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通識教育

维基媒体消歧义页

通識教育英语:General Education/英语:Liberal Education[1]),有兩層意義;其一是指通才教育;其二是指全人教育。通識教育作為近代開始普及一門學科,其概念可上溯至先秦時代的六藝教育思想,在西方可追溯到古希臘時期的博雅教育意念。

近代高等學校中的通識教育思想源於19世紀,當時有不少學者有感於現代大學的學術分科太過專門、知識被嚴重割裂,於是創造出通識教育,目的是培養學生能獨立思考、且對不同的學科有所認識,以至能將不同的知識融會貫通,最終目的是培養出完全、完整的人。自20世紀後,通識教育已廣泛成為歐美大學的一項必修科目。

目录

各地情况编辑

  香港编辑

高中課程编辑

在2012年開始第一屆的香港中學文憑考試中,通識教育科(英語:Liberal Studies)列入三三四新高中課程中的四大必修科目之一。根據教育局課程及評估指引[2], 通識教育科旨在透過探究各類議題以擴闊學生的知識基礎,加強學生對社會的觸覺。其中所選取的單元內容主題,對學生個人、社會和世界具有重要意義,也幫助學生聯繫不同範圍的知識,擴闊視野,學生須運用從三個學習範圍所獲取的知識和角度,並推展至新的議題或情境,來進行一項獨立專題探究。

各單元設計均沿襲和橫跨「高考」及「會考」多個課程:

  • 香港中學會考自2005年設立的課程是獨立修讀個人、社會、科學與科技以至全球化等通識議題:
    • 「社會教育科」[4]
    • 「科學與科技科」[5]
    • 「綜合人民科」[6]
文憑試通識教育科跨領域學習範圍比較列表编辑
文憑試「通識教育科」 會考「社會教育科」 會考「科學與科技科」 會考「綜合人民科科」 高補「通識教育科」 其他
自我與個人成長
單元一 個人成長人際關係 青少年期 個人成長 人際關係
社會與文化
單元二 今日香港 社會問題 香港社會的特徵 香港研究
單元三 現代中國 現代中國的發展 今日中國
單元四 全球化 全球化 現代世界
科學、科技與環境
單元五 公共衛生 健康科學 會考「人類生物學」科
單元六 能源科技與環境 環境科學 人類與環境的關係 環境教育,科學技術與社會
建議獨立專題探究題目 (Independent Enquiry Study,簡稱IES)
傳媒 傳意及大眾傳播媒介 大眾傳播與現代文化的關係
教育 高補「心理學」科
宗教 宗教與人生 會考「宗教」科、「佛學」科,高補「倫理及宗教」科
體育運動 會考「體育」科
藝術 會考「視覺藝術」科,會考「音樂」科
資訊及通訊 電訊 會考「資訊及通訊」科

值得一提,於2000年香港中學會考化學科考試卷中題目9D[7],提到工業化學中「哈柏法」以生產炸藥化學武器肥料的方法,發明者弗里茨·哈伯(Fritz Haber)於1918年度獲诺贝尔化学奖受到爭議,要求考生就弗里茨·哈伯的發明對人類社會是否有貢獻作出評價。考生以炸藥能開山劈石有助社會基建發展、以至引起各國之間軍備競賽戰爭爆發的伏線;肥料能用作農業用途,促進社會經濟發展、環境保護帶來的影響等不同領域角度的觀點寫出支持或反對的辯證法評論,這亦是香港歷年公開考試中,跨領域通識議題的經典試題之一,而言,該試題是在化學科中出現。

大學課程编辑

大學教育資助委員會轄下大學早己90年代開辦各類型的通識課程供本科生修讀:[8]

香港大學编辑

「拓展科目」(Broadening Courses), 分四範疇為人文社會科學研究(Humanities and Social Sciences Studies)、科學技術 研究(Science and Technology Studies)、文化價值研究(Culture and Value Studies) 及信息技術研究(Information Technology Studies)。

香港中文大學编辑

書院通識(College General Education)和大學通識(University General Education)。 大學通識包括四範疇科目,分別為文化傳 承(Our Own Heritage)、自然、科技與環境(Nature, Technology and Environment)、 社會與文化(Society and Culture)、自我與人文(Self and Humanities)。

香港科技大學编辑

四範疇科目(工商管理、科學、工學、人文社會科學)及「通識科目」(GNED courses),「通識科目」由教學促進中心(Centre for Enhanced Learning & Teaching)負責統籌開設。 跨學科課程事務處 (IPO) 與各學院通力合作,糅合多個不同學科的知識,致力培育出具競爭力的跨學科專才。理、工、商及人文社會科學等各學院的同學均可以於修畢首年本科課程後,申請修讀跨學科課程。

香港理工大學编辑

「拓寬視野」(Broadening)通識科目,五範疇科目(哲理判斷、價值判斷、審美判斷、歷史判斷及科學判斷),由通識教育中心聯同校內外專家及大學各院系。通識教育中心(General Education Centre)於1998年設立,中心主要負責協調通識教育的各方面工作,同時亦提供師資,開設部分科目。

