鈴木貫太郎

铃木贯太郎(1868年1月18日-1948年4月17日),日本海军大将,曾任天皇侍从武官长,在二二六事件中被槍擊受重伤。在日本战败前夕出任内阁总理大臣(1945年4月-1945年8月),對於日本无条件投降的决策具有主要影響。

鈴木貫太郎
Kantaro Suzuki suit.jpg
第42任日本内阁总理大臣
任期
1945年4月7日-1945年8月17日
君主昭和天皇
前任小磯國昭
继任東久邇宮稔彥王
个人资料
出生1868年1月18日
慶應3年十二月廿四)
 大日本帝国和泉國大鳥郡伏尾新田(現大阪府堺市
逝世1948年4月17日(1948歲-04-17)(80歲)
 日本千葉縣野田市
死因肝癌
墓地 日本千葉縣野田市關宿台町實相寺
配偶鈴木トヨ
鈴木たか
专业海軍
签名
日語寫法
日語原文鈴木 貫太郎
假名すずき かんたろう
平文式罗马字Suzuki Kantarō

生平编辑

家世编辑

1868年1月18日,出生於和泉國大鳥郡伏尾新田(今大阪府堺市中區伏尾,關宿藩飛地),是關宿藩藩士鈴木由哲的長男。1871年,本籍移至千叶县東葛飾郡關宿町(今野田市)。1877年,移居群馬縣前橋市。1884年,於海軍兵學校第14期入學,1887年毕业。在甲午戰爭时为第六号魚雷艇日语第五号型水雷艇艇长,在威海衛之戰時作為第三魚雷艇隊的一部攻擊北洋水師,但該艇因魚雷管故障未能發射鱼雷,負責鱼雷的兵曹長上崎辰次郎日语上崎辰次郎戰後因此引咎切腹[1][2]

生平编辑

 
鈴木貫太郎任職海軍大臣
 
鈴木貫太郎紀念館

海軍軍人编辑

1884年海軍兵學校(14期)入學,1895年威海衛之戰日本海軍第五型魚雷艇六號艇艇長,雖然夜襲中,魚雷管故障發射失敗,但仍偵查並破壞海灣防禦設施,事後部屬上崎辰次郎因自責而自殺。1897年海军大学首期入學,1898年毕业。海军大学毕业后为该校教官。1905年任第四驅逐艦隊司令長官,持高速近距離射法,由於訓練猛烈,被部下稱為「鬼艇長」、「鬼貫太郎」、「鬼貫」的綽號。

日俄战争时,任第二舰队驱逐队司令,擊沉俄軍戰艦3艘、巡洋艦2艘,幫助日本海軍在对马海峡海战大勝,自己則獲贈功三級金鵄勳章。後任驻德國武官。1914年,晉升海軍次官,進行西門子事件的事後處理。1923年(大正12年),晉升海軍大將。1924年,擔任聯合艦隊司令長官。1925年,擔任海軍军令部部長。

從政编辑

1929年1月,轉入预备役,担任侍从长。1929年2月,兼任日本枢密院顾问官。

1936年,在皇道派青年将领发动的帝都不祥事件(二二六事件)中,時任天皇侍從長的鈴木遭叛军安藤輝三大尉率部刺殺,鈴木在左頭部、左胸、左大腿根部中彈,安藤抽出佩刀打算殺死鈴木。被士兵壓制在屋側的鈴木之妻見狀大聲制止,表示「我只是老人...願以命相代」,安藤見高齡68歲的鈴木多處槍傷,八疊大的房間血流遍地,於是向鈴木妻子道歉,表示他們對鈴木本人非常尊敬,是為了政治改革而不得不殺鈴木,並命部下們齊向鈴木敬禮後即離去。叛變部隊離開後,鈴木起身問「賊都離開了嗎?」,止血處置後給宮內大臣湯淺倉平打電話後,由湯淺安排醫師趕來,當時心跳停止,醫師以復甦術急救,居然成功挽回性命。

1940年6月24日,任枢密院副议长。1940年7月,任教育审议会总裁。1943年擔任樞密院副議長時,會議間海軍大臣島田繁太郎對於山本五十六戰死保密的海軍甲事件語焉不詳,鈴木問「是何時發生的?」,島田官僚式地回答「這是海軍的機密,我不能說。」平日溫厚寡言的鈴木突然大聲斥責島田「我是帝國海軍大將,現在你的回答是什麼?」(鈴木1928年編為預備役,1932年編為後備役,1937年退役,然而海軍軍官為終身職,他仍具有大將階級。)在座的人都感到很驚訝,「鬼貫」依然健在。

1944年,任枢密院议长。

結束戰爭编辑

1945年4月小磯國昭內閣倒閣,4月7日,昭和天皇任命他能信任時年77歲的鈴木出任内阁总理大臣。鈴木最大的任務就是結束當時不僅令日本凋敝不堪更是日益嚴苛的戰爭。而其中的關鍵自然是海、陸兩軍的軍方態度。內閣海軍大臣是鈴木由小磯內閣繼續延攬留任的米內光政,米內自始就是反對與美開戰的立場,並且當時日本海軍已然極度缺乏可用資源與船艦,海軍大臣的掙扎是抵抗陸軍明確主張採取納粹德國投降前"陸主海從體制"步入被陸軍吸收的結局。最困難的無疑是處理陸軍問題。當時日本陆军高階將領認為戰役雖處處失利,但戰爭並沒有戰敗,堅持本土決戰、一億玉碎的觀念。

