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金山法海唐朝禪師,俗名裴文德孟州济源县(今河南省济源市)人,宰相裴休之子,曾考取狀元,後拜溈山靈祐為師,成為禪門溈仰宗僧人,為鎮江金山寺開山之祖,以修練頭陀苦行聞名,號稱裴头陀

目录

簡介编辑

裴文德的父亲裴休篤信佛法,是知名的禪宗居士。文德中狀元,出任翰林學士。當時有一個皇子[谁?]生病,求醫無效,裴文德有菩提心,志願作為皇子的替身出家為皇室祈福。

父母不捨,文德跪求父母,一家流涕,裴休当时写了一首《送子出家詩》曰:「含悲送子入空門,朝夕應當種善根,身眼莫隨財色染,道心傾向歲寒存。看经念佛依师教,苦志明心报四恩。他日忽然成大器,人间天上独称尊。」又寫了《警策笺》 曰:「汝即出家須立志,求師學道非容易;燒香換水要殷勤,佛殿僧堂勤掃拭。莫閒遊,莫嬉戲,出入分明說處去;三朝五日不歸家,妙法何曾聞一句。敬師兄,愛師弟,莫在空門爭閒氣;上恭下敬要謙和,莫輕他人自逞勢。衣食難,得不易,何必千般求細膩;清齋薄粥但尋常,粗布麻衣隨分際。榮華止在紫羅袍,有道何須黃金貴;解三空,明四智,要超初果十地。禮觀音,持勢至,別人睡時你休睡;三更宿盡五更初,好向釋迦金殿內。點明燈,換淨水,禮拜如來求智慧;報答爺娘養育恩,天龍八部皆歡喜。」

裴休送之入潭州溈山密印寺湖南省宁乡县境内)出家,由溈山靈祐禪師為剃髮,取名為法海。剃髮之後,靈祐禪師役使其為頭陀,擔柴挑水三年,以磨其心,法海出身士族,不堪其苦,一日遂對著水開玩笑說:“叢林(或作「和尚」)喫水翰林挑,縱然喫了也難消。”誰知一言之下,眾僧皆苦於腹脹,靈祐禪師聽說眾僧腹脹之後,知道是法海的玩笑話靈驗,於是當眾大喝一聲:「老僧打一坐,能消萬石糧。」從此眾僧不再腹脹,法海之姐聽聞此事,於是發心捐獻金錢,並親自督工,修一水澗引泉水到寺,從此再也不需要跋涉提水了,人稱「美女澗」。而法海在心內懺悔,每日冥想苦修,閉關三年,終於得道。

白蛇傳說编辑

法海學成後,在鎮江修道,在深林中打坐,發現一尊佛像,上刻澤心寺字樣,才知此地是晉朝澤心寺。於是發心重修,重修之時,挖掘地基,見到許多黃金,禪師原封不動送交官府,唐宣宗大為感佩,將黃金送還澤心寺,並賜御匾金山寺,即今鎮江金山寺

據說法海修金山寺時,有一白色大蟒蛇佔據寺地,一動也不動,工人們欲傷之,法海斥曰:「檀越!我們都不是斬蛇起義的漢高帝!」[1]法海召集僧眾,設壇念誦《金剛經》、《法華經》、《楞嚴經》等畢,該蛇突然昂首,向法海吐信,法海又念誦了一遍《金剛經》,該蛇又吐信示意,之後自行離去。離去時下起大雨,水淹數日方退,時人說是;「龍王伽藍」,而法海禪師仍然端坐岩洞之中,後人建造「法海洞」以為紀念。宋朝宰相張商英有詩讚曰:「半間石室安禪地,蓋代功名不易磨,白蟒化龍歸海去,岩中留下老頭陀。」小說家者流,演之為《白蛇傳》。

另外一個說法是法海修金山寺時,驅逐了一隻食人的蟒蛇。《金山志》记载:“蟒洞,右锋之侧,幽峻奇险,入深四五丈许。昔出白蟒噬人,适裴头陀驱伏。”

宗教修為编辑

金山講經問檀越:「誰解《金剛經》者?」眾不應。唯一人答諾。師喜曰:「善知識,為我解『我相人相眾生壽者』一句。」其人論甚高妙,引及如來先祖。師又喜曰:「汝解、大眾不解。」其人有喜色,師笑,遣之堂外。這段公案,法海禪師的笑,即指出該人有我相的分別心,根本不能理解金剛要旨。

法海勸戒弟子重視禪定的功夫。演變到後來甚為嚴格,如打坐一動,監僧就賜以警策棒。故江南人稱:「金山腿子高旻香,海潮只是哩啦腔。」指金山寺僧人打坐最端正,高旻寺僧人坐的時間最久,必定要燒完幾炷線香,每炷香都是一個時辰(兩小時)以上,有時甚至要坐上六個時辰,海潮寺僧人不守規矩,打坐時還聊天嬉鬧。

文化形象编辑

白蛇傳》角色法海的原型即來自於此。不過故事中的法海,為一個不通情理而頑固的僧侶,許多讀者都憎厭法海,並時常戲謔法海,如2013年中國藝人龔琳娜的歌曲《法海你不懂愛》,涉及戲謔法海,遭到佛教界抗議,引发法海事件

2017年,胡国瀚导演了网络电影缉妖法海传》。此剧人物与《白蛇傳》中设定无关。剧中裴文德为一位爱上妖怪的捉妖师。由于扮演裴文德的白宇在2018年的爆红,使之在当年7月上映时成为受人关注的电影[2]

注释编辑

  1. ^ 檀越!爾、我非漢高帝也。」
  2. ^ 朱婷. 《缉妖法海传》是一部不及格的作品/专访导演胡国瀚. 网易. 2018-08-12 [2018-11-26] (简体中文). 

參考資料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