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历克塞一世 (特拉比松)

阿莱克修斯一世·梅加斯·科穆宁,或译作阿莱克修斯一世·大科穆宁希臘語Αλέξιος Α΄ Μέγας Κομνηνός;约1182年–1222年2月1日)是一位拜占庭贵族,与他的兄弟大卫·科穆宁英语David Komnenos在1204年共同建立了特拉比松帝国,并成为其皇帝,直到1222年去世。两兄弟是1185年被杀的拜占庭皇帝安德洛尼卡一世仅存的两个男性后代,因而他们在1204年十字军攻占君士坦丁堡后,宣称自己是拜占庭帝国的继承者。尽管尼西亚帝国很快成为帝国事实上的继承国,使他们的宣称变得没有实际意义,特拉比松帝国的皇族们仍然强调自己的科穆宁家族血统,自称“梅加斯(意为大)·科穆宁”家族[1]

阿莱克修斯一世·梅加斯·科穆宁(Αλέξιος Α΄ Μέγας Κομνηνός)
罗马人的皇帝
特拉比松皇帝英语List of Trapezuntine emperors
拜占庭帝国皇位宣称者
統治1204年-1222年2月1日
繼任安德洛尼卡一世
共治者大卫·科穆宁英语David Komnenos(1204–1212年)
出生约1182年
逝世1222年2月1日
配偶可能是狄奥多拉·阿克苏海娜(Theodora Axouchina)
子嗣
更多
约翰一世
曼努埃尔一世
王朝科穆宁王朝
父親曼努埃尔·科穆宁
母親鲁速丹英语Rusudan (daughter of George III of Georgia)

1205年,阿莱克修斯成功抵挡了塞尔柱突厥人特拉比松的围攻英语Siege of Trebizond (1205–06),他的兄弟大卫则征服了安纳托利亚西北部的几个拜占庭省份[2]。但他的其他事迹见于记载的不多,穆斯林记载称,他在1214年保卫锡诺普的战斗中被罗姆苏丹凯考斯一世俘虏,苏丹随后遣使要求守卫者投降,但被拒绝,于是阿莱克修斯就在市民眼前被折磨。最后锡诺普还是投降,特拉比松帝国成为苏丹国的附庸,阿莱克修斯随后被释放。1222年,阿莱克修斯去世。

从君士坦丁堡到格鲁吉亚编辑

阿莱克修斯是曼努埃尔·科穆宁的长子,拜占庭皇帝安德洛尼卡一世(1183-1185年在位)的孙子。安德洛尼卡一世曾于1170年代在格鲁吉亚国王乔治三世英语George III of Georgia的宫廷中避难,1180年堂兄曼努埃尔一世皇帝去世时,他担任本都的总督,闻讯后组织军队进军君士坦丁堡,之后成功篡夺皇位,经两年的动荡统治后,他被废黜杀害,他的长子曼努埃尔被致盲,很可能随即死去[3]

曼努埃尔有两个儿子,一个是已被册封为“凯撒”的阿莱克修斯,另一个名叫大卫·科穆宁英语David Komnenos,记载没有写明他们母亲的身份,学者A.A.瓦西列夫推测他们的母亲是格鲁吉亚公主鲁速丹英语Rusudan (daughter of George III of Georgia)[4]。两个男孩于某个时间到达格鲁吉亚女王塔玛丽的宫廷,对此,学者们有不同的观点:一派支持雅各布·菲利普·法尔默赖厄英语Jakob Philipp Fallmerayer的假说,认为仅两三岁大的两个男孩在1185年的混乱中就已被带到格鲁吉亚;另一派支持乔治·芬利的假说,认为他们留在了君士坦丁堡并接受教育,皇帝伊萨克二世(1185-1195年在位)并没有迫害他们,这是因为按拜占庭传统英语Political mutilation in Byzantine culture,他们的父亲因被致盲,已失去了继承权[5]。更早期的学者,如爱德华·吉本,没有接触到特拉比松帝国史家米海尔·帕纳莱托斯英语Michael Panaretos的编年史或格鲁吉亚的资料,认为两兄弟的出身是他们称帝时编造的。瓦西列夫探讨了这几种可能,认为法尔默赖厄的假说更接近事实[6]

