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阿陀那識梵語ādāna-vijñāna),大乘佛教術語,最早出自《解深密經》。對於它的解釋有多種:舊譯家如真諦,譯為執識執持識[1]攝論宗地論宗認為它就是第七識,又將其譯為無解[2];以玄奘為主的新譯家,將阿陀那譯為執受執持執取,漢傳佛教法相宗認為第七識是末那識,阿陀那識是第八識阿賴耶識的別名。

目录

音義编辑

阿陀那(梵語ādāna),字根源自檀那(dāna),它的動詞形為dā,意為給與,加上表示「動作反向」的接詞頭ā之後,意思變成取、拿到。有人認為阿陀那識(梵語ādāna-vijñāna)可以按字面直譯為取識[3]

解深密經》定義阿陀那識為能執持此身[4]。《攝大乘論》解釋阿陀那識為能「執受一切有色根」,並且是「一切自體所依」[5],《成唯識論》稱此識有執持、執受、執取三種含義,因此名為阿陀那[6]

含義编辑

在《解深密經》中,六趣受生四生有情,在結生一切種子識成熟[7],展轉和合、增長廣大[8],以二種執受為所緣:一、有色諸根及所依執受,二、相名分別言說戲論习气英语Vāsanā執受[9]一切種子識,能隨逐執持此身,亦名阿陀那識[4];藏隱於身中,亦名阿賴耶識[10];為色等六外界所積集、滋長,亦名為[11]。依止似瀑流和明鏡的阿陀那識,能生起六識身,即五識身和俱轉的分別意識[12]

攝大乘論》中,引用《解深密經》偈頌:「阿陀那識甚深細,一切種子如瀑流,我於凡愚不開演,恐彼分別執為我」,來解釋阿陀那識含義,除了執受色根之外,在相續結生時,能下一生,執受自體[5]。在《瑜伽師地論·本地分》中,於阿賴耶識定義中列入了體能執受[13]。依據護法論師等人的詮釋[14],阿陀那識有三項功能:執持諸法種子[15],執受色根依處,執取結生相續[6]

學說發展编辑

瑜伽行唯識學派以各部派所共知的《解脫經》中的偈頌:「染污意恒時,諸惑俱生滅,若解脫諸惑,非曾非當有」,作為第七識染污意的契經依據[16]。在部派佛教傳統理論中,意根有二種含義:一、能續後有,二、自在隨轉,或自在令他隨順[17],意根也是心、意、識的合稱,可含攝心法、意處、意界、識界等概念[18]

《解深密經》中,除了作為五識身和意識生起的所依,沒有提及阿陀那識還與我見煩惱相應而作為雜染所依,也沒有提及本識或於一時唯與一種轉識俱轉[19]。不同的大乘佛教論書及註疏對阿陀那識定義存在差異[20],故而在漢傳佛教中,關於阿陀那識在八識學說中的地位[21],見解分歧主要分為兩派:真諦菩提流支為代表的舊譯派,將阿陀那識解說為第七識;以玄奘為代表的新譯派,認為阿陀那識即是第八識阿賴耶識的異名。

阿陀那識與第七識编辑

攝大乘論》中,將意分為無間滅染污意二者,染污意恒與有身見等四煩惱相應;意識以無間滅为等無間依而生[22],依止染污意雜染[23];染污意為無明我執所依止,即使生於無想天中,仍有染污意,不得解脫[24]阿賴耶識有生雜染諸法功能,故而名為一切種子識[7],以阿賴耶識為種子依[25],意和轉識得以生起[26],染污意是意識的俱有依[27]。在《攝大乘論》中,沒有將染污意或意,明確地與六轉識一起合稱為七轉識[28]

真諦譯《攝大乘論釋》中,強調了阿陀那識的執取含義,眾生攝藏一切種子識為自我,即是阿陀那識執取阿賴耶識而有我執[29],阿陀那識與阿賴耶識分立,阿陀那識即是染污意[30]本識是虛妄分別的種子因緣,本識一分與阿陀那識相應,故而本識成為我執、我愛、我慢、無明等四顛倒的因緣[31]。《轉識論》中,稱阿陀那識為第二識執識,以執著為體,與我見等四煩惱相應[32]。故此攝論宗地論宗,以阿陀那識為第七識[33]

