阏氏匈奴人或者称号,意義近似漢文中的夫人、太太、老婆、内当家等[1]:252匈奴帝國時期,匈奴统治阶级实行一夫多妻制[2]。唐代以来[3]:36,中国学界曾将其误认为匈奴君主配偶的称号,类比为中原的王后皇后[1]:253、254[4]:22

词源、字音编辑

閼氏一词最早[1]:252[3]:36出现于西汉司马迁所著《史记·匈奴列傳[5]。由于上古汉语漢代音系近代汉语,历经时代演变,变化巨大。中国学界对于閼氏的匈奴语原始读音有两种完全不同的解释。一是,yānzhī[6],二是,è[1]:252

最早将閼氏与胭脂相联系的是东晋史學家習鑿齒[3]:36。他指yānzhī一詞,源于胭脂花,即红花。匈奴人以女人美丽可爱如胭脂,因而得名,此外匈奴的河西地区焉支山盛产植物红花,其汁可做胭脂,用以美容。[7]一如當年的中原贵族妇女,追求流行的匈奴阏氏可能有用胭脂妆饰脸面的习惯。唐朝司马贞撰写《史記索隱》,曰“閼氏旧音曷氏,匈奴皇后号也。”此后,中国学界即流行“閼氏即匈奴皇后”之说[3]:36

当代学者刘文性认为è阿尔泰语系突厥语族语言的词汇。司马迁《史记·匈奴列傳[5]中,除閼氏外,还有两个不同位置的“氏”字,“月氏”(月支)和“难氏”(难支)。中国学界一般将“氏”解读为“zhī”。刘指出阿尔泰语系的蒙古或突厥语族诸语言中,没有Zh音位。与“氏”的原始读音最接近的现代汉语读音为“”。阏氏的原始读音是“a?it?i”。词根“a?i”为贵重财产的统称,加上造词附加,生成新词,意为保管贵重财产的人,相当于现代汉语中的“保管员、库房看守、财产经管人”等。引入家庭中,称“内当家、当家婆、管家婆而已”,逐步变成妻子的代称[1]:257—259

匈奴單于閼氏编辑

匈奴实行一夫多妻制,匈奴人称妻、妾为阏氏,称母亲则为“母阏氏”,匈奴单于的正妻稱為“颛渠阏氏”,相當於王后,首位妃嬪稱為「大閼氏」,相當於元妃。据记载,头曼单于除有继承人冒顿之外,又有“后有爱阏氏,生少子,头曼欲废冒顿而立少子[5]”,说明头曼单于不止一个阏氏。一般在一夫多妻的情况下有“子以母贵”(嫡庶)的习惯,谁能够被选为继承人,往往视其生母的地位而定,而阏氏的等级是根据单于的个人喜爱来确定的;冒顿单于也曾射杀一个阏氏(史书称“爱妻”),还曾将一个阏氏赠与东胡王;白登之围后,汉高祖和吕后分别于公元前199年、前192年以二宗室女嫁冒顿单于为阏氏;郅支单于本人有“诸阏氏夫人数十”,其中一位阏氏为康居国公主;呼韩邪单于有五个阏氏,第一是颛渠阏氏,第二是大阏氏,另有三位阏氏,最后便是宁胡阏氏王昭君;《汉书》明确记载乌珠留单于至少有五个阏氏,“以第二阏氏子乐为左贤王,以第五阏氏子舆为右贤王”。可见匈奴一直过着一夫多妻的生活。[8][9]

与鄰近蛮族部落的比较编辑

在盤據亚欧的內陸蛮族部落中,匈奴的婚姻制度和欧洲的日耳曼蛮族大不相同,罗马历史学家塔西陀在《日耳曼尼亚志》的觀察記中,曾记载日耳曼部族男人以一夫一妻制为主流,且日耳曼部族人的妇女也有很高的地位:[10]

汉书》也记载在西域古国的妇女有很高地位:

虽然与匈奴人无关,不过和日耳曼人不同的另一个欧洲部落匈人首领阿提拉则奉行一夫多妻,[11]阿提拉本人至少有6位日耳曼人妻妾,据中世纪北欧人典籍《尼伯龍根之歌》和《佛爾頌薩迦》,阿提拉最终被其日耳曼妻所殺害,同样的故事在《蒙古源流》也有,如成吉思汗被唐兀王妃所刺死,这些妻妾的背景也很相似,都是从被征服的部落中得来的女子。

收繼婚制编辑

匈奴有收繼婚的风俗,因此匈奴阏氏不论妻妾往往必须嫁给其儿子(亲生子除外)或单于的兄弟,如呼韩邪单于死后,宁胡阏氏王昭君再嫁给大阏氏的亲儿子復株絫若鞮單于。匈奴单于的继承制度,大体可分为二种情况,父死子继兄终弟及和远亲袭位。单于的传位可分三段时期,公元前209年至前127年,冒顿老上军臣三单于持续了三代的父死子继;公元前127年至公元前31年,开始以父子相继和兄终弟及二种形式的交替出现,其中呴犁湖握衍朐提二单于为远亲袭位;公元前20年至公元46年,由于呼韩邪单于“约令传国与弟”,规定了兄终弟及的方式,命其子死后传位给弟,搜谐若鞮车牙若鞮乌珠留若鞮乌累若鞮呼都而尸道皋若鞮五单于持续了五代的兄终弟及,一直延续到匈奴分裂前的第二年。[12]

