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郭惟贤(1547年-1606年),哲卿希宇,又名維賢[1]福建晉江縣(今福建省泉州市)人。明朝政治人物。

郭惟賢

大明戶部左侍郎
籍貫 福建承宣布政使司泉州府晉江縣
原名 郭維賢
字號 字哲卿,号希宇
諡號 恭定(天啟初追諡)
出生 嘉靖二十六年(1547年)
逝世 萬曆三十四年(1598年)
出身
  • 萬曆二年甲戌科進士出身

生平编辑

万历二年(1574年)登进士,授清江县知县,万历八年(1580年),拜为南京河南道監察御史[2]。因请求召吴中行赵用贤等人而被谪为江山县县丞,後官复原职。彈劾、推薦多人。因援救主事董基忤旨,调南京大理寺评事[3]。给事中阮子孝、御史潘惟岳等相继上疏救助,皇上发怒,分别扣发了这些人的俸禄。郭惟贤不久升户部主事,陞吏部稽勲司郎中,万历十八年(1590年),升任顺天府[4][5]

万历二十年(1592年),以都察院右佥都御史銜巡抚湖广[6]。万历二十三年(1595年),入京师为左佥都御史[7]。万历二十六年(1598年),升左副都御史[8],疏請早立皇储,慎待辅臣,赶紧实行考选,尽快将推荐人才的奏疏发下,沒有回應。丁憂去職,起为户部左侍郎,未上任即卒[9]。赠为右都御史。天启初年,追谥恭定[10][11][12]

事跡编辑

张居正死后,吴中行赵用贤等先前被贬的人尚未起用。恰好皇长子出生,万历帝下诏赦免天下,郭惟贤因此请求召回被贬的大臣。冯保很厌恶此事,借机将他贬为江山县丞[13]。冯保因罪被处置后,郭惟贤復職。上疏弹劾左都御史陳炌看权贵眼色行事,将御史赵耀赵应元弹劾罢职,因此不能再掌管监察事宜。陳炌被罢免官职后,他又推荐王锡爵贾三近孫鑨何源孙丕扬耿定向曾同亨詹仰庇等人,均被起用。主事董基劝谏皇宫内操练之事被贬,郭惟贤援救他,违背圣旨,调任南京大理评事。

郭惟賢巡撫湖廣,分封在德安府景王,田土比别的藩王多一倍多,藩国已絕嗣,但景王赋额还在征收。等到皇弟潞王分封在卫辉,将景王的赋税都给了他。潞王上奏说赋税不到规定数目,万历帝停发监司以下官职的俸禄,下令巡按赶紧奏报。郭惟贤说:“景府的赋额都是奸民投献的,乱说数目,我为潞王勘察田亩,增加赋税二万五千,不是像以前奏报的那个假数目,潞王反而说不足,为什么?况且潞王府离湖北很远,不如让有关官吏征收,转送给潞王府。《会典》上说皇庄以及勋贵、外戚的官庄,遇到灾荒与民田一样蠲减。现在襄水汉江涨水,潞王府的佃民逃亡过半,请求按原例蠲减。”又称:“长沙、宝庆、衡州三卫军戍守武冈,而永州、宁远诸卫远戍广西,受瘴癘死伤无数。请求分别轮流戍守武冈,停止戍守广西。”万历帝都予以同意[14]。承天府守备中官因征收兴邸旧赋,请求将潜江知县及佃民治罪,万历帝下诏让抚按官逮捕。郭惟贤称:“我巡抚楚地,没有不过问的事。现在中官责问,而我等去追捕,我实在不能干。”万历帝于是停止实行命令[15]。不久,他请求用太和山的香税充潞王所欠下的俸禄,不要加派于百姓,又请求以周敦颐父亲辅成从祀启圣。皇帝均下诏听从他的意见[16]

郭惟賢任左僉都御史期間,上疏称核选用官员不应当长久停止,言官不应当长久被拘,御史官员不应久缺。尔后又说天下多有变故,是从大官至监司都有缺漏而没有补上,政事日益废弛,而且因劝谏被贬的人不下百余人,效忠的人都被永远贬斥而不任用。万历帝并不采纳他的意见。

