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金音創作獎(英語譯名:Golden Indie Music Awards),簡稱金音獎GIMA),是台灣金曲獎之後的另一項特殊性質的音樂獎英语Music award,與金曲獎流行音樂類一樣由文化部影視及流行音樂產業局主辦,但其主要面向獨立音樂領域。除了設置單曲獎項外(亦接收數位發表的音樂作品),同時權衡國內音樂生態,創設出搖滾民謠電音爵士嘻哈及風格類型等六種不同樂風之獎項。

金音創作獎
Golden Indie Music Awards
第10屆金音創作獎
授予对象 獎勵優秀音樂創作人才,發展多元音樂類型,奠定臺灣華語流行音樂創作中心的地位[1]
日期 每年
地点 臺灣 臺灣(詳見舉辦地點
国家或地区  中華民國臺灣
主办单位 文化部影視及流行音樂產業局
主持人 詳見主持人
奖励 金音獎座與獎金
首次颁发 2010年11月13日
最近颁发 2019年11月16日
官方网站 gima.tavis.tw
电视/电台转播
電視網路 詳見轉播單位

歷史沿革编辑

行政院新聞局民國99年(2010年)起設置「金音創作獎」,以創作為主導,鼓勵臺灣音樂的「創作力」,著重臺灣多元類型音樂的發展,並透過獎項肯定臺灣樂團與創作者的原創能量,打造其專屬的榮耀。文化部影視及流行音樂產業局在民國101年(2012年)成立後,從當時即將解散的行政院新聞局手中接續主辦。

此外,金音創作獎於獎項設計亦有多項突破與創新,除了設置單曲獎項並接受數位發表的音樂作品外,亦創設搖滾、民謠、電音及嘻哈等4類不同音樂風格的獎項。

第2屆起,增設爵士及節奏藍調兩類音樂風格獎項,第5屆增設最佳風格類型(取消節奏藍調類型),讓金音創作獎能涵跨更多元之樂風種類;另外,為順應現今流行音樂現場展演蓬勃發展之潮流,設置「最佳現場演出獎」及「最佳樂手獎」演出技術相關之獎項,並為獎勵海外華語創作,設置「海外創作音樂獎」。

邁入第9個年度的金音創作獎,已啟動為期三年的金音獎轉型計畫,目標在打造出國際的亞洲音樂品牌,發展臺灣成為亞洲流行音樂創作中心,並於今年擴大舉辦為期兩週的音樂盛事「亞洲音樂大賞」(Asia Rolling Music Festival),邀請亞洲各國及臺灣超過50組優質創作音樂人演出,讓擁有豐富多元創作個性的各國音樂人共聚一堂,展現屬於亞洲獨特的音樂風貌與創作精神。[2]

歷屆頒獎典禮概況编辑

屆數 頒獎日期 主持人 舉辦地點 承辦/轉播單位
1 2010年11月13日 黃子佼黃韻玲 台北中正紀念堂自由廣場 台灣音協年代電視
2 2011年11月5日 黃子佼路嘉怡 台北南港101 台灣音協MTV
3 2012年11月3日 天心馬念先 台北世貿二館 Hit FM聯播網街聲東風衛視
4 2013年10月26日 黃子佼路嘉怡 台大綜合體育館 新秘藝術Hit FM聯播網街聲新浪微博東風衛視
5 2014年12月6日 黃子佼、盧春如(Ruby) 新莊體育館 新視紀整合行銷三立都會台
6 2015年11月7日 黃子佼Mami 台大綜合體育館 新視紀整合行銷緯來綜合台MTV
7 2016年10月29日 黃子佼蔡黃汝 台北南港展覽館1館 新視紀整合行銷東森超視
8 2017年10月28日 黃子佼、二本貓、J.Sheon、十九兩樂團樂園、美秀集團、馬詠恩與農男樂團、李權哲 台大綜合體育館 新視紀整合行銷東森超視
9 2018年10月27日 異鄉人、莊雨潔 台大綜合體育館 相知音樂三立都會台
10 2019年11月16日 Mami 台北市國父紀念館 必應創造KKBOXYoutubeFacebookLINE17

現行獎項编辑

爭議编辑

類型定義编辑

第五屆金音創作獎入圍名單公布,大象體操獲得六項入圍,堪稱最大贏家。但,他們卻因為單曲〈身體〉入圍「最佳爵士單曲獎」,而引發爭議。

網友質疑為什麼大象體操可以入圍此獎項,因為他們並不是真正的爵士樂團,對他們而言爵士只是一種創作所運用的「元素」,而真正該入圍的爵士樂創作人,反而沒有入圍,認為十分不公平。此外,也有爵士樂手直接抨擊,認為這是評審對於台灣爵士樂環境的不夠尊重,這樣辦再多的爵士音樂節,或是請再多國外的大師來台演出,也不會有太大的意義。

