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菩提达摩

天竺(古印度)僧人,中國禪宗初祖
(重定向自達摩祖師

菩提达摩梵語बोधिधर्म转写:Bodhidharma[boːd̪ʱid̪ʱɐɽmɐ],?-535年),又作菩提達磨,簡稱達摩,為南天竺人或波斯人,将佛教禅宗带入中国,為中国禅宗之開創者,被尊稱為達摩祖師、「東土第一代祖師[1]並與寶誌禪師傅大士合稱梁代三大士。

菩提達摩
Bodhidharma, Porcelain, Ming Dynasty.JPG
明朝時的菩提达摩像
出生 382年
南天竺
著名成就 開創中國禪宗
宗派 楞伽宗(禅宗
頭銜 西天禪宗第二十八代祖師、東土禪宗初祖
師承 般若多羅求那跋陀羅
徒弟與學生 慧可道育曇林(或作曇琳)
著作 二入四行論

據說其於南北朝時來到南朝梁,但因與梁武帝話不投機,而轉投北魏少室山少林寺面壁閉關,並著作《少室六门集》,不過近世學者認為其中僅有《二入四行論》為達摩親傳。民間則認為达摩是少林武術瑰寶《易筋经》、《洗髓經》、少林七十二绝技的创造者,所以江湖幫派(如紅幫青幫等)、跌打師傅、少林派門人多奉祀其為祖師。達摩的事蹟繁多,是一位拥有诸多神妙传奇的人物。

名稱意義编辑

菩提本意为“觉悟”,达摩本义则是“佛法”(Dharma),“菩提达摩”四字意譯為覺法[2]

身世師承编辑

 
達摩塑像

達摩的身世,後世傳說甚多。弟子曇琳指出達摩原是南天竺國國王的第三个儿子,後出家為僧[3]。但《洛陽伽藍記》則記載他是西域波斯國人[4][5][6][7]

达摩是释迦牟尼的第二十八代弟子,同时是天竺禅宗二十八代祖师。[8][9]傳說达摩曾问师父得到其真谛之后該去何处传教,师傅吩咐他去中國,但告诉他不要去南方,因為南方君主好大喜功,无法领悟佛教真谛。

達摩在南北朝劉宋(西元470年-478年)年間,乘船來到中國南越地方(今廣州)。[10]根據《楞伽師資記》,達摩至中國後成為求那跋陀羅的弟子,屬於南天竺一乘宗(又稱楞伽師[11]。求那跋陀羅 (Gunabhadra),意譯為功德賢,中天竺人,於劉宋元嘉二十年(公元443年)譯出《楞伽阿跋多羅寶經》四卷,後菩提達摩以此四卷本《楞伽經》傳授徒眾[12]。除《楞伽經》之外,達摩也相當重視《般若經》、《維摩詰經》,釋印順推測可能與他曾在江南一帶生活,受到江南佛教的影響所致。[13]

渡江面壁编辑

之後他北渡北魏,「遊化嵩洛」,教授禪法。他所傳授的禪法,在當時受到很大的爭議[14],主要的門徒只有道育慧可曇林等人。[15][16][17]

傳統上認為,达摩自海路來到中國後,闻说梁武帝信奉佛法,于是至金陵(今江苏南京)与其谈法。梁武帝是笃信佛教的帝王,他即位以后建寺、抄经、度僧、造像甚多,是以很自负地询问达摩:“我做了这些事有多少功德?”达摩却说:“无功德”。武帝又问:“何以无功德?”达摩说:“此是有为之事,不是实在的功德。”武帝不能理解。因雙方理念不合,达摩即渡江入魏(“一苇渡江”之傳說來源)[18][19][20],止於嵩山少林寺,於寺中面壁九年,称“壁观婆罗门”。[21][22] 民間則相信達摩在石洞留下至高無上武學《易筋经》和《洗髓经》。[23]

不過《續高僧傳》和《楞伽師資記》等文獻中均無菩提達摩會晤梁武帝的記載,胡適也在《菩提達摩考》和《書菩提達摩考後》兩篇文章中引用《續高僧傳》說明,達摩來華最遲在劉宋滅亡(479年)以前,此時梁朝還未建立。[24]

思想编辑

少室六门集》常被認為是達摩著作,其中四篇《二種入》(即下文之二入四行論)、《血脈論》、《破相論》、《悟性論》等更被並稱為少室四論。不過根據近世考證,四論中僅《二入四行論》為達摩親傳。[13]

二入四行論编辑

 
廣州市光孝寺內的《六祖大鑒禪師殿記》拓本及《菩提達摩像》拓本。

本論相傳由達摩口述,並由其弟子曇林紀錄、作,《續高僧傳》、《楞伽師資記》、以及近世學者胡適釋印順等皆認同此篇為達摩親傳[25]

