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酒匂号轻巡洋舰さかは/さかわ)是旧日本海軍太平洋战争期间建造的轻巡洋舰[12],为阿賀野級輕巡洋艦(旧日本海军省正式名称“阿賀野型軽巡洋艦”)的4号舰。酒匂号建成之时已经是太平洋战争末期,并没有得到参加战斗的机会,最后停留在七尾湾日语七尾湾没有受到什么损伤就迎来了战争的结束。战后酒匂作为复员船使用,最终在1946年7月2日作为十字路口行动的靶舰之一沉没。

酒匂 Naval Ensign of Japan.svg
さかは/さかわ
Japanese cruiser Sakawa.jpg
停泊在佐世保军港的酒匂号,摄于1944年11月
概觀
艦種 轻巡洋舰
擁有國 Flag of Japan (1870–1999).svg大日本帝国
艦級 阿賀野級
製造廠 佐世保海军工厂[1]
下訂 1939年(丸四计划日语マル4計画
動工 1942年11月21日
下水 1944年4月9日
服役 1944年11月30日
結局 1946年7月2日十字路口行动中作为靶舰受到核弹攻击后沉没
除籍 1945年10月5日[2]
技术数据
標準排水量 6651吨[3] 或 6652吨[1]
滿載排水量 7590吨
全長 174.50米
全寬 15.20米
型深 10.17米
吃水 设计值5.63米
公试实际值5.71米[4]
燃料 设计值重油1420吨
鍋爐 ロ号舰本式重油专烧锅炉6座
功率 设计值10万匹馬力
最高速度 设计值35.0节
續航距離 设计值6000海里/18节
乘員 计划700人,并司令部26人[5]
偵搜系统 21号对空电探(雷达)1座[6]
22号电探2座[6]
13号电探1座[6]
武器裝備 50倍径四十一式150毫米双联装炮3座计6门[7]
60倍径九八式80毫米双联装高射炮2座计4门
25毫米三联装机枪10座计30挺
同25毫米单装机枪18挺[6]
(竣工时)固定台座13个
(最终战时推定)同25毫米单装机枪31挺[8]
九二式四型鱼雷发射管四联装2座计8门[9]
九三式一型改一氧气鱼雷16枚
深水炸弹投放导轨2条
九五式深水炸弹18枚
裝甲 设计值[10]引擎:舷侧60毫米,甲板20毫米
弹药库:舷侧55毫米,甲板20毫米
舵机室:舷侧30毫米,甲板20毫米
操舵室:舷侧30毫米
艦載機 计划 水上飞机2架[11]
吴式二号五型水上飞机弹射器1座

本舰其舰名来源于流经靜岡縣神奈川縣酒匂川日语酒匂川[13]

目录

舰历编辑

建成至战争结束编辑

1942年(昭和17年)11月21日,酒匂在佐世保海军工厂以“第135号舰”的名义正式开工建造[14]。1944年4月1日,还在建造中的第135号舰被正式起名“酒匂”[12];并在同一天加入军舰籍[15]。同年4月9日,酒匂下水,当天入籍橫須賀鎮守府[16]。9月25日,大原利道海军大佐被任命为酒匂的舾装长[17]。11月10日,舾装事务所被撤除,大原成为酒匂的首任、也是最后一任舰长[18]。11月30日,酒匂竣工服役[19],附属于联合舰队[20],并从佐世保出发前往吴港[21]。12月11日,酒匂成为第11水雷战队(时任战队司令高间完海军少将)的旗舰[22]

第11水雷战队是主要为了对新建成以及大修后的舰艇进行训练而编成的部队[23],在酒匂被编入之前,战队的主力舰艇为松级秋月级驱逐舰。1945年1月8日,被改装成为回天式人操鱼雷母舰的北上也被编入到第11水雷战队第一训练队内[24]。此外吹雪级驱逐舰22号舰在转入第7驱逐队前也曾在第11水雷战队短期训练过[25]

正因如此,酒匂在建成后即随第11水雷战队在日本进行训练,并没有得到参加战斗的机会[26][27][28]