1945年4月12日美國總統羅斯福逝世,相較於當時戰況已如風中殘燭的納粹德國希特勒在無線電廣播中以粗穢的言詞詛咒羅斯福;而鈴木以內閣總理大臣名義發布的悼唁電文,被BBC讚譽具有騎士精神,4月23日美國時代雜誌刊登了鈴木部分電文如下: 「I must admit that Roosevelt's leadership has been very effective and has been responsible for the Americans' advantageous position today. For that reason I can easily understand the great loss his passing means to the American people and my profound sympathy goes to them.」 「我必須承認羅斯福的領導對於今日處於優勢地位的美國非常有效而且負責。因此我容易了解他的過世對美國人民而言的巨大損失。我對此深表同情。」

要達成結束戰爭的任務,並且平和地處理素以暴走聞名的陸軍。鈴木選擇他任昭和天皇侍從長當時,任職天皇侍從武官的阿南惟幾取代小磯內閣的杉山元,成為新任陸軍大臣。阿南惟幾雖然也是主戰派,然而他對鈴木的尊敬始於任職天皇侍從武官之時。由於盟軍《波茨坦宣言》中對於天皇在戰後皇位保存沒有明確承諾,而且陸軍省與外務省對此的認知有差距,加深了當時陸軍拒絕投降的意念。雖然阿南在內閣會議上以陸軍的立場針鋒相對,但並不影響他對鈴木的尊敬。

1945年8月14日,日本宣佈投降前一天,天皇主持的御前會議決定接受波茨坦宣言後,阿南惟幾帶了雪茄對鈴木說「對於終止戰爭的爭議開始以來,我代表陸軍強硬的意見,給本應幫助的總理帶來很多麻煩,我鄭重致歉。但請您理解,這是為國家和陛下著想,並沒有其它用心。這雪茄來自前線。我不抽雪茄,聽說閣下喜歡,就拿給您了。」鈴木回答「從開始我就心懷感激地知道你的感受。這一切都源於你對國家的熱情。然而,對於國家和皇室的未來,我沒有那麼悲觀。國家會恢復,皇室一定會得到保護。日本一定會重建成功。」阿南點點頭說「我也是這麼想的。」然後就離開了。鈴木對內閣書記官長迫水久常說「這是阿南道別的方式。」幾個小時後,阿南惟幾在陸軍大臣官邸切腹自盡。雖然阿南惟幾切腹前,陸軍青年軍官企圖武裝阻止天皇投降廣播的著名宮城事件已然發動,然而後來的日本傳記文學作者認為阿南惟幾切腹自盡,打消了日本陸軍軍人後續以武力發動事變的意念。鈴木啟用阿南惟幾作為陸相的決定,成功解決了日本陸軍對於終戰爭執的最大難題,是終於成功發展為結束戰爭的關鍵。

鈴木敦促昭和天皇下决心接受《波茨坦宣言》,在經過原子彈爆炸日本投降之后,以「自己的使命已结束」為由,宣布内阁总辞,成为战前昭和时期最后一任首相。后再度任枢密院议长、皇族审议会总裁。他的一生,亲眼见證了日本海军乃至於大日本帝國的兴起、壮大、衰落與滅亡。

著名的《终战诏书》(玉音放送)就是由时任日本首相的铃木贯太郎起草,迫水久常、川田瑞穗、安冈正笃执笔完成,其他内阁大臣亦曾参与修订。

1948年4月17日,死於肝癌,葬於千叶县東葛飾郡關宿町實相寺。大多數遺物在千葉縣野田市鈴木貫太郎紀念館展示。

參考文獻编辑

  1. ^ 海軍軍令部編,《二十七八年海戦史 第2冊下巻》〈第十章第三節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春陽堂,1905年。
  2. ^ 伊藤正徳,《大海軍を想う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第四章 第二次夜襲に敵は戦意崩壊〉,文藝春秋新社,1956年。

外部連結编辑

官衔
前任:
小磯國昭
  日本內閣總理大臣
第42任:1945年
繼任:
東久邇宮稔彥王
前任:
原嘉道
平沼騏一郎
  日本樞密院議長
第20任:1944年-1945年
第22任:1945年-1946年
繼任:
平沼騏一郎
清水澄
前任:
原嘉道
  日本樞密院副議長
第14任:1940年-1944年
繼任:
清水澄
前任:
重光葵
  日本外務大臣
第42任:1945年(兼任)
繼任:
東鄉茂德
前任:
重光葵
  日本大東亞大臣
第42任:1945年(兼任)
繼任:
東鄉茂德
军职
前任:
山下源太郎
  日本海軍軍令部總長
第8任:1925年-1929年
繼任:
加藤寬治
前任:
竹下勇
  日本海軍聯合艦隊司令長官
第15任:1924年
繼任:
岡田啟介
前任:
竹下勇
  日本海軍第1艦隊司令長官
第14任:1924年
繼任:
岡田啟介
前任:
村上格一
  日本海軍吳鎮守府司令長官
第15任:1922年-1924年
繼任:
竹下勇
前任:
小栗孝三郎
  日本海軍第3艦隊司令長官
1921年-1922年
繼任:
中野直枝
前任:
伏見宮博恭王
  日本海軍第2艦隊司令長官
1920年-1921年
繼任:
中野直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