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闕漢騫(1901年1月19日-1972年11月11日),字撥雲湖南寧遠清水橋鎮闕家莊人,黃埔軍校第四期步科畢業,中華民國陸軍中將。抗日名將,曾任第14師第40旅旅長,第14師師長,第54軍軍長,廣州衛戍司令。闕漢騫也是著名的書法家。他的書法被稱為“撥雲體”,受到于右任吳稚暉的推重。

闕漢騫
中華民國軍事將領
个人资料
性别
出生 1901年1月19日
 大清湖南宁远县
逝世 1972年11月11日
 中華民國台北市
籍贯 湖南宁远县

早年编辑

闕家世代耕讀,闕父興富公,母李太夫人,兄弟四人,一姊,闕漢騫為老么,六歲延師課讀。九歲入平田倫英初小,三年後考入寧遠縣立高小。畢業後,入第十三聯合中學,為四年舊制,畢業之時,正值五四運動,考入湖南公立法政學校,適逢母喪輟學。1920年,與楊如女士結婚。後入常澧鎮守使學兵隊受訓,期滿入教導團接受軍官訓練。1925年,考入黃埔軍校第四期步科,先接受入伍教育,1926年10月畢業,任第五期學生區隊附。1927年,寧漢分裂,校長蔣中正辭職下野,由校方派至第20獨立師工作,唯限於環境,有志難伸。至校長蔣中正復職,方鼎英教育長出任第三集團軍總指揮,電召前往總指揮部,又因職位不合而離去。

圍剿中央蘇區编辑

1930年教導第三師成立,軍校教育長錢大鈞出任師長,調任學兵連長、升營長。教一師旋改第14師,師長為陳誠。參與江西中央蘇區第三次第四次第五次圍剿戰爭,因戰功升遷團長。79團團長任內,參加圍剿共軍的廣昌下坪之役,及雩都流坑之役,受上级特嘉許,明令記升[1][2]

抗日名將编辑

1937年蘆溝橋事變抗日戰爭爆發,時任第十四軍第十四師第七十九團團長,參與淞滬會戰,於羅店洛陽橋之役,在敵飛機砲兵砲火猛烈轟擊之下,全軍奮勇殺敵。升任第十四軍第十四師第四〇旅旅長。由上海轉進時,第四〇旅擔任掩護,死守了三個月。

淞滬抗戰後,為了確保武漢的安全,第十四師駐防安徽廣德誓節渡。第四〇旅於誓節渡一役,與日軍白刃肉搏,使敵膽寒,而泣鬼神。

1938年,升任陸軍第一八五師少將副師長。1939年于常德升任第十四師師長,率領第十四師參加粵北會戰,出奇兵進擊,一鼓而下翁源、花縣,迫日軍倉惶退至廣州近郊,國軍因而確保韶關

1940年秋復有崑崙關戰役。1941年,太平洋戰爭爆發,滇邊告緊,奉命進駐雲南,推進至越南邊境。

1944年,任第五十四軍副軍長,率領第14、第50兩個師,由雲南驛空運印緬,解英美盟軍密支那之圍。

1944年5月11日第五十三軍與第五十四軍强渡怒江战役,進攻高黎貢山,至7月25日,軍長方天專任第二十集團軍副總司令,闕漢騫昇任第五十四軍軍長。率第五十四軍的一九八師,及配屬的第三十六師李志鵬部和第六軍的預備第二師顧葆裕部,進攻騰沖。遠征軍以砲火和空軍飛機炸射摧毀日軍來鳳山陣地,再進行進攻。遠征軍組織突擊隊,以火箭炮火焰噴射器進行噴射。日軍主要外圍據點相繼攻克,主力逃入騰沖城中,兵力為第56师团148聯隊和第18师团114聯隊,人數約在1500人左右。依據城牆死守。經過多次空軍飛機轟炸,戰後發現包括148聯隊長藏重康美步兵大佐在內的30多名日軍指揮部官兵全悶死在被炸塌的地下指揮部裡。經過一個月的巷戰,自開戰以來的6000多日軍,除300來人潰逃城外,其餘皆戰死、自殺於城中。對於外逃之日軍,闕漢騫命預2師方誠團長率團追擊,除10餘被俘外,餘皆擊斃。至9月14日,取得完全勝利。當時的美軍顧問史塔爾中校(後曾任美國陸軍部長、印第安那大學校長)特將攻城經過情形,補拍成電影,帶回美國宣揚國軍之英勇。克騰沖後會同友軍連下龍陵芒市,遠征軍與駐印軍會師畹町。打通中印公路,取得重大勝利。 1945年元旦,榮獲三等雲麾勳章

1945年秋,奉命率部反攻南寧,軍次百色日本無條件投降。後於廣州受降,並兼任廣州警備司令[1][2]

國共內戰编辑

抗戰勝利後率部馳援膠東,甫抵青島即墨已告不守,而青島亦發岌可危,將軍即命第一九八師擊潰城陽守軍,進克即墨。又命第八師、第三十六師強渡大沽河,過膠縣,戰高密,進迫益都。打通膠濟路,攻克煙台。1947年夏任整編第54師師長。1948年1月22日升中將,同年駐防遼西,所部又改稱第五十四軍,任軍長。一度指揮塔山戰役,但無法攻克塔山。1948年參加徐蚌會戰,11月兼任第六兵團副司令。1949年5月任淞滬防衛部副司令及浦東兵團司令官,上海戰役敗後,轉進台灣[1][2],但第8師已在上海全部損失,291師也所餘無幾,只剩198師完整[3]

台灣编辑

1949年5月下旬率第五十四軍赴台灣,任中部防守司令官,1950年,任台灣防衛副總司令(孫立人將軍副手)兼東部防守區中將司令,六月,專任東部防守區中將司令官。第五十四軍即為今陸軍六軍團前身之一。此後曾任國防部參議。 1952年任澎湖防衛司令官,後因病辭職[1][2]

書法與寫作编辑

闕漢騫平生嗜好書法,造詣不凡,與于右任吳稚暉書法並稱一時[4]。1959年曾於台北中山堂開個人書展,其飛草正氣歌及行、草、楷、隸四體千字文,尤獲各方佳評。亦著有《兵學漫談》、《戎馬餘閒錄》、《戎馬關山話當年》等[1][2]。1961年闕漢騫六十大壽,臧啟芳,鄭挺鋒,龍天武,楊中藩,李志鵬,朱致一等十七人祝賀。臧啟芳撰文,溥心畬書寫闕漢騫六十壽序八屏[5]

病逝编辑

1963年曾一度中風,乃至半身不遂。1968年又以氣管炎,入臺北榮民總醫院治療,不幸再次中風,致全身麻痺。1972年11月11日(夏曆十月初六)下午三時半,與世長辭[1][2]

家庭编辑

夫人楊如,長子定正,國立中山大學政工幹校研究生班畢業,任陸軍測量學校(後併入中正理工學院)教官,長女天正國立台灣大學政治系畢業。次子至​​正台大政治系畢業,美國印第安那大學碩士,任職於中信局,兼教淡江文理學院。次女培正靜宜英專畢業[1][2]

參考資料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