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罗毗荼人

族群

达罗毗荼人,也翻译作德拉维达人印地語द्रविड़ प्रजाति马拉雅拉姆语ദ്രാവിഡര്泰米尔语திராவிடர்,英語:Dravidian peoples),是印度的一個种族,人口超过2亿。达罗毗荼人大多分布在印度南部,约占印度人口的25%,其余的分布在印度中部、印度東部斯里兰卡孟加拉尼泊尔巴基斯坦伊朗东南部等地。

达罗毗荼人
Dravidische Sprachen.png
达罗毗荼人在南亚次大陆上的分布
總人口
大约2.17亿  
分佈地區
語言
达罗毗荼语系
宗教信仰
印度教基督教伊斯兰教耆那教佛教
相关族群
布拉灰人 · 冈德人 · 卡纳达人 · 科达瓦人 · 马拉雅拉姆人 · 泰米尔人 · 泰卢固人 · 图鲁人

词源编辑

汉语中达罗毗荼一词在唐代的《大唐西域记》一书中已出现,该词指代南印度的一个国家,玄奘和尚曾经到达这里[1]

英语中的Dravidian一词最早是罗伯特·考德威尔在他的达罗毗荼文法比较的书中借用梵文 drāvida一词创造的,而drāvida一词是公元7世纪的梵文文献中用来指代南印度的泰米尔语的。

关于梵文的drāvida一词的来源,学界有多种看法,这些理论大体上都围绕着tamiẓ和drāviḍa两个词之间的关系而展开。泽维勒比尔等语言学家认为二者的来源关系乃是tamiẓ >drāviḍa,而其他人则认为它们遵循Dravida -> Dramila -> Tamizha或Tamil的发展方向。Dravida一词也有可能来源于梵语的Drava,意即“水”或“海洋”,而Dravidian便是指代居住在海边的印度人,即居住于三面环海的南印度地区的居民。

达罗毗荼语系语言学家巴德里拉朱·克里什那穆尔蒂曾指出:“draviḍa、dramila首先是用来指代一个民族,其次是一个国家。在西元前僧伽罗语文献中,dameḍa-和damela-的前缀指代的是泰米尔商人。早期的佛教耆那教文献则用damiḷa-的前缀来指代南印度居民(主要是泰米尔人);damilaraṭṭha-则是南印度一个非雅利安国家;dramiḷa-, dramiḍa, and draviḍa-这几种变体是指代南印度的一个国家的。而damiḷa-的出现似乎要早于draviḍa-,后者可能是前者的梵文化形式。

達罗毗荼人的起源编辑

 
單倍型類群 H (M69)分佈

一些人类学家认为他们是从地中海沿岸或小亚细亚进入印度的。遗传学家卡瓦利-斯福扎认为达罗毗荼人的出现要晚于南亚次大陆说南亚语系的种族(比如蒙达语族的居民),而早于印欧语系人种的到来。另一些学者(J. Bloch与M. Witzel等)则认为,达罗毗荼人进入的时间要晚于印度-雅利安人创作出《梨俱吠陀》最古老部分的年代[2]。有些印度学者认为则他们源自印度次大陆,发源于今泰米尔纳德地区[3][4][5]

一些语言学家认为,在印度-雅利安移民到来之前,达罗毗荼人遍布于印度半岛,按这种理论的观点,早期印度河流域文明,比如哈拉帕摩亨佐-达罗,有可能为达罗毗荼人所创造[6][7]

达罗毗荼人的概念编辑

达罗毗荼(英语:Dravidian)一词来源于梵文的Dravida,在历史上曾用来指代泰米尔人[8]天主教宣教士罗伯特·考德威尔用这个词来代表南印度的居民[9]。达罗毗荼人可能曾经广泛分布在整个南亚次大陆,包括西北部地区[10],在公元前2000 - 公元前1500年,他们持续的由印度西北部迁往东南部,到了公元前1500年前后,可能已存在有北达罗毗荼、中达罗毗荼和南达罗毗荼三个方言群[11]。尽管历史上达罗毗荼人和印度-雅利安人来源不同、且同样生活在印度半岛上,但今天“达罗毗荼人”和“印度-雅利安人”主要是根据地区分布民族和文化习俗来区分的。

族群组成和分布编辑

达罗毗荼人由许多民族组成,其中包括:

达罗毗荼语系编辑

达罗毗荼语系的语言包括泰卢固语泰米尔语卡纳达语马拉雅拉姆语图鲁语等共73种语言[12]。学界普遍认为,达罗毗荼语言对印度-雅利安諸语言语法结构的影响要大过后者对前者的影响,这可能是由于后者是建立在达罗毗荼语言底层之上的缘故[13]

参考文献编辑

  1. ^ 大唐西域记, 玄奘, 上海人民出版社, 1977
  2. ^ Bryant, Edwin. Linguistic Substrata in Sanskrit Texts. The Quest for the Origins of Vedic Culture: The Indo-Aryan Migration Debate. Oxford: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01: 76–107 [2014-01-27]. ISBN 978-0-19-513777-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6-27). 
  3. ^ Sahoo, Sanghamitra; Anamika Singh, G. Himabindu, Jheelam Banerjee, T. Sitalaximi, Sonali Gaikwad, R. Trivedi, Phillip Endicott, Toomas Kivisild, Mait Metspalu, Richard Villems and V. K. Kashyap. A prehistory of Indian Y chromosomes: Evaluating demic diffusion scenarios. Proceedings of 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s of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Jan 2006, 103 (4): 843–8 [2008-11-17]. PMC 1347984 . PMID 16415161. doi:10.1073/pnas.050771410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8-07-24). 
  4. ^ Sengupta, S.; et al. Polarity and temporality of high-resolution y-chromosome distributions in India identify both indigenous and exogenous expansions and reveal minor genetic influence of Central Asian pastoralists.. Am J Hum Genet. Feb 2006, 78 (2): 201–21. PMC 1380230 . PMID 16400607. doi:10.1086/499411. 
  5. ^ Sharma, S.; Saha A, Rai E, Bhat A, Bamezai R. Human mtDNA hypervariable regions, HVR I and II, hint at deep common maternal founder and subsequent maternal gene flow in Indian population groups.. J Hum Genet. 2005, 50 (10): 497–506. PMID 16205836. doi:10.1007/s10038-005-0284-2. 
  6. ^ Mallory 1989
  7. ^ Stone celts in Harappa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06-09-04.
  8. ^ Annamalai, E. Facts about Dravidian languages. 2003-11-07 [2008-09-1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11-07). 
  9. ^ P. 678 Dancing With Siva: Hinduism's Contemporary Catechism, By Himalayan Academy, Satguru Sivaya Subramuniyaswami, Master Subramuniya.
  10. ^ "Dravidian languages." Encyclopædia Britannica. 2008. Encyclopædia Britannica Online. 5 June 2008
  11. ^ Encyclopædia Britannica
  12. ^ Ethnologue study. [2008-11-1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8-09-17). 
  13. ^ Krishnamurti, Bhadriraju (2003) The Dravidian Languages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Cambridge. ISBN 0-521-77111-0 at p. 40-41.

外部链接编辑

参见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