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郭水潭(1908年2月7日-1995年3月9日)是台灣日治時期鹽分地帶文學的代表人物之一。筆名郭千尺,臺南佳里佳里興人,是日治時期鹽分地帶相當重要的作家,與吳新榮齊名,被後人歸為北門七子之一。

郭水潭
漢字 郭水潭
白話字 Koeh Súi-thâm
臺羅拼音 Kueh Suí-thâm
筆名
漢字 千尺
白話字 Chhian-chhek
臺羅拼音 Tshian-tshik

生平编辑

郭水潭於明治四十一年(1908年)2月7日出生於臺灣鹽水港廳佳里興堡佳里興四百七十八番地(今臺南市佳里區),戶籍登記為5月13日。父親郭九,母親陳錳,為家中長子。大正五年(1916年),進入佳里興公學校(今臺南佳興國小)就讀,與蘇新為同班同學。十一年(1922年)3月畢業於佳里興公學校,4月進入佳里公學校高等科。大正十三年(1924年)畢業。十四年(1925年)任職北門郡役所庶務課,兼任郡守通譯。

 
1935年台灣文藝聯盟佳里支部會式,立者前排右七為郭水潭。

郭水潭最初以創作日本短歌步入台灣文壇,昭和五年(1930年)二十三歲加入「新珠短歌會」(あらたま),在會誌上發表短歌,作品曾入選《皇紀二五九四年歌集》。後來接受台灣新文學的影響,轉而創作新詩,其詩歌多著眼於故鄉,揭露社會的黑暗,批判日本人的統治。1931年郭水潭加入《南溟樂園》(後改名為《南溟藝園》。

外部圖片链接
  1939年11月,為紀念當選佳里街協議會員,吳新榮(後排中)與友人於臺南田中寫真館合照,郭水潭為後排右一

昭和八年(1933年)1月,郭水潭發表日文〈斷片の私見〉(對文壇之我見)於《臺灣新民報》文藝欄,批評1932年臺灣文壇現狀,認為殖民地文學必須表達堅強的意志及自我覺醒的使命感,並舉出楊逵送報伕〉解說。同年與吳新榮徐清吉共同發起「佳里青風會」,昭和九年(1934年)5月出席「台灣文藝聯盟」的成立,同年發表〈故鄉的書簡——致獄中的S君〉於《臺灣新民報》文藝欄,表達對同窗蘇新(於1931年被捕判刑)的懷念。由自報紙上獄中名單中,發現故人的名字進而聯想昔日容顏。[1]昭和十年(1935年),與吳新榮奔走,籌組「台灣文藝聯盟佳里支部」,6月台灣文藝聯盟佳里支部成立。1935年郭水潭的作品〈某男人的手記〉獲得大阪每日新聞新人創作獎,「同年加入『台灣新文學社』,擔任新詩編輯。昭和十四年(1939年)1月二歲的次子郭建南么逝,郭水潭發表〈向棺木働哭──給建南的墓〉於《臺灣新民報》,被龍瑛宗評為當年最感人之傑作。11月23日當選佳里街協議會員。12月發表日文詩〈世紀之歌〉於西川滿主編的《華麗島》詩刊。

昭和十六年(1941年),郭水潭出任臺南州技士,成為日本政府正式官職。一度遭到鹽分地帶同仁非議,為此郭水潭在《臺灣文學》第1卷第2號發表〈法被を着る日〉(穿文官服的那一天)一文表明自身當官的動機及理想。[2]昭和十八年(1943年)1月,郭水潭在皇民化運動時期遭地方法院檢察官約談,審問後以「思想有問題」遭入獄八個月半,郭水潭認為係他做官員而不願改日本姓名。[3]10月2日出獄。12月,應張文環之邀,任《臺灣文學》編輯長。1945年幫助楊逵編《台灣文學》,負責新詩部分。

戰後,郭水潭於1945年10月出任「三民主義青年團直屬臺灣區團臺南分團北門區隊」聯合辦事處組訓股長,吳新榮為主任,林精鏐任總務股長。1946年2月出任佳里鎮第一屆鎮民代表會主席。4月與二夫人楊來于移居臺北,任一德股份有限公司業務經理。1947年二二八事件爆發時,郭水潭因此時失業在家而未遭牽連。然而在白色恐怖時期,也因同窗好友蘇新投共而使郭水潭遭到情治人員監控,日記及許多資料皆不得不焚毀,關於文學的創作也因此中斷。[4] 1950年吳三連奉派接任臺北市長,延聘郭水潭任秘書室事務股長,並參與臺北市文獻委員會。吳三連市長卸任後,郭水潭轉任臺北市中央蔬菜批發市場專員、台灣區蔬菜公會總幹事[5]。直到1980年退休。1972年發表戰後第一首中文詩〈無聊的星期天〉於《笠》詩刊。1979年8月應邀出席臺南北門南鯤鯓廟主辦的「第一屆鹽分地帶文學營」,與會者除郭水潭外,亦有巫永福、林芳年、鍾逸人等。