大象體操的貝斯手張凱婷在臉書上表示,很難去真正定義何謂爵士樂,畢竟所謂數字搖滾本身就融合了許多曲風,她說:「我們當然不認為自己是爵士樂團,否則我們就會去報爵士專輯,但就單一歌曲而言,這首歌我們認定是可以去報爵士單曲的,至於他到底是否有資格被稱做爵士單曲,就是非常主觀的認定,我們決定交由評審決定。」而有些網友也替大象體操做緩頰,認為這只獎項設計機制的問題,畢竟本次金音獎沒有提供「最佳後搖滾單曲」之類的名額,讓這類樂團找不到合適的曲風報名。[3]

現場演出時音場發生異狀编辑

第六屆金音創作獎中,王榆鈞與時間樂隊現場演出時外場喇叭未作用。「最佳現場演出獎」一直都是金音獎的一大特色,參賽者除了要寄送現場演出紀錄作為初審依據,入圍者更要在頒獎典禮上 live 演出,當場一決勝負。就在「巨大的轟鳴」異軍突起獲獎後,與獎項擦身而過的「王榆鈞與時間樂隊」主唱王榆鈞,週日於 Facebook發表了一篇長文,提到演出當下發現自己的vocal 聲音很小,但心想外場有專業PA掌控,不必擔心;直到演出完畢、評審主動詢問,才知道自己和樂團表演時,外場是沒有人聲的。無法完整呈現辛苦準備的表演令她十分難過,對硬體廠商所給予說法更是不能諒解。此狀況讓本次評審林貓王、鄭皓文等人同樣不滿,人在台下的THE WALL 執行長傅鉛文也留言表示聲音明顯發生異狀。

具有十五年硬體工程背景的鄭皓文公開表示,希望負責金音獎音響工程單位「穩立音響」出面說明;穩立業務部經理劉若喬則回應,王榆鈞團隊於正式表演時進入音控台,有違反比賽規定之嫌在先,但隨即招致鄭皓文反駁,他提到,硬體狀況造成評審評斷困難實為廠商疏失,且王榆鈞團隊是發覺演出狀況才至音控台反應,再來「關閉Vocal製造空靈感」說辭出自音控人員並非參賽者要求,且依照經驗此狀況應屬非人為操作的意外,要求穩立音響應該負起連帶責任,並強調:「金音獎是國家級的音樂性比賽,重大疏失可能會影響評審團評分。」此番爭執更讓本屆金音獎製作人梁序倫出面滅火,表示自己「難辭其咎」,願負起責任。[4]

評選方式討論编辑

金音獎由文化部負責邀請評審,往往充滿不確定性,若當屆組成貼近獨立樂圈生態,交出來的入圍名單或許會很漂亮,可倘若組成品味衝突,名單恐怕會調性匹變、與前屆無法連貫。曾擔任數屆金音評審的陳玠安感嘆道:「每年評完、開檢討會、修改賽制,到後來就變得越來越自我矛盾。金音獎雖然一直在改變,但很難成長。」[5]

2018金音獎邁入第九屆,陳珊妮首度擔綱評審團主席 透過三項改變重新定義「金音獎」,力圖實踐她在今年金曲獎上的引言「我們必須不斷重新定義流行音樂」。音樂人陳珊妮第一次擔任音樂獎評審,就手接主席棒。過去的她總推辭金曲評審的工作,也不曾報名金音獎,原因是她認為金音獎的本質在於讓新世代的音樂能受到肯定。可正因為未報名過,才能更客觀擔任主席。今年最重大的改變在於,金音評審團改為「主席制」,取消往年由文化部邀請評審的方法,改將由主席組成評審團,像歐洲影展一樣,展現當屆主席的觀點。此外,金音獎在今年打響「金音 GIMA」名號,嘗試連結亞洲周邊各國的當代音樂場景、觀點,往國際走。例如今年的評審團就納入了多位海外評審,而 10 月 27 日,金音獎典禮前的系列音樂節「Asia Rolling Music Festival」,也將邀請亞洲各國的音樂人前來演出[6]

另見编辑

參考文獻编辑

  1. ^ 第3屆金音創作獎報名開始! 新聞稿.文化部影視及流行音樂產業局.2012-06-07
  2. ^ 金音創作獎簡介. 文化部影視及流行音樂產業局. 
  3. ^ 大象體操入圍爵士獎項爭議 引發網路熱烈討論-欣音樂-欣傳媒音樂頻道. 欣傳媒. [2019-03-31] (中文(台灣)‎). 
  4. ^ 第六屆金音創作獎賽後事件整理. Blow 吹音樂. 2015-11-12 [2019-03-31] (中文(台灣)‎). 
  5. ^ 金音九年為何轉型?一個獨立音樂獎的金鎖記. Blow 吹音樂. 2018-10-26 [2019-03-31] (中文(台灣)‎). 
  6. ^ 陳珊妮首度擔綱評審團主席 透過三項改變重新定義「金音獎」. Blow 吹音樂. 2018-09-19 [2019-03-31] (中文(台灣)‎).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