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閼與之戰發生於前270-269年,戰國時代秦國攻打趙國的一場戰爭[3]

閼與之戰
日期前270年(趙惠文王二十九年、韓桓惠王三年[1])-前269年(秦昭襄王三十八年[2]
地点
閼與(今山西省晋中市和顺縣西北)
结果 趙國獲得決定性勝利。
参战方
秦國 趙國
指挥官与领导者
胡陽[2] 趙奢
兵力
不詳 不詳
伤亡与损失
伤亡逃散过半 不詳

背景编辑

前281年,秦國攻取趙國藺、離石、祁拔三城後,趙國以公子郚為質子,並與秦簽訂以焦、魏、牛狐交換藺、離石、祁拔三城的協議,但其後趙惠文王反悔。秦昭襄王大怒,以趙國不履行協議為由,於前270年派將軍胡陽率領大軍攻打趙國閼與[4]

趙惠文王先後急召廉頗樂乘等名將詢問對策,他們一致認為道路過於遙遠,路狹難救。趙王又問趙奢,趙奢獨排眾議,表示閼與地勢險狹,猶如兩鼠鬥於穴中,只要將士勇敢就可獲勝。後世稱之「狹路相逢將勇者勝」。趙惠文王決定讓趙奢率軍救援閼與。

過程编辑

趙奢軍在離開邯鄲三十里後迅即築壘紮營,按兵不動。並傳令軍中:「有敢於談及軍事者,一律斬首」,駐屯近二十八日之久,繼續增強營壘防禦,以隱蔽趙軍的作戰企圖。秦軍分兵兩路,一路進兵屯於武安(今河北省武安縣西南)西面,擊鼓吶喊,欲誘趙軍援救武安,鉗制趙軍。趙奢立即斬殺一名要求救援武安的士兵,不為秦軍所動。

秦軍派細作潛入趙國軍營探聽虛實,趙奢佯作不知,令屬下讓其任意活動,以麻痹秦軍。秦軍細作把趙軍情況告於胡陽。胡陽大喜,認為趙國援軍只想保住邯鄲,閼與即可攻取,放鬆了對趙奢這支援軍的戒備。趙奢遂率領全軍偃旗息鼓,疾馳兩天一夜,趕到距閼與城五十里處築壘設營。被拋在武安的秦軍才知道中計,儘快趕至閼與迎戰。趙奢採納軍士許曆的建議,發兵萬人搶佔閼與北山的高地,佔據有利地形。當秦軍後到北山時,攻山不下。趙奢乘勢居高臨下,俯擊秦軍。秦軍不支,死傷逃散過半,大敗而歸,閼與之圍遂解[5]

影響编辑

閼與之戰後,趙奢被賜號為馬服君,獲得與廉頗、藺相如同等的地位,立功的許曆獲封為國尉[6]

參考文獻编辑

  1. ^ 史記 卷四十三 趙世家》:二十九年,秦、韓相攻,而圍閼與。趙使趙奢將,擊秦,大破秦軍閼與下,賜號為馬服君。《史記 卷十五 六國年表》:三。秦擊我閼與城,不拔。
  2. ^ 2.0 2.1 史記 卷五 秦本紀》:三十八年,中更胡(傷)[陽]攻趙閼與,不能取。
  3. ^ 資治通鑑 卷五 周紀第五》:秦中更胡傷攻趙閼與,不〔能〕拔。
  4. ^ 戰國策 卷二十 趙策三》:秦攻趙,藺、離石、祁拔。趙以公子郚為質於秦,而請內焦、黎、牛狐之城,以易藺、離石祁於趙。趙背秦,不予焦、黎、牛狐。秦王怒,令公子繒請地。趙王乃令鄭朱對曰:「夫藺、離石、祁之地,曠遠於趙,而近於大國。有先王之明與先臣之力。故能有之。今寡人不逮,其社稷之不能恤,安能收恤藺、離石祁乎?寡人有不令之臣,實為此事也,非寡人之所敢知。」卒倍秦。秦王大怒,令衛胡易伐趙,攻於與。趙奢將救之。魏令公子咎以銳師居安邑,以挾秦。秦敗於於與,反攻魏幾,廉頗救幾,大敗秦師。
  5. ^ 史記 卷八十一 廉頗藺相如列傳》:秦伐韓,軍於閼與。王召廉頗而問曰:「可救不?」對曰:「道遠險狹,難救。」又召樂乘而問焉,樂乘對如廉頗言。又召問趙奢,奢對曰:「其道遠險狹,譬之猶兩鼠鬥於穴中,將勇者勝。」王乃令趙奢將,救之。兵去邯鄲三十裏,而令軍中曰:「有以軍事諫者死。」秦軍軍武安西,秦軍鼓譟勒兵,武安屋瓦盡振。軍中候有一人言急救武安,趙奢立斬之。堅壁,留二十八日不行,複益增壘。秦間來入,趙奢善食而遣之。間以報秦將,秦將大喜曰:「夫去國三十裏而軍不行,乃增壘,閼與非趙地也。」趙奢既已遣秦間,卷甲而趨之,二日一夜至,今善射者去閼與五十裏而軍。軍壘成,秦人聞之,悉甲而至。軍士許曆請以軍事諫,趙奢曰: 「內之。」許曆曰:「秦人不意趙師至此,其來氣盛,將軍必厚集其陣以待之。不然,必敗。」趙奢曰:「請受令。」許曆曰:「請就鈇質之誅。」趙奢曰:「胥後令邯鄲。」許曆複請諫,曰:「先據北山上者勝,後至者敗。」趙奢許諾,即發萬人趨之。秦兵後至,爭山不得上,趙奢縱兵擊之,大破秦軍。秦軍解而走,遂解閼與之圍而歸。
  6. ^ 史記 卷八十一 廉頗藺相如列傳》:趙惠文王賜奢號為馬服君,以許曆為國尉。趙奢於是與廉頗、藺相如同位

參見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