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療輔助隊

政府保安局轄下的輔助部隊

醫療輔助隊(英語:Auxiliary Medical Service縮寫AMS)是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保安局轄下的輔助部隊之一,專責支援消防處衛生署,為香港提供緊急/非緊急救護運送和衛生服務。其宗旨是提供最高效率和成效的醫療服務,增強常規醫療衛生服務。衛生署署長為醫療輔助隊總監,現任由陳漢儀醫生出任,總參事為黃英強,領導4,857名成員。

醫療輔助隊
Auxiliary Medical Service
 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機構
Auxiliary Medical Service.svg
醫療輔助隊標誌
總監陳漢儀太平紳士
總參事黃英強
參事梁中寶
部門資訊
成立年份1950年
所屬部門保安局
總部 香港九龍何文田公主道81號
聯絡資訊
網站http://www.ams.gov.hk/ www.ams.gov.hk/

抱負與使命编辑

抱負编辑

「成為首屈一指的志願應急醫療衛生組織。」

使命编辑

「藉着一支訓練有素、專業和全情投入的志願隊伍,以最高效率和最具成效的方式,提供資源來增強常規醫療衛生服務,使香港市民得享健康安全生活[1]

職能编辑

醫療輔助隊可分為應急及常規任務兩類。當香港發生災難或緊急事故的時候,醫療輔助隊會增援協助正規紀律部隊。例如大型災難事故會派出隊員支援消防處。當香港懸掛8號或以上風球,醫療輔助隊會派隊員到消防處救護站當值。於星期日或者公眾假期,會有隊員於救護站支援及應召消防處的緊急救護服務召喚。 而常規任務主要為公眾活動急救服務,非緊急救護車服務,美沙酮診所服務。醫療輔助隊會接受不同機構或者政府部門申請,提供駐場急救服務。

醫療輔助隊的四大綱領包括:速度行動、竭盡所能、專門技術、悉心治理。

徽章编辑

主權移交前的醫療輔助隊旗幟及徽章(1950-1997)

由1950年成立起,醫療輔助隊使用上方有代表伊利沙伯二世的女皇皇冠的徽章,中央以藍底色配上輔助隊的縮寫AMS,下方加上HONG KONG一字。香港主權移交以後,徽章作出更改,皇冠以香港特別行政區區徽取代,下方樣式與警察徽章相同,以嘉禾包圍標誌,中央以中文加上醫療輔助隊五字。

歷史编辑

醫療輔助隊於1950年按《基要服務團條例》成立,在1953年石硤尾大火、1962年颱風溫黛、1972年六一八雨災、1996年嘉利大廈五級火警、1999年香港國際機場中華航空642號班機、2003年SARS事件中發揮了其重要的角色地位。醫療輔助隊於1983年脫離衛生署,成為一個獨立部門,隸屬於保安局。而在1997年主權移交前夕,醫療輔助隊改由新訂立的法例規範,不再屬「基要服務團」之列。

歷任首長编辑

  • 醫療輔助隊總監Unit Controller,1982年改名為Commissioner
  • 醫療輔助隊總參事Chief Staff Officer,醫療輔助隊公務員編制之首)

公務員架構编辑

職級 薪酬
總參事 Chief Staff Officer 首長級 D1
參事 Staff Officer 總薪級表第34至44點
高級行動及訓練主任 Senior Operations and Training Officer 總薪級表第29至33點
行動及訓練主任 Operations and Training Officer 總薪級表第11至28點

醫療輔助隊隊員職級编辑

長官級:

  • 高七級長官:總監
  • 七級長官:副總監 / 高級助理總監 / 助理總監 / 總行動主任 / 總區指揮 / 課指揮
  • 六級長官:高級行動主任 / 總區副指揮 / 科指揮 / 副課指揮 / 助理科指揮 / 動員主任 / 一級醫生
  • 高五級長官:行動主任 / 一級聯絡主任 / 二級醫生 / 區指揮 / 小隊指揮 / 組主任 / 樂隊領班
  • 五級長官:助理行動主任 / 二級聯絡主任 / 助理區指揮 / 小隊助理指揮 / 助理組主任 / 樂隊副領班
  • 高四級長官:督導 / 組長/ 樂隊隊長 / 一級助理聯絡主任 / 一級護士
  • 四級長官:助理督導 / 助理樂隊隊長 / 二級助理聯絡主任 / 二級護士

