銃皇無盡的法夫納角色列表

维基媒体列表条目

此列表是《銃皇無盡的法夫納》內的登場人物的介紹,中文譯名以台灣東立出版社之繁體中文版為準。

※以下介紹中包含一部份原作輕小說、特典、外傳與電視動畫劇情,請斟酌閱讀。

密得加爾编辑

主要角色编辑

物部悠物部 悠(もののべ ゆう),聲:松岡禎丞千本木彩花(幼年))
本作男主角,16歲,尼福爾與密得加爾軍階同為少尉。布倫希爾德教室座號8號。12月25日(聖誕節)出生。龍紋位置為左手。
一開始被認定為世界唯一一名男性的「D」,原本應該到密得加爾接受保護,後來卻遭尼福爾從中攔截,更因此成為尼福爾的部下,隶屬於對「D」特種部隊斯雷普尼爾」小隊,被稱為「惡龍(法夫納)」。直到三年後(兩年半後由夏洛特發現、再經半年的交涉)才由妹妹深月利用職權將他調來密得加爾。但來到密得加爾以後,仍然與前直屬上司洛基少佐保持有時的聯繫(雖然幾乎是單方面的聯繫)。
在尼褔爾時期或對人作戰時是以其直接物質變換而成的電擊手枪「AT·涅伽爾」(AT Nergal)戰鬥。來到密得加爾以後,在對龍作戰或面對AT·涅伽爾無法解決的敵人時使用的虛構武裝為大口径装饰手枪「齊格菲」(Siegfried)。在「D」中的上位元素生成量非常少,以物質變換而言無法變換出10千克以上的東西出來(一般的「D」最少能生成10噸)。需要藉由其他「D」的上位元素獲得將龍擊倒的巨大力量。而且無法以此讓自身獨力空中浮游。
早在六歲時去露营途中因交通事故(實為被第九次災厄襲擊),深月的父母雙亡。此時獲得了「D」(以及能抵抗第九次災厄的權能「诺因」)的能力。悠直到十年後終於推測出來。
三年前赫卡同克瑞斯在七登市出現前一天,曾在河川遇上奇力。第二天赫卡同克瑞斯隨即襲來時,為了保護妹妹深月而與尤克特拉希爾交易,得到一部份能夠製作擊倒龍的兵器的情報。後來生成马尔杜克特殊火炮「淨界之炎米吉多」(Megiddo),成功擊退赫卡同克瑞斯,卻失去恐懼心與深月以外(包括遇上奇力)的記憶。
與利維坦之戰時,重新連結當時切斷的情報網路,生成能重創利維坦的兵器马尔杜克主炮「封鎖天空之塔巴別塔」(Babel),但是也失去與深月成為家人以前的回憶(包括婚約者約定)。與赫拉斯瓦爾格爾的決戰中第三度連結情報網路,生成能殲滅赫拉斯瓦爾格爾的兵器马尔杜克念式連裝炮「貫通彼岸的方舟诺亚」(Noah),更讓三年前到出生時的所有記憶全都被資料覆蓋,此外尤克特拉希爾還開始可對他進行記憶及行動上的控制。其后由蒂亞证實其实是封印记忆。
失忆前曾与深月有过“一直在一起”的约定。但是因为与尤克特拉希爾的交易而丧失这段记忆。在擊殺巴西利斯克以後,與深月對話中意識到喪失記憶的嚴重性後,除了告知伊莉絲關於與尤克特拉希爾的交易一事,亦跟她说过现在的他也许是喜欢着伊莉丝的,但这或许不是真正的他。并请求伊莉丝保密他失忆一事,希望伊莉丝能帮助他找回以前的记忆。以後有任何秘密也是率先向伊莉丝公開,另一方也感受到失去记忆所帶來的種種罪惡感。在擊殺赫拉斯瓦爾格爾以後,亦先後向麗莎和蓮告知交易之事。
真正身份是蒼龍·規制空間的蒼光,在被第九次災厄襲擊時獲得第9權能「诺因」(Neun)。持有的权能與“不改變”的特性有關。同時有著第二世代的複合龍種更出色的看上對象能力,可以使复数的「D」龙化(但被伊莉絲先後抱怨悠腳踏兩條船和花心),支配力甚至远胜於第二世代的複合龍種,同时使自身與伴侶的上位元素生成能力恒常化(20歲前後或是懷孕亦不會失去能力)及保有原來外表與理性,但範圍僅限於與悠有強烈羈絆的「D」。由於能使看上的對象龍化,事實上已經不是男性的「D」,而是與夏洛特一樣具有人類外表的龍。被尤克特拉希爾称為“诺因(9)”,奇力亦在與他交戰後認定他是诺因。但男性的「D」並非弗栗多的計劃所需要的,一度被弗栗多稱為「尤克特拉希爾的傀儡」和「非正規者」;而且表面上就像不了解自己作為抗體龍種應做之事,因而一度被弗栗多懷疑其抗體龍種的身份。直到弗栗多見證他短暫地使用權能「顯靈粒子」而變質仍恢復原狀及發現他按抗體龍種的本能而守護深月才正式承認。另外也不如其他具有上位元素生成能力的龍般達到了生物體變換的領域。
在加入尼福爾後被移植本應被廢棄的第8權能「惡龍(法夫納)」的一部分力量,能对人和變成人的龙造成伤害,亦是得到該力量後不會變質的成功例子。在艾爾利亞公國時為了保護菲莉爾,對赫瑞德瑪首度下了殺人覺悟。與弗栗多的戰鬥中,更因深月被害而萌生殺意,讓他與惡龍的界限變得暧昧不明。事實上,在洛基的運作下,原本便持有大量的廢棄因子。
洛基少佐曾經表示斯雷普尼爾為進行基因等級的肉體改造的舊文明士兵們的後裔,說明悠也是其中之一。
擊敗利維坦和赫拉斯瓦爾格爾以後開始能夠藉由上位元素使用權能「萬有斥力」(Antigravity)與「顯靈粒子」(Ether Wind)。弗栗多解釋他沒有因能力而龍化是因為能使出的力量比本來的龍過於弱小。但第十卷時改說其為權能“不變”的特性而令身體沒有變質。
在學園祭第二天,麗莎向他說明其記憶喪失原因時,一度被尤克特拉希爾侵蝕意識而被其控制。雖然得夏洛特的支配權能壓制控制能力,但亦令左手活動不能。其後討伐尤克特拉希爾時,因其控制力與支配力拉鋸而再陷於被其控制的危機。這時因蒂亞的揭發被众人发现与尤克特拉希爾交易一事。在蒂亞成為尤克特拉希爾的新中樞以後脫離其控制,左手也得以恢復自由。
回到物部家第二天早晨,終於向全體公開與尤克特拉希爾交易會失去記憶之事以後,由蒂亞清除记忆封印。原來以為會被本來的他覆蓋,恢復記憶以後卻在恢復對深月的感情的同時,心中仍保有對伊莉絲的感情而產生糾結。最初能夠恢復的幾乎都是與深月一起時的記憶,走到河川時恢復三年前遇上奇力的記憶,並因而救下失去意識的約翰和負傷後昏迷的奇力。
當弗栗多以深月為目標,並以具有毒性(昏睡)的黑龍之血使她昏睡時,以「惡龍(法夫納)」的力量將其擊敗。
與克拉肯茲拜決戰時,因目睹克拉肯茲拜企圖將伊莉絲龍化,不想伊莉絲被克拉肯茲拜奪走的思念令看上對象的能力覺醒。這時其龍紋變成代表自身的藍色。隨後證實不只伊莉絲與克拉肯茲拜,還將布倫希爾德教室全員與奇力的龍紋也變為藍色,因而從回密得加爾開始被隔離處理。
以後的尼福爾對密得加爾強制檢查期間,在密得加爾地下空洞與布倫希爾德教室全員(除了叛變的艾列拉)與奇力接觸並且變為其同種。其後與帶領「斯雷普尼爾」的艾列拉於學園長辦公室前的決鬥中,亦以一指接觸到她而將其龍化。
緊接著來到密得加爾的正門以外,與吸收了大量废弃因子的洛基少佐決戰。但因废弃因子量較少和洛基能以权能殺死其伴侶的焦慮而不敵,更被其擊中心臟。這時發現其心臟能不经过上位元素变换生成微量顯靈粒子以後,將權能「顯靈粒子」變化為鎗的形狀「顯靈的齊格菲」(Siegfried Ether Wind)、短暫地以本來的規模行使而達到龍的領域並幾乎將洛基擊殺。但這卻中了洛基的計劃,導致原本處於同化的「惡龍(法夫納)」在完全的廢棄權能以下膨漲。以後藉由共有權能,與艾列拉一起承擔了大部分的廢棄因子(剩下的分散給除紫音外的其他伴侶),分散以後仍可藉由其性質,通過扭曲他人命運達到對人戰的無敵。
密得加爾攻防戰尾聲通過蒂亞連結情報網路,集眾人的上位元素生成能消除夏洛特的血霧的兵器马尔杜克亞空還噴進炮「吞星之風穴無底洞」(Abyss)。
在祭典與深月約會中藉由自己一生中與其他女孩的經歷,歸納出了「最重要的存在就是深月」的結論。然而這卻導致深月體內的第九次災厄暴走,從弗栗多得知她會被「末日殘渣」吞噬而消失後,無視警告並以權能「诺因」壓抑下來。然後以「惡龍」將外洩後變成深月已故的生父母襲來的「末日殘渣」排除掉。但隨即從弗栗多得知他是按照本能而守護深月後因而惱羞成怒。
