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郈昭伯(?-前517年),郈惠伯的後裔。

郈昭伯
谥号
国家 鲁国
官位 魯國大夫

魯昭公二十五年(前517年),郈昭伯季平子斗鸡,因郈昭伯給帶上金屬爪子,季平子失敗。季平子於是在郈昭伯領地擴張自己的住宅结怨。魯昭公的兒子公为公果公贲和季平子叔叔的季公亥(公若),都劝魯昭公诛杀季孙氏。鲁昭公問郈昭伯,郈昭伯同意,子家羈反對。鲁昭公在郈昭伯的怂恿下,讨伐季平子,季平子被圍困在高臺上。孟懿子支持季平子,將郈昭伯斬殺於南門之西。叔孙婼想援救魯昭公,沒有成功。[1]鲁昭公流亡到鲁之交的郓地和乾侯。

参考资料编辑

  1. ^ 左传·昭公二十五年》:季、郈之鸡斗。季氏介其鸡,郈氏为之金距。平子怒,益宫于郈氏,且让之。故郈昭伯亦怨平子。……公若献弓于公为,且与之出射于外,而谋去季氏。公为告公果、公贲。……公果自言,公以告臧孙,臧孙以难。告郈孙,郈孙以可,劝。……叔孙昭子如阚,公居于长府。九月戊戌,伐季氏,杀公之于门,遂入之。平子登台而请曰:“君不察臣之罪,使有司讨臣以干戈,臣请待于沂上以察罪。”弗许。请囚于费,弗许。请以五乘亡,弗许。……郈孙曰:“必杀之。”公使郈孙逆孟懿子。叔孙氏之司马鬷戾言于其众曰:“若之何?”莫对。又曰:“我,家臣也,不敢知国。凡有季氏与无,于我孰利?”皆曰:“无季氏,是无叔孙氏也。”鬷戾曰:“然则救诸!”帅徒以往,陷西北隅以入。公徒释甲,执冰而踞。遂逐之。孟氏使登西北隅,以望季氏。见叔孙氏之旌,以告。孟氏执郈昭伯,杀之于南门之西,遂伐公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