真諦譯《決定藏論》中,沒有如玄奘譯《瑜伽師地論》對應段落中那樣,提及第六意識生起除了阿賴耶識還必須有別依意根[34]末那識學說在瑜伽行唯識學派中出現時間較晚[35],現代研究者認為,世親造《唯識三十論頌》百餘年後,論師競相為其作注疏的時代[36],才明確提出末那識[37]安慧論師尚未受到此說影響。玄奘譯《瑜伽師地論》中,「末那」常與阿賴耶識一時俱轉,恆與我見我慢相應[38],意識依染污末那,而受相縛,不得解脫[39]。玄奘譯《唯識三十論頌》中,第二能變識稱為末那識,以思量為性相,常與我見等四煩惱相俱[40]法相宗將作為第六意識生起俱有依的第七識稱為末那識,並將第七識作為阿賴耶識的俱有依[41]

真諦譯《決定藏論》中,以阿賴耶識為所依而五識身和意識得生[34];契合於世親攝大乘論釋》中,將染污意與意界並列之說[42],《顯識論》中二者合稱意根[43]。與之相對,在玄奘譯《瑜伽師地論》對應段落中,以阿賴耶識為所依而五識身得生,又以阿賴耶識為所依而得有意根,以意根為所依而意識得生[44];契合於無性攝大乘論無性釋》中,將意界二分為眼等五識所依意界,和第六意識所依意界即意根之說[45]

在漢傳佛教中,有人因為舊譯派所釋阿陀那識和新譯派所釋意根都對應於染污意,而把二者等同起來[46]

阿陀那識与第八識编辑

真諦譯《攝大乘論釋》中,阿賴耶識成就為復說為[47]。玄奘所傳的新譯派,以攝藏雜染法[29],即攝持雜染法種子[48],作為阿賴耶識的能藏、所藏功能[49];第七識沒有執持種子的功能,阿陀那識執持諸法種子[50],只是能持諸種子的現行阿賴耶識的異名[15]

學術研究编辑

部份現代佛教研究者,例如印順法師等認為,阿陀那識是早期唯識派提出的學說,隱含了第七識與第八識,後世論師據此發展出更嚴密的理論解說,產生了不同學派的不同解釋。印順法師認為,根據《解深密經》:「阿陀那為依止為建立故,六識身轉」,阿陀那識為六識之依止,與末那識功用相同,因此說阿陀那識即是末那識,確有根據。真諦所傳,與無著所傳的古唯識學相合,當時異熟性與細執尚無分別,與後期唯識學不同。至《瑜伽師地論》〈攝抉擇分〉編成後,阿陀那識的部份性質被歸入阿賴耶識,而末那識與染污意則別立出來,因此認為阿陀那識為阿賴耶識異名,玄奘所傳的,主要是唯識新學這一派。雙方見解上的歧異,主要是因為學派分立所造成,而不是義理上的對錯。赤銅鍱部意界從意識獨立出來,其功用與那陀那識或末那識類似,負責支持意識。但其內容則不同。[51]

