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方索星曆表

中世紀的天文作品

阿方索星曆表(西班牙語:Tablas alfonsíes拉丁語tabulae alphonsinae﹚,有時會拼成Alphonsine tables,提供了用來計算太陽月球、和行星相對於恆星位置的數據。

阿方索星曆表

這份表格因為是在卡斯提爾國王阿方索十世的贊助下完成的,因此以他的名字命名。它們在西班牙的托雷多編輯,包含從1252年1月1日,國王加冕日開始的天文數據。

產品编辑

阿方索十世組建了一個學者團隊,稱為托雷多翻譯學院。他們被要求製作新的曆表,更新"托雷多星曆表英语Toledan Tables"。新表是根據早期的天文作品和伊斯蘭天文學的觀測結果,加上阿方索聚集在托雷多的天文學家,包括猶太學者如耶胡達·本·摩西英语Yehuda ben Moshe伊薩克·伊本·西德英语Isaac ibn Sid的觀測結果[1]。他還帶來了來自賽維利亞(Seville﹚的阿本·拉格爾(Aben Raghely﹚、阿爾基比西奧(Alquibicio﹚和阿本·穆西奧·穆罕默德(Aben Musio y Mohamat﹚;來自來自科爾多瓦(Córdoba﹚的約瑟夫·阿本·阿萊(Joseph Aben Alí﹚和雅各博·阿本維納(Jacobo Abenvena﹚,和50多位來自加斯科尼(Gascony﹚和巴黎的學者[2]

阿方索星曆表最初是用卡斯蒂利亞西班牙文英语Castilian Spanish寫成。第一版在1483年印刷出版,第二版是在1492年[3]

喬治·珀巴赫英语Georg Purbach在他的書《行星新理論》(Theoricae novae planetarum﹚中使用了阿方索星曆表哥白尼在他的作品中使用的是第二版。 天文學家是利用這些和類似的星表計算星曆表,而占星術則用他們來鑄造天宮圖[4]

方法學编辑

托勒密將年度劃分為365天5小時49zp 16秒來計算星曆表的方法,非常接近目前使用的數值。哥白尼的觀察,使他的系統不超過34個圓環就可以解釋行星的運動。此一觀點意味著,後來大量額外的本輪被引入托勒密系統使其符合觀測結果是徒勞的[5]。(有一個著名的(但可能是假的﹚[6]說法,阿方索在聽到需要極其複雜的數學證明,才能解釋托勒密的太陽系地心模型時,他說:"如果全能的主在開始創造之前曾諮詢過我,我應該會推薦一些更簡單的。"﹚,然而,現在的計算[7]使用未經過修改的托勒密理論複製了出版的阿方索星曆表。

普及性编辑

阿方索星曆表是歐洲最受歡迎的天文星表,三百年來定期製作更新的版本。被稱為現代天文之父的哥白尼,在克拉克夫大學時買了一本,並很關心的,很專業的用足夠的木板和皮革裝訂妥[8]亞歷山大·亞歷山德羅維奇·波格丹諾夫很堅持的認為,這些表構成哥白尼發展日心說的基礎[9]。在1551年,Erasmus Reinhold英语Erasmus Reinhold普魯士星曆表已經出版。這份表使用了哥白尼的太陽系日心模型。哥白尼的出版物《天體運行論》不容易使用,普魯士星曆表旨在使日心模型更容易讓天文學家和占星家使用。然而,基於阿方索星曆表的新版星曆表繼續在出版,普魯士星曆表在德語系國家之外並沒有被廣泛的使用[10]。直到1627年,克卜勒出版了魯道夫星曆表才有所改變。

相關條目编辑

參考資料编辑

  1. ^ Noah J. Efron, Judaism and Science: A Historical Introduction (Greenwood Publishing Group, 2007).
  2. ^ Jean Meeus & Denis Savoie, "The history of the tropical year", Journal of the British Astronomical Association, 1992, pp.40–42
  3. ^ Vegas Gonzalez, Serafín, La Escuela de Traductores de Toledo en la Historia del pensamiento, Toledo, Ayuntamiento de Toledo, 1998
  4. ^ Owen Gingerich, Gutenberg's Gift pp. 319-28 in Library and information services in astronomy V (Astron. Soc. Pacific Conference Series vol. 377, 2007).
  5. ^ Gingerich, Owen. The Book Nobody Read. London: Arrow. 2005: 306. ISBN 0-09-947644-4.  quotes the Encyclopædia Britannica (article unspecified) of 1969 as implying 40-60 epicycles per planet; in the 1974 edition no similar quantified claim can be found
  6. ^ Owen Gingerich, "Alfonso X as a Patron of Astronomy," pp. 30-45 in Alfonso X of Castile, the Learned King (1221-1284 (Harvard Studies in Romance Languages 43, 1990).
  7. ^ Owen Gingerich: The Book Nobody Read. Walker, 2004, Ch. 4 (ISBN 0-8027-1415-3)
  8. ^ Rosen, Edward. Alfonsine Tables And Copernicus. Manuscripta. November 1976, 20 (3): 163–174. doi:10.1484/J.MSS.3.851. 
  9. ^ Bogdanov, Alexander. Bogdanov's Tektology: Book !. Hull: Centre for Systems Studies. 1996: 27. 
  10. ^ 存档副本. [2020-09-1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10-04).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