家族编辑

子郭梦詹,以荫官户部郎中。

參考编辑

  1. ^ 《明實錄·神宗實錄·128卷》2393
  2. ^ 《明實錄·神宗實錄·139卷》2583
  3. ^ 《明實錄·神宗實錄·210卷》3942
  4. ^ 《明實錄·神宗實錄·249卷》4635
  5. ^ 《明史·列傳227卷》5968-5969:郭惟賢,字哲卿,晉江人。萬曆二年進士。自清江知縣拜南京御史。張居正既死,吳中行、趙用賢等猶未錄。會皇長子生,詔赦天下,惟賢因請召諸臣。馮保惡其言,謫江山丞。保敗,還故官。劾左都御史陳炌希權臣指,論罷御史趙燿、趙應元,不可總憲紀。炌罷去。又薦王錫爵、賈三近、孫鑨、何源、孫丕揚、耿定向、曾同亨、詹仰庇,皆獲召。主事董基諫內操被謫,惟賢救之,忤旨,調南京大理評事。給事中阮子孝、御史潘惟岳等交章救。帝怒,奪俸有差。惟賢尋遷戶部主事,歷順天府丞。
  6. ^ 《明實錄·神宗實錄·249卷》4635
  7. ^ 《明實錄·神宗實錄·291卷》5391
  8. ^ 《明實錄·神宗實錄·323卷》6000
  9. ^ 道光《晋江县志·卷之三十八·人物志名臣之二》:郭惟贤,字哲卿。万历甲戌进士,授清江县。砥节爱民,以治行擢河南道御史。乞赦宥张居正柄国时建言得罪诸臣,为大珰冯保所忌。疏入,谪江山丞。逾月,保败,召复旧官。行经三吴,见水患,上疏请蠲其赋。劾左都御史陈炌逢迎张居正、妄论御史赵应元。复荐海内耆硕王锡爵、詹仰庇等,皆先后起用,舆论复快。以疏救刑部主事董基,调大理评事,旋迁南户部主事,晋吏部稽勋郎中,改考功。旋晋南通政司,参议应天府丞,改顺天,视府尹篆。拒中贵干请,廷推右佥都御史,巡抚湖广。除加派,省远戍,蠲减潞府赋额。又请祀周元公父于启圣祠,刻元公、二程文为《三儒集》,屈大夫、诸葛武侯、岳武穆文为《三中集》。入为左佥都御史,晋左副都御史。丁艰,服阕,起为户部左侍郎,卒年六十。赐祭葬,荫子。所著《三台谏草》诸书。天启初,谥恭定。清江人祀之名宦。次子光詹。
  10. ^ 《明史·列傳227卷》5968-5969:入為左僉都御史。言行取不宜久停,言官不宜久繫,臺員不宜久缺。已,復言天下多故,乃自大僚至監司率有缺不補,政日廢弛,且建言獲譴者不下百餘人,効忠者皆永棄,帝不納。尋遷左副都御史。請早建皇儲,慎簡輔弼,亟行考選,盡下推舉諸疏,俱不報。久之,以憂歸。起戶部左侍郎,未上卒。贈右都御史。天啟初,諡恭定。
  11. ^ 《閩中理學淵源考·卷六十八》:恭定郭愚菴先生惟賢 郭惟賢字哲卿號愚菴晉江人萬厯二年進士令清江以治行擢為南御史例應掣鹽所得贖鍰不貲惟賢疏言戸部職錢糓御史職糾察各有司存請令主事掣鹽御史按季監督許之由是廉名益著時江陵相已死言事得罪諸臣多未復皇子生下恩詔惟賢言恩詔雖下而建言諸臣如呉中行趙用賢艾穆沈思孝鄒元標傅應楨朱鴻謨余懋學等尚在戍籍乞行赦宥是時巨璫馮保猶用事疏入謫江山丞逾月保敗召復原官劾左都御史陳炌希權臣指論罷御史趙耀趙應元不可總憲紀炌罷去又薦海内耆碩之士如