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經

延平王、鄭成功之子
注意:本页面含有Unihan新版用字:「𡒉」。有关字符可能會错误显示,詳见Unicode扩展汉字

鄭經臺灣話Tīnn King;1642年10月25日-1681年3月17日),因其父被赐姓朱,又名朱经[3]福建泉州府南安人,明鄭王朝君主,一名,字賢之元之,號式天暱稱」,鄭成功嫡長子,與叔鄭襲爭位勝利後,在無大明皇帝的冊封之下,自行封了父王之「延平王」爵位,並封「仁德將軍[4]。在位十九年(1663-1681),諡號潮文王[1][2]。在英國商館的債務紀錄中,以「本藩」(英語:Ponpoan闽南语Pún-phoan)與「臺灣國王」(King of Tywan)稱呼鄭經。[5]

鄭經
Tīnn King
南明延平王
臺灣君主
前任:鄭襲
繼任:鄭克𡒉
鄭經
延平王
1663年-1681年
國家大明東寧
賢之
式天
封號延平王
世子
別名潛苑主人
出生1642年10月25日
大明泉州府南安县
逝世1681年3月17日
 東寧國承天府(38歲)
諡號潮文王[1][2]

鄭經既擅長文學詩賦,著有《東壁樓集》(1664年-1674年間所著的古典詩集),又擅長騎射。他待人誠懇並禮敬明朝宗室,在繼位十九年間僅以「延平王世子」自稱,從不使用「本王」等稱呼,並奉行明為正朔(永曆)。但西進失敗後,就耽溺酒色怠於政事,不再打算「反清复明[6]

鄭經在位期間,在政治上重用輔弼大臣陳永華,賜其官諮議參軍東寧總制以行宰相之職統領六官,將漢官制導入台灣;在教育方面,鄭經除了建文廟祭祀孔子外,更設立太學、將漢人之四書五經以及科舉制度導入台灣,使台灣正式步入了漢文化漢字文化圈的範圍內。

生平编辑

叔姪爭位编辑

南明延平王鄭成功令世子鄭經駐防廈門,但鄭經與其五弟鄭智的乳母陳昭娘私通,後納為妾,生下鄭克𡒉[7]世子妃唐氏祖父唐顯悅氣憤地上奏鄭成功世子亂倫之事[8]

鄭成功聽聞後十分憤怒,下令洪旭等駐廈將領處死董王妃王世子鄭經、陳昭娘王孫鄭克𡒉。然而,諸將並未從王命,唯一遵從王命的周全斌亦遭洪旭捉拿。諸將抗命之事隨後傳回「東都」,也開始了臺海兩岸內部緊張對立的局面。

南明永曆十六年五月初八(1662年6月),鄭成功病逝[9],在台諸將遂推舉鄭成功之弟鄭襲為「護理」,以定軍心。鄭襲部下蔡雲李應清曹從龍張驥等四人拉攏黃昭蕭拱宸等駐台將領,立鄭襲為「東都主」。

同年十一月初一,鄭經先至澎湖,與黃昭蕭拱宸等人協商不成後,率軍東征「東都」(後鄭經改之為「東寧」)。鄭經親自率軍渡海於鹿耳門登陸,而駐軍東都右虎衛黃安亦率軍前來世子鄭經會師。鄭經派人至東都承天府譴責二人,以自己為延平王正統自居,要求臺灣軍助戰。[10]黃昭聽聞消息後,率軍至潦港與世子軍對戰,起先雖佔優勢,但黃昭本人中流箭身亡,全軍敗退。黃昭死後,諸將皆降。

鄭經嗣位之爭得勝後,鄭經入主東都明京安平王城」,鄭襲為保全性命,將責任全推給幾位心腹身上。[11]隨後蔡雲自縊,蕭拱宸、張驥、李應清以及曹從龍等人於承天府斬首示眾,族人流放。鄭襲遭禁錮於廈門