回到宿舍以後,終於向全體公開抗體龍種與真龍、以至深月體內的「末日殘渣」之事。第二天再通過蒂亞連結情報網路以獲得剩餘的資料,集全密得加爾所有的「D」的上位元素生成完整的『機龍』马尔杜克戰艦,並在與布倫希爾德教室全員啟航時受推舉為艦長。龍伐隊迎戰巴哈姆特時,藉由马尔杜克戰艦的操縱特性,與奇力一同保護伊莉絲。當伊莉絲尚未能夠消滅巴哈姆特時下令撤退。第二度迎戰巴哈姆特時,由於奈亞拉托提普突然再次出現,疑似受到本能的影響而指示紫音前來將其消滅。
當深月叛離時,因阻止她脫離失敗、轉而營救芙蕾雅並且得知深月背叛原因以後,放棄損毀的马尔杜克戰艦、轉乘洛基少佐的納吉爾法號戰艦。當眾人抵達南大西洋不明領域時,將權能「顯靈粒子」讓渡奇力、艾列拉與麗莎,並一同潛入拉格納洛克。在迎戰歐特魯斯時,再度利用顯靈粒子生成「顯靈的齊格菲」。以後與艾列拉兩人一組行動時,卻被假篠宮都伏擊。雖然找出「萬有斥力」的寄宿位置並且直接用反重力以迎擊假都,但被其利用紫音造成分心,並且被「安哥魯莫亞的黑卵」吞噬。在「末日殘渣」試圖找出權能「诺因」的寄宿位置以發揮完整的權能,但卻找不到,並且在意識完全消失時得以伊莉絲等人權能「诺因」呼叫其稱呼而重新照亮並且恢復自我。這時終於明白權能「诺因」寄宿在言语以後,與伊莉絲一同解放被困的眾人,並且與眾人將「末日殘渣」定義為假都。但正當要再戰假都時,拉格納洛克的崩壞以得他與眾人追擊假都。以後面對由「末日殘渣」構成的不明領域時決定獨自潛入,並且要求眾人從外測持續呼叫其名字。
在一片黑暗的不明領域當中好不容易找到深月以後,拒絕殺掉她的要求並且說服她別妄自菲薄,並且要求她解放所有「末日殘渣」以後,與持有權能「诺因」的眾人同心協力抵抗「末日殘渣」整合以後將會變成的安哥魯莫亞。離開不明領域以前從假都得知「诺因」的真相為「定宙的蒼光」。離開不明領域以後,與持有權能「定宙的蒼光」的眾人同心協力對整合以後的「末日殘渣」賦予安哥魯莫亞的名字和形體。但當伊莉絲倒下時,只能以「萬有斥力」爭取時間和用以飛回納吉爾法號戰艦,並藉篠宮老師聯絡洛基少佐撤離。以後指示蒂亞解開弗栗多的束縛。
在納吉爾法號戰艦的醫務室,為了救治伊莉絲而公開诺因的權能之事。以後被弗栗多質問伊莉絲是否重要的存在時,回應她就只有一個;並且認為弗栗多不在也會令他困擾、以及她亦有立場以外的價值。從夏洛特得知貞德想出引出人類的光源的方案時,表示會告知眾人,並向她回應伊莉絲已經決定要戰鬥。
當奇力與弗栗多爆發權能衝突而前去制止兩人時,接觸奇力所釋放的「顯靈粒子」並且了解她的過去。
在納吉爾法號艦橋內眾人第二輪聚集中,向眾人表示會藉弗栗多變成安哥魯莫亞,儘管自已有失去自我而無法還原的風險。第二天、安哥魯莫亞1號隨即襲來,得弗栗多所借予的部分真正的第七權能,用於變為安哥魯莫亞同種的生物體變換,並因而得知以前為龍伴侶而向自身一行人襲來的抗體龍種會看上伊莉絲等人的事實,這時其龍紋邊緣變成黑色。
在安哥魯莫亞1號中得到指揮權。戰前從奇力得知伊莉絲的可能以後,感謝她為伊莉絲擔憂。認為這樣可以改變未來,並且將伊莉絲拜託於她。洛基少佐擊破了安哥魯莫亞1號以後再與持有權能「定宙的蒼光」的眾人照出其真體,並且在收看到夏洛特的演說直播後得以增大光量。以後召回眾人,並向洛基少佐確認需否救援以後追擊安哥魯莫亞。
對安哥魯莫亞本體的最終決戰前向眾人說明計劃,並且在末日殘渣汙染區域的周圍逐一放下乘員前聽取眾人的戰後約定以後互相訣別。同時使用權能「定宙的蒼光」削減末日殘渣範圍與「萬有斥力」抵消重力場。安哥魯莫亞本體被射穿以後與伊莉絲互相訣別,然後與眾人第二次以定宙的蒼光削減剩餘的末日殘渣;並在發現以都為中心的頭蓋骨外殼還未打碎後,以「顯靈的齊格菲」將其射穿。從都靈魂得知安哥魯莫亞的心(記憶)以後更準確地定義其原型,並在發現其真體規模以後以斥力場將其帶至宇宙,同時藉弗栗多的權能龍化為安哥魯莫亞的同種——在其墮落以前的白銀翼龍模樣。與其交戰中先後模仿每名同班同學們的攻擊方式與運用所持有的所有權能,在接近戰中藉由利牙咬碎安哥魯莫亞的咽喉。但當被其一同推向地球表面、斥力場被重力場抵銷之際,亦無法自行恢復為人類。因眾人、以至全世界人們呼叫其名,終於變回人類。消滅掉安哥魯莫亞完全崩壞前變成的尖牙後,受眾人所迎接。
在後續的《聖誕危機(上)》中,與貞德一同迎接洛基少佐與斯雷普尼爾部隊。媒體採訪結束後與洛基少佐、斯雷普尼爾部隊一同在學生會長宿舍後的空地迎擊使用雅戈泰技術體系的敵人。
在《聖誕危機(下)》中,宴會後才佈置禮堂不久,因菲莉爾開始的婚禮遊戲而不得不參與。在多度失敗的最後,終於與眾人一同回答了一致答案。
在《聖誕尾聲》中,回到布倫希爾德教室並受眾人慶祝自己的生日。
伊莉絲·芙蕾雅イリス・フレイア,Iris Freyja,聲:日高里菜
本作女主角之一,軍階為二等兵。布倫希爾德教室座號7號,有著班級的劣等生之稱。龍紋位置為側腹。
性格開朗,有著基本的陽光氣質,但也有冒失娘的缺失。意外地亦是使用每種權能時,其反面的受害者。
一年前因為白之利維坦引起的龍災失去家人,也在此時「D」的能力覺醒,並為了替家人報仇進入密得加爾。
在海邊游泳時因為泳衣被水沖走,尋找泳衣時與初次來到密得加爾的悠相遇。起初將悠視為侵入者和變態,後來在不斷接受悠的幫忙後,解開這個誤會並開始對悠有了好感。最先從悠口中知道悠与尤克特拉希爾的交易一事,但亦因而知道丧失记忆以前的悠本來喜歡的人是深月以後,也只能感慨只差一步。悠恢復了記憶後,更加深與悠和深月的感情矛盾,但與深月一樣都是想將悠讓愛給對方。悠的看上對象能力覺醒以後才令互相禮讓結束。
虛構武裝為魔法少女樣式的銀色魔杖「雙翼之杖」(Caduceus)。對物質變換的操控力低,無論什麼物質都會引起爆炸,即使是最安定的元素秘銀也不例外。而且無法以此讓自身獨力空中浮游。但其實個人具有空間把握能力,並得到悠的逆向思維建議后作出的訓練後展現(動畫版改為在救悠時首度展現)。其後的利維坦之戰中在悠的協助下,將錯就錯並發展出遠距離物質變換轟炸的攻擊手段。
擊敗巴西利斯克後完全繼承權能「災厄時間」(Catastrophe),但直到學園祭中悠被尤克特拉希爾擊中了才使出。在正式討伐尤克特拉希爾時可依其意志使用,這時使用的是雙翼之杖的紅色杖身版本「災厄之杖」(Caduceus Catastrophe)。但因追求更強的新力量,而能夠不经过上位元素变换和虛構武裝即可直接使用災厄時間並不斷增強,連帶身體出現變異而能力逐漸上升;甚至以生物體變換生成出連接右手的「第三眼」。結果如學院長夏洛特所言逐漸的接近龙。弗栗多解釋是即將變成下一位巴西利斯克。但被悠龍化以後,無法直接生成災厄時間以至災厄之杖、第三眼,即使经过上位元素的变换生成質量接近零的災厄時間,所生成的災厄時間也顯得比以前淡薄。
體內混雜了更多阿波卡利普斯的因子,所以在末日殘渣吞噬之際,能夠直接成為光源。但是,她使用權能「定宙的蒼光」之際,也會因被吸取大量力量而最先「枯竭」,最終會變成末日殘渣、什至連殘渣也不剩下的回歸於無。
弗栗多以人類形代現身時,少數直接表達支持對話的主和派。
曾被利維坦看上而差點龍化,最後利維坦遭到悠等人擊敗,得以避免變成龍。但在與克拉肯茲拜首戰後又被其看上;在深山別墅戰鬥中為保護深月免受裝甲兵自爆波及,被瓦礫擊中後出現了巴西利斯克的鱗片,開始有著變成龍的明顯跡象。最終與克拉肯茲拜決戰時,變得越來越接巴西利斯克又被克拉肯茲拜抓住並快要變成其伴侶前,被看上對象能力覺醒的悠將龍紋變成藍色和雙方抓住對方的右手以後龍化,出現變異的身體亦因在龍化時「變回人類」而還原。
