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長尾景春之亂日語長尾景春の乱ながおかげはるのらん Nagaokageharunoran ?)是在文明8年(1476年)至文明12年(1480年)間,由關東管領上杉氏的有力家臣長尾景春發起的叛亂。最後被以太田道灌為主力的上杉氏鎮壓。

長尾景春之亂
日期文明8年(1476年)—文明12年(1480年)
地点
结果 長尾景春等勢力被以太田道灌為主力的上杉氏擊敗
参战方
白井長尾家 上杉氏
指挥官与领导者
長尾景春
足利成氏
太田道灌
上杉顯定
上杉定正
兵力
不詳 不詳
伤亡与损失
不詳 不詳

目录

背景编辑

永享11年(1439年)的永享之亂中,鐮倉公方足利持氏室町幕府消滅,持氏的遺子成氏被迎為新的鐮倉公方,成氏憎恨殺死父親的關東管領上杉氏。享德3年(1454年),成氏暗殺關東管領上杉憲忠,並與上杉氏展開全面戰爭。成氏被支援上杉氏的幕府軍攻撃而逃到鐮倉,以下總國古河城日语古河城為據點,自稱古河公方,與兩上杉家(山內上杉家扇谷上杉家)及被幕府派遣而至的堀越公方足利政知(第8代將軍足利義政的同父異母兄)對抗(享德之亂)。

山內上杉家和扇谷上杉家雖是同族,但是關東管領被山內家繼承,扇谷家以分家的形式存在,所領不及山內家的家宰長尾氏領地的一半。在與古河公方的戰爭中,扇谷家支援山內家,特別在扇谷家的家宰太田資清(道真)、資長(道灌)父子的活躍下,增加了實力。資清、資長父子修築岩槻城,並建造河越城江戶城,以作為在關東地方攻防的據點。

享德之亂在雙方互有勝敗下,持續了20年以上。與古河公方對立的兩上杉家主力在武藏國北部的五十子建立陣地(五十子陣日语五十子陣),雙方對峙接近18年(五十子之戰)。

經過编辑

叛亂前夕编辑

文明5年(1473年),山內家家宰長尾景信白井長尾家)在五十子陣中死去。白井長尾家的家督由景信的兒子景春繼承,但是家宰一職則被當主上杉顯定賜予景春的叔父長尾忠景總社長尾家)。家宰職雖是陪臣,但是作為關東管領的補佐役,在關東有相當大的權力(長尾氏分為白井長尾家、總社長尾家、犬懸長尾家足利長尾家,輪流擔任家宰職。本來,長尾氏以嫡流鐮倉長尾家和犬懸長尾家為首,在此兩家的當主不在或幼少等欠缺適任者的情況下,則從白井、惣社兩長尾家的長老中選出家宰。不過,在上杉憲忠被暗殺時,鐮倉家的當主長尾實景和其繼承犬懸家的兒子憲景亦被殺害,因此,家宰職在景春的祖父景仲、景信兩代中由白井家出任(而身為景仲的次男、景信的弟弟的忠景則沒有資格)。因此,最有資格擔任次任家宰職的是足利長尾家(鐮倉長尾家轉移至足利莊日语足利荘)的長尾景人,不過景人在景信死去的前年就死去,而景人的兒子兼繼承人定景和犬懸家的當主房清(景人的弟弟)則太年輕而被認為不適合擔任家宰。因此,成為一族長老、以及在比景仲更早成為家宰的養父長尾忠政死後,擔任武藏守護代等家中要職的忠景成為家宰,亦不足為奇。另一方面,因為白井家已經連續兩代擔任家宰,上杉顯定亦不希望白井家的力量更強,而把家宰職傳給忠景而非景春),對此,景春深深怨恨。另外,在白井家獨佔家宰職的時期,與白井家建立關係,而被賜予和保證所領的山內上杉家配下的武士,因為家宰職從白井家變為惣社家,而恐怕失去至今的權利,所以希望景春繼承家宰職,以保證以前的領地。因為與家宰職有關的所領問題,白井家側和武士和惣社家側的武士之間亦發生衝突。

景春向親戚(從兄弟)太田道灌請求協助,但是道灌拒絕,並立即前往五十子陣,向顯定和主君扇谷家當主上杉定正報告。道灌向顯定和定正進言,應向景春採取懷柔手段,並任命景春為武藏守護代,以及暫時罷免忠景,但是顯定不接受,道灌再進言立即出兵討伐景春,但是在與古河公方足利成氏對峙的狀況下,這亦是不可能的。在足利長尾家(長尾景人)死去的狀況下,長尾一族的長老忠景就任家宰是理所當然,而景春的主張被認為是不正當,因此,向顯定進言一時罷免忠景的道灌被顯定、忠景、其他上杉氏重臣、甚至是父親道真叱責(『太田道灌狀』)。

長尾景春舉兵编辑

此後,道灌為了介入今川氏的內紛而滯留在駿河國文明8年(1476年)6月,景春以武藏鉢形城為據點,發動叛亂。雖然顯定和忠景並未輕視景春的力量,而景春是武勇相當優秀的人物,白井家在繼承過兩代家宰職後,實力比其他長尾氏一族亦更強大。因此,五十子陣日语五十子陣的上杉方武將相當動搖,亦陸續出現擅自歸國的人。

