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斯珀恩-埃斯灵之战

战役

阿斯珀恩-埃斯灵之战(法语:Bataille d'Aspern-Essling)发生于1809年5月21日至22日。拿破仑的军队在维也纳附近越过多瑙河,但在卡尔大公的领导下,法军和他们的盟友遭到奥地利军队的攻击并被赶回河对岸。这是法军在拿破仑的亲自指挥下第一次在重大战役中被击败,同时也是拿破仑本人十多年军旅生涯的第一次战败。卡尔大公的部队击退了法军,但却未能将其摧毁。奥地利炮兵在战场上占主导地位,共发射了53,000发炮弹,而法国炮兵则发射了24,300发。

阿斯珀恩-埃斯灵之战
第五次反法同盟的一部分
Fernand Cormon 005.jpg
阿斯珀恩-埃斯灵之战
日期1809年5月21-22日[1]
地点
结果 奥地利胜利
参战方
 奥地利帝國  法國
指挥官与领导者
奧地利帝國 卡尔大公 法國 拿破仑·波拿巴
法國 让·拉纳(伤重而死)
兵力
5月21日:
95,800人[2]
5月22日:
90,800人[2]
292门火炮[3]
5月21日:
23,000-31,400人[2]
5月22日:
62,000-70,000人[2]
154门火炮[3]
伤亡与损失
22,900人伤亡,2门火炮损失[3] 19,980人伤亡,3门火炮损失[3]

背景编辑

在拿破仑占领维也纳时,多瑙河上的桥梁已经被破坏,卡尔大公的军队在河左岸靠近科尔新堡的一座小山比桑贝格附近。法军此时想穿越多瑙河。5月13日,法军的第一次渡河行动被击退,法军损失了大约700人。[4]多瑙河上的洛鲍,是将河流分成小河道的众多岛屿之一,被选为法军的下一个渡河点。经过周密的准备,5月19日至20日晚上,法军将右岸的所有航道桥接到洛鲍并占领了该岛。到20日晚上,许多法军士兵已经聚集在那里。多瑙河的最后一条河道,位于洛鲍和左岸之间,法军在那里搭好了桥梁。马塞纳的军团立即越过左岸并击退了奥地利的前哨。拿破仑没有被蒂罗尔波希米亚对他后方袭击的消息吓倒,而是将所有可用的部队送上桥梁,到21日黎明时分,25,000名法军士兵聚集在左岸广阔的马奇费尔德平原上,这也将成为瓦格拉姆之战的战场。[5]

卡尔大公没有发起袭击来阻止法军渡河。他的意图是,一旦一支规模足够大的部队越过后,奥地利军队就在法国军队的其余部分前来援助之前发起袭击。拿破仑接受了这种攻击的风险,但他同时试图通过召集所有可用的部队到现场来将风险最小化。拿破仑在马奇费尔德的部队被集结在朝北的桥梁前,法军的左翼在阿斯珀恩,右翼在埃斯灵。这两个地方都靠近多瑙河,因此没有退路。事实上,阿斯珀恩位于其中一条河道的岸边。法军如此部署就不得不填补两个村庄之间的空隙,并且还要将阵线向前移动,为援军过桥留出空间。[5]

奥地利方面,约翰·冯·希勒(第六军团)、海因里希·冯·贝勒加德(第一军团)和霍亨索伦-黑兴根亲王(第二军团)率领的部队在阿斯珀恩会合,而罗森伯格王子的第四军团将攻击埃斯灵。列支敦士登的约翰王子在奥军阵线中央,随时准备袭击试图攻击奥军先锋部队的法国骑兵。在21日,由于水流过于湍急,搭建的桥梁变得越来越不安全,但法军部队仍然继续整日整夜不间断地过桥。[5]

战斗序列编辑

奥地利大军,总司令卡尔大公[6]

  • 第1纵队(第六军团),军团长冯·希勒中将,下辖:
    • 阿曼·冯·诺德曼将军的前卫部队
    • 科图林斯基将军的师
    • 卡尔·冯·文森特将军的师
  • 第2纵队(第一军团),军团长贝勒加德中将,下辖:
    • 菲涅耳将军的师
    • 福格申将军的师
    • 乌尔姆将军的师
    • 诺茨将军的师
  • 第3纵队(第二军团),军团长霍亨索伦-黑兴根亲王,下辖:
    • 前卫部队
    • 布雷迪将军的师
    • 韦伯将军的师
  • 第4纵队(第四军团),军团长罗森伯格王子,下辖:
    • 约翰·冯·克勒瑙将军的师
    • 德多维奇将军的师
  • 第5纵队(第四军的一部分),指挥官霍恩洛厄亲王,下辖:
    • 罗汉将军的先锋队
    • 霍恩洛厄亲王的师
  • 后备部队,指挥官列支敦士登的约翰王子,下辖:

总计: 99,000人;84,000名步兵,14,250名骑兵,288门大炮

法兰西第一帝国德国军团,总司令拿破仑·波拿巴[6]

  • 帝国卫队
    • 让·巴蒂斯特·库里亚将军的近卫第一师(新兵)
    • 让-玛丽·多森将军的近卫第二师(老兵)
    • 让-多桑特·阿瑞吉将军的近卫第三师(骑兵)
  • 第二军团,军团长拉纳元帅†:
    • 让·维克托·塔罗将军的师
    • 米歇尔·克拉帕雷德将军的师
    • 圣伊莱尔将军†的师
    • 德蒙特将军的预备师(未参战)
  • 第四军团,军团长马塞纳元帅:
  • 骑兵预备队,指挥官贝西埃尔元帅:
    • 艾蒂安·南索蒂将军的骑兵师
    • 雷蒙德·圣叙尔比将军的骑兵师
    • 让·路易·伊斯班涅将军†的骑兵师