員佐級:

  • 三級隊員:高級輔助男護士/護士 / 高級司機 / 高級樂手
  • 二級隊員:一級輔助男護士/護士 / 一級司機 / 一級樂手
  • 一級隊員:二級輔助男護士/護士 / 二級司機 / 二級樂手 / 新學員

縱隊組織编辑

 
位於大圍的新界東總區辦事處
 
醫療輔助隊東涌辦事處

醫療輔助隊主要分為以下六個縱隊

  • 總部縱隊(HQ Column)
  • 行動翼(一)(Ops. Wing 1)
  • 行動翼(二)(Ops. Wing 2)
  • 訓練及發展縱隊(Traning & Development Column)
  • 醫療及輔助醫療縱隊(Medical & Paramedic Column)
  • 後勤及支援縱隊(Logistics & Support Column)

總部縱隊主要由醫療輔助隊的公務員編制人員組成。

行動翼負責前線工作,大部分的急救當値和特別服務由此翼人員負責。總部縱隊等四個縱隊主要提供後勤支援,在一些特別的大型活動或事故(例如渣打馬拉松奧運馬術)亦會提供人手,協助前線工作。

行動翼成員是前線的志願隊員,大部分隊員都隸屬行動翼。行動翼分為一、二,統籌5個總區。毎個總區再按位處的香港行政區劃分區隊,區隊由一名高五級長官的區指揮帶領。

  • 行動翼(一):香港總區、九龍東總區、九龍西總區
  • 行動翼(二):新界西總區、新界東總區

訓練及發展縱隊(Training and Development Column)負責提供訓練和發展策劃予隊員,分為發展科及訓練科;訓練科又名訓練學校(Training Institute, TI),負責為新隊員提供急救、步操、傷者撤運和感染控制等訓練。

醫療及輔助醫療縱隊轄下有衞生防護課(HPU)、應急特遣隊和後備人員科。其組員主要有專業醫生、護士和受過專業訓練的人員。在大型事故發生時,轄下的應急特遣隊會提供受過專業訓練的隊員,支援及協助前線工作。

後勤及支援縱隊主要為前線工作提供支援的角色,例如物資和隊員的運送、隊員的福利事宜等工作。醫療輔助隊的公共關係事宜亦由該縱隊轄下公共關係及教育組負責。除此之外,醫療輔助隊樂隊亦由該縱隊管理。

訓練编辑

醫療輔助隊訓練主要有新隊員訓練、常規訓練、中央訓練、自我增值訓練與暫駐訓練。

醫療輔助隊每年都會招募新隊員,而每位成功通過體能、職能與面試的考生會獲選入隊。而每位新隊員都需要在醫療輔助隊訓練學校接受為期六至八個月的新隊員訓練課程,學習急救學步操、傷者搬運、消防安全大使等。當完成新隊員訓練課程就會正式結業。每位完成新隊員訓練課程的隊員會獲派到不同分區隊伍服務,接受常規訓練和急救服務。與此同時,剛結業的學員也需要接受一個新隊員持續進修課程,名為:災難醫療助理訓練課程(Disaster Medical Assistant,DMA)。而每位隊員每一年的有效年資則是常規訓練達到60%或以上,急救當值服務時數16小時或以上,週年覆試合格。

常規訓練則是已完成新隊員訓練課程的隊員在自己所屬分區接受的常規訓練,大多分隊的常規訓練都是每月其中兩個星期日早上和一個平日夜晚時段進行訓練。常規訓練主要圍繞:急救學、災難醫學、步操、救護學、護理學等。每位隊員有效年資都需要出席60%以上的常規訓練。另外醫療輔助隊內其他組別的常規訓練時間與要求都與分區隊伍不相同,例如救護車服務組、應急特遣隊等。