南明永曆十七年(1663年),鄭襲畏懼被殺,半夜率領官吏二百二十四人,士卒一百二十人及銀錢船隻槍械等物,投奔大清國[12]

清荷聯軍编辑

永曆十七年(1663年)正月,鄭經發現鄭泰和清暗中聯絡,和清朝談判又是由鄭泰負責,鄭經開始懷疑他的忠誠,遂監禁鄭泰,鄭泰的弟弟和兒子遂投靠清朝。不久康熙帝拒絕了鄭經條件,便拉攏荷蘭人組成聯軍對抗鄭經。十月十九(11月18日),「清荷聯軍」進攻金門廈門,鄭軍不敵而棄守,退往銅山。戰後人心開始不穩,連大將周全斌也降,鄭經遂退往台灣[13]

東寧王國编辑

永曆十八年(1664年、清康熙三年)三月鄭經不敵清、荷聯軍攻勢,遂棄金、廈退守臺灣。又明朝永曆帝業已被吳三桂所弒。鄭經乃謹守藩封,廢「東都」,以「東寧」稱全台灣,並以「東寧國王」自稱,但仍然使用「招討大將軍」的印信,奉「永曆」年號,在與清廷大臣明珠的書信中,也自稱「建國東寧」。

外國文書[哪個/哪些?]稱他為「台灣王」「 The king of Tyawan ( Taiwan ) 」,東寧王國是(The Kingdom of Tungning)台灣史上漢人建立的第一個王朝

西方史書[哪個/哪些?]上對鄭氏王朝述說較詳,英國日本等國家也將東寧視為一個獨立國家進行貿易往來﹔英國東印度公司曾與鄭氏政權簽訂通商條約,當時英國人稱鄭氏政權為「台灣王國」或「福爾摩莎王國」,英國東印度公司上書鄭經時,則稱呼其為「陛下(Your Majesty)」,鄭氏從鄭芝龍開始六十餘年間,在東亞國際舞台上,扮演一定的角色。

永曆十九年(1665年)四月,清荷聯軍進攻澎湖,卻遇到颱風無功而返。清朝因此放棄進攻臺灣,恢復和鄭氏王朝談判。

鄭經曾寫信給其舅董班,稱台灣「幅員數千里,糧食數十年,四夷效順,百貨流通,生聚教訓,足以自強。又何慕於藩封?何羨於中土哉?」」[14]

故在1667年7月和談中,鄭經聲稱台灣「非屬版圖之中」、台灣「東連日本,南蹴呂宋,人民輻輳,商賈流通。王侯之貴,固吾所自有,萬世之基已立於不拔」[15]。1669年和談中,鄭經又強調鄭氏佔據台灣,是「於版圖疆域之外,別立乾坤」,又說台灣「遠在海外,與版圖渺不相涉」[16]兩次談判中,鄭經都以不接受薙髮為由拒絕。

自清軍威脅解除後,鄭經致力於平臺,於1666年進攻基隆。雖然鄭軍並未攻陷,荷軍終究認為基隆難以防守,於1668年棄守,荷蘭從此放棄搶奪臺灣。

發展貿易與對外用兵编辑

鄭經嗣位之爭奪位成功後,試圖透過貿易來提升國力。因為清朝實施「遷界令」,他採納陳永華的提議,賄賂清朝將領進行走私[17]。由沿海流民負責轉運貨物[17],當時臺灣漢人男多女少,甚至進行婦女的人口販賣[17]流民也負責替明鄭軍隊據守島嶼[17]

德川幕府是明鄭重要的貿易夥伴,台灣大量輸入日本盔甲,以支援戰爭的需要,雙方的貿易量在1665年到1672年達到高峰[18],而為了加強鄭、日的貿易關係,鄭經允許日本商人住在基隆[18]

英國東印度公司也因鄭經的邀請前來台灣,雙方於1672年簽訂通商條約[19]。鄭經因此透過英國獲得火藥兵器,英國人也幫助鄭軍訓練炮兵,鄭經還借用英軍炮兵作戰[19][5]

