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左起:罗尔德·阿蒙森、赫尔默·汉森英语Helmer Hanssen斯韦勒·哈塞尔英语Sverre Hassel奥斯卡·维斯廷英语Oscar Wisting。右侧是他们在南极点搭建的帐篷“波尔海姆”("Polheim"),帐篷顶端插有挪威国旗,国旗下方是前进号之标识。(奥拉夫·比阿兰德英语Olav Bjaaland摄。)

挪威探险家罗尔德·阿蒙森率领的探險隊创造了人类最早到达南极点的记录。他和他的四个队友在1911年12月14日抵达南极点,較另一支由罗伯特·斯科特领导的英国採險隊早5個星期抵達。阿蒙森和他的队友安全返回基地,后来得知斯科特和他的四个同伴在回程途中死亡。

阿蒙森最初的计划是征服北极点。在他的构想中,这一计划需要用海冰封冻船只,然后借助洋流使船向极点飘去。从弗里乔夫·南森那里,阿蒙森获得了前進號(Fram)的使用权,紧接着他便大规模地筹措资金。但是,随着美國探險家弗雷德里克·庫克英语Frederick Cook聲稱在1908年到達北極[1]羅伯特·皮里也聲稱在1909年到達北極[2],阿蒙森征服北极点的计划由此中断。阿蒙森改变了他的计划,他开始着手准备征服南极点。因为并不清楚自己征服南极的计划将得到多少来自公众和赞助者的支持,他暂时将此项计划保密。面对他的船员他亦是对计划秘而不宣:1910年六月他出征时,他甚至让船员们相信前进号正借着北极漂流航行。前进号驶离马德拉岛,即停靠的最后一站后,阿蒙森才披露了被他长期隐瞒的秘密——征服南极点。

罗斯冰架是世界上最大的冰架,在冰架一处的鲸湾,阿蒙森建立了此行南极的基地,即“弗雷门海姆”("Framheim")。此后阿蒙森开始了长达数月的准备工作,包括设立了几个补给点。他也曾试探地向南极点进发,但结局几近灾难。准备工作完毕后,阿蒙森的探险队于1911年10月正式向南极点进发。在途中,探险队一行发现了阿塞尔海伯格冰川。该冰川的发现为探险队提供了通往南极高原并最终通向极点的路线。对雪橇和雪橇犬娴熟应用确保了阿蒙森探险队在南极能够迅速行进,相对顺利无阻。此外,阿蒙森南极探险队还取得了其他非凡的成就。探险队勘查了爱德华七世地,对于人类而言尚属首次。探险队在南极亦进行了多次巡航,为研究海洋学提供资料。

尽管因斯科特一行的“伟大的悲剧”,探险队在南极的成就在英国显得黯然失色,阿蒙森一行的成功还是收获了广泛的赞誉。阿蒙森的隐瞒计划遭到了一些人的批评。最近数年,阿蒙森南极探险队的能力与勇气得到了极地史学家的更加充分的认可。为了纪念阿蒙森一行,美国建于南极点的永久科学考察站以他和斯科特的名字共同命名。

目录

背景编辑

阿蒙森1872年出生於挪威的費德列斯達,父親是一個船東。1893年,他放棄了在克里斯蒂安大學的醫科學習,並簽約作了一名海員,他乘坐捕海豹船「馬格達萊納」號航行到了北極。經過幾次進一步的航行,他當上了二副; 當不在海上時,他在挪威的哈當厄高原的惡劣環境中發展了他作為一個越野滑雪運動員的技能。1896年,阿蒙森受到他的同胞弗里德約夫·南森的北極探險的啟發,加入比利時南極考察隊作為船副。

1898年初,他的船在別林斯高晉海被冰塊困住將近一年,因此,遠征隊在南極水域度過了一個完整的冬天。在這段時間內,船員中出現了抑鬱,飢餓,精神錯亂和壞血病,但阿蒙森仍然保持冷靜,並進行了許多記錄。他利用所學過的技術與經驗,特別是在衣服和飲食等方面得經驗幫助船隊生存。

