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梦皋

錢夢皐四川叙州府富顺县人。明朝政治人物、進士出身。

萬曆十六年(1588年)戊子科舉人,十七年(1589年)己丑科進士,官刑科给事中,万历三十一年伪楚王案发,楚宗人朱华勣上疏讦楚王朱华奎异姓子,不当立。朱华奎重贿内阁首辅、浙党领袖沈一贯,一贯令通政使沈子木格其疏勿上。东林党人、时以侍郎署礼部尚书事郭正域得次辅沈鲤支持,力主清查到底。给事中钱梦皋得沈一贯指使论劾郭正域,词连次辅沈鲤[1]。两派纷争不已,萬曆帝只好停止按问此案。郭正域不满,辞官而去。不久妖書案起,沈一贯乘郭正域去職,再次指示巡城御史康丕扬将此案引向郭正域、郭正位兄弟。东林党則让同知胡化告妖书出教官阮明卿手。阮明卿爲钱梦皋女婿。梦皋大恚,上疏显攻正域,言:“妖书刊播,不先不后,适在楚王疏入之时。盖正域乃沈鲤门徒,而沈令誉者,正域食客,胡化又其同乡同年,群奸结为死党。乞穷治根本,定正域乱楚首恶之罪,勒鲤闲住。”帝令正域还籍听勘。三十三年,御史林秉汉以楚宗人戕杀巡抚,亦请详勘。会梦皋京察将黜,遂讦秉汉为正域鹰犬,语侵沈鲤、杨时乔温纯。秉汉坐贬贵州按察司检校,而梦皋得留[2]。七月,左都御史溫純予致仕,夢皋亦以养病歸休[3][4]

注釋编辑

  1. ^ 万历三十一年十一月,大学士沈鲤以刑科给事中钱梦皋奏其数日以前恭 上起居揭内,止言震惊人心,不及国本一字。又称揭内以缉奸为震动,以发奸为亏掩。又言奸书始发,举朝以为大变,独彼以为小事;举朝以为当捕,独彼以为当容。又称中城兵马司指挥刘文藻捕获游医沈令誉书揭本稿,大有踪迹,国内三尺童子无不举手加额,因彼转求央托,遂寝其事。又称郭正域系彼衣钵门徒,同谋倾陷楚府。又言正域自前出京之后,曾乘小轿私至彼家,一连三次。其他不公不法,兜揽黩货之事,尤复不止一端。遂上言分辨。诏以浮言,朕自明晰,不必致辩。
  2. ^ 万历三十三年二月己酉,广东巡按御史林秉汉条陈时事,一清仕路则用舍之权宜彰,一筹边饷则经久之计宜定,一厚宗藩则四民之禁宜开,因言楚宗戕杀抚臣,罪诚罔赦,乃假王之说未必全无影响,不一严勘,何以服诸宗之心。且不决之疑亦非所以示来世也,宜如 宪宗朝故事,或下抚按,或遣廷臣勘之,而假则盗国者诛,勘之而真,然后治诬枉者之罪,而隆亲藩以铃束之权,当无复嚣哗为乱者矣。疏入未报,而刑科给事中钱梦皋方以考察议斥,遂上章力驳秉汉,且指为侍郎郭正域私人,而己之被察,乃当事大臣代为正域驱除者。得旨:秉汉降五级调极边方用,梦皋尽职建言,著照旧供职。
  3. ^ 萬曆三十三年七月辛巳,左都御史溫純予致仕。錢夢皋、鍾兆斗各養病去。時南北諸臣皆言夢皋、兆斗亟應罷斥,並宜聽純歸休,以全大臣之體。 上忽於前月初五日以二臣論純諸疏發閣擬票,大學士朱賡請付九卿看議,以服純心,不報。至是乃從南台公疏中徑批云。
  4. ^ 《富顺县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