軍事上,鄭經在永曆二十四與二十五年(1670年與1671年)兩次准備艦隊以征討馬尼拉。然而這期間,明鄭的屯墾隊與大肚王國的原住民,由於耕地爆發衝突,將領劉國軒率部夷平了大肚社沙轆社,鄭經也親征斗尾龍岸社,是為「沙轆社之役」。

永曆二十八年(1674年),三藩之乱爆發,鄭經提前數月率艦隊西渡澎湖,以支援福建耿精忠,馬尼拉遠征計畫也隨之擱置。

渡海西征编辑

永曆二十八年三月十六(1674年4月21日),耿精忠響應吳三桂發起的三藩事變,提供戰船給鄭經,換取出兵,鄭經答應。五月,鄭經從臺灣出發,抵達廈門,要求耿精忠將漳州泉州交給自己[20]。耿精忠這時已經擁有整個福建,認為鄭經兵力太少,早已取消和他共同作戰[21],拒絕鄭經的要求。鄭經於是佔領海澄同安,耿精忠則以斷絕和鄭經貿易作為報復[22],雙方開始交惡。

但是泉州漳州潮州陸續投靠鄭經,耿精忠見鄭經聲勢逐漸高漲,向他交涉,希望將泉州交還,鄭經不允許。耿精忠決定用武力奪回泉州,鄭經派劉國軒於塗嶺(今泉港區塗嶺鎮)擊退耿軍,接著又為了爭奪漳浦而發生戰鬥。直到永曆廿九年(1675年)正月,耿精忠履行之前的約定,提供5艘戰船給鄭經,並以楓亭(今仙遊縣楓亭鎮)為界線,北方屬耿精忠、南方屬鄭經,雙方才停止鬥爭。

鄭經雖於之前兩次擊退廣東的清軍,仍然有潮州府的轄縣不肯服從。與耿精忠和解之後,鄭經打算南征潮州,他先派劉國軒擊敗尚之信,自己率軍抵達海澄。這時漳州守將黃芳度私底下和清朝聯繫,鄭經懷疑他的忠誠,要他出城和自己見面、或者是派兵一同進攻,這兩項命令黃芳度都不服從,並於六月舉兵反抗。鄭經親自包圍漳州,於十月初六(11月22日)將漳州攻陷,迫使黃芳度投井自殺。為了報復黃梧破壞鄭家,鄭經車裂黃梧、黃芳度的屍體[23],黃芳度留在漳州的族人都被處死。

永曆三十年(1676年)尚之信再次遭鄭軍擊敗,只得加入三藩陣營,並將惠州割讓給鄭經。這時鄭經已經擁有漳州泉州潮州惠州四座首府,但附近都是盟友,沒有清朝的領土讓他奪取,因此容易因領土爭奪和盟友起衝突。五月,耿精忠打算會合吳三桂進攻江南,徵召汀州總兵劉應麟出師,劉應麟不願派兵[24],暗中聯絡鄭經[24],攻下汀州。

這件事造成鄭、耿同盟再次破裂,耿精忠面臨鄭、清包圍,只好向清朝投降。少了耿精忠,鄭經必須直接對抗清軍主力,他先派3萬人進攻福州,卻於十月十五(11月20日)[25]烏龍江被清軍擊敗,其他領地也相繼失守,鄭經只得退回廈門

晚年编辑

鄭經戰敗後,試圖堅守廈門。他派出將領防守福建東、南沿海的島嶼[26],穩定軍心,等到劉國軒返回廈門,鄭經任命他統帥大軍,準備反攻閩南。1677年和談中,清朝康親王杰書向鄭經許諾,如果鄭軍撤離大陸沿海島嶼,退守台灣,就答應台灣變為藩屬,與台灣「通商貿易,永無嫌猜」[27]

