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鄭厲公,名(?-前673年),中國春秋時代鄭國君主(前701年─前697年及前680年─前673年在位),期間流亡達17年。

鄭厲公
前700年—前673年
政权 鄭国
君主 鄭厲公
历时 28年(其中居櫟17年)
鄭昭公在位年、郑子亹在位年、鄭子嬰在位年和鄭厲公在位年在春秋时代最初的半个世纪。

目录

家系编辑

郑厉公是鄭莊公的儿子,母親是雍姞

郑厉公至少有三位同父異母的兄弟,兄長鄭昭公,弟弟兩名(公子亹鄭子),還有一位同父同母的弟弟子人。公子突可能還有八位兄弟。[1]

生平编辑

第一次即位编辑

由於鄭莊公對所有兒子均十分寵愛[2],郑昭公雖在前701年繼位,權位並不穩固。

公子突的母家雍氏是宋國的大臣。當宋莊公知道郑昭公即位後,派人把祭足和郑厉公都召至宋國,然後禁錮他們。宋莊公威脅祭足要擁立公子突,否則便會被殺,又向公子突勒索。祭足被迫帶公子突回國即位,是為鄭厲公。鄭昭公則在弟弟回國前12天流亡到衞國[3]

厲公即位後,國家權力由祭足掌握。[4]厲公對祭足非常猜忌,到了前697年,和祭足的女婿雍糺合謀,企圖暗殺祭足。但雍糺的妻子在得知丈夫的圖謀後向父親告密,結果祭仲把雍糺拘捕處死。厲公得知圖謀敗露後,無奈地責備雍糺[5],然後逃到蔡國[6],開始流亡生涯。祭足迎接鄭昭公回國復位。

流亡生涯编辑

城居民把原來的大夫檀伯殺掉,鄭厲公隨後入城定居。等國聯軍攻打鄭國、協助厲公復位,但沒有成果。[7]宋國派兵到櫟城保護厲公,所以鄭國沒有派兵追捕他。[8]

高渠彌在前695年暗殺鄭昭公,改立公子亹,但次年(前694年)公子亹又被齊襄公誘捕殺死。祭足改立子儀為國君,是為鄭子。厲公在櫟居住了十七年。

復位编辑

祭足去世後,厲公在前680年發兵攻打鄭國,擒獲守將傅瑕[9] (《史記》載厲公「誘劫」傅瑕)。傅瑕答應協助厲公殺死子儀,要求厲公把他釋放,厲公同意了。傅瑕回到鄭國後便把子儀和他的兩個兒子都殺死,迎接厲公回國即位。厲公復位後,責備同族长辈原繁在他流亡期間不曾協助他復位,迫他自殺。傅瑕也被厲公處死。

原繁和傅瑕被清算的次序,史籍有不同記載。根據《史記》,厲公是在聽完原繁的遺言後,指傅瑕反覆不忠而處死他。[10]左傳》則指厲公是先處死傅瑕,然後才找原繁告知傅瑕的罪名,順道怪責原繁沒有協助自己。原繁乘此責備厲公導人反叛以復位,然後自殺[1]

接下來的兩年均有與鄭國有關的戰事。鄭厲公於前679年初入侵宋國,楚文王則在次年 (前678年)入侵鄭國。鄭厲公隨後繼續清算曾參與雍糺事件的人,包括把大夫強鉏刖刑

平定周亂编辑

前675年,周朝的大夫蒍國邊伯石速詹父子禽祝跪發動叛亂,擁立王子穨為周王。五大夫聯合衞國燕國周惠王打敗。鄭厲公於是把周惠王接到自己流亡時居住的櫟城暫避。

到了前674年冬天,鄭厲公聯合虢公醜反擊,攻陷王城,殺死王子穨及五大夫。周惠王把虎牢以東的土地割讓給鄭國,以作獎勵。

鄭厲公於前673年去世。兒子踕繼位,是為鄭文公

參考資料编辑

  1. ^ 1.0 1.1 《左傳·莊公十四年》:厲公入,遂殺傅瑕。使謂原繁曰:「傅瑕貳,有常刑,既伏其罪矣……且寡人出,伯父無裏言,入,又不念寡人,寡人憾焉。」對曰:「……臣無二心,天之制也。子儀 (鄭嬰)在位十四年矣,而謀召君者,庸非二乎。莊公之子猶有八人,若皆以官爵行賂勸貳而可以濟事,君其若之何?臣聞命矣。」乃縊而死。
  2. ^ 《史記·鄭世家第十二》:曰:「君多內寵,太子無大援將不立,三公子皆君也。
  3. ^ 《史記·鄭世家第十二》:九月辛亥,忽出奔衞。已亥,突至鄭,立,是為厲公。
  4. ^ 《史記·鄭世家第十二》:厲公四年,祭仲專國政。
  5. ^ 《史記·鄭世家第十二》:厲公無柰祭仲何,怒糾曰:「謀及婦人,死固宜哉!」。
  6. ^ 《左傳·桓公十五年》:公載以出,曰:「謀及婦人,宜其死也。」夏,厲公出奔蔡。
  7. ^ 《左傳·桓公十五年》:冬十有一月,公 (魯桓公)會宋公、衛侯、陳侯於衰,伐鄭。……弗克而還。
  8. ^ 《史記·鄭世家第十二》:宋頗與厲公兵,自守於櫟,鄭以故亦不伐櫟。
  9. ^ 《左傳·庄公十四年》:鄭厲公自櫟侵鄭,及大陵,獲傅瑕。
  10. ^ 《史記·鄭世家第十二》:入而讓其伯父原 (原繁)……原曰:「事君無二心,人臣之職也。原知罪矣。」遂自殺。厲公於是謂甫假曰:「子之事君有二心矣。」遂誅之。
前任:
鄭昭公
春秋鄭国君主(第五任)
前701年─前697年
繼任:
鄭昭公
前任:
鄭子
春秋鄭国君主(第九任)
前680年─前673年
繼任:
鄭文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