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酒灣防線

醉酒灣防線(英語:Gin Drinker's Line),原稱賈乃錫內防線(英語:Grasett's Inner Line[1]太平洋戰爭香港保衛戰中,駐港英軍為了防止日軍攻入九龍半島香港島,於新界南所设置的大型防禦工事,從葵涌一直分佈到牛尾海沿岸。由於英軍兵力不足,英軍在1930年代後期一度棄守醉酒灣防線,到1941年11月又重新進駐,但駐軍的人數仍遠少於固守防線的基本所需。1941年12月9日深夜至10日清晨,日軍摸黑進攻不到2天便突破防線[2],使英軍撤出防線並退守香港島,防線未能發揮大幅拖延日軍推進及延遲香港淪陷的作用。

《1936年香港防衛計劃》描繪的醉酒灣防線。醉酒灣防線經常被簡化為一條延綿不斷的防線,但更準確是指英軍沿九龍山脊設下的四個防禦區域,阻止敵軍從新界入侵九龍半島。

地理位置编辑

醉酒灣防線建基於新界南部和九龍半島北部之間連綿的多座山峰,利用該處的高地作為天然屏障[3]。防線的起點在新界葵涌一帶的醉酒灣(已被填海,即現在葵芳一帶),由西向東,經過金山城門水塘筆架山獅子山大老山,直至西貢牛尾海,全長約18公里。

相對於醉酒灣防線的中央的有城門河及右翼有沙田海(1950年代以前的城門河,出海口位於大圍,後來因填海才令大部分沙田海收窄成河),這兩翼防線的北側都有天然屏障,而左翼防線則較容易被敵軍接近,因為由西至東的葵涌、金山、城門水塘及筆架山,都是新界和九龍接壤之處,並且西有青山公路在葵涌穿過,東有大埔公路在金山和筆架山之間的山坳穿過,而兩條公路的南端均連接至左翼防線後方的深水埗,所以一旦左翼防線失守,敵軍便有很大機會能夠長驅直進,繼續往南攻入九龍市區[4],所以筆架山沙田坳的一段,以及上城門水塘一帶成為英軍陸上防衛的重點。

因為英軍認為與防線同期規劃的上城門水塘可作為醉酒灣防線左翼的人工屏障,而城門河上游的城門峽(即現在的下城門水塘)一帶的地勢多為斷崖峭壁[5],除了城門水塘的水壩外,其餘地點都被認為不便行軍,而且該處以南的金山亦築有防線,所以英軍原本並沒有打算在上城門水塘修建防衛陣地,但後來為了避免出現防禦漏洞,於是在上城門水塘東南面的孖指徑加建城門棱堡,將醉酒灣防線左翼東部的防衛陣地往北推前至上城門水塘的南側,籍此鞏固醉酒灣和金山之間的防衛。

建築编辑

醉酒灣防線於1936年開始興建[6],為了保密防衛計劃及防線的佈局,所以英軍建造防線時利用同期興建的城門水塘第三期工程作為掩飾,當時發刊的地圖也不會顯示防線的位置。雖然在1938年因為英軍調整防務計劃,改為集中保護香港島,醉酒灣防線因此被停建,但防線的基本建築物已大致完成[7]。防線主要沿分隔新界和九龍之間的多座山的山脊和山峽而建,在山上建有瞭望用的偵察堡,而在較容易行軍穿越的山坳則成為防禦重點,在此建有多個防禦工事,包括地堡戰壕機槍陣地及炮兵觀測站等。

醉酒灣防線規模最大的地道系統是位於金山郊野公園孖指徑城門棱堡,主要由四座機槍堡及一個炮兵觀測站組成,以隧道戰壕互相連接,至今仍然可以看到棱堡的地道採用英國倫敦的街道名稱作為標識,如牛津街摄政街查令十字路乾草市場等等[8],而在金山亦建有多座機槍堡。

戰事經過编辑

 
防線的地道出入口,左邊名為麗晶街(Regent Street),右邊名為舒佛畢利巷(Shaftesbury Avenue)

1941年12月8日,日軍入侵香港,香港戰役爆發,日軍原以為醉酒灣防線不易被攻破,主導進攻香港的日軍第23軍司令部下令第38師團轄下的第228、229及230聯隊要在防線前設立陣地駐紮,等待第1炮兵隊架設好重炮,再在重炮炮火的支援下對防線發起聯合進攻[9]