1945年3月,酒匂原本预定要与姊妹舰、第2水雷战队旗舰矢矧一同参加天一号作战(即战列舰大和要去进行的坊之岬海戰),因此前往吴港,不过就在出发的前夕酒匂被中止出击,而是改为去往瀨戶內海八岛日语八島 (山口県)[29]。 5月10日,酒匂率领着驱逐舰部队(秋月级夏月日语夏月_(駆逐艦)宵月,松级梨、日语椎 (駆逐艦)日语萩 (橘型駆逐艦)日语榎 (橘型駆逐艦)日语菫 (橘型駆逐艦))从八岛出发开赴训练地,其中除了3艘驱逐舰(梨、椎、榎)返航外其余都到达了吴港[30]

直到5月20日,酒匂都一直在吴港待机。5月21日,酒匂率领着一批松级驱逐舰从吴港出发,前往舞鹤[31]。26日,在航行途中通过北九州水道时,酒匂因为触底而导致右舷外轴螺旋桨轻微受损,尖部产生了弯曲[32]。5月27日,酒匂等4舰抵达舞鹤[33]。6月1日,酒匂往小浜湾日语小浜湾移动并在此处待机[34][35]。因为缺乏燃料,舰上的锅炉都熄火停机,只能从陆地上引来电力使用。

同年7月1日,高间将第11水雷战队司令一职转交给松本毅海军少将[36][37]。7月10日,松本正式上任,并于同日视察了酒匂的情况[38]。7月15日,战队解散[39],酒匂被转为特殊警备舰[40]。7月19日,酒匂返回舞鹤,停泊在若狹灣[41]。7月25日,美军航母约克城号的飞机袭击了酒匂,但没有命中[42]。此间酒匂还受到过B-29超級堡壘轟炸機的空袭,舰艉受到若干损伤[41]。此时的酒匂也不再出港训练,因此就停靠在码头边上,舰上覆盖上稻草绳和植物;为了防止稻草着火,酒匂上禁止进行对空射击[41]

此后酒匂一直停留在七尾湾,也没受什么损伤,就此迎来战争的终结。1945年10月5日,酒匂被从日本海军中除籍[43]

战后复员运输编辑

1945年(昭和20年)12月1日,酒匂被指定为特别输送舰日语復員輸送艦,往返于釜山、南太平洋各岛屿、新几内亚台湾等地,从事复员运输活动。此时的酒匂只有大约300名乘员,甲板上的诸多武器都被拆除,改装成居住区和厕所[44]。武装方面,主炮只把炮管去除,炮塔依然保留;其他高射炮、鱼雷管、机枪、各种射击指挥装置、弹射器、13号电探以及22号电探等都被撤除[45]

为了维持舰上秩序,舰上也有澳大利亚方面派来的海军少尉登舰。其曾要求酒匂舰长大原向其敬礼,大原回应到,“我这边是(海军)大佐”[46]

此外酒匂也曾负责从北海道函館港往釜山港运送大约1000名朝鲜出身的劳动者[47]。根据当时的乘员日记,这些朝鲜出身者曾经要求开放舰上的士官居住区,并因此与舰上乘员发生冲突;不过在酒匂出到外海、经历猛烈的暴风雨袭击时,船上的朝鲜出身者都苦于晕船,交涉也就不了了之了[48]。当船到釜山港码头时,船上聚集了大批的朝鲜民众,仿如英雄般迎接这些回归的朝鲜在日劳动者,不停地高呼“万岁”。对这一场景看在眼里的岩松(时为酒匂上的水手)对此心情复杂,百感交集[47]

比基尼环礁编辑

1946年2月11日,酒匂舰长、第二复员官大原被改任为雲龍級航空母艦3号舰葛城的舰长[49]。2月25日,日本方面解除了酒匂的特别输送舰的指定[50]。其后酒匂与战列舰长门一起,作为十字路口行动的靶舰让渡给美国[51]。日本的海军军人在东京湾对美军接收的军人进行操作训练,但因为沟通不足,而且美日双方舰艇汽轮机的操作顺序不一样,从而发生了事故,在主蒸汽管没有闭锁的情况下就切换了巡航汽轮机的离合器,导致巡航汽轮机在空载情况下超速运转。听到了巨大的轰鸣的美日水兵纷纷逃离轮机舱。事故导致一台汽轮机损坏,这艘船也只能用3轴运转。操作指导训练持续了20天,之后就由美军水兵驾驶。