釋印順認為,本論指出大乘佛法不外乎理入(悟理)、行入(修行)兩條途徑,亦即了悟道理並落實於生活中,以求消除積習、修至究竟圓滿。其中理入的重點在於了解、深信「含生同一真性,但為客塵妄覆,不能顯了」(如來藏思想),願意「捨妄歸真」、「凝住壁觀」,保持心如牆壁般安住、不加辨別、不為外緣所動,以達「與真理冥符,無有分別,寂然無為」之境界。[13]

行入包含「報怨行、隨緣行、無所求行、稱法行」四種。釋印順認為其中前三者是「順物」,即透過克服「怨憎會」、「愛別離」、「求不得」等達到克己利他、自他無礙、皆大歡喜;稱法行則是「方便」,透過不執著於相的去實踐六度波羅密利他,從而能消除妄想習氣、證成道果。[13]

釋印順認為,其後中國禪者雖稟承達摩的禪法,不過卻專重「理入」,遂形成了偏重理悟的中國禪宗[13]

公案軼事编辑

【一葦渡江】,為南北朝時期,印度東渡於中土的高僧,菩提達摩的一段佛教公案。菩提達摩聽說梁武帝信奉佛法,於是前往金陵(今南京)與他相談佛法。但雙方卻是話不投機的,賓主不歡而散。 [26]

就在《歷代法寶記》與《碧巖錄》皆有記載了:菩提達摩受梁武帝之應請,雙方在金陵和武帝的對話:梁武帝虔誠篤信佛教,即位以後從事於建寺、抄寫經文、供養僧人無數、造像甚多,因而請示達摩︰「我做了這些事有多少功德?」達摩卻說︰「並無功德。」武帝又問︰「何以並無功德?」達摩說︰「此是有為之事,屬人天乘果,不是實在的功德。」武帝接著問:「如何是真功德?」達摩回答:「淨智妙圓,體自空寂,如是功德,不以世求。」.... [27]

達摩與梁武帝兩人會晤的不順利,並沒有讓菩提達摩失去信念,達摩毅然決定渡江北上弘法,天色漸晚,浩翰的江面不見來往的舟船,達摩面對西方雙手合十,喃喃說道:我之西來,深有密意,法若無生,我願沉江,法若得興,天助我也。 [28]

接著,菩提達摩摘了一根蘆葦拋投於江流之中,自即撩起了僧袍,站立於蘆葦之上,直向於江心駛去,一身飄然過江。[27]達摩於渡江後來至洛陽,入嵩山少林寺,面壁靜坐長達九年。

聖跡编辑

河南编辑

  • 少林寺-相傳為祖師面壁禪修之處,留有許多相關建築如立雪亭、達摩洞、初祖庵等。

广州编辑

  • 广州市上下九古为珠江码头,现为繁华步行商业街,其中华林正街内有“达摩祖师西来登岸处”石碑,并有千年古刹“华林寺”(初名“西来庵”),相传为达摩所建。寺内的石塔中藏有21颗释迦佛的真身舍利。
  • 光孝寺内有達摩“洗钵泉”,俗称“達摩井”。

南京编辑

  • 雨花台高座寺,相传达摩祖师在此听主持神光讲法,摇头不以为然,神光诧异,后追随至少室山,雪中断臂求法,终成禅宗二祖慧可
  • 长江边上幕府山下有达摩洞,相传是达摩“一苇渡江”前休憩之处;
  • 江北六合區长芦镇有“长芦寺”遗址,为纪念达摩祖师一苇渡江所建,历朝历代屡废屡建,现正异地复建中;
  • 江北浦口區有「定山寺」遗址,为达摩一苇渡江后的第一个驻锡的寺院,有“达摩岩”等遗迹,作为禅宗祖庭比少林寺还要早。该寺现正在重建中。

重慶编辑

  • 菩提寺-《長壽縣誌》記載祖師曾到此弘法,目前建有菩提聖燈、達摩道場、達摩塔、袈裟石、說法石、達摩伏虎、達摩洞等。

信仰编辑

禪宗後人常於寺院禪堂(僧人修習禪定之處)、祖師堂內供奉達摩祖師,例如廣州華林寺臺灣臺南開元寺等;或者另立佛寺紀念,例如河南初祖庵、臺灣南投中寮無心山禪寺、臺南白河善知院、花蓮吉安天竺山金龍寺等。此外亦有許多佛寺陪祀祖師,如北京慈善寺、台灣新北烏來妙心寺、新竹北區淨業院、桃園大溪齋明寺[29]、雲林崙背慈惠寺[30]、嘉義大埔達磨禪直指心園、臺南北區大觀音亭、臺南中西區重慶寺、臺南東區彌陀寺、臺南佳里善行寺[31]:16-119、臺南白河大仙寺[31]:16-221、高雄阿蓮超峰寺新超峰寺龍湖庵蓮峰寺、花蓮玉里玉泉寺等。