12月9日下午,第228聯隊長土井定七大佐因為在偵察時發現英軍在上城門水塘一帶的駐守兵力很薄弱,土井大佐在未經第38師團的批准下,與228聯隊內的大隊隊長及參謀策劃在晚上對城門水塘的英軍陣地發起私自進攻,並決定闖入被劃入第230聯隊轄區的城門水塘,取道上城門水塘的主壩發動攻勢。當晚約7時許,第228聯隊出動超過500人發起進攻,由第3大隊的兩個中隊擔任先鋒,將在該處駐守的39名蘇格蘭營士兵擊潰,繼而佔領城門棱堡[10]。雖然土井大佐成功在醉酒灣防線打開缺口,最終迫使英軍提早撤出防線,但因為這次攻勢違反第38師團下達各聯隊在陣地前設立陣地的指令,土井大佐違抗上級命令私自進攻,遭到第23軍司令酒井隆中將的斥責[11],在這次私自進攻擔任主要角色的第228聯隊第3大隊亦受到處分,當日軍進攻九龍時,該隊被指派充當後備隊,只能跟在第230聯隊的後面。至於攻破城門棱堡的戰功,則被記入攻陷炮兵觀測站的第228聯隊第10中隊隊長若林東一日语若林東一中尉身上。12月10日,指揮第230聯隊的東海林俊成大佐亦私自發起攻勢,派兵進攻金山及256高地[12],擊退防守醉酒灣防線左翼的蘇格蘭營。英軍在防線左翼的破口擴大,繼而威脅到醉酒灣防線的中央及右翼,英軍為免陷入腹背受敵,惟有提早撤出醉酒灣防線,退守香港島保留實力。不過日軍兩支聯隊的私自行動,卻打亂了第38師團原定的行軍部署,而在倉促發起攻勢下,反而未能追趕有完善撤退計劃的英軍,使英軍部署在醉酒灣防線及九龍半島的主力得以退守香港島[13]

現況编辑

醉酒灣防線在二戰結束後被廢棄,防線的大部分機槍堡及部分建築物於戰後已被英軍以爆破方式拆除,但沒有清走瓦礫,而損毀嚴重的地道則被堵塞,及後又因其他緣故而被毀壞,所以防線的大部份建築物已經不存在,只剩下城門棱堡仍留下較具規模的地道系統及部分防禦工事的遺跡,而在獅子山、大老山、牛尾海一帶,也有一些機槍堡、防衛陣地及軍用坐標石的遺址,但都已經多年失修,也有部分機槍堡等建築物曾經遭人佔用及改建。香港大學建築學院發表研究報告指出香港特區政府未有適當重視及保護這些香港抗擊日軍入侵的遺跡[14],雖然這些軍事遺址反映二戰時期盟軍在香港抵抗日軍的侵略,但香港對戰時遺跡的保護不但落後於其他亞洲地區,更不如澳門特區政府重視葡萄牙軍軍事遺址而作出大量保育工作[14]。建築系教授亦呼籲市民及遊客參觀這些香港二戰軍事遺跡時要愛惜文物,在拍攝時不應做出跳躍或攀爬的動作,避免加劇對這些年久失修的歷史建築造成的損壞,進一步影響結構安全[15]

參見编辑

參考資料编辑

  1. ^ 醉酒灣防線及城門堡壘簡介. 漁農自然護理署. 3月27日. 
  2. ^ Studying the Battle. www.hongkongwardiary.com. Hong Kong War Diary. [2020-03-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9-24). 
  3. ^ 鄺智文; 蔡耀倫. 孤獨前哨──太平洋戰爭中的香港戰役. 香港: 天地圖書. 2013-09: 45–47. ISBN 9789888254347. 
  4. ^ 鄺智文; 蔡耀倫. 孤獨前哨──太平洋戰爭中的香港戰役. 香港: 天地圖書. 2013-09: 148. ISBN 9789888254347. 
  5. ^ 鄺智文; 蔡耀倫. 孤獨前哨──太平洋戰爭中的香港戰役. 香港: 天地圖書. 2013-09: 178. ISBN 9789888254347. 
  6. ^ David Stanford. Roses in December. Lulu.com. 2006: 110. ISBN 9781847539663. 
  7. ^ Ted Ferguson. Desperate siege: the Battle of Hong Kong. Doubleday Canada. 1980. ISBN 9780385146944. 
  8. ^ 港大發表本港二戰碉堡研究. 《明報》. 2011年12月8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10-30). 
  9. ^ 鄺智文 & 蔡耀倫(2013年),第177页
  10. ^ 鄺智文 & 蔡耀倫(2013年),第180-181页
  11. ^ 鄺智文 & 蔡耀倫(2013年),第189-190页
  12. ^ 鄺智文 & 蔡耀倫(2013年),第192-194页
  13. ^ 鄺智文 & 蔡耀倫(2013年),第204-205页
  14. ^ 14.0 14.1 香港大學建築學院發表二戰時期香港防禦工事研究報告. 香港大學建築學院. [2020-06-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1-01). 
  15. ^ 市民對文物都有責任,已經爛緊就唔好再加劇破壞. 東方日報. 2017-10-06 [2020-12-3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9-29).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