同年3月18日,酒匂伴随着长门,离开橫須賀市开往埃內韋塔克環礁。船上除了美军军人外,还有11名原舰上的日方军官同行进行协助。十天后,在距离埃内韦塔克环礁还有约300海里时,长门的一台锅炉损坏,并大量进水,严重向右倾斜。美军尝试使用酒匂对长门进行拖曳,但很快就耗尽了燃料。美方派出了油船尼卡杰克号准备对两舰进行加油,但这艘油船因为恶劣天气的缘故触礁搁浅,无法前来。最终酒匂、长门两舰都只能被一路拖曳着前行,4月1日抵达埃内韦塔克环礁。[42]

在埃内韦塔克环礁期间,有5名舰上的美军水兵对舰上恶劣的工作环境感到不满。这艘舰船原本额定载员700多人,此时虽然已经拆除了一些装备,但依然需要325人操作,然而美国海军只派了165人登船。这5名水兵对舰船进行了破坏,将供油管道中超速航行阀门上的压力管线拆掉,往油泵和水泵里掺沙子,又破坏各种仪表、速度计,还弄断了高压蒸汽管道。他们本来想用这种方式离开这艘百病缠身的舰艇,逃避舰上的工作;他们也的确如愿以偿了,只不过接下来要去面对军法审判而已。至于酒匂,美国人进行了一番紧急修理,5月并驾驶着这艘船抵达了比基尼环礁[42]

在7月1日的十字路口行动中,酒匂和长门都被安排参与第一次核爆试验。酒匂被停泊在内华达号左舷500-600米处[52],船上放着装有各种动物的笼子以观察核爆的影响。本来第一次试验是要在内华达号上空爆炸的,但投放时发生了意外,核弹爆炸的位置偏离了原定地点,而是在酒匂上方大约450米、位置在舰艉稍稍偏右舷处。强烈的爆风使其舰桥建筑从舰艉向前倒伏[53][54]。爆炸导致酒匂燃起了猛烈的大火,烧了将近24小时,舰艉也严重破裂[52]。美军在测试后尝试使用拖船阿乔马威号将酒匂拖到浅滩上以防沉没,但几乎在拖曳作业开始的同时酒匂就向左倾斜,从舰艉开始下沉[52]。阿乔马威号也被拖拽着逐渐下沉,拖船上的水手只能割断联结两船的缆绳[42]。7月2日,酒匂终于沉没在60米深的海底处[55]

第二次核爆试验是水下测试,离酒匂只有大约150米远。[42]

历代舰长编辑

根据《艦長たちの軍艦史》175-176页整理。

舾装长编辑

  1. 大原利通 海军大佐:1944年9月25日[17] - 1944年11月10日[18]

艦長编辑

  1. 大原利通 海军大佐:1944年11月10日[18] - 1946年2月11日[49]