永曆三十二年二月十八(1678年3月10日)鄭經派遣劉國軒先攻下虎渡橋,切斷漳州泉州的聯繫,經過約3個月的包圍,於六月初十(7月28日)攻陷海澄,但接下來在漳州泉州一帶的戰鬥,都沒取得決定性的勝利,戰況出現僵局。是年的和談中,清朝將領賴塔給鄭經信稱,如果鄭軍肯退守台灣,則「本朝何惜海外一彈丸之地」,鄭氏可永據台灣,「從此不必登岸,不必剃髮,不必易衣冠。稱臣納貢可也,不稱臣,不納貢亦可也。以台灣為箕子朝鮮,為徐福之日本」。[28]

十二月[29](1679年),清朝再度恢復遷界令福州詔安的沿海都設立要塞[30],並且蓋圍牆當作界線[30],使得鄭氏的商業活動大受打擊,無法再透過賄賂清將進行交易[30]。經過多年的征戰,明鄭的財務已經嚴重透支[30],軍隊又缺乏補給[31],鄭經只得放棄東南沿海的所有據點,於永曆三十四年三月十二(1680年4月10日)退回臺灣,並將國事都交給兒子鄭克𡒉處理。

永曆三十四年(1680年),鄭經於台南建造園亭「北園別館」,為其在台灣的行館,以及安養母親董王太妃之所,1960年改建為「海會寺」,亦名台南開元寺,至今已有將近三百年的歷史,歷經幾次修建,在建築風格上保有「伽藍格局」,為典型佛寺的形制,為中華民國國家二級古蹟

南明永曆三十五年正月廿八(1681年3月17日),鄭經去世,享年40。鄭經之死於夏琳《海紀輯要》記為「明朔永歷三十五年春、正月壬午,明延平王招討大將軍世子薨」[32],在阮錫閔《海上見聞錄》則記為「正月二十八日,世藩殂於承天府行臺」[33]。死因的記載江日昇台灣外記》云:「經因縱慾過度,痔瘡暴脹,大腸緊閉,醫治無效……徐而脹痛難堪,叫喊遂卒……」[34]姚啟聖奏書中則稱:「又本年四月二十四日,據漳州府龍溪縣送到偽官廖康方稟稱……偽藩於正月二十五日夜中風不語,至二十八夜丑時身故……」等不同說法[35]

詩作编辑

您可以在維基文庫中查找此百科條目的相關原始文獻:
  • 《滿酋使來有不登岸不易服之說憤而賦之》
王氣中原盡,衣冠海外留。
雄圖終未已,日夕整戈矛。
  • 《題東壁樓景自敘》
西郭樓臺近水濱,青山白雲相與鄰。
試問閣中誰隱者,昔日先朝一漢臣。
  • 《悲中原未復》
胡虜腥塵遍九州,忠臣義士懷悲愁。
既無博浪子房擊,須效中流祖逖舟。
故國山河盡變色,舊京宮闕化成丘。
復仇雪恥知何日,不斬樓蘭誓不休!
  • 《聞西方反正喜詠得誠字》
群胡亂宇宙,百折守丹誠。
海島無鸞信,鄉關斷雞聲。
義師興棘岫,壯氣撼長鯨。
旗旆荊襄出,刀兵日月明。
一聞因色動,滿喜又心驚。
原掃腥羶幕,悉恢燕鎬京。
更開朝貢路,再築受降城。
  • 《駐師澎島除夜作》
舳艫連遠漢,旗旆蔽長江。
帆影掛山路,波聲度石矼。
人家點遠浦,葓草隱孤艭。
旗動亂雲色,鼓鳴雜水淙。
淒淒寒夜火,寂寂客船窗。
漏盡更新令,春暉照萬邦。

評價编辑

  • 美國學者丹尼·羅伊(Denny Roy):鄭經在台灣雖然稱為延平郡王、奉明为正统,但當時明朝实际上早已经灭亡,而清朝又尚未統治台湾,因此实际上台灣是独立政权[36]