对汉朝而言与匈奴和亲,不但违背了儒制,也与中原的親屬系統有冲突。例如《后汉书》记载匈奴单于呼韩邪死后,王昭君在必须嫁给其大阏氏儿子之时“上书求归”,而汉成帝却令王昭君从其胡俗嫁给呼韩邪的儿子復株絫若鞮單于[13]另外,虽与匈奴无关,乌孙昆莫猎骄靡临死前,汉朝公主刘细君在要嫁给其孙军须靡之时,也曾向汉武帝“上书言状”,而汉武帝也令其嫁给其孙军须靡。[14]

出身编辑

匈奴亦有外婚制的风俗,为了避免近親婚姻內婚攣鞮氏的阏氏女子都出身于呼衍氏、兰氏、須卜氏等匈奴貴族之中,以提供攣鞮氏的繁殖。[15]漢朝王室與匈奴單于之間進行通婚,因此閼氏有部分也出身於漢朝刘氏宗室女[5]。可能也包括其他匈奴帝国的属国女子,如康居月氏

註釋编辑

  1. ^ 1.0 1.1 1.2 1.3 1.4 刘文性. 《“阏氏”语义语源及读音之思考》. 西北民族研究 (甘肃省兰州市: 西北民族大学). 1998, (1998年第1期): 252—259. ISSN 1001-5558 (简体中文). 
  2. ^ 舒顺林,匈奴婚姻习俗论,北方文物,1996年第03期。
  3. ^ 3.0 3.1 3.2 3.3 兰殿君. 《“阏氏”并非匈奴皇后的专称》. 文史杂志 (四川省成都市: 四川省政府文史研究馆、四川省人民政府参事室). 1989, (1989年第2期): 36—37. ISSN 1003-6903 (简体中文). 
  4. ^ 储先亮. 《“阏氏”考辨》. 中学语文(现名:中学语文:大语文论坛(下旬)) (湖北省武汉市: 湖北大学). 1991, (1991年第12期): 22—23. ISSN 1000-419X (简体中文). 
  5. ^ 5.0 5.1 5.2 5.3 史记·卷一百一十·匈奴列傳》單于有太子名冒頓。後有所愛閼氏,生少子,而單于欲廢冒頓而立少子,乃使冒頓質於月氏。冒頓既質於月氏[……]高帝乃使劉敬奉宗室女公主為單于閼氏,歲奉匈奴絮繒酒米食物各有數,約為昆弟以和親,冒頓乃少止。[……]其明年,單于遺漢書曰[……]漢邊吏侵侮右賢王,右賢王不請,聽後義盧侯難氏等計,與漢吏相距[……]
  6. ^ 李惠綿. 中原音韻箋釋. 國立臺灣大學出版中心. 2016-01-05 [2016-10-09]. ISBN 978986350137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6-25) (中文(臺灣)). 
  7. ^ 《尔雅翼》引习凿齿《与谢侍中书》:“此[山]有红蓝,北人采取其花作烟支,妇人妆时作颊色用。如豆许,按令遍颊,殊觉鲜明。匈奴名妻‘阏氏’,言可爱如烟支也。故匈奴有烟支山。”
  8. ^ 舒顺林,匈奴婚姻习俗论,北方文物,1996年第03期。
  9. ^ 武沐、王希隆,对乌孙收继婚制度的再认识,西域研究,2003年04期。
  10. ^ Medieval Sourcebook: Tacitus: Germania. Internet History Sourcebooks Project. [2018-06-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03-20). 
  11. ^ Jellinek, George (1993), History Through the Opera Glass: From the Rise of Caesar to the Fall of Napoleon p.33, Pro Am Music Resources, ISBN 978-0912483900.
  12. ^ 李晓敏,单于继承与匈奴政局,内蒙古师范大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1999年第1期。
  13. ^ 后汉书·卷八十九》及呼韩邪死,其前阏氏子代立,欲妻之,昭君上书求归,成帝敕令从胡俗,遂复为后单于阏氏焉。
  14. ^ 《汉书·卷九十六下》昆莫年老,欲使其孙岑陬尚公主。公主不听,上书言状,天子报曰:“从其国俗,欲与乌孙共灭胡。”岑陬遂妻公主。
  15. ^ 《后汉书·卷八十九》匈奴俗,岁有三岁祠,常以正月、五月、九月戊日祭天神。南单于既内附,兼祠汉帝,因会诸部议国事,走马及骆驼为乐。其大臣贵者左贤王,次左谷蠡王,次右贤王,次右谷蠡王,谓之四角;次左右日逐王,次左右温禺鞮王,次左右渐将王,是为六角;皆单于子弟,次第当为单于者也。异姓大臣:左右骨都侯,次左右尸逐骨都侯,其余日逐、且渠、当户诸官号,各以权力优劣、部众多少为高下次第焉。单于姓虚连题。异姓有呼衍氏、须卜氏、丘林氏、兰氏四姓,为国中名族,常与单于婚姻。呼衍氏为左,兰氏、须卜氏为右,主断狱听讼,当决轻重,口白单于,无文书簿领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