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阿立祖祭祀瓶「案祖大公界阿立母」

阿立祖台灣平埔族原住民西拉雅族的祖靈信仰,成大教授石萬壽指出該名詞是西拉雅語的「祖先」(西拉雅語:alid、aritt[1]:87)發音與漢語「祖」結合而成的名詞[2]。而在荷治時期尤羅伯牧師將《馬太福音》翻譯成西拉雅語時,即用「Alid」作為上帝的譯名[1]:88。而除了阿立祖的稱呼之外,各部落也有像阿立母太祖老君[註 1]等其他稱呼。

阿立祖信仰一般常視為一種拜壺文化,但實際上西拉雅族所崇拜的不是壺本身,而是壺中代表祖靈神力的水[1]:145

目录

拜壺编辑

阿立祖的信仰原本不立塑像、神位,主要以祭祀壺甕等物(如:、罐、缸、甕等)為祖靈崇祀象徵之所托,謂之「拜壺」。壺甕沒有規格或數量的限制,只要一破損再經祭拜阿立祖同意後即可置換之。壺甕等容器內裝水稱為「向水」借之反射出祖先靈魂的力量,更以之代表祖靈洗淨休憩之所。而壺甕底下一般鋪上香蕉墊底,並將壺甕置於地上、或桌案上以示阿立祖法身幻化於世。後期,有些平埔族(如臺南市大內區)受到漢族閩南文化影響,也以神位符咒香火等奉阿立祖。

公廨编辑

祭祀阿立祖的社群祭壇稱之為「公廨」(kuwa[1]:124);仍存於白河大內(有8處公廨)、佳里北頭洋(立長宮)、麻豆尪祖廟左鎮頭社阿立祖廟)等地,也稱此些村為「祀壺之村」,而私家祭壇則將壺甕等容器置於私人家屋之內擺祭。花蓮縣富里鄉東里村亦有。

壺的信仰叢結编辑

阿立祖的祭日是三月二十九日,目前台南市等地之西拉雅族後裔仍保有此信仰,並傳承不墜西拉雅族拜壺之祭典儀式。也因此西拉雅族被謂之為:「拜壺的民族」,或謂其族懷有「壺的信仰叢結」。

與基督宗教的關係编辑

根據干治士牧師的《台灣略記》,西拉雅人有南方神Tamagisanhach,他雖然創造人並且讓他們好看,但是他並不是宇宙的創造者,因為西拉雅人相信宇宙是永遠存在的,不是被創造的。他有妻子東方女神Tekarukpada,當天不下雨的時候會斥責她的先生來降下雨水,因此南方神的權力也是有限的。而北方之神Sariafingh使人變醜陋,長瘡痘。干治士牧師也說明,以上的神是女性所拜的神。而男性所拜的神是戰神,而戰神有兩位Tacafulu和Tupaliape,如果在由西拉雅族的男女分工來看,女性所拜的神比較與他們的農業活動有關,因為婦女是負責田間的勞動。而男性是負責狩獵和戰事,所以他們會去拜戰神,這是很自然的事情。

一神信仰多神信仰衝突時,不是一神信仰被吸入多神信仰成為多神中的一神,就是一神將多神的信仰改變成唯一神信仰,不然就是互不侵犯。在17世紀台灣的例子是第二種的結果:雖然西拉雅人原來是多神信仰,[3]但是經過荷蘭改革宗教會的宣教,在三十幾年之後,他們改變信仰型態,變成只有崇拜阿立祖的信仰,先前祖先所拜的神明的名字已經在新一代的西拉雅人的記憶中消失。[4]就如同干治士牧師所說的,由於原住民沒有文字可以紀錄,所以他們的宗教經驗都是靠口述的傳承,但是當這個口述的傳統被切斷時,以前後後來也就失去了連結。

註釋编辑

  1. ^ 有的地方將阿立祖與老君當作是同一位神,有的地方則認為是不同的神[1]:90

參考文獻编辑

  1. ^ 1.0 1.1 1.2 1.3 1.4 段洪坤. 《阿立祖信仰研究》. 臺南市政府文化局. 2013年12月. ISBN 978-986-03-9416-0. 
  2. ^ 族群文化. 吉貝耍部落資訊網. [2014-01-29]. 
  3. ^ Georgius, Candidus. A short account of the island of Formosa in the Indies, situate near the coast of China : and of the manners, customs, and religions of its inhabitants. 倫敦. 1732. 
  4. ^ 萬盈穗、許藝慧. 西拉雅的「主」與「祖」. 臺南: 國立新化高級中學. 

參見编辑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