文明9年(1477年)正月,景春率2千5百騎急襲五十子陣,顯定和定正大敗(五十子之戰)。在18年來,作為對抗古河公方的最大防御據點五十子陣,被景春以僅僅2千5百名兵士攻陷。此後,顯定和定正逃往上野國

長尾景春的舉兵後,相模國小磯城(現今神奈川縣大磯町)的越後五郎四郎小澤城(現今神奈川縣愛甲郡愛川町)的金子掃部助溝呂木城(現今神奈川縣厚木市)的溝呂木正重(景春的被官)、以及小机城日语小机城(現今神奈川縣橫濱市)的矢野兵庫與其呼應,其他的多數關東地方國人地侍亦加入景春方,組成強大勢力。在這個形勢下,武藏國南部的名族豐島氏日语豊島氏鐮倉幕府的有力御家人,在室町時代後,舊領被太田氏奪去)亦加入景春方,當主豐島泰經石神井城日语石神井城練馬城日语練馬城(現今東京都練馬區)為據點,而泰經的弟弟泰明則以平塚城日语平塚城(現今東京都北區)為據點。於是,江戶城河越城岩槻城的連絡被切斷。[1]

太田道灌平亂编辑

3月,道灌先發制人,起兵攻陷溝呂木城和小城,更進攻小澤城,不過因為小澤城防守堅固,以及景春發出援兵而撤退。小城的矢野兵庫出陣攻撃河越城,但是被道灌的弟弟資忠(一說姪兒)和上田上野介撃退。4月,得到上杉朝昌三浦高救等援軍的道灌以輕兵在平塚城的城下放火,以寡兵伏擊從城中出撃的泰經、泰明,僅以5十騎擊破2百騎的豐島軍,並殺死泰明(江古田沼袋原之戰日语江古田・沼袋原の戦い)。道灌追擊敗走的泰經,並包圍石神井城,泰經向道灌請求降服,但是因為沒有實行撤去城池的條件,道灌於是把城攻陷,泰經敗走。同月,景春向五十子出陣,並渡過利根川,在鉢谷原攻擊顯定和定正的軍隊,不過被撃退。5月,道灌與顯定和定正合流,並奪回五十子,更在用土原撃破景春並包圍鉢形城,但是因為足利成氏率8千騎出陣而被迫撤兵。

此後,道灌開始侵攻景春的本據地上野國,並在鹽賣原對陣1個月,不過沒有決戰。同年11月,雙方撤兵。文明10年(1478年)正月,成氏通過簗田持助,向山內上杉家家宰長尾忠景相談和議。景春的叛亂被道灌在短時間內壓制,持續戰鬥超過20年的成氏希望與幕府在有利條件下達成和睦。為了妨礙和議,同年正月,泰經在平塚城再次舉兵,但是立即被道灌攻破,泰經敗走並逃到小城。3月,景春攻擊河越城,但是被定正和道灌的父親道真撃退。此後,道灌開始制壓扇谷家的本據地相模國的景春勢力。3月,攻陷於前年未能攻略的小澤城。4月,攻略小城,匿藏在城中的泰經的下落不明,名族豐島氏日语豊島氏沒落。道灌成功驅逐景春在相模諸城的勢力。7月,在道灌攻略景春的據點鉢形城後,顯定以此城為居城。

此時,道灌已經平定武藏和相模。12月,擊破反對和議的成氏方有力武將千葉孝胤境根原合戰日语境根原合戦)。文明11年(1479年),道灌派遣弟弟資忠(一說姪兒)和千葉自胤(投向上杉方的千葉氏)前往房總半島,以攻略孝胤死守的臼井城日语臼井城(現今千葉縣佐倉市),雖然資忠戰死,不過真里谷武田氏海上氏降服,成功把房總半島的反對勢力一掃而空。

在上杉氏與成氏進行和睦交渉中時,景春仍在北武藏的秩父郡兒玉郡抵抗。文明12年(1480年)6月,最後的據點日野城(現今埼玉縣秩父市)被道灌攻陷,景春受到成氏的幫助而成功逃走。此後,景春成功擁立顯定的養子憲房山內上杉家當主,自己就任家宰。

文明14年11月27日(1483年1月6日),成氏和兩上杉家之間成立和議(「都鄙合體」),成氏被幕府赦免。另外,憲房亦返回顯定之下,景春則在成氏之下。

戰後编辑

因為都鄙合体和景春沒落,令關東地方長達30年的爭亂停止。不過因為這次和睦是由山內家和越後上杉家主導,扇谷家的當主上杉定正對此不滿。太田道灌亦在太田道灌狀中,表達自己和參與戰鬥的武士因為沒有足夠的恩賞而不滿。道灌因為平定這次戰亂,威望大大上升,但亦令主君顯定和定正感到危險。

文明18年(1486年)7月,道灌在糟屋館(現今神奈川縣伊勢原市)被主君定正謀殺。臨死之際留下「當方滅亡」(意指上杉家滅亡)的說話。

長享元年(1487年),山內家與扇谷家決裂,兩上杉家開始爭鬥(長享之亂)。沒落的長尾景春加入扇谷家,再度與山內家戰鬥。明應2年(1493年),伊勢宗瑞(後來的北條早雲)進入伊豆國,並消滅堀越公方,更攻略相模國。後來,兩上杉家被以伊勢宗瑞為家祖的後北條氏消滅。

相關作品编辑

小說

外部連結编辑

相關條目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