准备工作编辑

最初计划编辑

1908年11月10日,阿蒙森在挪威地理学会公布了自己的考察计划。在这一计划中,前進号将会经合恩角驶入太平洋;在停靠旧金山补给之后,前進号会继续向北航行,穿过白令海峡抵达巴罗角,并由此开始展开四到五年的航行。阿蒙森期望通过这一航程,可以解决若干个科学问题。

阿蒙森的计划大受欢迎,第二天挪威国王哈康七世就为考察队开出了一份价值20000克朗的采购单。1909年2月6日,一份75000克朗的拨款在挪威议会获得通过,以对前進号进行大修。为了让队员可以集中精力于考察的实际准备上,此次远征的筹款和商业运作由阿蒙森的哥哥里昂专门负责。[3]

在1909年三月,沙克尔顿最远到达了南纬88度23分(距离南极点180千米)。阿蒙森不吝对沙克尔顿的这一成就给出最高赞誉,并称沙克尔顿在南极的贡献『与南森在北极的成就相媲美』。不过,阿蒙森也意识到,在南极『尚残存一个小小的角落』等待着人们的探索。

计划变更编辑

在1909年9月,报纸报道了库克皮里都到达了北极点(库克于1908年9月,皮里于一年后)。在被要求对这一成就做出评价时,阿蒙森并未对两者中任何一方给出一面倒的赞誉,而是推测道『可能还有其它工作等待人们完成』。与此同时,阿蒙森迅速发现,他本人的远征计划正面临着严峻挑战。在北极点被人捷足先登之后,他的远征将难以持续维持公众注意力和资金来源——『如果要挽救这次远征的话,只能去挑战最后的处女地——南极』。由此,阿蒙森决定把目光转向南方;至于北极的漂流,则可以再『等上一两年』,留在征服南极之后去做。

阿蒙森并未公布他计划的变更。斯科特的传记作者David Crane指出,阿蒙森的远征的政府和私人资助都指定作北极科考用途;探险计划的这一巨大变动未必会得到赞助者的理解和支持。

交通、设施和补给编辑

阿蒙森不理解为什么英国人在探险时不喜欢利用犬只。在决定前往南极之后,他订购了一百只格陵兰雪橇犬——当时可以找到的最强壮也最优越的品种。

探险队的雪靴是阿蒙森特地设计的,经过了两年的测试和优化。探险队在极地的衣物包括北格陵兰的海豹皮,以及耐特斯里克因纽特式的衣物(由驯鹿皮、狼皮和华达呢制成)。雪橇由挪威梣木制成,其滑行板由美国核桃木制成并用钢打底。滑雪板(同样由核桃木制成)被制得特别长,以防止掉入冰裂缝中。探险队的帐篷是『历史上最坚固实用的』,拥有内置的地板。阿蒙森选择了瑞典的普赖默斯炉(Primus)作为远征时的餐具,而不是南森特殊设计的餐具(阿蒙森认为后者所占空间过大)。

阿蒙森在比利时号(Belgica)上的经历让他不敢小觑坏血病的危险。尽管坏血病的真正病因(维生素C缺乏症)在当时还并未被发现,通过食用鲜肉治疗坏血病的方法却已经广为人知。为了防治坏血病,阿蒙森计划向饮食配给中加入海豹肉。他也预定了一种特殊的、含有燕麦片和蔬菜的干肉饼——『不可能找到比这更有营养、更好吃的食物了』。这次探险的酒类供应十分充足,以作医疗、节庆和社交用途。