总计: 77,000人;67,000名步兵,10,000名骑兵,152门火炮

战斗编辑

第一天编辑

 
法军(白色)和奥军(黑色)的阵地
 
两军在埃斯林的街道上战斗。陷入困境的法国步兵与远处的奥地利军队交火

战斗从阿斯珀恩开始。冯·希勒将军的部队在第一次冲锋时占领了该地,但马塞纳的部队重新夺回了它,并以非凡的毅力坚守住了阵地。法国步兵表现出极大的顽强和英勇,这在当年早些时候的战斗中未能表现出来。然而,奥地利人也以凶猛和坚韧的方式作战,这让包括拿破仑本人在内的许多法军指挥官感到惊讶。[5]

三个奥地利纵队的进攻只控制了阿斯珀恩的一半。夜幕降临时,阿斯珀恩的一部分仍然由马塞纳控制。与此同时,两个村庄之间和桥梁前的几乎所有法国步兵都被卷入了侧翼的战斗。因此,拿破仑为了转移注意力,派出由骑兵组成的中锋,向奥军的炮兵阵地发起冲锋,此前奥军的大炮排成一长列,向阿斯珀恩不断开火。法军骑兵的第一次冲锋被击退,但第二次由大量胸甲骑兵发起的冲锋成功击退了奥地利的炮兵。法军骑兵随后绕着霍亨索伦的步兵方阵,与列支敦士登的骑兵对抗,但法军骑兵最终没能突破奥军的防线,最终退回到了原来的位置。[5]

与此同时,埃斯灵的战斗几乎和阿斯珀恩一样绝望。法军胸甲骑兵向罗森伯格部队的侧翼发起猛烈冲锋,并推迟了奥军的进攻。在埃斯林,让·拉纳与法军的一个师一直抵抗到晚上才结束战斗。法军和奥军各自在野外露营。在阿斯珀恩,法军和奥军在手枪射击的范围内互相攻击。拿破仑在一天的战斗结束时并没有气馁,而是重新部署每个可用的单位。整个晚上,越来越多的法国军队加入战场。[5]

第二天编辑

 
在激烈的战斗中,奥地利掷弹兵试图袭击埃斯灵的粮仓

22日凌晨,战斗重新开始。马塞纳迅速清除了攻入阿斯珀恩的奥地利士兵,但同时罗森伯格的奥地利步兵冲进了埃斯灵。然而,让·拉纳和圣伊莱尔的师合力将罗森伯格赶了出去。在阿斯珀恩,马塞纳的士兵被希勒和贝勒加德组织的反击赶走。[5]

与此同时,拿破仑对奥地利阵线中心发动了进攻。整个法国中锋,包括让·拉纳的军团和骑兵预备队,全部向前推进。奥地利防线很快被突破,在罗森伯格的右翼和霍亨索伦的左翼之间,法国中队打出了一个缺口。当卡尔大公亲自手持战旗派出他最后的预备队时,法军几乎看到了胜利的曙光。但此时拉纳的进攻被抵挡,随着他被击退,法军进攻的动力消失了。阿斯珀恩迅速被奥军占领,在关键时刻,更严重的消息传到了拿破仑手中。多瑙河的桥梁被奥地利人顺流而下的重型驳船摧毁了。[5]

得知消息后,拿破仑立即停止了进攻。埃斯灵此时再次遭到罗森伯格的袭击,而法军则再次将他赶了出去。罗森伯格随后将他的兵力集中在正在撤退中的法军。法军撤退的代价非常高昂,但拉纳的部队阻止了法军被赶入多瑙河。双方在彻底筋疲力尽后结束了战斗。[5]

后果编辑

 
让·拉纳元帅在战斗中受了致命伤

法军于此役中损失了20,000多人,其中包括拿破仑的密友和法军最有才能的指挥官之一--让·拉纳元帅,后者在袭击约翰·冯·克勒瑙(Johann von Klenau)在阿斯珀恩的部队时被奥地利火炮发射的炮弹击中受了致命伤。拉纳下属的一位师长路易·文森特·圣伊莱尔将军也在战斗中身负致命伤;他的腿被奥地利人的炮弹炸断。奥地利方面的伤亡数字与法军相近,但他们取得了十多年来对法军的第一次重大胜利。这次胜利既证明了奥地利军队自1800年和1805年一连串灾难性失败以来所取得的进步,也证明了拿破仑仍有可能在战斗中被击败。[5]

法军撤回到洛鲍岛上。22日晚,最后一座桥修好,法军继续等待援军抵达洛鲍。奥地利人对他们的胜利感到惊讶,所以未能充分利用这一机会,让法国人能够重新集结。一个月后,法军第二次尝试越过多瑙河,拿破仑在瓦格拉姆战役中以代价高昂的方式击败了奥地利人,取得了决定性的胜利。[5]

脚注编辑

  1. ^ Bodart 1908,第405頁.
  2. ^ 2.0 2.1 2.2 2.3 Chandler 1966.
  3. ^ 3.0 3.1 3.2 3.3 Gill 2016,第251頁.
  4. ^ Gill 2009,第129-133頁.
  5. ^ 5.00 5.01 5.02 5.03 5.04 5.05 5.06 5.07 5.08 5.09 5.10 Chisholm 1911,第767-768頁.
  6. ^ 6.0 6.1 Rothenberg 1995,第242-245頁.

参考资料编辑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