得知自己被悠龍化以後立即產生了自己是悠的伴侶的自覺。回密得加爾完成檢查後最先能再與悠接觸。
龍伐隊迎戰巴哈姆特時,因繼承權能「災厄時間」而成為關鍵人物,然而首度對上巴哈姆特時因藉上位元素不能發揮權能的全力而無法將其消滅。在與弗栗多談到「成為巴西利斯克並以第三眼消滅巴哈姆特」一度感到畏懼,得知诺因的權能可將出現變異的身體還原為人類以後才不再害怕,並且主動找出「災厄時間」的寄宿位置。第二次迎戰時再度以生物體變換生成出「第三眼」,在兩番嘗試以後,終於將其消滅。
戰後遇上深月,然而試圖說服她的話語卻加劇其叛意,並且被其綁在兩人所用的客艙以內,其後獲悠救出。在悠氣餒時開導他可在成為諾因以前就一直在一起。以後變得無精打采,亦因而抱著睡著的悠道歉。
當悠等人潛入拉格納洛克而與其他人在納吉爾法號戰艦甲板以上待命時,受到假篠宮都的突襲,並且被「安哥魯莫亞的黑卵」吞噬。但即使如此仍試圖呼叫被吞噬的眾人之名,並且讓她倆呼叫彼此,無意中卻發揮了權能「诺因」的完整權能。因而解放悠以後,協助他一同解放被困的眾人。
當悠與深月離開不明領域以後,與持有權能「定宙的蒼光」的眾人同心協力對整合以後的「末日殘渣」賦予安哥魯莫亞的名字和形體。然而即將全部末日殘渣塞進安哥魯莫亞之際,卻因阿波卡利普斯的因子最先「枯竭」而突然倒下,連帶導致「定宙的蒼光」減弱。這時她身體非常冰冷,在納吉爾法號戰艦的醫務室治理時卻找不出異常的原因。因弗栗多供給足以縮短星球壽命的上位元素而保著一命。
即使得知自己使用「定宙的蒼光」會因末日化而死仍不猶豫,但卻因自己造成奇力與弗栗多產生磨擦感到困擾,並認為要與眾人商量。當艦橋內眾人第二輪聚集結束時,提出眾人一起遊玩。在與安哥魯莫亞1號交戰以前,曾找奇力商量關於「該守護的未來」,並且藉由權能「災厄時間」嘗試預見未來,卻什麼也看不見。該戰以後身體如常。
在對安哥魯莫亞本體的最終決戰中與弗栗多一同迎戰警戒著馬爾杜克戰艦的三個頭當中正面對上的那顆。以後從馬爾杜克的甲板仰望天空,得知悠無法變回人類以後決定由她們讓他變回,並且要求眾人也呼叫悠。期間即使過度使用權能「定宙的蒼光」而再度末日化,仍然以悠為優先,因弗栗多供給自身於本體的上位元素而再度保著一命。
結局時在夕陽以下如最初遇上悠那時般在海邊游泳,然後泳衣因與悠戲水而掉落。
物部深月物部 深月(もののべ みつき),聲:沼倉愛美
本作女主角之一,軍階為中佐。16歲,和悠相差一個月之大,布倫希爾德教室座號3號。龍紋位置為頸部。
現任密得加爾的學生會長,也是現任龍伐隊隊長,因为甜品制作的非常好吃所以在同学中很有人望。
為悠的義妹,雖然常常對悠很嚴厲,可是心裡頭其實很在乎悠。在眾人前顧及自己身份,而私下經常對悠撒嬌。喜欢悠,曾与悠有过“一直在一起”的约定(婚約者)。而她的行動亦使得悠認為她比任何人都要堅強。
虛構武裝為「五閃神弓」(Brionac)。過去曾經在學校的體驗課中接觸弓箭。在「D」中是唯一能生成大量反物質的人,更曾利用反物質生成的「終之箭-天落流星」(Last Quark)擊殺兩條克拉肯(一條為原本存在,另一條是好友龍化)、利維坦和巴西利斯克,重創赫拉斯瓦爾格爾和尤克特拉希爾。弗栗多解釋她沒有因能力而龍化是因為沒有繼承完全的能力。
六歲時去露营途中因交通事故(實為被第九次災厄襲擊)而父母雙亡,這時「D」的能力覺醒。但也因悠以權能「诺因」救活她而導致「末日殘渣」潛藏在其體內。以後成為物部家的養女,與悠是沒有血緣關係的兄妹(邻居的六年與作为家人的七年。两人一起度过十三年的时光)。
三年前藍之赫卡同克瑞斯襲來後,為了尋找悠而來到密得加爾。但來到以後卻發現悠不在密得加爾以後,不得不為尋找悠而努力。
即使在學校很受歡迎,這三年間卻因將龍化的好友篠宮都與將其龍化的龍都一箭射殺,而招來麗莎的憎惡。
在付出極大代價以後(擊殺龍和殺死龍化好友得到權力),利用權力將悠調來密得加爾,並就近監視學園中身為唯一男性的悠以免其擾亂風紀。但她本人也對哥哥有著佔有欲,當悠親近其他女孩時就會變得有些暴躁。
因殺死好友而對自己產生罪惡感,曾說過要一直與龍戰鬥補償,即使不實現與哥哥的約定。
在擊殺巴西利斯克以後,因麗莎和悠的幫助下自己罪惡感得到解決。並向悠提起約定,揚言不會放棄哥哥。但也因而讓悠意識到深月事實上是義妹。
但在擊殺赫拉斯瓦爾格爾以後,悠對自己的態度突然截然不同。雖然懷疑一些事,但卻未得到確定。之後一直懷疑哥哥隱藏的事實,加上哥哥開始親近其他女性,而對自己越來越疏離。
直到討伐尤克特拉希爾時,因蒂亞揭發而得知悠與尤克特拉希爾交易並且令身體被控制(這時仍未得知失去記憶一事)而深感自責,更曾企圖單人不顧生命危險為同伴開路到尤克特拉希爾所在之處,被蒂亞阻止。
討伐尤克特拉希爾以後回到物部家的第二天,因伊莉絲道歉時說出「恢復」兩字,終於得知悠與尤克特拉希爾交易會失去記憶一事。
克拉肯茲拜襲來時自稱自己能討伐它,但討伐時卻因其少女模樣的容貌而下不了手,最後更因心理創傷而一度無法戰鬥。
當弗栗多以她為目標襲來時,被其從傷口注入具有毒性(昏睡)的黑龍之血而陷於昏睡,直到回密得加爾以前仍未醒來。
經過克拉肯茲拜的決戰並導致其龍紋變成悠的藍色以後,在尼福爾對密得加爾強制檢查期間自愿被悠龙化。奇怪地不但變化的反應較大,而且全身一直處於很熱與疲勞的狀態,直到眾人搬入其宿舍時恢復。
可在夏洛特房間的陽台上以手觸摸龍紋時,手一度出現輪廓出現逐漸變黑的異樣。這瞬間被弗栗多發現,並被其告知悠因其體內擁有毀滅世界的第九次災厄而守護她,但一會兒後卻忘記兩人的對話。可是在祭典時從悠得知他最重要的存在是她以後又回想到與弗栗多的對話而陷於絕望,並且被「末日殘渣」侵蝕,悠在她被黑暗吞噬前以權能「诺因」壓抑下來。恢復意識後終於崩潰。
第二天登上馬爾杜克戰艦後與伊莉絲同一客艙。儘管這時不否定該本能,卻害怕在這以後那個時刻、悠因失去守護她的理由而冷落她,甚至不希望戰鬥結束。這時洩漏出來的「末日殘渣」變成都的面容並且企圖蛊惑她,儘管她奮力拒絕,但已經對她內心造成動搖。與悠、弗栗多談論權能的寄宿位置以後判斷出權能「诺因」所在。當奈亞拉托提普與巴哈姆特都被消滅、但巴哈姆特所擴散的不明領域以內的末日殘渣卻吞噬馬爾杜克戰艦時,早已來到艙門旁的她卻以權能「诺因」將之連同美國西海岸與北極的不明領域都吞食殆盡般重新封印在其體內。
戰後為了實現她的所有願望終於叛變,突襲伊莉絲、破壞馬爾杜克戰艦並揚言自己是眾人的敵人以後與變成筱宫都模樣的「末日殘渣」叛離、一同飛向剩餘的不明領域。先消滅諾瓦,後潛入拉格納洛克。雖然一路上依靠假篠宮都,但仍拒絕讓渡末日殘渣,並表明自己會挑選敵人。
假都離開的期間找到身為拉格納洛克核心的「最高神」,並且在一輪苦戰中將其擊破以後,抵達不明領域並且強行將「末日殘渣」定義為自己,藉以令自己與「末日殘渣」同歸之盡。但由於悠已經將眾人轉變為其伴侶,卻也過度分散诺因的權能,以致自己反被不明領域吸收;儘管其體內還有一半以上「末日殘渣」,但不久就會因其力盡繼而破體而出。在悠潛入不明領域並且找到她以後,為自己傷害了他的所為致歉並且要求他殺掉自己,以至少保全一半的世界。悠好不容易才說服她在其心中位置,而她也同意解放體內所有「末日殘渣」以恢復實體。離開不明領域以前亦從假都得知「诺因」的真相。離開不明領域以後,與持有權能「诺因」的眾人同心協力抵抗「末日殘渣」整合以後將會變成的安哥魯莫亞。
回到納吉爾法號戰艦以後,為了確認把「末日殘渣」都拋棄掉的她在悠心中的位置,對他發出「豁盡全力的表白」,並得到悠仍然愛著她的答覆。
在對安哥魯莫亞本體的最終決戰中迎戰的頭是警戒著馬爾杜克戰艦的三個頭之一。
在後續的《聖誕危機》中,與眾人在宿舍待命,以防萬一。