阿莱克修斯与塔玛丽女王的具体关系未知,米海尔·帕纳莱托斯只说塔玛丽是他的“父系亲属(希腊语:προς πατρός θεὶα)”。俄罗斯学者库尼克(Kunik)推断,阿莱克修斯的母亲是塔玛丽的妹妹鲁速丹英语Rusudan (daughter of George III of Georgia)[6]西里尔·托马诺夫英语Cyril Toumanoff认为阿莱克修斯的爷爷安德洛尼卡在格鲁吉亚时,曾娶了乔治三世的姐妹[7]。米海尔·库尔塞基斯(Michel Kuršanskis)对这一观点表示怀疑,认为阿莱克修斯的母亲或祖母是杜卡斯家族巴列奥略家族的成员,但他也不能很好地解释米海尔·帕纳莱托斯的记载[8]

关于他自1185年安德洛尼卡死后,到1204年到达特拉比松之前的经历记载相当少,但学者还是提出了一些假设。他们都同意,阿莱克修斯和他的兄弟在格鲁吉亚避难,瓦西列夫假设,格鲁吉亚语成了他们的母语,他们在语言、教育、政治理想上都成了格鲁吉亚人,但可能也会有一些希腊随从帮他们熟悉祖国的语言[9]。不过库尔塞斯基斯指出,在后来特拉比松帝国的制度与文化中,并没有多少格鲁吉亚因素,其精英们仍以君士坦丁堡为政治和信仰的模范[10]

自格鲁吉亚到特拉比松编辑

1204年4月,阿莱克修斯和大卫两兄弟在女王塔玛丽的帮助下,离开格鲁吉亚,占领了特拉比松[11]。同月,阿莱克修斯称帝,时年22岁,后来的学者以此作为特拉比松帝国建立的标志[12][13]

学者瓦西列夫推测,塔玛丽帮助他们的动机超出亲情:她是个虔诚的人,经常向修道院和教堂施舍财物,其范围不限于格鲁吉亚本国,遍于整个近东,一次,她送给一群即将离开耶路撒冷的僧侣一份礼物,但礼物途径君士坦丁堡时,被拜占庭皇帝阿莱克修斯三世(1195-1203年在位)截留,这一行为令女王蒙受羞辱,她随后送给了僧侣们一份更丰厚的礼物,之后又支持两个侄子入侵拜占庭帝国领土,以此来报复拜占庭[14]

阿莱克修斯进入特拉布宗的时间可能可加以进一步精确。谢尔盖·卡尔波夫英语Sergey Karpov发现了阿莱克修斯的一枚印章,一面有圣乔治带领一位戴头盔的将军的图案,两边有“Ἀλέξιος ὁ Κομνηνός(阿莱克修斯·科穆宁)”字样;正面有基督复活的图案与相应文字。卡尔波夫认为,印章上的图案表现的就是他一生中最大的成就即占领特拉比松,圣乔治用左手为他打开特拉比松的城门,带他入城。圣乔治的纪念日是4月23日,卡尔波夫推测,阿莱克修斯进入特拉比松可能就是在这一天[15]

君士坦丁堡被十字军攻陷是在这一年的4月13日,瓦西列夫指出,两兄弟应在这一消息传来之前就对特拉比松发动了进攻,他们的最初目的不是建立收复首都的基地,而是在拜占庭的领土上建立一个缓冲国,以保护格鲁吉亚免受塞尔柱突厥的直接攻击[16]。米海尔·库尔塞基斯则为两兄弟的进军提出了一个更直接的动机:他们想要推翻安格洛斯王朝的统治,恢复科穆宁王朝。两兄弟入城后不久,拉丁人征服君士坦丁堡的消息传来,于是他们与尼西亚帝国狄奥多尔一世,乃至伊庇鲁斯专制国米海尔·科穆宁·杜卡斯展开了收复旧都的斗争[17]