香港城市大學编辑

精進教育(Gateway Education) 由各院系及教育發展及精進教育處開辦。中國文化中心(Chinese Civilisation Centre)於1998年成立,中心課程旨在使學生能夠從文學、藝術、哲學、宗教、建築、科技等各方面掌握中國文化的基本要義,學習欣賞源遠流長,博大精深的文化遺產。

香港浸會大學编辑

「 分佈要求 」(Distribution Requirements),分四範疇為人文學科 (Humanities)、社會科學(Social Science)、商務與傳理(Business and Communication)、科學(Science)

嶺南大學编辑

四範疇科目,分別為理性思考(Rational Thinking)、價值與社會(Values and Society)、文化與理念 (Culture and Ideas)以及科學科目(Science Courses)

香港教育大學编辑

通識教育包含三個範圍,通識基礎課程、通識拓寬課程及通識鞏固課程。通識拓寬課程的範疇涵蓋四個組別:一、人性,詮釋及觀點;二、群體,社會及文化;三、自然,科學及技術及四、正向教育與價值教育。[9]

  中華民國臺灣编辑

臺灣的現代通識教育開始於臺灣大學。出任臺大校長的虞兆中認為,現代大學和傳統儒家教育觀一脈相承,學生人格養成應在學校教育中居於重要地位,於是1982年(民國71年)年在台大成立「通才教育工作小組」負責規劃通識教育課程,次年在台大開設「社會科學大意」和「自然科學大意」两门课程,再一年在「文學與藝術」、「歷史與比較文化」、「社會與哲學分析」、「數學與自然科學及應用科學」等五類通識领域增设多门課程。隨後,臺灣各大學相繼推出通識教育課程。中華民國教育部乃於1984年(民國73年)發佈《大學通識教育選修科目實施要點》。

  美國编辑

  • 哈佛大學的通識課程採用的是知識廣度的理念,即包含數理、文學等的「全方位」學習。由1980年,學校逐步把通識課程移為各院的核心課程(Core Curriculum),該核心課程共分為以下十類:外國文化、歷史A、歷史B、文藝A、文藝B、文藝C、倫理、科學A、科學B、社會分析。[10]

美國常春藤盟校基本以通識教育為基礎。文凭跨越文理分科,稱為「文理學士」(英语:BLibStud)。

  法国编辑

  • 巴黎政治大學是一所培養法國精英人才的名校,從1872年成立以來為法國培養了大量的精英人才。其育人理念是以經濟、法律、社會學和歷史學作為基礎學科,以廣泛的知識面、國際眼光和與職業實踐相結合為主要的教學手段。

通识优劣编辑

優點编辑

通識教育能較為容易把社會人士訓練成為「全能的人」。 [11]

缺點编辑

  • 有部分人士擔心若老師不中立甚至偏激,對學生以至整個社會造成不當影響,例如曾經有考評局通識教育科科目委員會主席將facebook(fb)頭像換成「黑警死全家」引起爭議。[12] 但也有學者對學生作研究,發現學生從通識科學會以不同角度理解社會爭議,反而減少了偏激的看法。通識科要求他們從不同立場出發考慮各種議題,教師亦從不會灌輸單一觀點和立場。[13]
  • 實用性方面:通識教育科目雖然多樣性,但實用性反而倍受質疑。通識學生投身社會後會發現,其所學不及專科學生所學的專業和詳細;通識學習並不合適實際的工作需要,或出現「無用武之地」的情況,造成學後用不到的浪費結果,其科目之多,令學生造成沉重的學習壓力。學生要花很長的時間以處理通識各部分,並且有關內容不一定與學生日後工種或個人興趣有關[14][來源可靠?]
  • 學生壓力方面:有學者進一步指出,通識教育的課堂教授與考章之間欠缺線性關係是主要的學生壓力來源之一,皆因為課程與考評的不穩定性將引來無止境的補課與的補習,反而增加學生壓力[15]
  • 課程設置方面:被強迫表態,沒有選擇餘地的學生亦可能會養成欠缺邏輯與獨立思考的「吹水文化」,帶來反效果[16][來源可靠?]
  • 浪费精力人力财力:通识教育所学的科目大多数对学生将来出来社会工作没有多大的关系,但是升学考试及高考时这些科目都要考,社会上的用人单位大多数看毕业证书,这就造成即使科目在将来出来工作关系不大,学生也要逼迫学:浪费精力。要招聘教这些科目的老师:浪费人力。国家及家长要投入大量的资金:浪费财力。[來源請求]
  • 重要性 : 許多學生[谁?]其實認同通識教育科目的多樣性,但認為其科目的重要並不至於需要設立為必修科目,並且認為會阻礙其他必修科目的學習時間。其實,學生在原本科目上就要花不少時間學習,假若還要再學習彌補缺點的科目,反而可以提升學生的抗壓力。

参考资料编辑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