阿蒙森仍然对比利时号上低落的士气记忆犹新,所以他不忘带上三千本书,一部唱机,大量的唱片和许多乐器,以供娱乐用途。

出发编辑

1910-11年度编辑

弗拉姆海姆编辑

在弗拉姆在海湾东南角的一个入口处锚定到冰上之后,阿蒙森选择了一个距离该船2.2海里(4.1公里)的远征主要小屋的地点。随着建造小屋的工作开始,六组狗被用来将物资搬到现场。Bjaaland和Stubberud将地基铺设在冰层深处,使倾斜的地面平整。由于盛行的风来自东方,小屋竖立在东西轴上,门朝西; 以这种方式,风只捕获了较短的东墙。屋顶于1月21日到位,六天后小屋完工。到那时,大量的肉类 - 包括200个海豹 - 已经被带到基地,供岸上使用,并在前往极地之前在仓库中铺设。该基地被称为弗拉姆海姆,“ 弗拉姆之家”。 2月3日清晨,Terra Nova意外地抵达了鲸湾。她于1910年11月29日从新西兰航行,并于1月初抵达麦克默多海峡。在斯科特和他的主要派对登陆后,Terra Nova参加了由Victor Campbell领导的六人男子派对,向东进入爱德华七世国王。这个小组打算探索这个当时未知的领土,但是海冰阻止他们靠近岸边。当它遇到Fram时,该船沿着Barrier边缘向西航行,寻找可能的着陆点。斯科特之前曾猜测阿蒙森可能会在非洲大陆对面的威德尔海地区建立他的基地; 这证明挪威人将以60海里的优势开始争夺杆位,这对英国人来说是一个令人震惊的前景。这两个群体在民间相互表现; Campbell和他的军官Harry Pennell和George Murray Levick在Fram上吃早餐,并在Terra Nova上吃午饭。阿蒙森感到宽慰,因为Terra Nova没有无线电台,因为这可能会危及他的战略,即首先获得极地胜利的消息。然而,他很担心坎贝尔的一句话暗示斯科特的机动雪橇运作良好。然而,他向英国政党提供了一个与弗拉姆海姆并列的地方,作为探索爱德华七世国王的基地。坎贝尔拒绝了这一提议,然后乘船前往麦克默多海峡,告知斯科特阿蒙森的行踪。

仓库旅程编辑

2月初,阿蒙森开始在隔离墙上组织车站铺设旅程,为接下来的夏天对极点的攻击做准备。在预计路线上定期提前安排的供应站将限制南极方必须携带的食物和燃料量。车厂旅程将是设备,狗和人的第一次真正的测试。第一次旅行,从2月10日开始,Amundsen选择Prestrud,Helmer Hanssen和Johansen陪伴他; 18只狗会拉三个雪橇。在离开之前,阿蒙森向尼尔森留下关于弗拉姆的指示。在进行南大洋的海洋工作计划之前,该船将驶往布宜诺斯艾利斯进行重新配置然后在1912年尽早回到障碍。 当这四个人开始他们的南方旅程时,他们对障碍的唯一了解来自以前的探险家出版的书籍,他们预计会遇到困难的旅行条件。他们惊讶地发现障碍物表面非常像传统的冰川; 他们在第一天起航了15海里(28公里)。阿蒙森注意到他的狗在这些条件下的表现如何,并对英国人对在障碍物上使用狗的厌恶表示不满。该党于2月14日达到了80°S,并且在将该车厂停在家中后于2月16日抵达弗拉姆海姆。 第二个仓库派对于2月22日离开弗拉姆海姆,有8名男子,7辆雪橇和42只狗。隔离墙的条件急剧恶化; 平均温度下降了9°C(16°F),并且大雪已经漂过了之前平滑的冰面。在有时低至-40°C(-40°F)的温度下,3月3日该方达到了81°S,在那里他们建立了第二个仓库。 Amundsen,Helmer Hanssen,Prestrud,Johansen和Wisting继续与最强壮的狗一起,希望达到83°S,但在困难的条件下,他们在3月8日停在82°S。阿蒙森可以看到狗已经筋疲力尽; 该党转而回家,3月22日,轻型雪橇迅速前往弗拉姆海姆。 Amundsen希望在即将到来的极夜之前向南方提供更多的物资,使得旅行无法进行,3月31日,由约翰森率领的7人团队离开弗拉姆海姆前往80°S仓库,获得6个屠宰海豹--2,400磅(1,100公斤)肉。该党在4月11日返回 - 比预期晚了三天 - 他们误入了一片裂缝。 总体而言,这些仓库建立了三个储存库,其中包含7,500磅(3,400千克)的供应品,其中包括3,000磅(1,400千克)的海豹肉和40英国加仑(180升)的石蜡油。阿蒙森从旅途中学到了很多东西,特别是在第二次旅行时,当狗挣扎着太沉重的雪橇时。他决定增加极地之旅的狗数,必要时以牺牲人数为代价。这次旅行揭示了男人之间的一些不团结,特别是在约翰森和阿蒙森之间。在第二次仓库旅程中,约翰森公开抱怨设备的性质不令人满意; 阿蒙森相信他的权威受到了挑战。