1981年4月郭水潭返回故鄉定居,1982年二夫人楊來于逝世,郭水潭到麻豆鎮的養老院「麻豆普門之家」養老,晚年郭水潭記憶力退化,無法記憶。[6]1993年郭水潭獲得臺南縣立文化中心頒發第一屆「南瀛文學獎特別貢獻獎」,及1994年12月臺南縣政府出版《郭水潭集》,成為他生前首次作品成書。1995年初,病危的郭水潭於成大醫院接到文化中心葉佳雄所贈的《郭水潭集》探病,此時郭水潭已無法言語,由三子郭昇平代替父親致謝。[7]

1995年3月9日,郭水潭逝世。20日於麻豆鎮小埤里舉行告別式。

創作成就编辑

郭水潭的創作包括短歌、俳句、詩、小說、隨筆等。其新詩作品有:《世紀之歌》、《三等病室》、《向棺木慟哭》、《斑鳩與廟宇》、《故鄉之歌》、《蓮霧》、《宋江陣》等,共約60餘首。他認為:“一首詩最好能引起讀者共鳴,離開讀者的詩,並不是一首好詩”。戰後,郭水潭長期擱筆。1972年6月,他又在《》上發表了一首《無聊的星期天》。

著作编辑

著作與單篇文章方面:

  • 郭水潭/著,羊子喬/編輯,《郭水潭集》,台南縣新營市:台南縣立文化中心,1994年初版。
  • 郭水潭/著,《荷人據臺時期之中國移民》,南投市:台灣文獻委員會,2010年。

(※是「台灣文獻抽印本」,題名取自封面。目前,台灣大學圖書館收藏該作。)

  • 郭水潭/著,〈台灣民主國的內變〉,民國41年12月的《台北文物》,頁53~55。
  • 郭水潭/著,〈詩未凋零--懷念逝去的詩人:郭水潭 廣闊的海—給出嫁的妹妹〉,民國89年6月的《聯合文學》,頁41~42。


他人著作收錄其詩文的情況:

  • 郭水潭的日文新詩〈世紀的歌〉、〈衝破陋習〉、〈故鄉之歌〉、〈蓮霧之花〉、〈在劇場〉、〈廣闊的海〉、〈送走秋天〉、〈精巧的縮圖〉、〈彷徨在飢餓線上的群眾〉、〈向棺木慟哭〉,戰後由台灣詩人陳千武翻譯成中文,之後被收錄在陳明台主編的《陳千武譯詩選集》裡。[8]
  • 郭水潭的戰前日記,戰後由台灣詩人與詩論家葉笛翻譯成中文,後來被人收錄在《葉笛全集10 翻譯卷三》。[9]
  • 郭水潭的日文新詩〈乞丐〉、〈斑鳩與廟祝〉、〈蓮霧之花〉,戰後被人翻譯成中文,中譯文本收錄在林瑞明主編《國民文選‧現代詩卷I》。[10]

相關書籍及傳記编辑

  • 羊子喬編,《郭水潭集》,臺南:臺南縣立文化中心。1994年12月。
  • 林淇瀁編,《臺灣現當代作家研究資料彙編56 郭水潭》,臺南:國立臺灣文學館出版。2014年12月。

參考文獻编辑

  1. ^ 陳芳明,〈殖民地詩人的臺灣意象〉。收於林淇瀁編,《臺灣現當代作家研究資料彙編56 郭水潭》,臺南:國立臺灣文學館出版。2014年12月。頁274。
  2. ^ 羊子喬,《橫看成嶺側成峰─試為郭水潭造像》,羊子喬編,《郭水潭集》,臺南:臺南縣立文化中心。1994年12月。
  3. ^ 郭水潭,〈暮年情花〉,原載《聯合文學》12期,1985年10月。收入羊子喬編,《郭水潭集》,臺南:臺南縣立文化中心。1994年12月。
  4. ^ 郭昇平,〈雜憶父親二三事〉。收於林淇瀁編,《臺灣現當代作家研究資料彙編56 郭水潭》,臺南:國立臺灣文學館出版。2014年12月。頁88-89。
  5. ^ 郭啟傳/撰,《台灣歷史人物小傳─日據時期》,台北:國家圖書館,2002年,頁177。
  6. ^ 羊子喬,《橫看成嶺側成峰─試為郭水潭造像》,羊子喬編,《郭水潭集》,臺南:臺南縣立文化中心。1994年12月。
  7. ^ 謝玲玉,〈郭水潭(1908-1995)島的詩人,臺灣文學先驅〉。收於林淇瀁編,《臺灣現當代作家研究資料彙編56 郭水潭》,臺南:國立臺灣文學館出版。2014年12月。頁130。
  8. ^ 陳明台主編,《陳千武譯詩選集》,台中市文化局,2003年8月初版。
  9. ^ 葉笛/著,國家臺灣文學館籌備處/出版,《葉笛全集10 翻譯卷三》,台南市:國家臺灣文學館籌備處,2007年。
  10. ^ 林瑞明/主編,《國民文選‧現代詩卷I》,台北市:玉山社,2005年。

參見编辑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