邙山之戰

历史战役所

邙山之战,是南北朝时期西魏柱国大將軍宇文泰東魏发动的战役。543年2月,東魏的北豫州刺史高仲密虎牢叛變,宇文泰率軍接應。543年3月,兩軍在邙山決戰,西魏軍大敗。宇文泰在退兵之後,上表自貶,但西魏文皇帝元寶炬沒有接受。

邙山之战
日期543年3月
地点
邙山(今河南洛阳北)
结果 东魏獲勝
参战方
西魏 東魏
指挥官与领导者
宇文泰 高歡
兵力
不詳 100,000[1]
伤亡与损失
30,000以上[2] 不詳

此戰之後,東魏乘勝追擊,收復虎牢,平定了北豫州和洛州。


战前编辑

东魏的大丞相高欢之子高澄看上了御史中丞高仲密的妻子李昌仪,非礼了李昌仪,甚至撕烂了她的衣服。高仲密因此打算投奔西魏,杀掉了奚寿兴,将自己治理下的虎牢关作为筹码,向西魏的宇文泰投诚。

经过编辑

西魏出击编辑

宇文泰欣喜如狂,立即加封高仲密为侍中与司徒,并且亲率大军救援高仲密,以保住虎牢关作为以后进攻东魏的桥头堡。西魏军到达洛阳后兵分两路,一路由于谨率领往虎牢关救援,另一路由宇文泰亲自带兵包围黄河南岸的河阳南城,企图夺取河桥,阻止东魏的军队渡河。然而高欢早有防备,驻守了南城,宇文泰一时无法攻克,而高欢的军队已经到了黄河北岸。宇文泰于是将军队调到了黄河上流,随后放出上百艘火船顺流而下,想要烧毁河桥。东魏将领斛律金立刻带着许多链子的小船将火船全部拉到了黄河边,河桥因此得到了保全,高欢的军队因此顺利地渡过了黄河,驻扎在邙山。

西魏大败编辑

东魏的军队的数量远大于西魏,所以宇文泰打算主动出击以获取优势,便丢下辎重轻装简行,全军向邙山之战推进。西魏军狂奔几十里没有水源,导致在只吃了一顿干粮后又渴又累。西魏的举动被东魏侦查, 高欢下令,全军整装迎敌,以逸待劳。虽然宇文泰赶到时看到东魏军占据了有利地势,阵容整齐,但宇文泰自信自己的军队的实力,全军向东魏的军队冲杀。高欢亲自指挥中军抵挡西魏的进攻,并且派遣大将彭乐率领数千精兵向西魏的后方包抄。彭乐去后很久没有消息,后来有人告称彭乐叛了,高欢说:“乐弃韩楼事尔朱荣,背弃尔朱氏归我,又叛入西。事成败岂在一个彭乐?只是念小人反复罢了。”不久西北起尘土,彭乐派人告捷,俘虏西魏侍中、开府仪同三司、大都督临洮王元柬、蜀郡王元荣宗、江夏王元升、钜鹿王元阐、谯郡王元亮、詹事赵善、督将僚佐四十八人,都用绳子系住头颈反绑双手,加以白刃,在阵前喊出他们的名字。疲敝的西魏军因此军心涣散,东魏军立刻乘势出击,西魏军大败,被斩首三千余人。

为了斩草除根,高欢下令彭乐追击宇文泰,孤身一人的宇文泰很快被东魏军追上,宇文泰知道彭乐是个憨汉,急中生智,说:“你不是彭乐吗!痴男子!今日无我,明日岂有你?为何不急回前营收金宝?”于是彭乐拿着宇文泰的一束金带回去,说宇文泰从自己刀下漏过,吓破胆了。高欢诘问,彭乐说了宇文泰的话,说:“不是为了这话放他的。”高欢虽喜其得胜,也为其放走宇文泰而发怒,令他伏在地上,亲自用手按他的头往地上碰,并责问他在沙苑之战中战败之失,数次举刀要落下者三,切齿良久,作罢。彭乐又请求率五千骑去抓宇文泰。高欢说:“你放他是什么意思?现在又说捉他?”命令取绢三千匹压在他身上,念在他之前的功劳,还是赐给了他。