进入特拉比松之后的几个月中,大卫向西进军,确立对本都帕夫拉戈尼亚其他地区的控制。安东尼·布莱尔(Anthony Bryer)指出,格鲁吉亚王室的记载中,两兄弟的争战分为两部分,两人各自向一个方向进军:他们从格鲁吉亚伊梅列季出发,攻占特拉比松,然后大卫沿海岸进军(可能实际带领的是舰队),攻占卡拉索斯(Kerasous,今吉雷松)、吉代英语Cide阿玛斯拉赫拉克里亚·庞提卡英语Heraclea Pontica(今卡拉代尼兹埃雷利)等地;与此同时,阿莱克修斯攻占了利姆尼亚英语Limnia (Pontus)萨姆松锡诺普[18]。其中萨姆松虽只是一个小港口,但却是塞尔柱突厥人的罗姆苏丹国联系黑海的咽喉,阿莱克修斯的进军,阻断了苏丹国的贸易和扩张,用穆斯林史家伊本·艾西尔的话,就是阿莱克修斯为塞尔柱人“关上了海的大门”[19]。而帕夫拉戈尼亚则成为了两兄弟坚实的基地。这里的人们支持科穆宁家族,因为科穆宁与此地渊源很深,该地区的卡斯塔莫努城就是科穆宁家族早期的根据地[20]。在两兄弟到来之前,伊萨克二世时期(1185-1195年),一个自称是阿莱克修斯二世的人就曾在这里发动叛乱,获得了不少支持[21]

当大卫在帕夫拉戈尼亚作战时,塞尔柱突厥人对他们的东部领地发动了攻击,阿莱克修斯被迫留在特拉比松附近组织防御。罗姆苏丹凯霍斯鲁一世的这次攻势随后转化为对特拉比松的围攻英语Siege of Trebizond (1205–06)[22],1206年,他们无功而返。在尼西亚史家尼基塔斯·霍尼亚提斯献给狄奥多尔一世的颂词中,他将阿莱克修斯比作希腊神话中的青年海拉斯,他在随阿耳戈船英雄寻找金羊毛的旅程中,在密细亚海岸,被那伊阿得斯宁芙的一种)诱惑而消失不见[23][24]

与此同时,狄奥多尔阻止了两兄弟攻占尼科米底亚的企图,延缓了他们在西部的扩张[25][26]。但在1207年,两兄弟的政权还是三个拜占庭继承国中领土最大的一个,他们的领地西起赫拉克里亚·庞提卡英语Heraclea Pontica,东到与格鲁吉亚交界的索特里乌波利斯英语Soterioupolis克里米亚也成为其附庸,克森尼索刻赤及其腹地成为了特拉比松的一个海外省,名叫佩拉蒂亚英语Perateia[27]。不幸的是,这就已是他们势力的最高点。

争夺帕夫拉戈尼亚编辑

 
1210年左右的东南欧形势

尼西亚帝国的狄奥多尔一世并没有闲着,他在南边击败了萨巴斯·阿西德诺斯英语Sabas Asidenos曼努埃尔·马罗佐梅斯英语Manuel Maurozomes狄奥多尔·曼加法斯英语Theodore Mangaphas三个对手,于1208年三月或四月加冕称帝,他还挫败了拉丁皇帝佛兰德的亨利进攻安纳托利亚的计划[28]。1208年,他决意跨过萨卡里亚河进攻赫拉克里亚·庞提卡,以打击大卫·科穆宁的扩张。大卫随即派人向拉丁皇帝求援,信使于1208年9月到达君士坦丁堡[29]。亨利皇帝之后率军渡过马尔马拉海,占领尼科米底亚,威胁狄奥多尔的后方,迫使其撤军回国,尼西亚军损失不小,萨卡里亚河爆发洪水,过河时约1千人丧命[29]

虽然此次进攻不成,但狄奥多尔没有放弃,1211年,在门雷德斯河畔安条克战役中击败塞尔柱突厥人后,他与新苏丹凯考斯一世签订合约,共同进攻特拉比松帝国的领土[30]尼基塔斯·霍尼亚提斯记载,狄奥多尔最终未经抵抗地占领了赫拉克里亚·庞提卡和阿玛斯拉[31][32]