同级舰编辑

注释编辑

  1. ^ 1.0 1.1 #昭和造船史第1巻784-785頁。
  2. ^ #写真日本の軍艦第9巻p.105。
  3. ^ 「二等巡洋艦 一般計画要領書 附現状調査」2頁の計画値「註.上記ノモノハ昭和十四年十月十三日艦本機密決第五三八号ニ依ル基本計画当初ノモノヲ示ス」。
  4. ^ #JapaneseCruisersp.563.
  5. ^ 「二等巡洋艦 一般計画要領書 附現状調査」22頁。
  6. ^ 6.0 6.1 6.2 6.3 「あ号作戦後の巡洋艦兵装状況一覧表」#世界巡洋艦物語p.356。
  7. ^ 「二等巡洋艦 一般計画要領書 附現状調査」4頁。
  8. ^ #矢萩登p.24。根据「1/200酒匂甲板敷物配置図」推定。
  9. ^ 「二等巡洋艦 一般計画要領書 附現状調査」6頁。
  10. ^ 「二等巡洋艦 一般計画要領書 附現状調査」20頁。
  11. ^ 梅野和夫#阿賀野型の航空兵装
  12. ^ 12.0 12.1 #達昭和19年4月(1)p.8『達第百二號 佐世保海軍工廠ニ於テ建造中ノ軍艦一隻ニ左ノ通命名セラル 昭和十九年四月一日 海軍大臣 嶋田繁太郎 軍艦 酒匂(サカハ)』
  13. ^ #聯合艦隊軍艦銘銘伝p.131。
  14. ^ #S1812佐鎮日誌(1)p.20『第百三十五號艦|起工十七.十一.二十一|進水 |竣工豫定十九.十一.末』
  15. ^ #内令昭和19年4月(1)p.1『内令第五百二十二号 艦艇類別等級別表中左ノ通改正ス 昭和十九年四月一日 海軍大臣嶋田繁太郎|軍艦、巡洋艦二等阿賀野型ノ項中「矢矧」ノ下ニ「、酒匂」ヲ加フ』
  16. ^ #内令昭和19年4月(1)p.13『内令第五百三十三号 軍艦 酒匂 右本籍ヲ横須賀鎮守府ト定メラル 昭和十九年四月九日 海軍大臣嶋田繁太郎』
  17. ^ 17.0 17.1 昭和19年9月28日(発令9月25日付)海軍辞令公報(部内限)第1604号 p.38》 亞洲歷史資料中心日语アジア歴史資料センター Ref.C13072101000 
  18. ^ 18.0 18.1 18.2 昭和19年11月14日(発令11月10日付)海軍辞令公報(甲)第1643号 p.49》 亞洲歷史資料中心日语アジア歴史資料センター Ref.C13072101900 
  19. ^ #S1906十一水戦(4)pp.60-61『酒匂(宛略)機密第三〇一二〇〇番電 一.本日一〇〇〇引渡ヲ受ク/二.五日佐世保出撃内海西部ニ於テ羅針儀公試測定儀試験轉輪羅針儀加速度誤差試験ノ上八日呉回航ノ予定』
  20. ^ #S1906十一水戦(4)p.61『総長|戰編着艦|十一月三十日 一.酒匂ヲGFニ附属/二.椿ヲ11sdニ編入』
  21. ^ #軽巡二十五隻245頁
  22. ^ #S1906十一水戦(5)pp.22-23『一一(天候略)一三三〇将旗ヲ酒匂ニ移揚ス』
  23. ^ #S1906十一水戦(6)p.3『(イ)第一訓練部隊トシテ内海西部ニ在リテ新造駆逐艦及大修理艦艇ノ急速戰力練成ニ任ズル外一部艦艇海上護衛作戰ニ協力』
  24. ^ #S1906十一水戦(5)p.52『八(天候略)北上第一訓練部隊ニ編入』
  25. ^ #S1906十一水戦(5)pp.53-54『一四(天候略)響、第一訓練部隊編入』-『二五(天候略)響7dgニ編入』
  26. ^ #S1906十一水戦(5)p.31『(四)麾下艦船竝ニ訓練部隊一時加入艦船ノ行動』(一月)
  27. ^ #S1906十一水戦(6)p.5『(四)麾下艦船竝ニ訓練部隊一時加入艦船ノ行動』(二月)
  28. ^ #S1906十一水戦(6)p.34『(四)麾下艦船竝ニ訓練部隊一時加入艦船ノ行動』(三月)
  29. ^ #S1906十一水戦(7)pp.7-8『(四)麾下艦船部隊竝ニ訓練部隊一時加入艦船ノ行動』(四月)
  30. ^ #S1906十一水戦(7)p.58『一〇(天候略)酒匂宵月梨椎萩榎菫〇二〇〇八島発酒匂宵月夏月萩菫一四五〇呉着/梨椎榎小樍沖回航/楠勝浦発大阪着|酒匂宵月夏月梨椎萩榎菫出動諸訓練』
  31. ^ #S1906十一水戦(7)p.60『二一(天候略)酒匂欅楢柿楠菫一一〇〇呉発/酒匂櫻楢柿楠一四一五安下庄着(略)』