註釋與引用编辑

  1. ^ 真諦譯《攝大乘論》:「阿含云。如《解節經》所說偈:『執持識深細。法種子恒流。於凡我不說。彼物執為我。』云何此識或說為阿陀那識。能執持一切有色諸根。一切受生取依止故。」
    真諦譯《轉識論》(從《無相論》出):「識轉有二種,一轉為眾生,二轉為法。一切所緣,不出此二。此二實無,但是識轉,作二相貌也。次明能緣有三種:一果報識,即是阿梨耶識;二執識,即阿陀那識;三塵識,即是六識。」
    世親十地經論》:「云何餘處求解脫,是凡夫如是愚癡顛倒,常應於阿梨耶識及阿陀那識中求解脫,乃於餘處我、我所中求解脫。」
  2. ^ 慧遠大乘義章》:「阿陀那者。此方正翻。名為無解。體是無明癡闇心故。隨義傍翻。差別有八。」
    道基攝大乘論章》:「第二陀那。此名執識。以能執本識為神我故。執彼名色以為我所。名執識。依彼《攝論》。名別有二。第一執識。義如前解。二名七識。乘六得名。依《馬鳴論》。名別有七。……彼《地經》名為集識。又復正翻。名無解識。以與四惑常相應故。自餘諸名。悉是義翻。」
  3. ^ 印順《攝大乘論講記》:「阿陀那,真諦譯為『無解』,玄奘譯為『執持』。成唯識論以執持、執受、執取三義解釋它,唯識述記更嚴密的分析三義的界線。其實未必盡然,如唯識述記說結生相續是執取義,但在本論則說結生相續是執受義。阿陀那,應簡單的譯作「取」,像十二緣起中的取,五取蘊的取,煩惱通名為取的取,梵語都是阿波陀那(Upādāna,近取,即極取義)。取是攝取其它,屬於自己,所以有攝它為自體,與執取不失(持)的意思。因作用的不同,後人建立起執持、執取、執受等不同的名字。這阿陀那,在經論裡看起來,它與執受有特別的關係。它在攝取未來與攝持現在的生命,使有情成為靈活的有機體中,表現了阿陀那特殊的功能,它與生命論有關。」
  4. ^ 4.0 4.1 深密解脫經》:「彼識名阿陀那識,何以故?以彼阿陀那識,取此身、相應身故。」
    真諦譯《攝大乘論釋》:「此識或說名阿陀那,何以故?由此本識,能執持身。」
    笈多譯《攝大乘論釋論》:「此識或說名阿陀那,於身普遍持故。」
    解深密經》:「此識亦名阿陀那識,何以故?由此識,於身隨逐、執持故。」
  5. ^ 5.0 5.1 無著攝大乘論》:「復次、此識亦名阿陀那識,此中阿笈摩者,如《解深密經》說:『阿陀那識甚深細,一切種子如瀑流,我於凡愚不開演,恐彼分別執為我。』何緣此識亦復說名阿陀那識?執受一切有色根故,一切自體取所依故。所以者何?有色諸根,由此執受,無有失壞,盡壽隨轉。又於相續正結生時,取彼生故,執受自體,是故此識亦復說名阿陀那識。」
    世親攝大乘論釋》:「執受一切有色諸根故者,『所以者何,有色諸根,由此執受,盡壽隨轉。』用此為釋,謂由眼等有色諸根,阿賴耶識所攝受故,非如死身青瘀等位。一切自體取所依故者,『又於相續正結生時,取彼生故,執受自體。』用此為釋,謂由此識是相續識故,於相續正結生時,能攝受生,一期自體亦為此識之所攝受。由阿賴耶識中,一期自體熏習住故,彼體起故,說名彼生。受彼生故,名取彼生。由能取故,執受自體。以是義故,阿賴耶識亦復說名阿陀那識。」
    世親《大乘成業論》:「能續後有,能執持身,故說此名阿陀那識。」
  6. ^ 6.0 6.1 《成唯識論》卷3:「然第八識,雖諸有情皆悉成就,而隨義別立種種名。……或名阿陀那,執持種子,及諸色根令不壞故。」
    《成唯識論》卷3:「由此本識,具諸種子故,能攝藏諸雜染法,依斯建立阿賴耶名。……非諸轉識有如是義。《解深密經》亦作是說:『阿陀那識甚深細,一切種子如瀑流,我於凡愚不開演,恐彼分別執為我。』以能執持諸法種子,及能執受色根依處,亦能執取結生相續,故說此識名阿陀那。」