凛冬编辑

四月二十一日,日落降临在弗拉姆之家上空,太阳在地平线下隐没了整整四个月。[4] 阿蒙森注意到了极夜和严冬带来的厌倦削弱了比利时人号上探险队员们的士气。尽管不能拉雪橇,他还是确保队员们在岸上有所忙碌。[5] 而他们的当务之急就是改进在建站之旅中使用笨重的雪橇。除了那些专门为探险准备的,阿蒙森还从前进号(Sverdrup 1898-1902)上带来一些他认为更能胜任当前任务的雪橇。通过木材,比阿兰德将雪橇的重量减轻了将近三分之一,他还用剩余的山核桃木做了三架雪橇。改良的雪橇将用于穿越冰障,而比阿兰德新做的用于探险的最后阶段——穿越南极高原 。约翰森准备了口粮(42000个小面包,1320罐干肉饼和约220英镑的巧克力),[6]而其他人忙于改良靴子、烹饪设备、护目镜、滑雪板和帐篷。.[7]为了抵御坏血病的威胁,他们每天吃两次海豹肉,这些海豹肉是在冬天来临之前大量收集并冷冻起来的。厨师林德斯托姆准备了成罐的 云莓蓝莓作为维生素C的补剂,还有富含维生素B的酵母做成的全麦面包。[8][9]

据哈塞尔回忆,虽然阿蒙森对他的队员和设施信心满满,但关于斯科特机动雪橇的念头折磨着他,他害怕这些英国佬会因这些设施而先他们一步成功。[10]这促使阿蒙森计划当八月末太阳一升起,就开始极点之旅。约翰森警告他那时冰障上会无比寒冷,阿蒙森否决了这个提议。八月二十四日,太阳升起之时,七架雪橇已经蓄势待发。[11]约翰森对恶劣条件的担忧是合理的,因为在接下来的两个星期里气温低至−58 °C(−72 °F)——阻止了他们启程。[12] 1911年九月八日,气温回升到 −27 °C(−17 °F),阿蒙森无法再继续等待,他下令让八人队出发,林德斯托姆则独自留在弗拉姆之家。[11]