  32. ^ #S1906十一水戦(7)p.53『(司令官)11S(宛略)機密第二七一三三番電 酒匂二十六日〇九〇〇北九州水道通過時觸底右舷外軸推進器翼先端部湾曲セリ戰斗航海ニ差支ヘナシ』
  33. ^ #S1906十一水戦(7)p.61『二七(天候略)酒匂菫柿楠〇六二五舞鶴着/欅神戸着/櫻楢椿呉着』
  34. ^ #S1906十一水戦(8)p.5『(四)麾下艦船竝ニ訓練部隊一時加入艦船ノ行動』
  35. ^ #S1906十一水戦(8)p.27『(二)麾下艦船竝ニ訓練部隊一時加入艦船ノ行動』
  36. ^ 昭和20年7月12日(発令7月1日付)海軍辞令公報(甲)第1854号 p.11》 亞洲歷史資料中心日语アジア歴史資料センター Ref.C13072106100 
  37. ^ #S1906十一水戦(8)p.25『司令官|少将|松本毅|十日着任』
  38. ^ #S1906十一水戦(8)p.34『一〇|新旧司令官交代酒匂巡視』
  39. ^ 昭和20年7月25日(発令7月15日付)海軍辞令公報(甲)第1867号 p.9》 亞洲歷史資料中心日语アジア歴史資料センター Ref.C13072106400 
  40. ^ 昭和20年7月25日(水)海軍公報第5079号 p.1》 亞洲歷史資料中心日语アジア歴史資料センター Ref.C12070505800 『内令第六四三號 横須賀鎮守府豫備驅逐艦 驅逐艦 欅 驅逐艦 橘/呉鎮守府豫備驅逐艦 驅逐艦 柳 右警備驅逐艦ト定メラル|伊號第五百一潜水艦 伊號五百二潜水艦 伊號第五百三潜水艦 伊號第五百四潜水艦 伊號第五百五潜水艦 伊號第五百六潜水艦 右本籍ヲ呉鎮守府ト定メラル|横須賀鎮守府豫備艦 軍艦 酒匂 右特殊警備艦ト定ム|横須賀鎮守府豫備驅逐艦 驅逐艦 柿 驅逐艦 楠 驅逐艦 菫 驅逐艦 初櫻/呉鎮守府豫備驅逐艦 驅逐艦 楢 驅逐艦 椿/佐世保鎮守府豫備驅逐艦 驅逐艦 楡 驅逐艦 雄竹/舞鶴鎮守府豫備驅逐艦 驅逐艦 榎 驅逐艦 初梅 右特殊警備驅逐艦ト定ム|呉鎮守府在籍 伊號第五百三潜水艦 伊號第五百四潜水艦 右特殊警備潜水艦ト定ム|昭和二十年七月十五日 海軍大臣』
  41. ^ 41.0 41.1 41.2 #軽巡二十五隻246頁
  42. ^ 42.0 42.1 42.2 42.3 42.4 Parshall, Jon; Bob Hackett; Sander Kingsepp; Allyn Nevitt. Agano class. CombinedFleet.com. [2006-06-14].  tabular record: : ‘‘Sakawa’’ history
  43. ^ #終戦と帝国艦艇79頁
  44. ^ 井川聡『軍艦「矢矧」海戦記』412-413頁「復員航海」
  45. ^ #軽巡阿賀野型・大淀51頁の写真と解説、#JapaneseCruisersp.574 Photo 11.3, p.575 Photo 11.4, p.604 Photo11.10など戦後に撮られた写真による。
  46. ^ 井川聡『軍艦「矢矧」海戦記』414頁
  47. ^ 47.0 47.1 #軽巡二十五隻249-250頁『第三話 朝鮮出身者送還』
  48. ^ 井川聡『軍艦「矢矧」海戦記』416-417頁
  49. ^ 49.0 49.1 昭和21年3月8日付(発令2月11日)第二復員省辞令公報(甲)第78号 p.21》 亞洲歷史資料中心日语アジア歴史資料センター Ref.C13072158700 
  50. ^ #公報昭和21年3月p.1『内令第三二號|元驅逐艦 冬月、元第百九十六號海防艦 右特別輸送艦トシ佐世保地方復員局所管ト定ム|横須賀地方復員局所管 特別輸送艦 酒匂 右特別輸送艦ヲ解ク|昭和二十一年二月二十五日 第二復員大臣』
  51. ^ #軽巡二十五隻253-254頁『異郷に眠る新鋭艦への思慕』
  52. ^ 52.0 52.1 52.2 #終戦と帝国艦艇80頁
  53. ^ 井川聡『軍艦「矢矧」海戦記』418頁「屈辱の日」
  54. ^ #終戦と帝国艦艇84頁『(70)酒匂 原爆実験後の被害写真』
  55. ^ Kevin Denlay Collection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也有长门的照片

