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日成金正日肖像

自1948年建国以来,金日成相关的艺术作品在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很普遍(类似于苏联约瑟夫·斯大林中华人民共和国毛泽东)。自1970年代起,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政府规定在住所必须悬挂金日成肖像(当局称作太陽像)。此后,该规定已在某些公共场所(例如工厂、机场、火车站以及铁路和地铁车厢)具有强制性。1970年代末,金正日肖像就一直挂在金日成肖像旁。金正恩肖像于2018年正式公布。

金日成金正日官方肖像(逝世后使用)

肖像放置和维护的规则极其复杂且不固定。在家里,画像应放在起居室中最突出的墙壁上,上面不得放置任何物品,且须置于最高处并呈斜角放置。重要的是要經常清理這些畫像,并且会受到当局的抽检(一般情况下,这是妇女的责任)。

历史编辑

 
1946年北朝鲜劳动党第一次代表大会期间,金日成肖像悬挂于在斯大林肖像旁
 
平壤地鐵上的肖像

自1940年代以来,金日成相关的艺术作品在朝鲜很普遍。[1](参考苏联斯大林肖像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毛泽东肖像)。[2]在1970年代,朝鲜政府规定在住所必须悬挂金日成肖像。它们由政府统一分发,并指示人们在客厅里悬挂它们。 [1]到1972年金日成诞辰60周年之际,朝鲜的领导人画像总数超越了苏联和中华人民共和国。[2] 1972年,该规定的适用范围扩大到所有工厂,机场和火车站。[1]

十年后,朝鲜人被要求在金日成画像旁边悬挂金正日画像 [1](虽当时尚无对金正日的个人崇拜)。 [3]原因是金正日的继承人稀少,到1980年代,竞争基本不复存在。[4]这些非正式命令以便朝鲜宣称民众自发支持金正日。到1980年左右,每个办公室和家庭都悬挂了两幅肖像。[5]在1980年代,规定的适用范围扩大到铁路和地铁车厢(由于未知原因,巴士和有轨电车不受此限)。[1]自1990年代初以来,金正日肖像与金日成画像格式已统一,并颁布画像标准以让两张画像可以并排显示。[2]1990年代,当局颁行第三种肖像,该画像描绘了金正日和金日成参与有关国家管理的讨论。高级官员持有另一版本,此版本绘有金日成的第一任妻子、金正日之母金正淑。但官方版本不提供此图。[1]肖像的重要性在近年逐渐减弱。[6]

金日成的形象随着年龄增长和政治风向的变动而变化:1960年代早期的肖像中,他穿着中山装;而1980年代的肖像则将他描绘成西服和戴眼鏡。他去世多年后,他开始出现大元帥军服中。金正日形象亦参考毛泽东进行绘制。[2]金正恩的统治下,肖像进一步规范化。[7]2018年11月,在古巴国家主席米格尔·迪亚斯·卡内尔访问平壤期间,当局首次公布了金正恩肖像。[8]

朝鲜专家安德烈·兰科夫指出,肖像相关规定经常变动,使其以“善变”著称。[9]

公示编辑

今天,这些画像在朝鲜无处不在。[2]关于肖像的显示和维护的规则很复杂。[5]这些肖像应该挂在住所最突出的墙壁上,肖像上不得悬挂任何物品[10](建议置于客厅)。[2]必须保持清洁,且不得偏离中心。[11]一切不尊重领导者形象的行为在朝鲜皆为犯罪(亦适用于报纸上的肖像)。[12]损坏肖像会引来调查,如果情况属实,会招致处罚。[5]据报道,有人由于未能正确悬挂肖像而被劳改一日。[6]即使在紧急情况下,也要保护肖像。[13]忽略照像被仍被当作相当轻微的罪行,因此,这是人们在批鬥中的常见话题。[14]在金日成统治时期,每月都会抽检肖像[9][15],但人民班有时会在抽检前预先给居民通风报信。[6]