    窺基成唯識論述記》:「此三義釋,《攝論》有二,無初種子。若望種子,即名執持,令種子不失,無覺受故。色根依處,名為執受,令根不壞,生覺受故。若初結生,後生相續,名為執取,取諸有故。或為種依,持領以為境,名曰執持。執色根等,令生覺受,名為執受。攝初結生,名為執取。若望外依處,不名阿陀那,無執持等義。此解執持義,識義如常故,前中後頌,俱不解識,具此三義,此識名阿陀那。」
  7. ^ 7.0 7.1 攝大乘論釋》:「論曰:復次、阿賴耶識中,諸雜染品法種子,為別異住?為無別異?非彼種子有別實物於此中住,亦非不異。然阿賴耶識,如是而生,有能生彼功能差別,名一切種子識。釋曰:……如是而生者,謂:由如是品類而生。有能生彼功能差別者,謂:有能生雜染品法功能差別,相應道理。由與生彼功能相應故,名一切種子識。於此義中,有現譬喻:如大麥子,於生自芽有功能故,有種子性;若時陳久,或火相應,此大麥果功能損壞,爾時,麥相雖住如本,勢力壞故,無種子性。阿賴耶識,亦復如是,有生雜染諸法功能,由此功能相應故,說名一切種子識。」
    「論曰:又若略說,阿賴耶識,用異熟識、一切種子為其自性,能攝三界一切自體、一切趣等。釋曰:阿賴耶識,用異熟識、一切種子為自性者,謂:得自體異類熟故,諸法種子熏在中故。一切趣等者,謂:五趣等。一切自體者,謂:趣趣中,同分異分,種種差別。」
    圓測解深密經疏》:「此即第一釋一切種子識。一切種子,即三习气英语Vāsanā。此中意說,由第八識攝持三種习气英语Vāsanā,結生相續,故《成唯識》第八卷云:復次、生死相續,由諸习气英语Vāsanā;然諸习气英语Vāsanā,總有三種:一、名言习气英语Vāsanā,二、我執习气英语Vāsanā,三有支习气英语Vāsanā。其種子識,自有二種:一、識所持種,名種子識;二、能持種識,名為種識。雖有二種,今此正明,能持種識,身分生時,執持所依及種子故;彼所持種,即三习气英语Vāsanā。」
  8. ^ 解深密經》:「廣慧當知,於六趣生死,彼彼有情,墮彼彼有情眾中,或在卵生,或在胎生,或在濕生,或在化生身分生起。於中最初一切種子心識成熟,展轉和合,增長廣大。依二執受:一者、有色諸根及所依執受,二者、相名分別言說戲論习气英语Vāsanā執受。有色界中具二執受,無色界中不具二種。」
    圓測解深密經疏》:「言於中最初一切種子心識成熟者,此明種識成熟,謂:於此趣生,受生位中,最初結生,一切種子心識成熟。初結生時,種識成熟,成羯羅藍,名為結生。……言展轉和合者,此有兩釋:一云,初受生之時,以識為緣,根、大種等展轉和合。……一云,識與羯羅藍,展轉和合。……言增長廣大者,亦有兩釋:一云,由前展轉和合力故,羯羅藍等漸增長位,根、大種等增長廣大。一云,由和合故,名色漸漸增長廣大。」
  9. ^ 玄奘成唯識論》:「此識行相、所緣云何?謂:不可知執受處了。了,謂了別,即是行相,識以了別為行相故。處,謂處所,即器世間,是諸有情所依處故。執受有二,謂:諸種子,及有根身。諸種子者,謂:諸相名分別习气英语Vāsanā。有根身者,謂:諸色根及根依處。此二皆是識所執受,攝為自體,同安危故。執受及處,俱是所緣。阿賴耶識,因緣力故,自體生時,內變為種,及有根身,外變為器,即以所變為自所緣,行相仗之,而得起故。」
    圓測解深密經疏》:「此即第二依數列名,謂:受生位,有異熟識,執受二種為所緣境,一者、執受五根,及彼所依色、香、味、觸為所依止;二者、執相、名、分別三法习气英语Vāsanā,為所緣境,除無漏種,非所緣故,此所攝受,皆是所緣。……今此經中,說執受者,且依二義,一者、賴耶執根依處,為自所依;二者、執持種子,為自所攝。具如諸論。」