布倫希爾德教室编辑

麗莎·海渥卡リーザ・ハイウォーカー,Lisa Highwalker,聲:金元壽子
布倫希爾德教室座號1號,16歲。龍紋位置為臀部。
為金髮碧眼的英國藉少女。班級的領導者,並把其他同學當成家人看待。早在入學密得加爾以前就與菲莉爾認識。雖然常指責伊莉絲的缺點,但其實是關心她的表現。蒂亞編入布倫希爾德教室以後,多數是由她照顧。
虛構武裝為長槍「永恆之槍」(Gungnir)。事實上本人學習的事情中喜歡的是槍術,而虛構武裝名字為深月所取。
兩年前參與過克拉肯之戰,很清楚被迫殺死龍化同伴的深月的自責,在深月希望有人怪罪她的時候也主動承擔這份責任。
此外亦是對身為男性的悠的強硬派。最初對悠抱有距離感,在悠的協助下擊敗利維坦以後才對悠改觀。其後學園祭前夕,為了避開雙親的婚約而與悠進行假扮戀人的訓練。期間從悠口中得知悠因与尤克特拉希爾的交易失忆一事之后,决定帮助悠取回记忆並喜欢悠。
因被尤克特拉希爾控制的悠襲擊,並得到夏洛特的支配權能所救,亦得知夏洛特的真正身份。
因奇力企圖將蒂亞帶回的戰鬥中敗給奇力,之後一直秘密地在磨練對人技術,並於對尼福爾人型無人兵器時首度展現。
克拉肯茲拜襲來時與菲莉爾留守物部家以負責護衛與監視奇力,隨後菲莉爾與蒂亞追擊弗栗多而獨自維持行動。
經過克拉肯茲拜的決戰並導致其龍紋變成悠的藍色以後,在尼福爾對密得加爾強制檢查期間自愿被悠龙化,但期間幾乎鬧出親吻龍紋(臀部)的笑話。
當眾人抵達南大西洋不明領域時,獲悠讓渡權能「顯靈粒子」。在迎戰歐特魯斯時,利用顯靈粒子生成「顯靈的永恆之槍」(Gungnir Ether Wind)。以後與奇力兩人一組行動,但受到假篠宮都的突襲,並且被「安哥魯莫亞的黑卵」吞噬,因悠與伊莉絲以完整的權能「诺因」重新照亮而重新照亮並且恢復自我。恢復過來以後曾企圖將「末日殘渣」封在自己體內,被悠制止。以後面對不明領域時為出聲最大的人,但仍然無法照亮深月的身影。深月被悠帶出不明領域後直接將不滿情緒發洩了出來,但還是原諒了她。
當伊莉絲行使權能「定宙的蒼光」而倒下時,判斷已經成功固定大半的末日殘渣,並且抱起伊莉絲撤離。
對安哥魯莫亞本體的最終決戰中,順應其座號而首先下船作戰。
菲莉爾·克雷斯特フィリル・クレスト,Firill Crest,聲:花澤香菜
悠的同學,布倫希爾德教室座號2號,15歲。龍紋位置為肩口。
早在入學密得加爾以前就與麗莎認識。
興趣是讀書,不單上課以外,甚至連走路也會拿著書看。虛構武裝亦是名為「虛構魔書」(Necronomicon)的魔法書
而在宿舍房間內時也會玩遊戲,但涉及能可自由更改男主角名字的電玩時,卻總會使用悠的名字。這直到眾人以遊戲決定深月宿舍的房間分配時才被悠得知。
祖父是艾爾利亞公國的國王,因此是有皇室血統的公主
在對安哥魯莫亞本體的最終決戰揭露她能一心二用,愈思考不相關的事,頭腦愈能靠直覺應付眼前情況,毫不猶豫地採取行動。
布倫希爾德教室的學生中對悠的方式最為積極(例如在温泉公然從後面抱著悠)。赫拉斯瓦爾格爾對奇力失去興趣後成為其新的求偶對象。最後被悠所救,開始對悠有好感。
經過克拉肯茲拜的決戰並導致其龍紋變成悠的藍色以後,在尼福爾對密得加爾強制檢查期間藉悠龙化,讓悠成為其王子。
在馬爾杜克戰艦飛越艾爾利亞公國領空時,在甲板上宣佈與悠結為夫婦。這一事隨後在決戰前與悠的「新婚初夜」時被眾人發現。
在後續的《聖誕危機(下)》中,宴會後才佈置禮堂不久,以一身婚紗現身,並且宣佈古代艾爾利亞式婚禮的完全版·困難模式開始。
艾列拉·露アリエラ・ルー,Ariella Lu,聲:德井青空
悠的同學,布倫希爾德教室座號5號,15歲。龍紋位置為下腹部。
心直口快、男孩子氣的少女。出身於政治情勢不安定的中東大國,並經歷無數的生離死別,所以十分重視效率與實用性。
虛構武裝為拳套「牙之盾」(Aegis)。
過去家人死後被黃龍赫拉斯瓦爾格爾吞噬靈魂,因此憎恨對死者絲毫不留餘地的赫拉斯瓦爾格爾,以及其權能「顯靈粒子」。
家人死後待在排斥龍團體之中並跟著學習武術,接受戰鬥訓練時甚至展示出差點殺了教官的實力。但當「D」的能力覺醒以後,卻反被該團體賣給蓮的父親宮澤健也,並且成為蓮的義姐。儘管如此,她並未記恨於該團體的任何人,而且仍然關心他倆如同以前的家人。另一方面,雖然曾很感謝健也幫助自己,但對他毫不在意女兒蓮的舉動一直無法諒解。結果蓮也覺醒為「D」之後,向警察舉發宮澤健也。一再的轉變使她認為日常必定會結束。
洛基少佐曾經表示斯雷普尼爾為進行基因等級的肉體改造的舊文明士兵們的後裔,暗示曾短暫與斯雷普尼爾會合的艾列拉也是其中之一。
在艾爾利亞公國與約翰交手中知道其真正性別。
真正身份为尼福尔间谍,和悠一样有着有着废弃权能「惡龍(法夫納)」的一部分力量。一旦手握武器便会冷酷无情,视人命为草芥。另具有瞬間看穿對方弱點的能力。
擺脫悠以後與「斯雷普尼爾」小隊會合,並且吃下由洛基提供的藥物,因廢棄因子超過器量而龍化(變成赫瑞德瑪)並且失去自我。於學園長辦公室前和悠決鬥,最後悠以一指碰觸其額頭,將其二度龍化並且恢復自我,但失去所有廢棄因子(由洛基少校所繼承)。其後悠需要分散廢棄因子時,與悠一起承擔當中的大部分而重獲廢棄因子。
當洛基原來還有最後計劃——企圖以封天之塔巴別塔湮滅證據、抺消密得加爾,以及殲滅「D」時,集眾人的上位元素使出「七相大盾」(Seras Athena)將其擋下。
因曾制止奇力藉悠龍化以後的進一步舉動,在夏洛特的浴室與悠對話時,奇力卻從窗外乘機闖入報復。
當眾人抵達南大西洋不明領域時,一開始仍因赫拉斯瓦爾格爾的所為而心理上有所抗拒,因奇力的挑釁而接受悠所讓渡的權能「顯靈粒子」。在迎戰歐特魯斯時,利用顯靈粒子生成金色短劍。以後與悠兩人一組行動時,卻被假篠宮都伏擊。雖然在悠直接以「萬有斥力」生成的反重力以下迎擊假都,但被其利用紫音造成分心,並且被「安哥魯莫亞的黑卵」吞噬,因悠與伊莉絲以完整的權能「诺因」重新照亮而重新照亮並且恢復自我。
蓮·宮澤レン・ミヤザワ,Ren Miyazawa,聲:內村史子
悠的同學,布倫希爾德教室座號6號,13歲。龍紋位置為胸口附近。
基本上不說話,總是使用著電腦的少女,甚至連講話也由電腦打字代替,培養默契前只曾與悠交談一次。本身是跳級就讀的天才,能自己做出各種東西(包括電腦)。
虛構武裝為鐵鎚「粉碎灼槌」(Mjolnir)。具有布倫希爾德教室中最大上位元素生成量。
母親小時候就已過世,在艾列拉被收為養女之前一直跟父親健也兩人一起生活。由於父親在妻子過世後不斷埋首研究,甚至可以對研究以外的事務不予理會,因為想要跟父親說話也馬上會被責罵的關係,之後逐漸放棄與人交談的念頭。
後來在求助討伐尤克特拉希爾的方法時回到父親的研究所,並且透露自己的感情。
在悠需要借用其他「D」的力量使用顯靈粒子擊敗尤克特拉希爾時成為他的助手,並於培養默契的過程中逐漸被悠打開心門,稱悠為「哥哥」;之後開始能與較不親密的人正常交談。同時也從悠口中得知悠因与尤克特拉希爾的交易失忆和身體被控制一事。
經過克拉肯茲拜的決戰並導致其龍紋變成悠的藍色以後,在尼福爾對密得加爾強制檢查期間自愿被悠龙化,在與悠對話中亦讓悠意識到他是為了保護眾人而看上各位。
當登上馬爾杜克戰艦時擔任操作員。
當奇力與弗栗多爆發權能衝突時,帶著悠與伊莉絲前去制止兩人。
在對安哥魯莫亞本體的最終決戰中為首度在無法依賴他人的情況下單獨作戰,並在過程中克服了恐懼。
蒂亞·萊特寧格ティア・ライトニング,Tear Lightning,聲:佐倉綾音
原作第二卷登場。悠的同學,布倫希爾德教室座號9號(年齡上本來應接受初等教育)。體型嬌小,有著桃紅色頭髮,綁著雙馬尾的少女。本名不詳。龍紋位置為大腿。
7歲時「D」的能力覺醒,靠著製造上位元素帶給父母富裕生活。後來被覬覦「D」能力的人囚禁並為他們生產上位元素。9歲時與悠相遇並被他所救,和父母得以從人質中解放。
但是後來遭龍信奉者團體「穆斯貝爾之子們」的首腦奇力捉住,父母被殺掉,並受奇力洗腦,認為自己是龍的孩子。
尼福爾沿著紅龍巴西利斯克的行經之處探察災情時被發現,並送到密得加爾接受保護。
喜歡悠,自稱是悠的妻子。
最初對於身為男性的悠以外的人都沒有興趣,在全校集會上公然攻擊深月,加上發言與外表而被全校所有學生所恐懼。因抗拒與悠分開而被編入布倫希爾德教室。最終得以融入全班同學之中。
虛構武裝為「龍之紅翼」(Tiamat),從背部生成巨大的紅色龍翼,並且以雷電攻擊(展開虛構武裝以前,激動時也會直接物質變換為雷電)。
頭上有著兩隻紅色的角,實際是奇力培育她成為擊倒尤克特拉希爾的王牌,因而以生物體變換裝設的器官。雙角的真正作用是對尤克特拉希爾發射電波信號,以此進行駭客行為。其後因成為巴西利斯克的求偶對象而一度放棄用途。直到在遊樂園短暫被奇力帶走得知擊敗尤克特拉希爾的真正方法,與討伐尤克特拉希爾時偷聽悠與麗莎的對話而得知尤克特拉希爾正企圖控制悠以後,接受奇力對雙角的最後調整並得以干涉尤克特拉希爾。
擊倒尤克特拉希爾以後繼承權能「全知回路」(Akashic Record),由於駭進其中樞系統後成為其新的中樞,理論上已經龍化。龍化後被奇力稱為「蒂亞·萊特寧格·尤克特拉希爾ティア・ライトニング・ユグドラシル,Tear Lightning Yggdrasill),亦得弗栗多承認為「尤克特拉希爾的新中樞」。但為了避免被吞噬而限制與全知迴路之間流通的情報量,直到回密得加爾時才完成調高與尤克特拉希爾同步率的調整。在繼承全知回路的最初得知悠因与尤克特拉希爾的交易的種種結果,可藉全知回路的輔助完全支配生成的雷電,同時物質變換操控力也達到了生物體變換的領域。
經過克拉肯茲拜的決戰並導致其龍紋變成悠的藍色以後,在尼福爾對密得加爾強制檢查期間自愿加入悠的眷屬(二度龍化),頭上的雙角藉由全知回路的力量保留下來。
調高同步率以後發現蓋亞與抗體龍種以及真龍的事實,回密得加爾後都和弗栗多單獨對話,加入悠的眷屬後與弗栗多和悠談論悠是否「诺因」。深月體內的「末日殘渣」外洩以後亦受弗栗多所托,找出第七次災厄的情報並藉以預測未來,卻只看見一片黑暗,並因而感受到死亡的可怕。
當夏洛特告知布倫希爾德教室無與尼福爾會合的方案時,提出完成馬爾杜克,並且請求夏洛特讓密得加爾所有的「D」到港口集合,以及說明馬爾杜克的真相。登上馬爾杜克戰艦時還將顯示文字修改為現代英語及追加阿斯嘉規格的虛擬作業系統。當悠的意識體在馬爾杜克戰艦以內切換時,亦是唯一一人注意到他。以後亦在電子作戰中抓住亞特拉。龍伐隊迎戰巴哈姆特時,受命在艦橋防備電子戰。
當弗栗多請求解開其束縛時,受悠指示將束縛解開。
與安哥魯莫亞1號交戰中,當得知複制諾亞能擊破其骨頭後,認為是其精神彈直接對其「意志」造成傷害。
在對安哥魯莫亞本體的最終決戰中做到了廣範式展開生成不可視的細微上位元素。
篠宮都篠宮 都(しのみや みやこ),聲:神田沙也加[1]
布倫希爾德教室座號4號,留著一頭齊肩黑髮,行為舉止有著大和撫子的氣質。龍紋位置為背後。
與深月同時間轉入密得加爾,也是深月的室友,兩人的交情十分深厚。
虛構武裝為薙刀「斬夜之刃」(Kusanagi)。
兩年前被紫龍克拉肯看上並且龍化,後來由姐姐遙命令深月擊殺。
後來,其部分遺骸被宮澤健也回收。遺骸除了仍然寄宿著她的靈魂,其中一條触手還存有其與克拉肯的孩子—克拉肯茲拜
由於遺骸的特性,她殘留的靈魂與克拉肯茲拜混合在一起。儘管她很想要其身體,但克拉肯茲拜醒來並且有其自我以後,她的靈魂遭到吞沒而消失。
直到祭典時深月體內的「末日殘渣」洩漏出來以後,她的靈魂再度找上末日殘渣變成的都身體,並順帶地拉著紫音的靈魂過來。同時成為『重震』的諾瓦的核心,並且以開朗、活潑的性格蛊惑深月叛變。另一方面,敵視悠是「無選擇與拒絕女孩子的勇氣的窩囊之人」。
潛入拉格納洛克前後都曾希望深月將末日殘渣讓渡給她,但被拒絕。當深月表明只要她挑選敵人就有可能突破以後改變行動,先突襲納吉爾法號戰艦上的伊莉絲等人,後連拉格納洛克以內的悠等人都一併吞噬。卻沒想到被困的悠等人脫出而深月已經擊破核心,當飛到深月所形成的不明領域時,捨棄『重震』的諾瓦的身份而決意要成為第九龍——『終焉』的安哥魯莫亞日语アンゴルモア並且潛入不明領域內。但在悠隨後也潛入時並未打擾悠與深月,對悠能打動深月的心刮目相看;並且在兩人離開不明領域以前告知他們「诺因」的真相。
以後一直在安哥魯莫亞以內懷抱著紫音的靈魂等待,並且思考它選擇其他生命作新世界核心的原因。
當悠以「顯靈的齊格菲」擊破她的頭蓋骨以後,以顯靈粒子構成的身體將她所見的安哥魯莫亞的事實都傳給悠,然後以紫音的身份替悠打氣。以後與紫音的靈魂一起回到其身體。
奇力
請見奇力·史爾特爾·穆斯貝爾海姆
栗多菈
請見黑之弗栗多
紫音·茲拜·筱宮
請見紫音·茲拜·筱宮
貞德·奧田希亞
請見約翰·奧田希亞