参考文献编辑

  • アジア歴史資料センター(公式)(防衛省防衛研究所)
    • Ref.昭和19年1月~6月達/昭和19年4月(1). C12070124600. 
    • Ref.昭和19年4月(1)/昭和19年1月~7月 内令. C12070196500. 
    • Ref.自昭和20年1月.至昭和20年8月秘海軍公報/1月(3). C12070503700. 
    • Ref.昭和20年1月~6月 秘海軍公報/5月(4). C12070511300. 
    • Ref.昭和20年6月~8月 秘海軍公報/7月(4). C12070512500. 
    • Ref.昭和20年12月 昭和21年6月第2復員省公報/昭和21年3月. C12070534700. 
    • Ref.昭和16年~昭和20年 戦隊 水戦輸送戦隊 行動調書. C08051772000. 
    • Ref.昭和17年10月1日~昭和17年10月31日 佐世保鎮守府戦時日誌(1). C08030339100. 
    • Ref.昭和17年11月1日~昭和17年11月31日 佐世保鎮守府戦時日誌(1). C08030339800. 
    • Ref.昭和17年11月1日~昭和17年11月31日 佐世保鎮守府戦時日誌(2). C08030339900. 
    • Ref.昭和17年11月1日~昭和17年11月31日 佐世保鎮守府戦時日誌(3). C08030334000. 
    • Ref.昭和17年11月1日~昭和17年11月31日 佐世保鎮守府戦時日誌(4). C08030334100. 
    • Ref.昭和18年12月1日~昭和18年12月31日 佐世保鎮守府戦時日誌(1). C08030350100. 
    • Ref.昭和18年12月1日~昭和18年12月31日 佐世保鎮守府戦時日誌(2). C08030350200. 
    • Ref.昭和18年12月1日~昭和18年12月31日 佐世保鎮守府戦時日誌(3). C08030350300. 
    • Ref.昭和18年12月1日~昭和18年12月31日 佐世保鎮守府戦時日誌(4). C08030350400. 
    • Ref.昭和19年6月1日~昭和20年6月30日 第11水雷戦隊戦時日誌(4). C08030127700. 
    • Ref.昭和19年6月1日~昭和20年6月30日 第11水雷戦隊戦時日誌(5). C08030127800. 
    • Ref.昭和19年6月1日~昭和20年6月30日 第11水雷戦隊戦時日誌(6). C08030127900. 
    • Ref.昭和19年6月1日~昭和20年6月30日 第11水雷戦隊戦時日誌(7). C08030128000. 
    • Ref.昭和19年6月1日~昭和20年6月30日 第11水雷戦隊戦時日誌(8). C08030128100. 
  • 井川聡. 軍艦「矢矧」海戦記 建築家・ 池田武邦 の太平洋戦争. 光人社. 2010年. ISBN 978-4-7698-1479-5. 
    池田武邦(矢矧水兵。战争结束时为海军大尉)在复员船酒匂上担任分队长。
  • 外山操. 艦長たちの軍艦史. 光人社. 2005年. ISBN 4-7698-1246-9. 
  • 原為一 等. 軽巡二十五隻 駆逐艦群の先頭に立った戦隊旗艦の奮戦と全貌. 潮書房光人社. 2014. ISBN 978-4-7698-1580-8. 
    • 当時「酒匂」水兵、海军中尉岩松重松『遅れてきた精鋭「酒匂」ビキニ環礁に死す 戦うことなく終戦、原爆実験に供された阿賀野型四番艦への鎮魂譜
  • 福井静夫. 終戦と帝国艦艇 わが海軍の終焉と艦艇の帰趨. 出版共同社. 1961. 
  • Eric Lacroix; Linton Wells II. Japanese Cruisers of the Pacific War. Naval Institute Press. 1997. 
  • 福井静夫. 福井静夫著作集第8巻 世界巡洋艦物語. 光人社. 1994. ISBN 4-7698-0656-6. 
  • 軽巡 阿賀野型・大淀. 丸スペシャル 日本海軍艦艇シリーズNo.5. 潮書房. 1976. 
  • 雑誌『丸』編集部/編 (编). 写真 日本の軍艦 第9巻 軽巡II. 光人社. 1990. ISBN 4-7698-0459-8. 
    • 梅野和夫. 阿賀野型の航空兵装. : 112–113頁. 
  • (社)日本造船学会/編 (编). 昭和造船史(第1巻). 明治百年史叢書 第207巻 3. 原書房. 1981 [1977]. ISBN 4-562-00302-2. 
  • 呉市海事歴史科学館/編 (编). 日本海軍艦艇写真集 巡洋艦. ダイヤモンド社. 2005. ISBN 4-478-95059-8. 
  • 矢萩登. 矢萩登の素晴らしき艦船模型の世界. 大日本絵画. 2010-06. ISBN 978-4-499-23021-6. 
  • 「二等巡洋艦 一般計画要領書 附現状調査」

相关条目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