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烏古廼(1021年-1074年,即遼太平元年—遼咸雍十年),又名胡來[1]完顏石魯之長子。

金熙宗即位後,追上諡號為惠桓皇帝,廟號景祖,皇統四年,稱他的埋葬地為定陵,皇統五年,增諡為景祖英烈惠桓皇帝

生平编辑

烏古廼是女真完顏部的酋長,從他起完顏部開始在女真諸部落里逐漸占支配地位。其出身非常有傳奇色彩,其父昭祖完顏石魯開始久不育,求巫師占卜,預言了長男兩女再一次男的順序,并說次男“不良”,不要為好。結果果然按此次序得子女四人。次男完顏烏骨出成人后酗酒成性,并常常頂撞其母徒单氏。后來烏骨廼和徒单氏以巫師的預言為依据合謀殺了烏骨出。[1]

烏古廼喜愛二儿子完顏劾里鉢(金世祖)的胆勇材略,所以劾里鉢的后代在金國的政治中占統治地位。當儿子們都長大成人時,按女真習俗應當各自搬到不同的宮邸中生活,但烏古廼讓長子完顏劾者与次子完顏劾里鉢同邸,由劾者专治家务,劾里鉢主外事。這是以后劾者之子孫完顏撒改完顏宗翰長期擔任國論勃极烈(相當于國相)一職,而劾里鉢之子完顏阿骨打完顏吳乞買成為皇帝的一個直接原因。

家庭编辑

  • 次室注思灰(契丹人
    • 代国公完顏劾真保

注釋编辑

  1. ^ 《金史》:初昭祖久无子,有巫者能道神语,甚验,乃往祷焉。巫良久曰:“男子之魂至矣。此子厚有福德,子孙昌盛;可拜而受之。若生,则名之曰烏骨廼。”是为景祖。又良久曰:“女子之魂至矣,可名曰五鵶忍。”又良久曰:“女子之兆复见,可名曰斡都拔。”又久之,复曰:“男子之兆复见,然性不驯良,长则残忍,无亲亲之恩,必行非义,不可受也。”昭祖方念后嗣未立,乃曰:“虽不良,亦愿受之。”巫者曰:“当名之曰烏古出。”既而生二男二女,其次弟先后皆如巫者之言,遂以巫所命名名之。

    景祖初立,烏古出酗酒,屡悖威顺皇后。后曰:“巫言验矣,悖乱之人终不可留。”遂与景祖谋而杀之。部人怒曰:“此子性如此,在国俗当主父母之业,奈何杀之?”欲杀景祖。后乃匿景祖,出谓众曰:“为子而悖其母,率是而行,将焉用之?吾割爱而杀之,烏骨廼不知也,汝辈宁杀我乎?”众乃罢去。

  2. ^ 《金史》載:帅水隈鸦村唐括部人,讳多保真。父石批德撒骨只,巫者也。后有识度,在父母家好待宾客,父母出,则多置酒馔享邻里,迨于行旅。景祖饮食过人,时人名之“活罗”,解在《景祖纪》。昭祖曰:“俭啬之女吝惜酒食,不可以配。”乌古乃闻后性度如是,乃娶焉。

    辽使同干来伐五国浦聂部,景祖使后与劾孙为质于拔乙门,而与同干袭取之,辽主以景祖为节度使。

    后虽喜宾客,而自不饮酒。景祖与客饮,后专听之。翌日,枚数其人所为,无一不中其启肯。有醉而喧呶者,辄自歌以释其忿争。军中有被笞罚者,每以酒食慰谕之。景祖行部,辄与偕行,政事狱讼皆与决焉。

    景祖没后,世祖兄弟凡用兵,皆禀于后而后行,胜负皆有惩劝。农月,亲课耕耘刈获,远则乘马,近则策杖,勤于事者勉之,晏出早休者训励之。

    后往邑屯村,世祖、肃宗皆从。会桓赧、散达偕来,是时已有隙,被酒,语相侵不能平,遂举刃相向。后起,两执其手,谓桓赧、散达曰:“汝等皆吾夫时旧人,奈何一旦遽忘吾夫之恩,与小兒子辈忿争乎。”因自作歌,桓赧、散达怒乃解。其后桓赧兄弟起兵来攻,当是时,肃宗先已再失利矣,世祖已退乌春兵,与桓赧战于北隘甸。部人失束宽逃归,袒甲而至,告曰:“军败矣。”后方忧懑,会康宗来报捷,后乃喜。既而桓赧、散达皆降。

    后不妒忌,阔略女工,能辑睦宗族,当时以为有丈夫之度云。天会十五年追谥。

參考資料编辑

  • 《金史》列傳第一第三第八
  • ^大金國志》金國世系之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