当朝鲜居民迁居时,必须先悬挂肖像。[9]肖像通常悬挂在墙上,且一般置于最高处并呈斜角放置。一些家庭每天早晚向肖像鞠躬,[12]说问候 [16](非强制)。[10]当朝鲜家庭哀悼死者时,将遵照礼节向死者问候和进贡(必须在两幅肖像得到相同待遇后[16])。画像通常由成人(通常是家庭主妇)清理。他们每天早晨擦拭画像。有时,肖像下有一个盒子,里面放着一块用于除尘的專用白布,不得用于其他目的。[16] [12]

除住所、办公室、工厂、商店、医院、教室和图书馆外需要悬挂肖像外,[12]船甲板和火车头亦须悬挂。[10]在公共建筑中,它们放置在主要入口的上方。[2]所有肖像都由萬壽臺創作社制作。它们以玻璃上釉并且以木材框架包围。[2]

维护编辑

朝鲜人拯救领导人画像免于破坏的故事在朝鲜媒体[5]上流传了数十年且广受民间传播[17]。例如2007年,一名工厂工人从被淹的建筑中救出了他的领袖肖像和五岁的女儿。当他被水压倒时,他放开女儿,但设法抓住了领袖肖像[13]。 这种壮举可以显著提高社会地位(朝鲜出身成分[18]。 保护肖像是基于对《確立黨的唯一思想體系十大原則》的任意解释[17]

特制肖像编辑

除了标准肖像外,还有一些例外。其一是叙利亚的礼物,以阿拉伯书法绘制,位于國際友誼展覽館的金日成肖像(作品名:《不结盟运动是我们时代的强大反帝国主义革命力量》)。[19]起碼在平壤,最大的金日成肖像有15×11米(165平方米),并于1990年代悬挂在平壤第一百货商店[2]

参见编辑

参考编辑

引用编辑

  1. ^ 1.0 1.1 1.2 1.3 1.4 1.5 Lankov 2015,第35頁.
  2. ^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Lankov 2007,第26頁.
  3. ^ Cha 2012,第79頁.
  4. ^ Cha 2012,第79, 87頁.
  5. ^ 5.0 5.1 5.2 5.3 Lankov 2015,第53頁.
  6. ^ 6.0 6.1 6.2 Do et al. 2015,第238頁.
  7. ^ Slogans of the 'Glorious Country' mass games, in pictures. NK News. 2018-09-13 [2018-09-15]. 
  8. ^ North Korea puts Kim Painting on Show for the first time. Channel NewsAsia. 2018-11-06 [2018-11-18]. 
  9. ^ 9.0 9.1 9.2 Lankov 2007,第27頁.
  10. ^ 10.0 10.1 10.2 Hunter, Helen-Louise. Kim Il-song's North Korea. Westport: Praeger Publishers. 1999: 16. ISBN 978-0-275-96296-8. Hunter, Helen-Louise (1999). Kim Il-song's North Korea. Westport: Praeger Publishers. p. 16. ISBN 978-0-275-96296-8.
  11. ^ Cha 2012,第8頁.
  12. ^ 12.0 12.1 12.2 12.3 Portal 2005,第87頁.
  13. ^ 13.0 13.1 Lankov 2015,第36頁.
  14. ^ Lankov 2015,第42–44頁.
  15. ^ Senker, Cath. North Korea and South Korea. New York: The Rosen Publishing Group. 2012: 12. ISBN 978-1-4488-6072-2. 
  16. ^ 16.0 16.1 16.2 Kwon, Heonik; Chung, Byung-Ho. North Korea: Beyond Charismatic Politics. Lanham: Rowman & Littlefield Publishers. 2012: 143. ISBN 978-1-4422-1577-1. 
  17. ^ 17.0 17.1 Do et al. 2015,第237頁.
  18. ^ Lankov 2015,第44頁.
  19. ^ Portal 2005,第95頁.

 

参考文献编辑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