臺灣编辑

臺灣民間信仰主祀祖師之廟宇包括臺北木柵石軍巖、臺北萬華𧊀蚋達摩寺、新北瑞芳達玄宮、臺南中西區正德堂、臺南永康蕭德寺、高雄左營紫玄宮、高雄大樹龍目祖師府、宜蘭員山枕山伏聖宮等,其中亦有由跌打師傅、練人士所建造祭祀者,如新北淡水保安堂[32]、彰化花壇達摩卦山少林寺[33]、嘉義新港北港老塗獅達摩祖師會、宜蘭羅東雷雄寺[34]、臺東市鴻海堂等。

臺灣同祀祖師之廟宇則有新北淡水金福宮、臺北大同區大稻埕霞海城隍廟、新北新莊慈祐宮、新竹市東區竹蓮寺、苗栗竹南全天宮[35]:163、苗栗竹南普濟寺[35]:179、彰化西螺廣興宮[36]、雲林北港代天府、雲林北港後溝聖平宮(與太祖仙師、白鶴仙師一同奉祀)[37]、臺南北區龍虎寺、臺南中西區開基永華宮、臺南新營中山大禪寺[38]、臺南仁德九肉北極殿[31]:16-79、臺南仁德一甲忠義宮、臺南後壁上茄苳顯濟宮[31]:16-198、高雄楠梓援中港清水巖[39]、嘉義六腳港尾寮代天府(奉祀大仙翁仔[40]、高雄鳳山五甲協善心德堂、高雄鳳山五甲龍英府、屏東市玉皇宮、屏東崁頂力社北院廟、宜蘭頭城石觀音寺、宜蘭蘇澳玄揚慈惠堂[41]、臺東鹿野寶華山慈惠堂等。亦有部分廟宇將祖師列為十八羅漢之一,如前述臺南大觀音亭、臺南北區開基天后宮等。

