之师,必须天时、人事相得,然后乃起。辛晏凶狂安忍,其亡可必,标何以饑年大举,盛寒攻城乎。”骏乃止。
  4. ^ 《资治通鉴·卷九十三》:春,二月,张骏承元帝凶问,大临三日。会黄龙见嘉泉,汜祎等请改年以章休祥,骏不许。辛晏以枹罕降,骏复收河南之地。
  5. ^ 《晋书·卷一百三·载记第三》:曜遣其武卫刘朗率骑三万袭杨难敌于仇池,弗克,掠三千余户而归。张骏闻曜军为石氏所败,乃去曜官号,复称晋大将军、凉州牧,遣金城太守张阆及枹罕护军辛晏、将军韩璞等率众数万人,自大夏攻掠秦州诸郡。曜遣刘胤率步骑四万击之,夹洮相持七十余日。冠军呼延那鸡率亲御郎二千骑,绝其运路。胤济师逼之,璞军大溃,奔还凉州。胤追之,及于令居,斩级二万。张阆、辛晏率众数万降于曜,皆拜将军,封列侯。
  6. ^ 《晋书·卷八十六·列传第五十六》:咸和初,惧为刘曜所逼,使将军宋辑、魏纂将徙陇西南安人二千余家于姑臧,使聘于李雄,修邻好。及曜攻枹罕,护军辛晏告急,骏使韩璞、辛岩率步骑二万击之,战于临洮,大为曜军所败,璞等退走,追至令居,骏遂失河南之地。
  7. ^ 《资治通鉴·卷九十三》:张竣闻赵兵为后赵所败,乃去赵官爵,复称晋大将军、凉州牧,遣武威太守窦涛、金城太守张阆、武兴太守辛岩、扬烈将军宋辑等帅众数万,东会韩璞,攻掠赵秦州诸郡。赵南阳王胤将兵击之,屯狄道。枹罕护军辛晏告急。秋,骏使韩璞、辛岩救之。璞进度沃干岭。岩欲速战,璞曰:“夏末以来,日星数有变,不可轻动。且曜与石勒相攻,胤必不能久与我相守也。”与胤夹洮相持七十余日。冬,十月,璞遣辛岩督运于金城,胤闻之,曰:“韩璞之众,十倍于吾。吾粮不多,难以持久。今虏分兵运粮,天授我也。若败辛岩,璞等自溃”。乃帅骑三千袭岩于沃干岭,败之,遂前逼璞营,璞众大溃。胤乘胜追奔,济河,攻拔令居,斩首二万级,进据振武,河西大骇。张阆、辛晏帅其众数万降赵,骏遂失河南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