这一时期,大卫·科穆宁从对抗的战场中消失了,一份阿索斯山的手抄本显示,大卫作为瓦托派季乌修道院的一名修士于1212年12月13日去世[33]。他如何从阿莱克修斯的共治者变为一个僧侣,没有文献记载,但这很有可能是强制的。舒库罗夫(Shukurov)认为,记载是被有意抹去的,大卫是因犯罪被阿莱克修斯囚禁在修道院中[34]。关于他的罪名有种解释,他可能在另一次面对狄奥多尔的攻击时,选择了投降拉丁帝国,成为其附庸,威廉·米勒(William Miller)解释道:“他更有兴趣做拉丁帝国名义上的附庸,而不是被尼西亚帝国吞并”[35]

米海尔·库尔塞基斯(Michel Kuršanskis)称,阿莱克修斯也参与了塞尔柱突厥的内部斗争,支持凯考斯一世之弟凯库巴德与他争位。这个观点来源于他对穆斯林史家伊本·比比英语Ibn Bibi的一段难懂的记载的解释,此人称当凯考斯一世在锡瓦斯时,信使带来了阿莱克修斯越过边界,袭击苏丹国领地的消息。如果他的解释是对的,凯考斯一世与狄奥多尔结盟就有了理由[30]

凯考斯在与狄奥多尔结盟后,开始进攻锡诺普英语Siege of Sinope这一黑海重要港口,一旦攻下此城,大海将再次向苏丹国开放。锡诺普城坐落在地峡上,并有坚固的城墙保护,但围城过程中,阿莱克修斯在一次小冲突中被俘虏,伊本·比比记载,当时他正带着500骑兵外出打猎,米海尔注意到,这样的规模并不像是一场打猎。阿莱克修斯被俘后,成为了苏丹夺取锡诺普的筹码[36]。苏丹向守军展示了阿莱克修斯,并强迫他派亲信入城商议投降,但守军回答:“即使阿莱克修斯被俘,他还有几个孩子可以统治国家,我们将会拥立新皇帝,绝不把国家交给突厥人”[37]。舒库罗夫认为,锡诺普人如此表态,是因为他们对阿莱克修斯囚禁弟弟大卫感到不满[38]

苏丹被守军的回应激怒,在城墙之下几次折磨阿莱克修斯,最后守军改变了主意,开始谈判,商定于1214年11月1日有条件投降,以换取阿莱克修斯的自由。阿莱克修斯向苏丹宣誓效忠,并承诺纳贡之后,被苏丹放回特拉比松[39][36]

晚年编辑

失去锡诺普后,特拉比松帝国的西方边界退至伊利斯河狄尔默顿河英语Terme River一带,距特拉比松城只有250公里,更重要的是,特拉比松从此不再与尼西亚帝国及其他希腊政权接壤[40],之后的数代特拉比松皇帝不再关心拜占庭事务,把注意力放在了亚洲[41]

关于阿莱克修斯此后的经历,人们所知不多。瓦西列夫指出,格鲁吉亚编年史记载,国王乔治四世英语George IV of Georgia库拉河附近作战时,曾有“来自赫拉尔(Khlar)和希腊的支脉前来送礼”;他认为赫拉尔就是凡湖边的阿赫拉特,希腊实际指的就是特拉比松帝国,支脉就是阿莱克修斯[42]。但米海尔·库尔塞基斯不同意其观点,认为阿莱克修斯不可能离开特拉比松如此之远,并强调在格鲁吉亚编年史中,特拉比松一直被称为“本都”而不是希腊[43]

阿莱克修斯死于1222年2月1日,时年约40岁,在位十八年。他把长子约翰托付给女婿安德洛尼卡·吉多斯[11]

家庭与继承编辑

阿莱克修斯曾结过婚,但史家没有记载他妻子的信息,她可能名叫狄奥多拉·阿克苏海娜(Theodora Axuchina),此名出现在1978年出版的《欧洲族谱英语Europäische Stammtafeln》中,此书还在几个现代谱系中为其找到了位置。