教育者编辑

篠宮遙篠宮 遥(しのみや はるか),聲:山口立花子
悠等人所屬班級的導師,年齡約20歲左右,軍階為大佐。
密得加爾的司令官,亦負責教授有關「D」的所有課程。
兩年前討伐克拉肯時擔任龍伐隊的隊長,並命令深月擊殺龍化的妹妹。但其實以後也對那件事感到後悔。
曾經也是「D」,以及「D」憧憬的對象,但目前已經失去能力。
失去能力前的虛構武裝為淡紫色光輝刀身的大刀「天叢雲」。
雖然比悠要年長,但缺乏關於男性的知識。
從夏洛特方面知道悠与尤克特拉希爾的交易一事。
與夏洛特·B·羅德締結了血之契約,為身體直接攝取過她的血液的特殊隨從,具有超乎常人的治愈力。
與克拉肯茲拜決戰時,試圖說服克拉肯茲拜,但因救悠而被克拉肯茲拜的秘銀長槍貫穿,因血之契約而保著一命。
當登上馬爾杜克戰艦時擔任通信士以保持與密得加爾及尼福爾的通信。
當悠等人轉乘納吉爾法號戰艦時,曾詢問悠的精神狀態。以後說出自已感情上無法接受她是假的想法,卻因而倒過來變成向悠大吐苦水。
以後與悠、貞德成為再構築的馬爾杜克戰艦的連結者並且負責控制戰艦。
對安哥魯莫亞本體的最終決戰中代替貞德報告情況。
夏洛特·B·羅德シャルロット・B・ロード,Charlotte B. Lord,聲:松田利冴
密得加爾的學園長,有著比悠年紀小的外表,但人生經驗值卻在悠以上,身上有著一種近似待退老兵的冷靜沈著氣質。
對男性沒有興趣,更聲稱密得加爾是自己的後宮。但在替悠作身體檢查後,卻曾提議要跟悠一起去偷窺女生的檢查狀況。在學園祭以後正式承認悠為其朋友。在悠因看上對象的能力覺醒而被隔離後,以監視之名跟悠玩遊戲,事實卻是乘機連日曠工。
真正身份是「灰之吸血鬼"灰"のヴァンパイア」,持有的權能是「支配」,本人為不老不死。這時會自稱為人類的管理者。雖然被稱為龍,但並非與其他龍同樣的巨大存在。另外亦指出現實中的吸血鬼傳說均為虛構。目前是第二代繼承者,而父親是吸血鬼的始祖,並自生下她以後讓她在細心呵護以下長大。
在13歲生日目睹父親死後閉門不出,直到又目睹自己的傷口一下子便痊癒後,才從瑪伊卡得知父親的力量與職責。
在密得加爾獨立的時候首度發動「支配」的強權,以後移居至密得加爾以保護「D」,但也因而不得不接受以密得加爾和「D」作為威脅的要求。
藉由支配權能,在支配悠的左手的同時發現了悠与尤克特拉希爾的交易一事。
在尼福爾對密得加爾強制檢查期間首度作好背離人道、支配世界的覺悟。以後悠等人來到時鐘塔時向悠說明这么做是为了扼杀战争而使世界和平,儘管沒有說明的是自己的行为间接导致了一些地区的暴政无法得到纠正。然而其後其權能卻因支配人數過多而暴走(事實上卻是正常作用),尼福爾艦隊和密得加爾人員(除了悠和其眷屬、弗栗多、赫瑞德瑪和洛基少校等一眾「超脫人類的存在」)都受到鮮血化成的血霧波及,血霧其後全被悠以「吞星之風穴」消除。
從洛基得知巴哈姆特的消息以後,通知布倫希爾德教室加入尼福爾的防衛線。以後確保馬爾杜克戰艦的出航路徑。
從貞德得知引出人類的光源的方案以後,通知悠是否告知眾人,但因而知道伊莉絲已經決定要戰鬥。
當悠等人準備與安哥魯莫亞1號交戰時,與各國的協助尚未結束、演說的講稿才寫到一半,就從洛基得知戰鬥即將開始,只得專心於準備演講。在亞特拉劫持通信輔助、不使用權能以下向全世界發表演講。首度演講以後與瑪伊卡檢討成效,並從洛基那不是「必須拜託」的事後作出修改。悠對安哥魯莫亞本體的最終決戰時趕上修改並作第二次演講。
結局時向悠等人宣佈當年聖誕派對的22至23日會招待外人,並且要求他倆表現得只是「普通的孩子」。當切斷洛基與悠的通訊以後,與悠寒暄不久被瑪伊卡拉回去工作。
瑪伊卡·斯圖爾特マイカ・スチュアート,Mica Stuart,聲:東內麻里子
夏洛特的專屬祕書。也會在夏洛特暴走時制止她。擁有強大臂力,甚至可單手將夏洛特舉起。
自夏洛特的父親李奧納多那代開始服侍羅德家,從夏洛特小時候起在照顧她,擔任教育及護衛的工作,真正年齡也並非如目測般。
羅德家遇襲時與夏洛特是唯二的倖存者。
在尼福爾對密得加爾強制檢查期間擔任苦肉計的主角,讓密得加爾獲得行使自衛權的正當理由。但以後也受到血霧波及,只能勉強維持意識。
當悠告知眾人抗體龍種與真龍等事宜時,代替夏洛特前來。
在夏洛特發表演講時給予輔助,並且在演講以後拿來健也傳來的影片,提議讓眾人看看。第二次演說時在旁祈禱著呼叫布倫希爾德眾人的名字。

