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城谣

长城谣》是一首创作于中國抗日戰爭时期并至今传唱的歌曲,由潘孑农作词,刘雪庵作曲。1937年春,上海艺华影片公司开始拍摄潘孑农编剧的《关山万里》,潘孑农邀请刘雪庵为影片配乐。由于上海八一三事变发生,影片没有完成,但是刘雪庵把已经完成的影片插曲《长城谣》刊载在自办的刊物《战歌》上。很快《长城谣》被一些青年抗日宣传队的演唱。不久歌唱家周小燕在武汉合唱团独唱领唱这首歌曲,次年她去法国留学,途经新加坡百代唱片公司邀请,演唱灌制了《长城谣》唱片,这首歌曲更加广为传唱,使海外華人踊跃捐款、捐物,有的愤然回国参加抗战,支援打击侵略者。

中国东北地区,1931年九一八事變後被日本軍事占領,其後成立滿州國,最終於1945年重回中國統治,期間歷時14年。
日軍侵入長城防線

1957年,刘雪庵因歌曲《何日君再来》和《壮志凌霄》的所谓历史问题被打成右派,《长城谣》在中國大陸被禁唱长达20多年;但是臺灣香港的艺术家没有忘记这首歌,一代又一代传唱下来。1979年刘雪庵被平反,《长城谣》的歌声又从海外传回。1984年春节,香港歌手张明敏北京电视台春节联欢晚会演唱了《长城谣》,大陆年轻人对这首歌曲十分陌生,以至於认为是张明敏首唱的港台歌曲;此时79岁的刘雪庵已经双目失明,在家中的病床上收听了张明敏的演唱,百感交集,泪如雨下。1994年,邓丽君在最后一场演唱会上演唱《长城谣》,因对两岸统一的期盼,将原歌词中“全国的同胞”(或“四万万同胞”)改为“十一万万同胞”。

1985年8月31日,臺灣電視公司轉播《巨星之夜 反仿冒反盜錄義演晚會》,主持人鄧麗君、主持人張菲合唱《長城謠》作結,謝荔生領導台視大樂團伴奏。

歌词中“高粱大豆香,遍地黄金少灾殃”——赞美東北物产丰富,人民安居乐业;“奸淫掳掠苦难当,奔他方骨肉离散父母丧”,控诉日軍戰爭罪行和大众的苦难;“大家拼命打回去,哪怕倭奴逞豪强”,表现中国人民威武不屈,团结斗争必胜的信心;“四万万同胞心一样,新的长城万里长”。歌曲短小好上口,易传唱,旋律优美,是抗日救亡经典歌曲之一。

这首歌的音乐苍凉悲壮,纯朴自然,感情深切而不缠绵。在音乐上极具民族风格,在写法上與民歌相似,同时兼有叙事和抒情的特点。旋律起伏不大,节奏进行平稳、音域不宽,整个曲调建立在五声音阶的基础上,听起来亲切、优美;唱起来既口语化、又有民族特色。由于这首歌曲具有上述旋律、节奏及结构等方面的特点,使之能在中國抗日战爭时期广为流传,倾述了人民被迫離家流浪的苦难,从而激发人民同仇敌忾的爱国热情。

2014年11月北京申冬奧宣傳片《純潔冰雪 激情約會》(北京张家口联合申办2022冬奥会宣传片),以《長城謠》作為背景音樂。[1][2]

歌词编辑

万里长城万里长,

长城外面是故乡。

高粱肥,大豆香,

遍地黄金少灾殃。

自从大难平地起,

奸淫掳掠苦难当。

苦难当,奔他方,

骨肉离散父母丧。

没齿难忘仇和恨,

日夜只想回故乡。

大家拼命打回去,

哪怕倭寇逞豪强。

万里长城万里长,

长城外面是故乡。

四万万同胞心一条,

新的长城万里长。

万里长城万里长,

长城外面是故乡。

四万万同胞心一条,

新的长城万里长。

參考資料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