家庭及關聯编辑

父母编辑

编辑

 
藩府二鄭公子墓。為少數未被清朝遷回中國大陸的明鄭古墓。
  • 鄭聰,字哲順,號怡堂。康熙二十二年,授三品之職。
  • 鄭明,字哲熙,號熙之。康熙二十二年,授四品之職。
  • 鄭睿,字哲聖,號聖之。早卒。與鄭發合葬於今位於臺南市南區的藩府二鄭公子墓
  • 鄭智,字哲錫,號錫之。康熙二十二年,授四品之職。
  • 鄭寬,字哲碩,號碩之。不知所終。
  • 鄭裕,字哲益,號益之。康熙二十二年,授四品之職。
  • 鄭溫,字哲念,號念齋。康熙二十二年,授四品之職。
  • 鄭柔,字哲能,號能之。康熙二十二年,授四品之職。
  • 鄭發,字哲奮,號奮之。早卒。與鄭睿合葬於今位於臺南市南區的藩府二鄭公子墓

妻妾编辑

  • 唐王妃:正室
  • 陳昭娘:鄭經幼弟之乳母,與鄭經私通生子,後納為妾。
  • 林氏
  • 李氏
  • 賴氏
  • 黃和娘:鄭經側室

子女编辑

王子编辑

排行 封號 生年 卒年 生母 配偶 備註
1
世子监国
鄭克𡒉
1664年
1681年
陳昭娘
世子妃陳氏
死於東寧之變
2
延平王
鄭克塽
1670年
1707年
黃和娘
王妃馮氏
東寧之變後登基。
3
恭謹侯
鄭克壆
未知
夫人許氏
有一子鄭安畿。
4
鄭克均
未知
柯氏
有一子鄭安甸。
5
鄭克坺
未知
馮氏
以姪兒、克塽之子鄭安祿為嗣。
6
鄭克𡍬
未知
趙氏
以姪兒、克塽之子鄭安康為嗣。
7
鄭克圻
未知
張氏
以姪孫、克塙之孫鄭咸陞為嗣。
8
鄭克塙
未知
劉氏
有一子鄭安德。

王女编辑

排行 封號 生年 卒年 生母 配偶 備註
1
鄭氏
黃肇隆
2
鄭氏
黃肇燦
3
鄭氏
陳逢泰
4
鄭氏
甘純仁
5
鄭氏
趙繼麟
6
鄭氏

後裔编辑

明鄭滅亡之後的康熙三十二年(1693年),康熙皇帝將鄭克塽與其兄弟子姪、大部分族人等,從福建遷往北京並編入正黃旗,又封鄭經三子鄭克壆等為佐領給予俸祿;雍正年間鄭氏一族改隸正紅旗[37]有清一代,鄭經的前七子的直系後代先後斷絕,只有第八子鄭克塙留下後裔;在清朝中後期,在北京的鄭氏族人多有跟隨滿族姓氏習俗,稱名不稱姓。而鄭氏佐領歷經十三任,傳承直到清朝滅亡。[38][39]