香港编辑

觀塘秀茂坪聯光佛堂、新界清德堂達摩祖師廟主祀祖師,由海豐陸豐移民建造。

參見编辑

注释编辑

  1. ^ 《永嘉證道歌》:「明明佛勅曹溪是,第一迦葉首傳燈。二十八代西天記,法東流,入此土。菩提達磨為初祖,六代傳衣天下聞。後人得道何窮數。」
  2. ^ 《法華經疏義纘》卷3
  3. ^ 曇琳《菩提達磨大師略辨大乘入道四行觀序》:「法師者,西域南天竺國人,是婆羅門國王第三之子也。」
  4. ^ 《洛陽伽藍記》:「西域沙門菩提達摩者,波斯國胡人也。」
  5. ^ Bodhidharma - Chinese Buddhist Encyclopedia. www.chinabuddhismencyclopedia.com. [2018-07-30] (英语). 
  6. ^ Broughton, Jeffrey L. The Bodhidharma Anthology: The Earliest Records of Zen.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Press. 1999-09-21. ISBN 9780520923362 (英语). 
  7. ^ Broughton 1999, p. 54–55.
  8. ^ 其后智炬作《宝林传》,本北魏吉迦夜、昙曜译《付法藏因缘传》时叙述的西天(天竺)世系的说法
  9. ^ 西天佛祖相传自迦叶至菩提达摩为二十八世,以后此说复为《景德传灯录》、《传法正宗记》等所采用。
  10. ^ 《續高僧傳‧達摩傳》:「初達宋境南越,末又北度至。隨其所止,誨以禪教」
  11. ^ 《楞伽師資記》:「魏朝三藏法師菩提達摩,承求那跋陀羅三藏後。」
  12. ^ 《續高僧傳‧慧可傳》:「初,達摩禪師以四卷楞伽授可曰:我觀漢地,惟有此經,仁者依行,自得度世。」
  13. ^ 13.0 13.1 13.2 13.3 13.4 釋印順. 《中國禪宗史‧達摩論》. 北京市: 中華書局. 2010-06 [2019-07-18]. ISBN 97871010748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7-18). 
  14. ^ 曇琳《菩提達磨大師略辨大乘入道四行觀序》:「亡心之士,莫不歸信,存見之流,乃生譏謗。」
  15. ^ 《楞伽师资记》推求那跋陀罗为初祖,菩提达摩为二世,下以神秀为七世。
  16. ^ 宋道原《景德传灯录》
  17. ^ 契嵩《传法正宗记》
  18. ^ 记敦煌出土的佚名《历代法宝记》
  19. ^ 唐宗密《圆觉经大疏钞》卷二之上
  20. ^ 碧岩录
  21. ^ 《会元达磨章》:“达磨寓止嵩山少林寺,面壁而坐,终曰默然。人莫测之,谓之壁观婆罗门。”
  22. ^ 释门正统》(卷八):“独以真法如是安心,谓壁观也。”“客尘伪妄不入曰壁。”
  23. ^ 一灯大师印度师弟原型:天竺医僧史话. 腾讯网. [2006年] (中文(简体)‎). 
  24. ^ 胡適. 〈菩提達摩考〉. 《胡適文存三集》卷四 (上海: 上海科學技術文獻). 2015: 293─302. ISBN 9787543963597 (中文(中国大陆)‎). 
  25. ^ 黃, 偉雄. 〈菩提達摩在中國禪宗史的地位〉. 《國際佛學研究》. 1992-12, (第二期): 頁19–20 [2019-07-0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7-05). 
  26. ^ “一苇渡江”是真的吗?-禅宗-佛商网
  27. ^ 27.0 27.1 一葦渡江的菩提達摩
  28. ^ 黃復彩《禪的故事》一葦渡江
  29. ^ 陳, 清香. 〈略論大溪齋明寺早期建築與供像風格〉 (PDF). 《桃園文獻》. 2018-06, (第六期): 頁48–49 [2019-08-03]. (原始内容 (PDF)存档于2019-10-19). 
  30. ^ 國立雲林科技大學. 〈適應與變異—詔安客信仰祭祀文化子計畫成果報告書〉 (PDF). 2016國立雲林科技大學詔安客家研究發展計畫-臺閩詔安客文化的傳承與嬗變: 64. 2016 [2019-08-03] (中文(台灣)‎). 
  31. ^ 31.0 31.1 31.2 31.3 中華民國內政部 (编). 《全國寺院宮廟基本資料-台南縣部分》 (PDF). 2010 [2019-08-03]. (原始内容 (PDF)存档于2012-01-31). 
  32. ^ 黃繁光等 (编). 《淡水鎮志‧宗教禮俗志》 (PDF). 新北市: 新北市淡水區公所. 2013-07: 24 [2019-07-18]. ISBN 9789860365252. (原始内容 (PDF)存档于2019-10-30) (中文(台灣)‎). 
  33. ^ 許惠雯、曾淑惠. 達摩卦山少林寺. 中研院文化資源地理資訊系統. 2012-06-05 [2019-07-0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7-02) (中文(台灣)‎). 
  34. ^ 游榮華主修;游永富監修. 《羅東鎮志.宗教篇》 (PDF). 2002: 680 [2019-07-18]. ISBN 9570107707. (原始内容 (PDF)存档于2013-08-10). 
  35. ^ 35.0 35.1 黃鼎松 (编). 《重修苗栗縣志‧卷八宗教志》 (PDF). 苗栗市: 苗栗縣政府. 2007-04 [2019-08-03]. ISBN 9789860089806. (原始内容 (PDF)存档于2019-08-03) (中文(台灣)‎). 
  36. ^ 顏祁貞. 廣興宮. 中研院文化資源地理資訊系統. 2012-11-30 [2019-08-0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8-03) (中文(台灣)‎). 
  37. ^ 李凱翔. 聖平宮. 中研院文化資源地理資訊系統. 2012-11-26 [2019-08-0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8-04) (中文(台灣)‎). 
  38. ^ 張耘書. 中山大禪寺. 中研院文化資源地理資訊系統. 2011-10-07 [2019-08-0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8-03) (中文(台灣)‎). 
  39. ^ 援中港清水巖. 中研院文化資源地理資訊系統. 2012-04 [2019-07-1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7-18) (中文(台灣)‎). 
  40. ^ 蔣亞霖. 代天府. 中研院文化資源地理資訊系統. 2012-06-28 [2019-07-1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7-18) (中文(台灣)‎). 
  41. ^ 彭瑞金 (编). 《蘇澳鎮志下卷‧宗教篇‧第二章 民間信仰》 (PDF). 宜蘭縣: 宜蘭縣蘇澳鎮公所. 2014-06: 747 [2019-08-03]. ISBN 9789860392845 (中文(台灣)‎). 

參考資料编辑

胡適. 〈禪學古史考〉. 《胡適文存三集》卷四 (上海: 上海科學技術文獻出版社). 2015: 255─34. ISBN 9787543963597 (中文(中国大陆)‎).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