米海尔·库尔塞基斯从约翰一世的姓阿克苏洪斯(Αξούχος)及阿莱克修斯的政治派系推断,他可能于1201年结婚,妻子是“胖子”约翰·科穆宁英语John Komnenos the Fat(死于约1200年)的女儿,阿莱克修斯·阿克苏赫英语Alexios Axouch的孙女[44]。阿莱克修斯本人有两个孩子,未来的皇帝约翰曼努埃尔,还有一个女儿,与安德洛尼卡·吉多斯结婚。舒库罗夫(Shukurov)则认为阿莱克修斯至少有三个儿子,在曼努埃尔成为皇帝时,一个名叫约安尼基欧斯(Ioannikios)的人被折磨,且被送进了修道院,此人可能就是阿莱克修斯的儿子[45]

脚注编辑

  1. ^ Macrides, Ruth. 1975,第238-245頁
  2. ^ Kuršanskis M. 1988,第109-124頁
  3. ^ A. A. Vasiliev 1936,第5-8頁
  4. ^ A. A. Vasiliev 1936,第17頁
  5. ^ George Finlay 1877,第317頁
  6. ^ 6.0 6.1 A. A. Vasiliev 1936,第9-12頁
  7. ^ Cyril Toumanoff, 1940 & 299-312
  8. ^ Kuršanskis M. 1977,第237-256頁
  9. ^ A. A. Vasiliev 1936,第18頁
  10. ^ Kuršanskis M., 1977 & p-238
  11. ^ 11.0 11.1 Michael Panaretus & Bessarion 2019,第3頁
  12. ^ George Finlay 1877,第370頁
  13. ^ Miller, William, 1969,第14-19頁
  14. ^ A. A. Vasiliev 1936,第18-20頁
  15. ^ Karpov 2012,第75f頁
  16. ^ A. A. Vasiliev 1936,第19頁
  17. ^ Kuršanskis M. 1977,第243-245頁
  18. ^ Bryer & 1988-1999,第179頁
  19. ^ Claude Cahen 1968,第117頁
  20. ^ Miller, William, 1969,第15頁
  21. ^ A. A. Vasiliev 1936,第21-23頁
  22. ^ Kuršanskis M. 1988,第109-111頁
  23. ^ Miller, William, 1969,第18頁
  24. ^ A. A. Vasiliev 1936,第21頁
  25. ^ A. A. Vasiliev 1936,第24頁
  26. ^ Bryer & 1988-1999,第181頁
  27. ^ A. A. Vasiliev 1936,第26-29頁
  28. ^ Alice Gardner 1964,第75-78頁
  29. ^ 29.0 29.1 Bryer & 1988-1999,第183頁
  30. ^ 30.0 30.1 Kuršanskis M. 1988,第112頁
  31. ^ Shukurov 2001,第185頁
  32. ^ Bryer & 1988-1999,第185頁
  33. ^ Bryer & 1988-1999,第184頁
  34. ^ Shukurov 2001,第129f頁
  35. ^ Miller, William, 1969,第17頁
  36. ^ 36.0 36.1 Kuršanskis M. 1988,第113頁
  37. ^ A. A. Vasiliev 1936,第27頁
  38. ^ Shukurov 2001,第131頁
  39. ^ A. A. Vasiliev 1936,第27f頁
  40. ^ A. A. Vasiliev 1936,第26頁
  41. ^ Miller, William, 1969,第19頁,参见Kuršanskis M. 1988,第109-124頁
  42. ^ A. A. Vasiliev 1936,第29f頁
  43. ^ Kuršanskis M. 1988,第245-247頁
  44. ^ Kuršanskis M. 1970,第117-125頁,引自Kelsey Jackson Williams 2006,第173f頁
  45. ^ Shukurov 2001,第131f頁

来源编辑

外部链接编辑

阿历克塞一世 (特拉比松)
科穆宁王朝
出生于:约1182年逝世於:1222年2月1日
統治者頭銜
新頭銜 特拉比松皇帝
1204年4月–1222年2月1日
繼任者:
安德洛尼卡一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