中央訓練則是由總部提供的訓練,例如救護車服務組常規訓練等。

自我增值訓練同樣由總部或部分組別提供,但是出席該組別訓練不會有薪酬,例如救護學、護理學等。

暫駐訓練則是醫療輔助隊與其他政府部門或機構合作的訓練,例如醫療輔助隊會派隊員到不同醫院急症室暫駐訓練,提供有薪值勤與無薪訓練。另外醫療輔助隊與消防處展開恆常計劃,名為:消防處救護車暫駐訓練。二零零三前為有薪訓練,二零零三年後改為無薪訓練。消防處救護總區在星期日與公眾假期都會讓醫療輔助隊隊員在部分救護站跟車,增加隊員的救護知識與經驗。

車輛编辑

急救單車隊编辑

急救單車隊(英文:First Aid Bicycle Team)於2002年成立,初時是醫療輔助隊義工團計劃的主要服務之一,現由各縱隊內自願參與的隊員所組成。急救單車隊主要在週六、日及公眾假期為沙田至馬鞍山、大埔及上水,及天水圍至屯門的單車徑使用者提供急救服務。由於這些單車徑經常發生單車交通意外,而礙於單車徑的環境關係,機動救護車輛難以即時到達現場,配備輕巧急救工具的急救單車可以其機動性,快速進入現場提供急救以至先遣救護服務。其後因管理不善而大幅削減當值人數及裝備。

負面新聞编辑

2009年编辑

  • 2009年醫療輔助隊於衞生署診所為小童注射肺炎球菌疫苗,技巧不熟練,注射技巧欠佳,亦因錯誤派發退燒藥被指專業失德

[2][3]

2011年编辑

  • 2011 醫療輔助隊一名女學員,在何文田總部更衣室更換制服時,疑病發昏迷,其後始被學員發現,可惜送院搶救後不治

[4]

2012年编辑

2012 馬拉松輪椅運送無呼吸脈搏傷者, 推至急救站後始開始CPR,送院不治。 [5]

2013年编辑

  • 2013 馬拉松醫療輔助隊為心膊驟停病人使用AED時貼錯心臟去纖顫機電極貼片, 左右倒轉,及後送院不治。

[6]

2014年编辑

  • 2014 佔中當值期間意外將一名被送院警員由救護車擔架跌下:傷者由救護車上連同輪床跌到地上。

[7]

2015年编辑

  • 2015 渣打馬拉松10公里賽事24歲見習工程師吳卓諭參加渣打馬拉松10公里賽倒地昏迷, 醫療輔助隊救護車不敷使用須由消防處救護車送院, 2018年遺產管理人入稟控告包括醫療輔助隊當日在場提供緊急醫療、急救和救護車服務上的疏忽導致死亡。

[8]

[9]

  • 2015 醫療輔助隊政府小巴於大埔廣福邨附近單車徑與單車碰撞,一名長者昏迷送院不治。

[10]

2016年编辑

[11]

2017年编辑

  • 2017 三項鐵人賽失救事件:傷者遇溺被救生員送上岸後由醫療輔助隊人員接手,但未有即時施行心肺復甦法及進行體外心臟去纖電擊反而量度血壓,上岸超過15分鐘未有任何BLS施行,及後送院不治。

[12]

  • 一名負責駕駛非緊急救護車的政府司機疑不滿上司對其工作表現負評,於工作期間於醫療輔助隊總部內企圖跳樓自殺,由救護員救出送院。[13]

2018年编辑

  • 2018 馬拉松蓋殮患者:救護車去錯地方,26分鐘未有車送院,醫療輔助隊人員到場未有翻起傷者檢查只蓋上毛氈,15分鐘後翻起才發現無呼吸脈搏及後送院不治。

[14][15][16][17]