    「言习气英语Vāsanā者,說名言等,名之為習,第八中種,習之氣分,故名习气英语Vāsanā,即六釋中帶數釋也。言別名者,如《成唯識》,諸习气英语Vāsanā,總有三種:一、名言习气英语Vāsanā,謂:有為法各別親種。……二、我執习气英语Vāsanā,謂:虗妄執我、我所種。……三、有支习气英语Vāsanā,謂:招三界異熟業種。」
    瑜伽師地論·攝決擇分·菩薩地》:「云何五事?一、相,二、名,三、分別,四、真如,五、正智。何等為相?謂:若略說,所有言談,安足處事。何等為名?謂:即於相,所有增語。何等為分別?謂:三界行中,所有心、心所。何等為真如?謂:法無我所顯,聖智所行,非一切言談安足處事。何等為正智?謂:略有二種,一、唯出世間正智,二、世間出世間正智。」
  10. ^ 菩提流支譯《深密解脫經》:「亦名阿梨耶識,何以故?以彼身中住著故,一體相應故。」
    真諦譯《攝大乘論釋》:「或說名阿黎耶識,何以故?此本識,於身常藏隱,同成壞故。」
    笈多譯《攝大乘論釋論》:「或說名阿梨耶,於身隱藏普遍,同衰利安否故。」
    玄奘譯《解深密經》:「亦名阿賴耶識,何以故?由此識,於身攝受藏隱,同安危義故。」
    圓測解深密經疏》:「此即第三解阿賴耶,梵云阿賴耶,此翻名藏。
    • 藏有三義:一者、能藏,二者、所藏,三者、執藏。故《成唯識》第二卷云:此識具有能藏、所藏、執藏義故,為與雜染互為緣故,有情執為自內我故。
    • 《攝論》第一,亦辨三義,故彼論云:復何緣故此識亦名阿賴耶?一切有生雜染品法,於此攝藏為果性故;又即此識,於彼攝藏為因性故;或諸有情,攝藏此識為自我故,說名阿賴耶識。
    • 解云:藏義三種別者,第一、能藏,此即果法,於因中藏,謂:識中種生,現七識染果,不離能生因故。第二、所藏,此即因種,於果中藏,謂:所熏種,藏在能熏七現識中,成因性故。第三、我愛所執藏義,此即境,於能執中藏。
    今依此經,不同諸論,謂:由此識,於有根身,能攝受彼,為所依止,於彼藏隱,與所依身,同安危故。此即現識,藏所依中,故名為藏,於所藏中,一分之義。故《深密》云:於彼身中住者故,一體相應故。住者,即此攝受藏隱。一體相應,同安危義。」
  11. ^ 深密解脫經》:「亦名為心,何以故?以彼心,為色、聲、香、味、觸、法增長故。」
    真諦譯《攝大乘論釋》:「或說名質多,何以故?此識,色、聲、香、味、觸等,諸塵所生長故。」
    笈多譯《攝大乘論釋論》:「或說名心,以積聚、增長色、聲、香、味、觸、法故。」
    解深密經》:「亦名為心,何以故?由此識,色、聲、香、味、觸等,積集、滋長故。」
    圓測解深密經疏》:「此即第四釋其心義,梵音質多,此翻為心。有其多義:
    • 一名、集起,集諸法種,起諸法故,如《成唯識》第五卷說。
    • 二名、積集,有其二義,一、諸法種子所積集故,如《攝論》第一,由種種法熏習種子所積集故,二、外六境界積集、滋長故。
    • 三名、採集,採集種種所緣境故,如《深密經》及《五蘊論》。
    今依此經,依第二義,故名為心。此有二義:一者、積集,二者、滋長,由色等境之所積集及滋長故。」
  12. ^ 解深密經》:「廣慧!阿陀那識,為依止,為建立故,六識身轉,謂:眼識、耳鼻、舌身、意識,此中有識眼,及色為緣,生眼識,與眼識俱,隨行同時同境,有分別意識轉;有識耳、鼻、舌、身,及聲、香、味、觸為緣,生耳、鼻、舌、身識,與耳、鼻、舌、身識俱,隨行同時同境,有分別意識轉。廣慧!若於爾時,一眼識轉,即於此時,唯有一分別意識,與眼識同所行轉;若於爾時,二、三、四、五諸識身轉,即於此時,唯有一分別意識,與五識身同所行轉。