1911-12年度编辑

南极之旅编辑

屏障和山脉编辑

即使他迫切想要再次启程,阿蒙森依然等到了十月中旬并且迎来了春天的第一缕曙光.。他准备在十月十五日离开,但是由于天气原因被困住了更多的一些时日。[13] 在1911年的10月19日,5个人带着4把雪橇和52只狗 开始了他们的旅程。[14] 天气很快恶化了, 在大雾天气里他们进去了一片裂缝区域,约翰松的补给站一行人发现了早期的秋天,[15] 维斯汀之后回忆当他和阿蒙森一起在船上时,在雪橇底下的雪桥崩塌,他的雪橇是怎样几乎消失在裂缝之中[15] 尽管他们近期遇到了这样不幸的事情, 但他们依然坚持每天至少走15海里(28公里) 并且最终在十一月五日到达了他们在南纬82°的补给站。[16]他们每隔三英里用一列雪块堆标记出来了他们的路线。[17] 十一月他们抵达了屏障的边缘,面对着横贯南极的山脉 Transantarctic Mountains。不像斯科特将会跟随以沙克尔顿为先驱的彼尔德摩尔冰川Beardmore Glacier 路线,阿蒙森不得不去寻找他自己的路线来通过这些山脉。在详细调查山脚很多天爬到大约之后1,500英尺(460米),他们一行人发现了一条非常明显的路线, 一座陡峭的冰川30海里(56公里) 长长地指向了plateau。 阿蒙森以他其中一个主要的经济援助者的姓氏命名这座冰川为 Axel Heiberg Glacier[18][n 1] 上坡路比团队预期攀登的难度要困难很多需要更多的绕道经过又深又柔软的雪。在经过三天困难的攀登后,也就是十一月二十一日,一行人终于到达了冰川的顶点,[18] 阿蒙森夸奖他的狗狗们并且自嘲他们的不可能在这种情况下工作的主意。十一月份他们一行人走过了17英里并且攀爬了5,000英尺(1,500米)。[19]

迈向极点的征程编辑

 
An unidentified portion of the Axel Heiberg Glacier, 阿蒙森's route to the Antarctic Plateau (also called the polar plateau)

在抵达冰川的最高点10,600英尺(3,200米) (85°36′S)后,阿蒙森开始准备最后一段征程。45只雪橇犬中(其中7条在穿越冰障中死去),仅剩18只可以继续工作,剩下20只则被杀掉充饥。每位雪橇驾驶者都从自己队里杀掉狗,将肉分给同伴和剩余的雪橇犬。“我们称这里为屠夫商店”阿蒙森回忆道,“空气中弥漫着沉重和伤感,我们曾经如此喜爱我们的犬类伙伴。”[20]但是遗憾的情绪并没有妨碍队员们享用丰盛的食物,威斯汀熟练的烹饪和上菜证明了这点。[21]

队员们准备了60天的补给,载满了整整三架雪橇,他们将剩下的食物和狗的尸体留在了补给站。恶劣的天气阻碍他们出发,直到11月25日,他们才小心翼翼地在浓雾中向未知的冰域前进。[22] 这里遍布的冰隙和低能见度使他们进展缓慢。阿蒙森将这片区域成为“魔鬼冰川”。12月4日,他们来到“死亡真空”,在这里,积雪和冰层下暗藏着危险的冰隙。阿蒙森将这里命名为“撒旦的舞池” 第二天,他们踏上了坚实的冰面——87°S。[23]

12月8日,挪威人们打破了英国探险家沙克尔顿创下的向南极探险的最远记录88°23′。[24] 当他们接近极点,他们找寻着任何可能表明另一支队伍已经领先于他们抵达的迹象。12月12日,出现在营地地平线上的黑色物体使他们立刻警觉起来,但那只是远处被海市蜃楼放大的雪橇犬的粪便。[25] 第二天,他们在距离极点15海里(28公里)的89°45′S扎营。翌日,1911年12月14日,阿蒙森走在雪橇的最前面,在队员们的协调合作下,他们在下午三点抵达了南极点附近。[26] 他们插上国旗,并将极地高原命名为“哈康七世高原”。[27] 阿蒙森后来如此回应那些对他成就的讽刺:“没有哪个人实现目标同他的初衷如此完全相反。北极——在撒旦的驱使下——我从童年起为之深深着迷,而今,我站在南极点上。还有什么能比这更疯狂的吗?” [28]

接下来的三天里,队员们忙于确定极点的精确位置。在发生库克和皮尔里在北极点的矛盾和争议后,阿蒙森想给对手斯科特留下明显的标记来宣告自己的成功。[29] 在一天多次读取六分仪的数据后,阿蒙森让比阿兰德、威斯汀和哈塞尔从不同方向冲袭极点,如此他们的滑行范围一定包括了极点。[30] 最终,他们在通过观测和估算后尽可能接近极点的地方搭建了一个帐篷,并称之为极点之家英语Polheim。里面留下了设备和仪器,还有一封阿蒙森写给国王哈康的信,他请斯科特寄给国王。[30]