2020年编辑

  • 2020 於2019冠状病毒病疫情爆發期間被指未能提供足夠個人保護裝備予前線隊員使用,更因消毒車箱而被斥責。[18]
  • 2020 一名女子入稟區域法院,聲稱2017年農曆年三十年宵市集舉行期間,在維多利亞公園遭3人襲擊,救護車未能於合理時間內到場,故向施襲3人、警務處長及醫療輔助隊總監索償,同時指控警務處及醫療輔助隊疏忽失職。

[19]

  • 於2019冠状病毒病疫情爆發期間檢疫中心當值的醫療輔助隊成員,被指要求降低保護裝備。醫療輔助隊發出內部通告,指根據衞生署指引,隊員除非進行霧化醫護程序,否則不需佩戴N95口罩。隊員值勤期間 需近距離接觸檢疫人士探熱及運送物資,以往均可佩戴N95口罩,質疑政府是因N95缺貨,調低保護裝備標準。

[20]

  • 於2019冠状病毒病疫情爆發期間醫療輔助隊離島區定期訓練期間多人切蛋糕慶生,違反部門禁止訓練期間舉辦慶祝活動指令更莫視公共衛生及傳染病風險,其後有當日出席訓練隊員被證實患上武漢肺炎

[21]

  • 於2019冠状病毒病疫情爆發期間疑未有將受污染反光衣收集處設於人流密集的控制室門外,更未有妥善遮好,有違感染控制守則。 [22]

軼事编辑

由於醫療輔助隊制服與消防處救護員、保安等制服極為相似。常常被市民當作其他部門或部隊。

另外,基於工作性質問題,都常常被市民當作香港聖約翰救傷隊。

参考文献编辑

  1. ^ 抱負與使命
  2. ^ 醫委醫療輔助隊打針 涉專業失德 醫學會:應紀律聆訊衞署高官蘋果日報 2009年9月9日
  3. ^ 派錯退燒藥劑量 17嬰服食暫無事文匯報 2009年9月9日
  4. ^ 醫療隊女學員疑失救 太陽報 2011年12月15日
  5. ^ 渣打馬拉松 26歲男跑死 蘋果日報 2012年2月6日
  6. ^ 救護員急救跑手疑出錯 蘋果日報 2013年2月25日
  7. ^ 救護員急救跑手疑出錯 蘋果日報 2014年10月3日
  8. ^ 24歲工程師2015渣馬猝死 親屬入稟向田總政府索償 明報 2018年2月25日
  9. ^ 科大畢業生 24歲渣打馬拉松男跑手不治 明報 2015年1月26日
  10. ^ 撼醫療隊小巴 單車老翁命危 東方日報 2015年7月2日
  11. ^ 曾透露不愛讀書 15歲仔竹園邨墮樓亡 壹週刊 2016年3月7日
  12. ^ 三項鐵人賽游泳不適 66歲退休屈臣氏CEO亡 東方日報 2017年10月22日
  13. ^ 政府司機疑不滿上司負評 醫療輔助隊總部內企跳 頭暈送院 香港01 2017年7月25日
  14. ^ 渣馬急救涉「甩轆」 醫療輔助隊:人員已按程序適時處理 蘋果日報 2018年1月24日
  15. ^ 昏迷最少26分鐘未上白車 渣馬10K跑手命危 蘋果日報 2018年1月22日
  16. ^ 醫療輔助隊渣馬「甩轆」 隊員斥26分鐘才送醫不符專業水平蘋果日報 2018年1月23日
  17. ^ 醫療輔助隊監管不當 救護水平參差 新報人 2018年3月22日
  18. ^ 口罩防護衣要限住用 蘋果日報 2018年2月11日
  19. ^ 3年前遇襲稱救護車遲到場 女子向警務處長醫療輔助隊總監等索償 明報 2020年1月21日
  20. ^ 前線轟裝備降級拒檢疫中心當值 蘋果日報 2020年4月21日
  21. ^ 曾與20多人石硤尾中心切蛋糕慶生 蘋果日報 2020年7月23日
  22. ^ 醫療輔助隊總部走廊設反光衣收集處 員工憂「播毒」 東方日報 2020年5月7日

外部連結编辑

参见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