绝地反击编辑

宇文泰不甘心,第二天,打算集中兵力攻击高欢的中军,如能擒贼擒王,击杀高欢,此战必能反败为胜。东魏军得胜势骄,大败了西魏军队后认为他们无能再战,没想到西魏军能够主动出击,在毫无防备之下东魏军被击溃。高欢本人一时间连坐骑也被射死,手下赫连阳顺自己下马把马让给高欢,连同七个人随后保护。追兵聚至,高欢的亲信都督尉兴庆说:“大王您赶快离开,我腰中有百箭,足以射杀百人,保护您撤走。”高欢感动说:“如果我们都能生还,以你为怀州刺史。如果你战死,让你儿子做刺史。”尉兴庆说:“我儿子太小,希望用我哥哥做刺史。”高欢允诺。尉兴庆一人殿后拒战,矢尽被杀。

高欢在部将的拼死掩护下成功逃脱,东魏士兵中有向西魏投降的,将高欢所在报告了宇文泰。宇文泰招募勇士三千人,都手拿短兵刃,配属给大都督贺拔胜进攻高欢。贺拔胜在军中看到高欢,拿着槊与十三名骑兵追逐,奔驰数里,槊刃就快要刺向高欢,贺拔胜喊着高欢的胡人名字说:“贺六浑,我贺拔破胡一定要杀了你!”高欢的呼吸几乎要停止,东魏河州刺史刘洪徽在旁边向贺拔胜射击,射中贺拔胜部下两名骑兵,武卫将军段韶射向了贺拔胜的战马,战马被射死。等到贺拔胜的备用马匹来到,高欢已经逃走,贺拔胜叹道:“今天没带弓箭,天意啊!”[3]

空城疑计编辑

稳定下阵脚的东魏军乘势反击,凭借着兵力上优势,宇文泰虽然顽强抵抗,不得不下令撤退,被东魏击溃。独孤信于谨收起败兵,举起白旗,向高欢诈降,但是急于追杀的东魏并没理会他们,反而让他们站到路边去,不要占道。东魏的军队经过后,西魏的军队从他们的背后偷袭,杀得东魏的军队措手不及,宇文泰得以在这混乱的场面下得以保命。

西魏大将若干惠逃跑得慢,眼见快被东魏的军队追上,若干惠反而让全军止步,埋锅造饭,言到:“长安死,此中死,哪儿黄土不埋人?”高欢的骑兵畏惧若干惠,怀疑有伏兵,不敢逼近于是若干惠就树起军旗吹响号角,召集各路败军返回。若干惠抵达弘农,见到宇文泰,陈述东魏军的情况,遗憾其大功即将告成,却功亏一篑,于是叹息不止。此事后宇文泰认为若干惠很勇敢。不久任命若干惠为秦州刺史,若干惠还没有来得及到秦州上任,又升任司空。

而一直为宇文泰坚守桓农粮仓的王思政听说西魏军大败的消息,不仅不逃,反而让人大开城门,自己解衣躺在城楼上,慰勉将士,以激励士卒,表示自己的胆略。几天后东魏刘丰生杀到城下,见城门大开,又知道王思政的名声,竟不战逃走。诸葛亮的“空城计”乃三国演义所为,王思政的“空城计”实为正史所载。

结局编辑

高欢部下封子绘陈元康劝高欢乘胜追击,定能一统两魏。高欢本想趁势攻灭西魏,但是在开军事会议时候,鉴于过于疲敝手下抱怨,体恤下属,放弃了继续追击的计划,失去了攻灭西魏的绝好机会。邙山之战以高欢惨胜,宇文泰惨败而告终。西魏损失督将四百余人,军士被俘斩六万人。幸亏达奚武等人率军赶到,才阻止了东魏的乘胜追击。 虎牢关复被东魏夺取,高仲密只身逃离了东魏投奔了西魏,高欢下令杀掉了高仲密在东魏留下的全家老少。

邙山之战是两魏五战中东魏最接近消灭西魏的一次机会。高欢临终对世子高澄遗言,仍在后悔没有乘胜追击消灭西魏:“邙山之战,吾不用陈元康之言,留患遗汝,死不瞑目!”[4]

参考文献编辑

  1. ^ 《資治通鋻卷一百五十八·梁紀十四》:東魏丞相歡將兵十萬至河北
  2. ^ 《北史·彭樂傳》:諸將乘勝,斬首三万餘。
  3. ^ 《资治通鉴·卷一百五十八》:东魏军士有逃奔魏者,告以欢所在,泰募勇敢三千人,皆执短兵,配大都督贺拔胜以攻之。胜识欢于行间,执槊与十三骑逐之,驰数里,槊刃垂及,因字之曰:“贺六浑,贺拔破胡必杀汝!”欢气殆绝,河州刺史刘洪徽从傍射胜,中其二骑,武卫将军段韶射胜马,毙之。比副马至,欢已逸去。胜叹曰:“今日不执弓矢,天也!”
  4. ^ 资治通鉴第一五九卷(梁记)(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