过继
鄭士表
鄭芝龍鄭芝虎鄭鴻逵鄭芝豹
延平王
鄭成功田川七左衛門鄭渡鄭恩鄭蔭鄭襲鄭默鄭寧鄭師尚鄭師旦鄭師奭鄭師儀鄭師恭鄭師靖鄭師彬鄭師度鄭師達
鄭經鄭聰鄭明鄭睿鄭智鄭寬鄭裕鄭溫鄭柔鄭發鄭綱鄭綬鄭緯鄭紱鄭綖鄭纘武鄭纘維鄭纘綸鄭纘續鄭扈英
佐領
鄭克𡒉鄭克塽鄭克壆鄭克均鄭克坺鄭克𡍬鄭克圻鄭克塙鄭克坦鄭克墇鄭克培鄭克崇鄭克庄鄭秉謨鄭克圭鄭秉誠鄭秉訓鄭克璽鄭文鄭寶鄭與鄭昆鄭季鄭仲
鄭安福鄭安祿鄭安康鄭安畿鄭安甸鄭安德鄭衍鄭懿鄭琦鄭安禧鄭安慶鄭安祥鄭安國鄭安榮鄭安華遐齡百齡舜齡永齡長齡慶齡
鄭世俊鄭咸吉鄭咸陞鄭馥鄭䭰鄭馤鄭馦鄭馪鄭𩡓鄭明鄭瑞鄭星鄭晟鄭嘉鄭官鄭品鄭器鄭圖鄭典鄭臨鄭啟
鄭斌鄭敏鄭敞鄭敬鄭桂鄭松鄭柏鄭楫鄭邦勛鄭邦瑞鄭邦寧鄭文魁鄭文必鄭文英鄭文芳鄭文光鄭文忠鄭文泉鄭文武鄭文聯鄭文敏鄭文翰
鄭繼宗鄭承宗鄭承恩鄭承耀鄭承堈鄭承續六布慶祿慶福慶裕慶祥雙定慶溥慶茂英溥善溥慶喜
瑞山圖山德山榮山德印德玉松海德壽長恩世恩富恩嵩泰
玉房玉海玉琛恩榮恩福恩祿恩厚恩保恩聯興盛玉麟玉成玉山玉福玉海玉陞玉良潤泉
鄭沂鄭澤崇續爾康
鄭繼昌舒譄舒說舒䛃