尼福爾(N.I.F.L.)编辑

洛基·約頓海姆ロキ・ヨツンハイム,Loki Jotunheim,聲:檜山修之
悠在尼福爾時期的對「D」特種部隊「斯雷普尼爾」小隊直屬上司,軍階為少佐,被悠稱做尼福爾的幕後黑手。第九卷成為納吉爾法號戰艦的艦長。11月21日生。
真正身份是「無色之法夫納"無色"のファフニール」的直系,為羅德家族的雙胞胎兄弟之兄的後裔,亦是「英雄之子」,长相与他的旁系远祖、初代灰龙李奧納多十分相似。
他也曾經表示斯雷普尼爾為進行基因等級的肉體改造的舊文明士兵們的後裔,暗示統領斯雷普尼爾的他本人也是其中之一。
將父親遺留的舊式左輪手槍用作佩槍英语Side arm,為他年幼時第一次拿到的武器,而子彈正是其殺意的形狀。
儘管被尼福爾更高層深受期待,但與夏洛特相反,父親死後並無繼承權能,因而知道自己的無力。但為了打倒灰龍,他聚集悠等擁有力量的人,對各種力量、特別是廢棄權能不斷加以研究。
語中顯示其知道的情報量要比想像的多。知道現任灰之吸血鬼的真正身份是夏洛特,而且仇視、不認同灰龍的存在。同時也知道約翰的真身以及龍和赫瑞德瑪與權能的關係。
在三年前发现并看上悠(发现悠有着承载大量废弃因子的器量,但從那時開始都從不發現其實悠也是龍)。企圖將悠培育成名為「惡龍(法夫納)」的殺手,為此更通过将悠的血液混入毒药给擁有廢棄權能的死囚飲用,从而通过杀死大量废弃因子所有者的方式,将悠体内的废弃因子大幅度提升。
真正目的是藉由完全的廢棄權能以殺死所有「D」和夏洛特,繼承所有權能以後自盡,令失去繼承對象的權能消散,讓人類再度得到自由。雖然继承一族企圖抹杀灰龙的夙愿,但與其父親不同的是,他將其真正目的視為「英雄」的義務。因而決意將對人類而言是災厄、包括自己在內的「怪物」都討伐,以成為真正的「英雄」。
在其他的龍都被討伐以後,身為尼福爾對密得加爾強制檢查艦隊指揮官,使盡手段要將夏洛特抹殺。首先在悠被隔離而接近夏洛特時指示他將夏洛特杀死,但悠没下手。當斯雷普尼爾也失敗以後登陸密得加爾並以吸收了百多名死刑犯(以添加毒药的自身的血液)和部下(包括斯雷普尼爾隊員和剩餘的赫瑞德瑪)的废弃因子后发挥了極為接近法夫纳本來权能可扭曲命运的真正能力,藉由舊式左輪手槍與悠激斗中取得完勝。但最終不敌使用权能「顯靈粒子」的完全型態以下悠而且被其擊穿胸口,瀕死倒地前卻向悠說明其真正目的。他最後被奇力故意救治。
以後前往美國西海岸的尼福爾支部,接受審查委員會的問訊時,卻發現原來的當地變成了未知領域,並且從亞特拉得知該領域孕育出的是巴哈姆特。當對其首輪打擊無效以後,在聯合各分部的同時亦與密得加爾連絡。以後一直協助馬爾杜克戰艦。當馬爾杜克戰艦被叛變的深月破壞以後,剩餘乘員都轉乘其座艦繼續航行。
在拉格納洛克毀滅後,命名艦上的亞特拉與悠方面的分身資料同步。以後與悠連接通訊時,詢問他能否逃脫。
在納吉爾法號艦橋內眾人會議的最後,質問悠是否明知自已或其伴侶有喪命的風險,仍有使用「定宙的蒼光」戰鬥的覺悟。以後按與悠相約的時間在甲板上、以戰鬥狀態等待悠,並為了探究廢棄權能的奧秘,先後以其舊式左輪手槍及試作念式單裝砲複制诺亚打下了使用权能「顯靈粒子」的悠。但也嚴重耗損自身的精神而全身無力,只能坐倒著向悠與暗中觀察的弗栗多說明廢棄權能的另一個用法的假說,以至認為要是悠能夠變成與安哥魯莫亞同質的存在就能藉廢棄權能對付它。但當弗栗多指出非以權能「诺因」照出本體不可後,認為訂定具體的作戰還太早而離去。
第二天,安哥魯莫亞1號隨即襲來時,與亞特拉一同發出緊急連絡。這時的會議中表示維護和補給完畢的納吉爾法號可以行動。以後也聯絡夏洛特,藉亞特拉劫持通信向全世界發出訊號以公開演講。與安哥魯莫亞1號交戰中兩度制止悠,先指出其攻擊曾對骨頭做成微小的龜裂,並且推斷有武器對其有效;以後亦決定由他打破其骨頭狀外殼,同時將自已的精神迴路連結至第八門砲以後,以全數八門複制諾亞的最大威力貫穿安哥魯莫亞1號的骨頭外殼。即使幾乎耗盡自身的精神能源仍下達损害管制指示與劫持通信的準備。
結局時藉亞特拉協助聯絡悠,密得加爾聖誕派對將會上有與舊文明不同技術體系的勢力潛入,然後聯絡隨即被夏洛特中斷。
在後續的《聖誕危機(上)》中,與斯雷普尼爾部隊一同乘直升機來到密得加爾。媒體採訪結束後帶上悠、斯雷普尼爾部隊一同在學生會長宿舍後的空地迎擊使用雅戈泰技術體系的敵人。期間仍警告悠在宇宙當中潛伏無數威脅,以及會在悠妨礙人類延續時再度成為他的敵人。
亞特拉
為『究慧』的亞特蘭提斯的最高位階機械知性體。外形宛如少女妖精,背上長有透明翅膀,體積非常嬌小。
本身就是亞特蘭提斯,本質可說是「舊世界的神」。其文明的智慧是依靠機械群經過不斷自我進化達到的境地,可不能跟人工智能相提並論。
在遙遠的過去見證著許多人類在此和平度日,然而自己與整個文明卻一同被碧之基斯卡努以「全知回路」消滅,因而非常討厭當前繼承其權能的蒂亞。
本來認為亞特蘭提斯文明毀滅的話,人類也無法再存活。甚至在石板上留下情報,也完全不抱期待。可如今復活一看,地球上到處都是人類。對自己過去所做的事情是否白費而感到沮喪。
現在由尼福爾復元其核心部份而得以復活。可由於記憶媒體的損壞,亞特蘭提斯資料庫處於不完全狀態,因此化身和言行變得格外可愛。目前以尼福爾的超級電腦為根據地操縱納吉爾法號戰艦,並且在洛基少佐所持有的個人終端以內顯示,稱洛基少佐為主人和「新亞特蘭提斯之王」。洛基少佐能僅以一人操縱船艦,就是得她的輔助。反之,討厭被未承認的人(藉觸控螢幕)觸摸。
密得加爾攻防戰最後以納吉爾法號戰艦對密得加爾發動炮擊,但被蒂亞駭進戰艦而停止炮擊。
在『恆生』的巴哈姆特再次出現時,從尤克特拉希爾回收的情報中檢索出其真身。發射導彈以後,協助調整戰艦與各基地所發射的導彈命中巴哈姆特的時間。見識到其再生能力以後,研判艦載火力不足以殲滅之。
當洛基與篠宮大佐進出作戰協議時,透過通訊線路侵入馬爾杜克戰艦,並且對蒂亞與悠作惡作劇,但被蒂亞以電子作戰中生成樹藤抓住並且露出真身。發現悠等人未能妥善操縱馬爾杜克戰艦、然而洛基並無將其沒收的權限以下,向悠等人說明馬爾杜克的操作方法。
當悠等人轉乘納吉爾法號戰艦,曾抱怨悠下令銷毀馬爾杜克的殘骸。當眾人抵達南大西洋不明領域時,說出那是亞特蘭提斯大陸的事實。以後將其複製體載入至以全知迴路下載資料製造的舊文明小型電腦,並且由悠帶入拉格納洛克。當悠被「安哥魯莫亞的黑卵」吞噬時,因一直處於無法觀察的狀態而感到困擾。以後悠要潛入不明領域時,稍有抱怨又會陷入無法觀察的狀態,脫離不明領域時才誇獎悠達成目的。而艦上的亞特拉與悠方面的分身資料同步以後,報告悠等人以權能「诺因」應對即將爆發的不明領域。其後發現安哥魯莫亞九個頭蓋骨當中最大的與巴哈姆特幾乎相同。當悠等人撤離返回納吉爾法號戰艦時,向自己的故鄉作正式的告別。
與安哥魯莫亞1號交戰時,協助洛基發現其後面的微小龜裂,從而發現複制諾亞能擊破其骨頭。以後起動斯雷普尼爾系統,並且關閉用作安全限制的緊急停止系統。砲擊後按指示作损害管制與擴大劫持通信的掌握範圍。
在後續的《聖誕危機(上)》中,解讀奸細暗號通訊,並且發現使用雅戈泰技術體系的敵方企圖晚上突襲學生會長宿舍以奪取布倫希爾德教室的「D」。
赫瑞德瑪フレイズマル
洛基直屬的護衛。戰鬥能力高強,全身穿著厚重的白銀鎧甲。
為洛基在悠之前培育的「惡龍」,但被洛基視為失敗作。由於不說話而顯得神秘,只會聽洛基的命令行事。過去悠被強制一直觀看他戰鬥的模樣。
實為意圖由單人繼承多人的廢棄因子以後,因身體未能適應過剩的因子而肉體變質(可視為龍化)的人類。原型是擁有廢棄權能的死囚。給予的裝甲服是作為保持形體的外殼。
赫瑞德瑪這個代碼名稱有著複數存在。尼福爾還按照其模樣製作其人型無人兵器(機械人)版本。
真人版被擊破時會因形體無法保持而氣化以後噴出(屍體變成白色的煙而消失),讓人產生裝甲服裏的人從裡面逃出了的錯覺,這被約翰識破並無人從裝甲服裏逃出。
在艾爾利亞公國與悠兩度交戰的正式標識符是赫瑞德瑪05號。首戰中曾壓制「惡龍」力量不完全的悠,但再戰時被悠以加強的「惡龍」力量擊殺。其號碼在被悠擊敗後就被刪除了。
在深山別墅與悠交戰的則是04號。被悠以更強烈的「惡龍」力量擊殺。這時被洛基少佐認為赫瑞德瑪已經完全不是悠的對手。
密得加爾攻防戰後期,剩餘的五名都手持重型槍炮,與洛基一同登陸密得加爾。他倆都成為洛基破壞蒂亞駭過的無人兵器、展示法夫纳权扭曲命运的能力以至最重要的—吸收其废弃因子時的犧牲品。
迪蘭少將ディラン,聲:斧篤
額頭有傷疤的初老男人,軍階為少將。
研製出對巴西利斯克大型航空炸弹米斯特汀」,並致力將其用於擊敗巴西利斯克。但當巴西利斯克以第三隻眼晴消滅掉米斯特汀以後,只能將米斯特汀的原型品讓渡給悠等人用以完成其伐龍作戰。
雪莉上尉
艾列拉曾待過的排斥龍團體組織的幹部。因尼褔爾成為該組織的母體而擔任中東第四分部的部長,並隨後升為目前的上尉。
在該團體下令將艾列拉出賣換錢,可沒想到賣給宮澤健也。
當艾列拉與其義妹蓮一共前往密得加爾前,與艾列拉二人在一艘尼福爾軍艦上再會並且商討讓她擔任间谍的事宜,包括將在密得加爾接受生成資源委託的報酬都匯給自己,好讓該團體的孩子們去上學。但亦因要以孩子們當作人質。
在尼福爾對密得加爾強制檢查以前,指示艾列拉討伐「灰」之吸血鬼(夏洛特·B·羅德)。
當悠等人準備與安哥魯莫亞1號交戰時在中東第四分部基地機場,與庫那特·克提諾斯會面,對洛基少校的打算與在基地設置的裝置抱有懷疑。當庫那特向自己詢問到艾列拉時,從他得知艾列拉的優秀,以及她並非只受利用的軟弱之人過後,表示她要比自己堅強。
夏洛特第二次演說直播後,對庫那特的行動有所概嘆。然後前往鄰接基地、收留孩子的設施,準備要告知孩子們艾列拉在與龍戰鬥的真相。但當來到設施旁,得知孩子們也努力地呼叫艾列拉的名字,發覺已無這必要。
斯雷普尼爾スレイプ二ル
洛基少佐指揮預設職責為與「D」戰鬥,聚集了擁有特殊才能的小孩的直屬部隊。如同名稱來源自八腳神馬般,初期有8名成員。
實為洛基少佐研究將廢棄因子分散給數人,作為群體來運用的部隊,加上艾列拉·露才是完成型。
斯雷普尼爾為因應各自職務,進行基因等級的肉體改造處理以使能力得到最佳化的舊文明士兵們的後裔,同樣地對於舊文明兵器有著高度適性。
隊員包括總是居中仲裁,率領部隊的隊長兼且是唯一的「D」、兼任部隊的武器庫的物部悠;部隊內最聰明、頭腦最優秀、有對「惡龍」最低限度抗性的庫那特·克提諾斯クナト・クティノス;血氣方剛,力大無比的歐特·亞克斯オッテル・アクス;同樣血氣方剛,幾乎天天都與歐特爭吵打架的格鬥術專家雷金·克拉布レギン・クラップ;愛好說話、一天到晚找他說話,實在煩人的羅寶·達爾克ロビン・ダルク;個性認真、非常講求規則,在另一種意義上來說很吵的席古爾特·古拉姆シグルト・グラム;我行我素到異常地步,不會察言觀色,總是會在爭吵時火上加油的蘭斯洛特·伊格奈特ランスロット・イグナイト;禁欲主義、不論在任何狀況,只要一有時間就會開始默默鍛煉身體,好像旁事都與他無關的哪咤·嶽ナタク・ユエ
當物部悠被賦予代號「惡龍」的時候,洛基少校宣布變更預定,讓擁有超群「眼力」的狙擊手,約翰·奧田希亞以第九名的隊員加入部隊。
部隊全盛時期為9人,但在隊長悠和約翰先後離隊以後餘下7人。
以後的尼福爾對密得加爾強制檢查時,全體隊員被洛基少校以其父親的血所做成的藥「改造」得如赫瑞德瑪般,並且與協助者艾列拉·露會合,部隊人數回到8人。密得加爾攻防戰當中,於學園長辦公室前與悠等人的對決最後,因艾列拉被龍化的影響波及其7人,全體失去的所有廢棄因子都由洛基少校所繼承,除艾列拉外的隊員都昏倒以下被悠抓為战俘
當悠等人與安哥魯莫亞1號交戰時,已分佈至尼福爾各處基地、本分部動員眾人,並且作為納吉爾法號戰艦副連結者,吸取自己與基地士兵的精神能源傳達至納吉爾法號的各門複制諾亞,炮擊結束後的生命跡象也進入危險狀態。但在夏洛特第二次演說直播後,執行長官下一道命令,指示倒地的尼福爾士兵從悠開始聲言呼叫前線眾人的名字。
在後續的《聖誕危機(上)》中,與上司洛基少校一同乘直升機來到密得加爾。宴會期間抓住每名混在來賓之中潛入後,企圖從電源設備出手的奸細。以後在悠的指揮以下在學園各處迎擊使用雅戈泰技術體系的敵人。