标注:水平有限,欢迎修改和指正。

回到法兰海姆编辑

12月18日,队员们启程返回“弗拉姆之家”。[31] 阿蒙森决心赶在斯科特前返回有人类文明的大陆,成为被报道的第一人。[32] 不过,为了保存队员和雪橇犬的体力,他将速度限制在每天15海里(28公里)。队员们在24小时的白日极昼下前进,他们背向太阳因此减小患 雪盲症的可能性。在用于标记的雪堆石标英语cairn的指引下,他们在1912年1月4日到达“屠夫商店”,随后沿着下坡路向冰障滑行。[33] 他们乘着滑雪板呼啸而过,但对于雪橇驾驶者汉森和威斯汀来说,下坡是充满不确定因素的。在这里雪橇难以控制,而他们要在遇到冰障时迅速减速制动。[34]

1月7日,队员抵达了他们在冰障上的第一个补给站。[35] 阿蒙森认为是时候加速了,他们规定每行驶15海里(28公里)休息6小时,然后继续前进。[36] 以这个速度,队伍每天可以行进30海里(56公里)。在1月25日凌晨4点,他们回到了弗拉姆之家。10月11日的那个队伍中,52条雪橇犬仅剩11条顽强地拖着雪橇。这次极点之旅共历时99天——比预期短了10天——而他们共计行进了大约1,860海里(3,440公里)。[37]

影响编辑

參見编辑

參考文獻编辑

  1. ^ Robert Bryce Cook and Peary: the Polar Controversy Resolved Stackpole 1997; Henderson, B. (2005) True North W W Norton & Company ISBN 978-0-393-32738-0
  2. ^ 1909年4月6日 人类首次徒步到达北极
  3. ^ Huntford, Roland. The Last Place on the Earth. Pan Books. 1985: 204–06. ISBN 0-330-28816-4. 
  4. ^ Huntford 1979, p. 379.
  5. ^ Langner, p. 159.
  6. ^ Huntford 1979, p. 390.
  7. ^ Langner, p. 160.
  8. ^ MacPhee, pp. 120–21.
  9. ^ Langner, pp. 160–61.
  10. ^ Langner, p. 161.
  11. ^ 11.0 11.1 Langner, p. 170.
  12. ^ MacPhee, p. 123.
  13. ^ Huntford (The Last Place on Earth) 1985, p. 386.
  14. ^ Turley, p. 86.
  15. ^ 15.0 15.1 Langner, p. 178.
  16. ^ Langner, p. 179.
  17. ^ Huntford 1979, pp. 430–37.
  18. ^ 18.0 18.1 MacPhee, p. 143.
  19. ^ Huntford 1979, p. 450.
  20. ^ Amundsen, pp. 63–66,Vol. II.
  21. ^ Langner, pp. 184–85.
  22. ^ Amundsen, pp. 67–73,Vol. II.
  23. ^ Amundsen, pp. 105–07,Vol. II.
  24. ^ Huntford 1979, p. 459.
  25. ^ Huntford (The Last Place on Earth) 1985, pp. 451–52.
  26. ^ Huntford 1979, p. 487.
  27. ^ Amundsen, p. 122,Vol. II.
  28. ^ Langner, pp. 195–96.
  29. ^ Huntford 1979, p. 491.
  30. ^ 30.0 30.1 MacPhee, p. 155.
  31. ^ Huntford 1979, pp. 494–95.
  32. ^ MacPhee, p. 169.
  33. ^ Turley, pp. 118–19.
  34. ^ Amundsen, p. 157,Vol. II.
  35. ^ Langner, p. 206.
  36. ^ Turley, p. 120.
  37. ^ Amundsen, pp. 173–74,Vol. II.


引用错误:组名为“n”的<ref>标签存在,但没有找到相应的<references group="n"/>标签,或结尾的</ref>标签丢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