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達摩血脈論》,又稱《達摩大師血脈論》,《少室六门集》中的《少室四論》之一,相傳由中國佛教禪宗初代祖師菩提達摩口述,並由其弟子曇琳記錄,也有人說禪宗不立文字,這可能是後代的禪師,彙整達摩祖師的說教而成。

本論主要講述佛性存在於心中,只要能夠了悟自心,自然而然與佛相應,心外覓佛,就是不識佛法。當心中不存虛妄,放棄執著,就能見性成佛。

達摩血脈論》:“吾本來茲土,傳法救迷情,一華開五葉,結果自然成。”似預言了禪宗六祖惠能涅槃以後,門下成道的的弟子(43人),會創立五個宗派。后世佛教徒以“教外别传、不立文字”为达摩禅法的标志[1][2]

《達摩心經頌》、《達摩破相論》(一名《觀心論》)《達摩四行論》、《達摩血脈論》、《達摩悟性論》、《達摩安心法門》六文,合稱《少室六门集》,收於《大正新修大藏經》第四十八卷。《卍字版續藏經》中《禪宗著述部》內收有《達摩四行觀》、《達摩血脈論》、《達摩悟性論》等四種。

參考資料编辑

  • 《菩提達摩在中國禪宗史的地位》.黃偉雄.國際佛學研究第二期(1992.12出版)
  • ^ 释门正统》(卷三):“禅宗者,始菩提达磨,远越荒岭,来于此土。初无不立文字之说,南泉普愿,始唱别传不立文字,以心傳心,见性成佛。”
  • ^ 《碧岩》(第一卷):“达磨遥观此土有大乘根器,遂泛海得得而来。单传心印,开示迷途。不立文字,直指人心见性成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