與主角相關的人物编辑

阿爾巴特·克雷斯特アルバート・クレスト
菲莉爾的祖父。
因為推行艾爾利亞公國的民主運動,並使公國經濟變得富裕,被公國國民視為英雄。
在菲莉爾「D」的能力覺醒時,曾痛斥「怎麽可以把孫女關進像收容所的地方」。並以保護「D」的人權為由,支持密得加爾獨立。
巴西利斯克被擊敗後就已確定逝世,葬禮時靈魂更遭赫拉斯瓦爾格爾吞食。其後因赫拉斯瓦爾格爾被悠等人擊敗,與其他遭赫拉斯瓦爾格爾吞食的靈魂一起得以在其消滅之前解放。
海倫·布勞恩
菲莉爾的侍女,在她小時候也擔任其奶媽,菲莉爾離開王城後負責王城內的雜務。
當悠等人準備與安哥魯莫亞1號交戰時,將菲莉爾透過尼褔爾緊急線路寄送的電子郵件宣讀給阿爾弗列德陛下。以後收看到夏洛特的演說直播。
在後續的《聖誕危機(下)》中,送來嚴格的處罰—強力腳底按摩機「崩潰職人」。
阿爾弗列德·克雷斯特
菲莉爾的父親。
在前任國王阿爾巴特的葬禮結束之後,加冕成為國王。
當悠等人準備與安哥魯莫亞1號交戰時在與其妻身在王城,透過尼褔爾的人脈得知其女兒也是參戰者,以至兩天前(第12卷時)與馬爾杜克戰艦一同飛過艾爾利亞公國領空。從海倫得知女兒要求詳細的艾爾利亞公國古老的婚姻制度時感到疑惑。以後收看到夏洛特的演說直播,在第二次演說直播後對王城前廣場的群眾發表其個人演說,並聲言呼叫前線眾人、包括菲莉爾的名字。
在後續的《聖誕危機(下)》中,也有出席宴會。宴會後才佈置禮堂不久,與女兒菲莉爾先後走出舞台,並且受託擔任見證人。其後更改變規則,讓多人同時進行儀式。但當最後眾人回答了相同答案以後,受海倫進言而表示需要悠來到艾爾利亞公國通過國王試煉。
法麗爾·克雷斯特
菲莉爾的母親和阿爾弗列德的妃子。
馬克·海渥卡マーク・ハイウォーカー
麗莎的父親和琳達的丈夫,海渥卡集團的总裁。外表為身型修長,正符合紳士一詞形象的男性。
學園祭第二天,與悠見面後被尤克特拉希爾抓為人質,後獲悠和麗莎聯手救出。以後向被尤克特拉希爾擊中的悠道謝。
當悠等人準備與安哥魯莫亞1號交戰時在與其妻身在別墅,透過尼褔爾的人脈得知其女兒也是參戰者,並疑問自己是否只能袖手旁觀。以後收看到夏洛特的演說直播,在第二次演說直播後更以總裁身份,通知集團全體社員參戰。
琳達·海渥卡リンダ・ハイウォーカー
麗莎的母親和馬克的妻子。外表印象就像是多年後的麗莎。
學園祭第二天,與悠見面後被尤克特拉希爾抓為人質,後獲悠和麗莎聯手救出。
當悠等人準備與安哥魯莫亞1號交戰時在與其夫身在別墅,得知其女兒也是參戰者;先是對她存活鬆一口氣,然後丈夫認為麗莎仍需參戰時,質問為何非得要她戰鬥不可。以後收看到夏洛特的演說直播,在第二次演說直播後祈禱著呼叫麗莎的名字。
宮澤健也宮沢 健也(みやざわ けんや)
蓮的父親與艾列拉的養父,從事研究龍的工作,同時也是阿斯嘉極東分部第一研究所的所長。
凡事都以研究為最優先,甚至可以完全對家人不理不睬。而且完全無家人和好之意,因此和蓮與艾列拉之間有非常深的心結。直到從洛基得知女兒的龍紋變色才稍有動搖,並在通知悠由他選擇的同時拜托悠照顧蓮。
曾經由於取得各種專利而非常富有,但目前已接近坐吃山空的地步。
所研究的主題「顯靈粒子」因為不切實際,而被所屬的學會開除。
為了證明自己的論點是正確的,不惜藉由人口販賣買進「D」以從事研究。而艾列拉也是透過這個管道被收為養女,並成為蓮的義姐和玩伴。
在蓮也覺醒為「D」之後,更開始進行許多荒唐的研究,此一舉動也讓蓮與艾列拉的不滿達到頂點,開始向警察申請保護,同時協助逮捕人口販子。
後來雖然遭到調查,但是被無罪釋放,還成為該研究所的所長。推斷原因是是以研究內容為材料,以進行司法交易,並且被阿斯嘉挖角。
知道夏洛特的真正身份,並從人事異動履歷以至謠傳拼湊起來而推測出悠的行動代號以至其他軍事機密。
实际上是由于某种原因而故意冷漠蓮,但并不想为其他人知道當中原因。
當悠等人準備與安哥魯莫亞1號交戰時仍待在其研究室,一邊收看新聞、一邊彙整記者會時用於對外發表的內容,期間從洛基得知其女兒也是參戰者。以後收看到夏洛特的演說直播,在第二次演說直播後除了更積極響應,更向蓮獻上自己的祝福。
在後續的《聖誕危機》中,也有出席宴會。但並無與蓮說話的機會,還被朝背打了一拳。
宮澤蕾娜
蓮的母親和健也的妻子,與女兒一樣長有一頭紅髪,已去世。
其棺木目前存放於健也的研究所中。
物部櫂物部 櫂(もののべ かい)
悠的父親,深月的養父。外表為身形纖細,看起來個性和善的男性。
深月的雙親在交通事故中身亡以後,提出將深月收為養女。
晚上回家在客廳休息時收看到夏洛特的演說直播。在第二次演說直播時更積極響應。
物部良美物部 良美(もののべ よしみ)
悠的母親,深月的養母,櫂的妻子。外表為體態豐腴的中年女性。
當悠等人準備與安哥魯莫亞1號交戰時在家收看新聞,並且因報導中提到密得加爾而聯想到其子與養女。
以後收看到夏洛特的演說直播,並在第二次演說直播時拜託附近鄰居響應。
李奧納多·B·羅德レオナルド・B・ロード,Leonardo B. Lord)
夏洛特的父親,初代灰之吸血鬼。
過去一度制止了核戰爭的偉人,但被洛基視為罪人。
數百年前的羅德家族的雙胞胎兄弟之弟,與其哥哥同時獲得力量。獲賦予的權能為「支配」,並如抗體龍種一開始就瞬間了解這是為了從人類手中守護世界而出現的權能。
從始為了持續人類,身體適應權能而變得不老不病不死並持續活了數百年。直到獨自度過數百年的人生以後,在最初的龍災發生的十年前娶妻生子。育有的女兒就是夏洛特。同時間亦設立了阿斯嘉以解決各國間龍產生的問題。
但最後在夏洛特的13歲生日當天,為慶祝女兒的生日而回家時,被洛基的父親襲擊。最後被洛基的父親以「惡龍」力量、在與其對刺時殺死。其權能與事業由女兒所繼承。
生前的名言是「我用這個權能守住了世界,但是——卻未必拯救了人類」。
過去為阻止核戰而進行大規模支配時曾造成其正常作用(表面是權能暴走),勉強才平息下來,並且令一部份人對其權能產生危機感。
洛基的父親
本名未有交代。羅德家族的雙胞胎兄弟之兄的後裔。
繼承了初代法夫納的廢棄權能,曾在聯合國軍隊介入的內戰地帶獲得彪炳的戰功。
在夏洛特的13歲生日當天,受尼福爾所命向羅德家發動襲擊,並先將數十名護衛、夏洛特的母親都殺死。
最後被李奧納多在與其對刺時殺死,但自己也以「惡龍」力量將其刺殺。
死後被軍事組織尼福爾奉為英雄。
其血液可使廢棄因子活性化。
雪莉上尉
請見雪莉上尉
深咲、樹
深月的母親和父親,分別是外表為長髮並在頭髮上綁著大大的緞帶的苗條女性和體格健壯的男性。
在悠和深月六歲時去露营途中因交通事故(實為被第九次災厄襲擊)而身亡。
在祭典時深月體內的「末日殘渣」洩漏出來以後分為兩人的形態,悠藉「惡龍」力量將其排除。

