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達摩四行觀》,全稱《菩提達摩大師略辨大乘入道四行觀論》,又稱《大乘入道四行觀論》、《達摩二種入四行觀論》、《達摩二入四行論》、《達摩四行觀》或簡稱四行觀四行論四行經等,是《少室四論》之一。相傳此經論,是由中國禪宗初代祖師菩提達摩口述,並由其弟子曇琳記錄。曇琳與二祖慧可、道育同是達摩的弟子,約卒於公元585年,多在不同的譯場擔任「筆受」的工作,曾到鄴都弘法,於北周武帝建德毀佛時,曇琳與二祖一同保護像、經典免受破壞,相傳為賊人斬去一臂,因而被人稱為「無臂琳」。

目录

內容编辑

维基文库中相关的原始文献:

编辑

由達摩弟子曇琳撰寫,述說了幾方面的資料。一是傳經者達摩祖師的身世,二是來華傳法的因由,三是旁聽人二祖惠可、道育是祖師的傳承人,最後簡介了法師所傳之法的重要性,是大乘安心之道。


以下為序中一些字詞的粗略解釋:

捨素隨緇:     捨棄世間追隨出世間,未必一定指落髮出家,只要捨棄應捨棄的,即可謂「出家」
紹隆聖種:     意思大概是弘揚佛祖的法
  邊隅:       意指中國等當時未通聞佛法的地方
  陵替:       大概指不穩定,常變的意思
  亡心:       忘心,性空故沒有實心
  壁觀:       未必一定指面壁,有無數方便之門,只要做到安心不動,「止觀」便是
 順物者:      依照當世代的法規,以達至防護譏嫌
遣其不著:     除去不好的習性

正文编辑

內文可粗分為五段。第一段扼要地說出世間之法、令人覺悟之法不出二種,一是理入,二是四行。理入為思想上依靠佛法(經)的覺悟,最後做到了不隨文教(不執著於法(經)所云)。如《金剛經》中所說「如來所說法,皆不可取,不可說,非法、非非法」,要「應無所住而生其心」。四行即四種應對濁世的法門(指導),萬行皆出於一、報冤行,二、隨緣行,三、無所求行,四、稱法行。


第二段說出了何為報冤行。在世間修法的人必然會遇上苦劫,即使今生行善,因為前生(過往無數劫)「自己」犯下了業(因),今世時辰到了仍然有果出現。如《三世因果經》云「欲知前世因,今生受者是。欲知後世果,今生作者是。」非上天、普通人所能輕易改變。所以當我們受苦時仍抱著「逢苦不憂」的心態,因為「識達故」(知道因由),知道人被因果所控,更知道佛法的重要性,今生更應該多親近佛法。經常說「菩薩畏因,眾生畏果」。


第三段說明了隨緣行。眾生無「我」,眾生的我並非是真的我,是一個被因果擺佈的物體。有苦有樂皆是過往種下,即使今生大富大貴,緣盡亦歸於無,下世亦可以轉變成下等人,所以雖有得失,但應做到不為此改變心性,內心仍舊向於道,向於佛法,求解脫之門,找回真我。上段針對了世間的苦,此段則對應喜樂,「天耽樂忽解脫」意思是享樂使人忘記尋法,《阿含經》裡有一則海龜喻云:「人身難得,猶如盲龜值浮木孔,其事甚難。」。六道中看似天道最好,但從學法而言卻是人道。如五祖曾向弟子云:「自性若迷,福何可救?」,諸君在人之樂中亦不應忘法。


第四段是闡釋無所求行。如名所述教人行道無所求,主要需不為貪所迷,不貪色、不貪名、不貪利、不貪食。不是求淡泊,不是求看破,是放開求念的心。八苦中有一種名求不得苦,正是說出「有求皆苦」的道理。如世人問石頭希遷:「如何是解脫?」希遷卻道:「誰縛汝?」。


第五段是解釋稱法行。性淨則可回歸於法,如何可性淨? 當悟出眾相為空、無你我他之別。「相」會產生垢,而俗世的思想使相產生。「法無衆生,離衆生垢故;法無有我,離我垢故」源於《維摩詰經》。身命財行檀捨施中的「檀」字於梵語解作布施,布施為佛法其中一種波羅蜜,亦是四攝法之一,是一種修行的法門。身命財則為布施的種類。布施可自證亦可助他人證,是大乘之道。文中「三空」有不同的意指,如空、無相、無願。

參考文獻编辑

1. 《達摩四行觀》 梁寒衣講述,宇河文化,2011

2. 達摩祖師論集 http://www.suttaworld.org/ancient_t/dmjs/index.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