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攻陳之戰

鄭攻陳之戰鄭國攻打陳國的戰爭,主要有两次。

前716年编辑

鄭攻陳之戰(前716年)
日期前716年
地点
结果 鄭國向陳國講和、雙方同意聯姻結盟
参战方
鄭國 陳國
指挥官与领导者
鄭莊公 陳桓公
兵力
不詳 不詳
伤亡与损失
不詳 不詳

前718年,陳國参加以宋國為首的盟軍在東門之戰中攻打鄭國[1]

前717年,鄭莊公主動請求與陳國講和,陳桓公並不准許,大夫五父勸諫陳桓公應親仁善鄰,答應講和。陳桓公因已答應宋國及衛國,不想被兩國責難,所以拒絕。轉年(前716年)五月,鄭莊公入侵陳國,大獲全勝,但是陳國不同意停戰[2]

前715年十二月,陳國及鄭國講和[3]。翌年四月,鄭國世子忽遣使如陳求婚,陳桓公答應,世子忽至陳,親迎媯氏以歸鄭國[4]。自此陳鄭結為同盟。

前548年编辑

鄭攻陳之戰(前548年)
日期前548年
地点
结果 郑国攻入陈都,陳國向鄭國献祭品講和
参战方
鄭國 陳國
指挥官与领导者
公孙舍之公孙侨 陳哀公
兵力
七百辆战车 不詳
伤亡与损失
不詳 不詳

前549年二月,郑简公去晋国,请求攻打陈国。前549年冬季,陈哀公会合楚王攻打郑国[5],在陈军经过的路上,水井被填塞,树木被砍伐,郑国人怨恨他们。前548年六月,郑卿公孙舍之(子展)和子产率领七百辆战车攻打陈国,夜间突然袭击,于是攻进了城。公孙舍之命令军队不要进入陈哀公的宫室,和子产亲自监守着宫门。陈哀公派司马桓子把宗庙的祭器赠送给他们,然后自己穿上丧服,抱着土地神的神主,让他手下男男女女分开排列捆绑着,在朝廷上等待。公孙舍之手拿马僵绳进见陈哀公,再拜叩头,捧着酒杯进献。子产进来,数点俘虏的人数就出去了。郑国人向土地神祝告除灾去邪,司徒归还民众,司马归还兵符,司空归还土地,随后就撤兵回国。[6]子产向晋国奉献战利品,穿着军服主持事务。晋国的士庄伯质问陈国的罪过。

參考文獻编辑

  1. ^ 春秋左氏傳 隱公四年》:宋殤公之即位也,公子馮出奔鄭,鄭人欲納之,及衛州吁立,將脩先君之怨於鄭,而求寵於諸侯,以和其民,使告於宋曰,君若伐鄭,以除君害,君為主,敝邑以賦, 與陳蔡從,則衛國之願也,宋人許之,於是陳蔡方睦於衛,故宋公,陳侯,蔡人,衛人,伐鄭,圍其東門,五日而還。
  2. ^ 春秋左氏傳 隱公六年》:五月,庚申,鄭伯侵陳,大獲,往歲,鄭伯請成于陳,陳侯不許,五父諫曰,親仁善鄰,國之寶也,君其許鄭。陳侯曰,宋衛實難,鄭何能為,遂不許。君子曰,善不可失,惡不可長,其陳桓公之謂乎,長惡不悛,從自及也,雖欲救之,其將能乎。商書曰,惡之易也,如火之燎于原,不可鄉邇,其猶可撲滅,周任有言曰,為國家者,見惡如農夫之務去草焉,芟夷蘊崇之,絕其本根,勿使能殖,則善者信矣。
  3. ^ 春秋左氏傳 隱公七年》:陳及鄭平,十二月,陳五父如鄭蒞盟,壬申,及鄭伯盟,歃如忘,洩伯曰,五父必不免,不賴盟矣,鄭良佐如陳蒞盟,辛巳,及陳侯盟,亦知陳之將亂也。
  4. ^ 春秋左氏傳 隱公八年》:四月,甲辰,鄭公子忽如陳,逆婦媯,辛亥,以媯氏歸,甲寅,入于鄭, 陳鍼子送女,先配而後祖,鍼子曰,是不為夫婦,誣其祖矣,非禮也,何以能育。
  5. ^ 《春秋·襄公二十四年》:冬,楚子、蔡侯、陈侯、许男伐郑。
  6. ^ 《左传·襄公二十五年》:初,陈侯会楚子伐郑,当陈隧者,井堙木刊。郑人怨之,六月,郑子展、子产帅车七百乘伐陈,宵突陈城,遂入之。……子展命师无入公宫,与子产亲御诸门。陈侯使司马桓子赂以宗器。陈侯免,拥社。使其众,男女别而累,以待于朝。子展执絷而见,再拜稽首,承饮而进献。子美入,数俘而出。祝祓社,司徒致民,司马致节,司空致地,乃还。

參見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