其他编辑

奇力·史爾特爾·穆斯貝爾海姆キーリ・スルト・ムスペルヘイム,Kili Surt Muspelheim,聲:井上麻里奈(奇力)/早見沙織(穗乃花))
身高約160公分,其他資料(年齡、體重、國籍和家庭結構)一切不明的女性。龍紋位置為右手手背。
表面本身並非人類,而是由弗栗多以上位元素製造而成的,她本人對此知情並自稱為其「女兒」。此外也從母親方面率先知道「D」的真相。
能力是生成不可視的細微上位元素並作出火焰以與熱量轉換以進行攻擊或防禦的「禍炎界」(Muspelheim),而其最強威力的攻擊為「禍炎劍」(Laevateinn)。而且因為身體是由上位元素構成,和物質變換操控力已踏入生物體變換領域的關係,即使受到傷害也能夠藉由生物體變換馬上治愈傷口,亦可用以治療他人。頭是唯一的弱點,此外有在日常生活中依賴能力的缺失。
但其後弗栗多說明她是刻意不設下生物體變換限制的個體,除此以外與人類無異。她本人其實也知道弗栗多並非其生母。進而讓弗栗多說明她只是從其中一名在樹海以內自盡的孕婦體內的胎兒作為素材所而成。
從5歲懂事起藉龍紋的連繫與弗栗多共享意識,並且與赫卡同克瑞斯旅行,並僅僅吃弗栗多所指示的食物。在弗栗多指示無飲用某杯中殘留的茶色液體的必要時,產生「為什麼」的疑問而產生自我。以後摸索與弗栗多的關係中,成為一對母女。由於無其他可對話的人,亦無比弗栗多更強大的其他存在,有空時都僅與弗栗多對話;也認為人類是很遜的不同生物,受年幼的孩子好奇心影響而崇拜強大的存在。其後因赫卡同克瑞斯時常受到飛彈攻擊,而被命令與其保持距離後,比赫卡同克瑞斯先一步走入居民避難的城市。這時起為了排除企圖狩獵她的人渣與看不順眼的醜陋人類而學會戰鬥技巧,甚至將他倆燒掉。但也因而幫助到其他人,他倆將她崇拜為龍的化身。也就是那時起,自稱「奇力·史爾特爾·穆斯貝爾海姆」。
三年前起成為龍信奉者團體「穆斯貝爾之子們」的首領,發動超過三百起恐怖攻擊,推定殺害約十萬人。因此被尼福爾視為殲滅對象,並且被尼福爾稱為「比龍殺了更多人的魔女」而被畏惧着。但儘管認為自已是特別的存在,卻總覺得喘不過氣。
事實上三年前曾在河川與悠見面。為了散心而來到日本七登市時,為了把自己是「特別」的存在刻印在他心中,告誡的預告赫卡同克瑞斯的出現並勸告悠逃離城鎮。隨後卻看到悠擊退赫卡同克瑞斯一幕,因而認為自己或許可以成為真正的龍,同時也將「強者」的好奇心的對象從弗栗多改為悠。但悠方面卻因为与尤克特拉希爾的交易而丧失这段记忆。直到蒂亞清除记忆封印後,悠走到河川時才得以恢復。
這時雖然認為自己過於執著母女關係,但在培養蒂亞用作尤克特拉希爾的王牌或是成為巴西利斯克的伴侶的一事,還是並無醒覺的服從弗栗多而選擇後者。為此在蒂亞進入密得加爾接受保護時,也同時化名「立川穗乃花」潛入密得加爾,以調查「D」的情報並企圖乘機將蒂亞帶回組織。與悠戰鬥中被其擊敗後逃離密得加爾(動畫版改為在運輸船上第二度與悠戰鬥以後才逃離)。以後對悠有著病嬌般的感覺,宣稱比任何人更需要他。但事後認為自己在事件中應對弗栗多的方式太笨。
巴西利斯克被擊敗後被弗栗多捨棄並且改變龍紋波長,成為赫拉斯瓦爾格爾的求偶對象。這時才終於知道自己根本不是弗栗多的女兒,而只是她的道具。因此前往艾爾利亞公國,打算接受「D」的保護。最後發現赫拉斯瓦爾格爾對自己沒興趣,連龍也變不成,也就是不需要接受保護後,擄走約翰並並且假裝再度行蹤不明。
在尤克特拉希爾於密得加爾出現後,與約翰前往日本。
悠等人討伐尤克特拉希爾時出面,重新提出其能擊敗尤克特拉希爾的方法,並幫助蒂亞催化角的作用,以後亦加入擊敗尤克特拉希爾的行列。
擊敗尤克特拉希爾後追蹤約翰的行蹤時被克拉肯茲拜襲擊,在身負重傷以下救出約翰以後,好不容易才自我治療同時來到七登市,而且成為克拉肯茲拜的求偶對象。
與麗莎、約翰離開七登市後前往附近的深山別墅並與悠等人會合,以後負責監視其母親弗栗多,不時乘機戲弄她,亦同樣帶到密得加爾。
經過克拉肯茲拜的決戰並導致其龍紋變成悠的藍色以後,在尼福爾對密得加爾強制檢查期間藉悠龙化。龙化以後想要為他生小孩,但隨即被艾列拉制止。作為報復,她在艾列拉與悠對話時乘機打擾。
悠擊敗洛基少校不久,為了消除洛基在悠心中的位置,故意以生物體變換救治洛基。
密得加爾攻防戰後作為轉校生到密得加爾就讀。在入學時對其他學生宣稱悠是自己的東西,並會燒掉未經自己許可接近悠的人,因而被其他學生視為怪人。
龍伐隊迎戰巴哈姆特時,受命保護伊莉絲,並受其所信賴。
當眾人抵達南大西洋不明領域時,獲悠讓渡權能「顯靈粒子」。在迎戰歐特魯斯時,利用顯靈粒子生成「靈輝劍巴爾蒙克」(Balmunk)。以後與麗莎兩人一組行動,但受到假篠宮都的突襲,並且被「安哥魯莫亞的黑卵」吞噬,因悠與伊莉絲以完整的權能「诺因」重新照亮而重新照亮並且恢復自我。
以後面對不明領域時,對悠的決定有所質疑,但仍同意呼叫其名字的協助。深月被悠帶出不明領域後率先對她的所為抱有微詞。回到納吉爾法號戰艦以後,為免深月再度叛逃而監視她。
當弗栗多請求解開其束縛時率先反對。回到納吉爾法號戰艦以後,警告悠別過度聽從弗栗多的話。在納吉爾法號艦橋內眾人會議的最後,即使得知使用上位元素的事實仍然表示伊莉絲比地球的壽命更重要,這時起比眾人更為擔憂伊莉絲。晚上與弗栗多並無參與伊莉絲提出的遊戲派對,以後更爆發權能衝突。為了讓自己得到完整的第七權能,企圖擊殺弗栗多,甚至要將介入的都排除掉。但因使用權能「法夫納」時亦用上靈輝劍,反而無法將她擊殺。其後因蓮出言制止而收手。
在與安哥魯莫亞1號交戰以前,曾向悠說明伊莉絲嘗試預見未來的事,卻因而推測伊莉絲「不在那裡」。該戰以後亦有檢查伊莉絲。
對安哥魯莫亞本體的最終決戰中最後下船作戰,而迎戰的頭是警戒著馬爾杜克戰艦的三個頭之一。在禍炎劍的攻擊無效後,隨即改以靈輝劍打擊並對外殼造成扭曲效果。回伊莉絲旁並與她、弗栗多一同迎接悠,期間見證伊莉絲過度使用權能「定宙的蒼光」而再度末日化,以及弗栗多為了為了拯救伊莉絲而耗盡權能。
約翰·奧田希亞ジャン・オルテンシア
悠先前在尼福爾所屬對「D」特種部隊「斯雷普尼爾」小隊的狙擊手,為內戰中失去父母的孤兒,特徵是白金色頭髪和金色眼眸,很崇拜身為隊長的悠。
擁有比他人優越的眼睛,以及處理資訊的頭腦,因而被發掘成為斯雷普尼爾的一員。此外也相信「幸運」,並認為其為能存活下去的詞語。
真身是女性,本名為「貞德」。在斯雷普尼爾時女扮男裝並以男性身分生活以免被人輕視與無謂的糾紛。為了得到隊長的認同(避免展現出軟弱的部分)而更努力扮演男人。非常避免被悠得知其真身,但最終還是被悠知道了。連斯雷普尼爾小隊的隊員都不知道其真身。
洛基少佐曾經表示斯雷普尼爾為進行基因等級的肉體改造的舊文明士兵們的後裔,說明貞德也是其中之一。
在艾爾利亞公國的任務告一段落後被奇力擄走。由於發現「赫瑞德瑪」裝甲服裏「沒有人」,對洛基的企圖抱有疑問,轉而跟奇力一起探尋赫瑞德瑪的真相。目前已經被尼福爾方面判定為叛變。
其後在日本查探期間,剛好碰上正在日本測試「顯靈粒子」的悠。
悠等人討伐尤克特拉希爾時與奇力個別行動,潛入研究所以後劫持健也並質問他「赫瑞德瑪」和「惡龍(法夫納)」的事情時,因發現克拉肯茲拜而立即逃走。但看到追趕她的克拉肯茲拜在少女模樣下哭泣時,轉而照顧她。但在栃木縣山間處野營時,因保護克拉肯茲拜而被斯雷普尼爾小隊擊中,導致克拉肯茲拜發狂。
雖然受到致命傷,但奇力推測克拉肯茲拜使用生物體變換治療瀕死的她。後獲奇力所救出,醒來後告知奇力克拉肯茲拜為人類。以後在深山別墅時向悠等人告知克拉肯茲拜的事,以及與尼福爾部隊交戰中向悠告知她對赫瑞德瑪的調查。
因為被悠認為是男性,在深山別墅時被分配與悠相同房間。但在小湖時被悠發現其真身,獲悠的諒解以後,發誓一生都會追隨悠。與克拉肯茲拜決戰以後,也順勢一起去密得加爾。
在密得加爾穿著與悠相同的男生制服。密得加爾攻防戰後作為轉校生到密得加爾就讀時,其男裝麗人吸引一眾學生的目光。直到聖誕節,一眾人見到悠與洛基同行,仍然先聯想回她。
當悠需要多一名與馬爾杜克戰艦連結的副操縱士時,受到昔日的上司洛基少佐所推薦。成為連結者以後一方面感到像與悠心靈相通,另一方面藉馬爾杜克戰艦得知巴哈姆特的資料推測出其能力的本質與權能「災厄時間」能將之消滅的原因。
在拉格納洛克毀滅後,藉納吉爾法號戰艦率先發現被帶走的伊莉絲、悠等人和深月的電腦信號。以後亦報告不明領域在悠等人的光芒以下逐漸縮小,但也發現某個巨大的反應,繼而發現安哥魯莫亞以上由一個又一個骨頭組成的九個頭蓋骨。
因有事找悠而在悠房間門外藉管線潛伏在天花板,但被悠察覺。由悠放下來以後,得悠從「未來」到連結兩方面的開導時,想到了一個點子,決定與夏洛特商量,並告知悠洛基少校比平常更可怕。以後詢問夏洛特能否引出全世界人類體內的阿波卡利普斯之力。當奇力與弗栗多爆發權能衝突時,率先發現她倆在船艙外。
洛基少佐擊破了安哥魯莫亞1號以後收看到夏洛特的演說直播。
對安哥魯莫亞本體的最終決戰中要求悠以「貫通彼岸的方舟」狙擊的事全都交給她負責,然後藉最深度同步抽取第七級的干涉靈魂核心領域深度。這時從念式連裝砲發射的炮擊略帶紫色的光輝。炮擊結束以後變成一具失去靈魂的空殼,因蘇醒的紫音的呼叫彌補靈魂的減損而恢復自我。
在後續的《聖誕危機(上)》中,與悠一同迎接洛基少佐與斯雷普尼爾部隊。期間因自身為女性成為斯雷普尼爾的話題而警告他倆。媒體採訪結束後受悠指揮作狙擊掩護。
在《聖誕危機(下)》中,為首先以漆彈槍命中空拍機的人。但亦由於與悠回答不同而成為一同被強力腳底按摩機處罰以下,首名崩潰的苦主(悠勉強地站起來)。
小萩オハギ
物部家飼養的黑貓。雖然由悠撿回它,悠卻完全沒有照顧它。
事實上三年前從河川墜下時由奇力所救,並轉交給悠。
隔天因赫卡同克瑞斯襲來,悠沒什麽時間照顧它,甚至連名字都來不及幫它取就被帶走。
紫音·茲拜·篠宮紫音・ツヴァイ・篠宮
為克拉肯茲拜被悠龍化以後的型態,名字為送到密得加爾以後所取的。龍紋位置為前額。
外觀年齡大約是小學少女,比蒂亞還要稍微年幼。原來秘銀製成的銀色頭髪在變異為人類模樣時變為柔軟的紫色頭發。非常聰明這點仍舊,送往密得加爾時已經能夠以日语談話。而且在喪失了龍的體質以後,已經取回理性,得以以人類身份生活。
稱悠為爸爸、貞德為媽媽。貞德亦有著自己是茲拜的監護人的自覺。
為免被「惡龍(法夫納)」扭曲人格,廢棄因子並無讓渡給她。
密得加爾攻防戰後作為轉校生到密得加爾就讀,為該校年齡最小的學生(無論是戶籍上登載的還是實際)。
龍伐隊第二度迎戰巴哈姆特時,奈亞拉托提普突然再次出現以後,受悠指示以左眼射出的反物質將其消滅。迎戰以後,卻因觸及「末日殘渣」,靈魂被都殘留的靈魂順帶地拉到末日殘渣變成的都身體。本體直到轉乘納吉爾法號戰艦仍一直睡著。
直到都的靈魂得到解放以後,兩者都回歸其體內而蘇醒,她隨即到艦橋叫醒貞德。
有關克拉肯茲拜時期的故事請見方面的敘述。

參考資料编辑

相關條目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