王錫爵孫鑨孫丕揚耿定向曽同亨蔡國珍詹仰庇等皆後先起用輿論快之主事董基以諫止内操被謫惟賢疏救甚力上怒調南大理評事遷户部主事陞吏部稽勲郎中改考功值大計上書宰相李世達都御史海瑞二公請絶請托斥巨奸屏私暱計成中外咸服改尚寳丞晉通政司參議轉應天府丞旋改順天攝府尹篆數月中貴干請一切拒絶南北臺省交薦可大用以右僉都御史巡撫湖廣至則請定三楚賦役全書以革加派之弊發泰和山香税以補宗禄兵餉之缺分三衞輪戍武崗并請罷諸衞逺戍栁州以卹疲軍禁苗寨贖擄人口以遏異類楚故有景藩者肅宗愛子也予賦異等諸王景絶國除賦額仍在時潞王之國上悉以景賦予潞潞必欲得舊額以聞上鐫司道府縣官俸責巡撫報聞甚急惟賢酌定賦額請令有司徵送潞府王無得遣人來徵以致騷擾會楚災復疏減潞賦額築黄梅通城二城以固桑土又請祀周元公父於啟聖祠刻元公二程文為三儒集屈大夫諸葛武侯岳武穆文為三忠集以風示楚人召入為左僉都御史言行取不宜久停言官不宜久繫臺官不宜久缺已復言天下多故乃自大僚至監司率有缺不補政日廢弛且建言獲譴者不下百餘人効忠者皆永棄上不納尋遷左副都御史請早建皇儲慎簡輔弼亟行考選盡下推舉諸疏俱不報自戊戌己亥兩預計典佐臺長佑善黜奸無所嫌避如南考功時以丁内艱歸服除起為户部左侍郎未上卒贈左都御史天啟初諡恭定惟賢樸誠直諒朗豁精宻其念繫乎天下國家之大而最注意者人才用舍之間其神周於器物服用之微而最慎守者辭受取與之際服官三十餘載宦轍所至綱挈目張風清弊絶世局常遷自守獨定海内士大夫無所間然惟賢本師事大學士李公廷機其淵源如此子夢詹以蔭仕戸部郎中(明史 舊郡志 新郡志 閩書 葉文忠撰墓志)
  12. ^ 《皇明經世文編·姓氏爵里總目》93:郭惟賢,字希宇,晉江人。萬曆甲戌□年進士,為御史,以建言歸。尋起僉都御史,廵撫湖廣。萬曆二十三年,陞副都協理院事。乙巳,起戶部右侍郎。
  13. ^ 《明實錄·神宗實錄·417卷》7879
  14. ^ 《明史·列傳227卷》5968-5969:二十年以右僉都御史巡撫湖廣。景王封德安,土田倍諸藩,國絕賦額猶存。及帝弟潞王之國衞輝,悉以景賦予王。王奏賦不及額,帝為奪監司以下俸,責撫按急奏報。惟賢言:「景府賦額皆奸民投獻,妄張其數。臣為王履畝,增賦二萬五千,非復如往者虛數,王反稱不足,何也?且潞去楚遠,莫若徵之有司,轉輸潞府。會典皇莊及勳戚官莊,遇災蠲減視民田。今襄、漢水溢,王佃民流亡過半,請蠲如例。」又言:「長沙、寶慶、衡州三衞軍戍武岡,而永州、寧遠諸衞遠戍廣西,瘴癘死無數。請分番迭戍武岡,罷其戍廣西者。」帝悉報許。
  15. ^ 《明史·列傳227卷》5968-5969:承天守備中官以徵興邸舊賦,請罪潛江知縣及諸佃民,旨下撫按勾捕。惟賢言:「臣撫楚,事無不當問。今中官問,而臣等為勾捕,臣實不能。」帝直其言而止。
  16. ^ 《明史·列傳227卷》5968-5969:尋請以太和山香稅充王府逋祿,免加派小民,又請以周敦頤父輔成從祀啟聖。詔皆從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