廟宇编辑

今臺灣臺南市永康區有二王廟,主神鄭府二王爺據說即是鄭經。

参考文献编辑

引用编辑

  1. ^ 1.0 1.1 夏琳闽海纪要》卷下:「(辛酉康熙二十年、明永曆三十五年四月)鄭克塽上招討大將軍[[延平王]]晉潮王國姓成功,曰武;嗣位世子經諡,曰文。初,永曆封成功為延平王,尋晉潮王;成功讓不敢當,終身祗稱大將軍。至是,克塽拜表,請諡為武王,並世子諡為文王。」
  2. ^ 2.0 2.1 《重修台湾省通志‧卷九 人物志》,台湾省文献委员会,1998年,第80-81页:「是月(永历三十五年四月),上王成功諡曰潮武王;祀位世子经为文王。」
  3. ^ 《清史紀事本末/卷九》:“十三年,春三月,明嗣延平郡王朱經出師,取泉、漳、潮三郡之地。先是嗣靖南王耿精忠據福建反正,乞援於臺灣,許以漳、泉二府酬之,經乃親率師渡海而西,與精忠合兵攻廣東。繼而精忠背約,經怒,遂自取泉、取漳、取潮。”
  4. ^ 《朝鮮顯宗大王實錄》:「本南蠻地,蠻人甲必丹主之。其後寢弱,故明之遺民,多入居之。大樊國遣游擊柯貴主之。大樊國乃鄭錦舍所主也。隆武時有鄭成功者,賜國姓,封鎮國大將軍。與清兵戰,清人累敗。未幾死,其子錦舍繼封仁德將軍,逃入大樊,有衆數十萬。其地在福建海外,方千餘里。」
  5. ^ 5.0 5.1 賴永祥. 臺灣鄭氏與英國的通商關係史 (PDF). 《臺灣文獻》. 1965年. (原始内容 (PDF)存档于2020-04-02). 
  6. ^ 《海紀輯要卷三》:「世子諱經,字賢之;工詩賦、善弓馬,推誠待人,禮敬明室遺宗。嗣王位十九年,雖得七府、雄據一方,而終身稱世子,奉明正朔不少變;輿論稱之。惜性柔懦,怠於政事;自廈門敗歸,溺於酒色,無複西意,而東寧之業遂衰。至是,殂於承天府行台。時年四十,為正月二十八日。侍衛將軍馮錫範與諸公子共廢監國克𡒉,縊殺之。」
  7. ^ 《裨海紀遊·偽鄭逸事·陳烈婦傳》:「民婦為經諸弟乳母者,經皆通焉。有昭娘者,遂納為妾,有寵。經妻唐氏無出,昭娘首生欽舍,當時流言昭娘假娠乞養,實屠者李某子;獨鄭經謂生時目睹,不之信,族人竊誹之。未幾,昭娘以眾嫉死矣。
  8. ^ 臺灣外紀》卷12:「三父八母,乳母亦居其一。令郎狎而生子,不聞飭責,反加齎賞。此治家不正,安治國乎?」
  9. ^ 《臺灣外紀》卷12:「成功偶感風寒……嘆曰:『吾有何面目見先帝於地下也!』以兩手抓其面而逝。」
  10. ^ 《臺灣外紀》卷12:「叔姪至親,並無間言。因黃、蕭二賊陰謀不軌,乘先王賓天,遂從中構釁,假造遺言,離間骨肉,煽惑軍心。爾諸將士悉受先王數十年拳養,豈有相從作此背逆?明係脅逼之故,余自當相諒。亟宜悔過倒戈,生擒二賊!共扶王室,名垂竹帛。」
  11. ^ 《臺灣外紀》卷12:「幾為奸人離間。」
  12. ^ 《鄭氏關係文書》,頁1-8。以及《製作福爾摩沙》,頁202
  13. ^ 《海紀緝要》,頁35
  14. ^ 《康熙統一台灣檔案史料選輯》頁69
  15. ^ 同上,頁70
  16. ^ 台灣外誌》卷十五
  17. ^ 17.0 17.1 17.2 17.3 《臺灣史》,頁182-183
  18. ^ 18.0 18.1 《臺灣政治史》,頁62-63
  19. ^ 19.0 19.1 《臺灣史》,頁204-205
  20. ^ 《鄭成功傳》,頁36
  21. ^ 《海紀緝要》,頁40
  22. ^ 《靖海志》,頁75
  23. ^ 《臺灣外記》,頁298。以及《清聖祖實錄選輯》,頁55
  24. ^ 24.0 24.1 《海紀緝要》,頁50
  25. ^ 戰鬥日期及鄭軍人數,參見:《清聖祖實錄選輯》,頁63
  26. ^ 《靖海志》,頁82
  27. ^ 《台灣外誌》卷二十
  28. ^ 魏源聖武記》巻八
  29. ^ 換算成陽曆,已經是1679年1月到2月
  30. ^ 30.0 30.1 30.2 30.3 《臺灣史》,頁184
  31. ^ 《靖海志》,頁91
  32. ^ 海紀輯要. 夏琳. : 卷二,頁63. 
  33. ^ 阮錫閔. 海上見聞錄. : 卷二,頁59. 
  34. ^ 江日昇. 台灣外記. 
  35. ^ 台灣史料集成編輯委員會. 臺灣史料集成「明清臺灣檔案彙編」第八冊. : 365. 
  36. ^ Denny Roy《臺灣政治史》,頁65-66
  37. ^ 存档副本. [2020-01-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1-14). 
  38. ^ 鄭喜夫. 鄭延平之世系與井江鄭氏人物雜述. 臺灣文獻季刊. 1990, 43 (3): 243–245. 
  39. ^ 盧正恆. 旗與民:清代鄭氏家族與泉州鄭氏宗族初探. 季風亞洲研究. 2016, 2 (1): 115–151. 

书籍编辑

(以上皆收錄於中央研究院計算中心漢籍電子文獻)

  • 臺灣省文獻委員會編,《臺灣史》,台北:眾文圖書,1990年
  • 戴寶村,《臺灣政治史》,台北:五南圖書,2006年
  • 鄭維中,《製作福爾摩沙:追尋西洋古書中的臺灣身影》,台北:如果出版社、大雁文化發行,2006年

文章编辑

鄭經
前任:
鄭襲
東寧國統治者
1662年—1681年
繼任:
鄭克𡒉
前任:
鄭成功
南明延平王
1662年—1681年
繼任:
鄭克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