    廣慧!譬如大瀑水流,若有一浪生緣現前,唯一浪轉;若二、若多浪生緣現前,有多浪轉;然此瀑水,自類恒流,無斷無盡。又如善淨鏡面,若有一影生緣現前,唯一影起;若二、若多影生緣現前,有多影起;非此鏡面轉變為影,亦無受用滅盡可得。如是廣慧!由似瀑流阿陀那識,為依止,為建立故,若於爾時,有一眼識生緣現前,即於此時一眼識轉;若於爾時,乃至有五識身生緣現前,即於此時五識身轉。」
    深密解脫經》:「廣慧!如彼流水、明鏡像等,依止阿陀那識,住持阿陀那識,若一眼識因緣現前,即一意識,共彼眼識,同時取境。廣慧!若五識身五種因緣一時現前,無分別意識,即共五識,一時取境。……
    爾時世尊,而說偈言:諸種阿陀那,能生於諸法,我說水鏡喻,不為愚人說。」
    瑜伽師地論·攝決擇分·有心地》:「云何世俗道理建立?謂:依世俗道理,建立諸心差別轉義,當知如前《意地》已說。……云何名為勝義道理建立差別?謂:略有二識,一者、阿賴耶識,二者、轉識。阿賴耶識是所依,轉識是能依,此復七種,所謂:眼識乃至意識。譬如水浪依止暴流,或如影像依止明鏡。」
    玄奘成唯識論》:「諸心、心所,皆有所依,然彼所依,總有三種:一、因緣依,謂:自種子,諸有為法,皆託此依,離自因緣必不生故。二、增上緣依,謂:內六處,諸心、心所,皆託此依,離俱有根必不轉故。三、等無間緣依,謂:前滅意,諸心、心所,皆託此依,離開導根必不起故。唯心、心所,具三所依,名有所依,非所餘法。初種子依,……如是八識,及諸心所,定各別有種子所依。次俱有依。……後開導依。……」
  13. ^ 瑜伽師地論·本地分》:「云何意地?……云何意自性?謂:心、意、識。心,謂:一切種子所隨依止性,所隨(依附依止)性,體能執受,異熟所攝,阿賴耶識。意,謂恒行意,及六識身無間滅意。識,謂現前了別所緣境界。彼所依者:等無間依,謂意;種子依,謂如前說一切種子阿賴耶識。」
    遁倫瑜伽論記》:「體能執受者,釋阿陀那義。」
  14. ^ 圓測解深密經疏》:「《成唯識論護法釋》云:以能執諸法種子,及能執色根依處,亦能執結生相續,故說此識名阿陀那。」
  15. ^ 15.0 15.1 玄奘成唯識論》:「頌曰:『由一切種識,如是如是變,以展轉力故,彼彼分別生。』論曰:一切種識,謂:本識中,能生自果,功能差別,此生等流、異熟、士用、增上果,故名一切種。……此識為體,故立識名,種離本識無別性故。種識二言,簡非種識,有識非種,種非識故。又種識言,顯識中種,非持種識,後當說故。此識中種,餘緣助故,即便如是如是轉變,謂:從生位轉至熟時,顯變種多,重言如是,謂:一切種,攝三熏習,共、不共等,識種盡故。展轉力者,謂:八現識,及彼相應,相、見分等,皆互有相助力故。即現識等,總名分別,虛妄分別為自性故。分別類多,故言彼彼。此頌意說:雖無外緣,由本識中,有一切種,轉變差別,及以現行八種識等,展轉力故,彼彼分別,而亦得生,何假外緣方起分別。諸淨法起,應知亦然,淨種現行為緣生故。
    所說種、現,緣生分別,云何應知此緣生相?緣且有四:一、因緣,謂:有為法,親辦自果,此體有二:一、種子,二、現行。種子者,謂:本識中,善、染、無記,諸界、地等,功能差別,能引次後自類功能,及起同時自類現果,此唯望彼,是因緣性。現行者,謂:七轉識,及彼相應,所變相、見,性、界、地等。……二、等無間緣,謂:八現識,及彼心所,前聚於後自類,無間等而開導,令彼定生。……應作是說:阿陀那識,三界九地,皆容互作等無間緣,下上死生相開等故。……三、所緣緣,謂:若有法,是帶己相心或相應,所慮所託。……四、增上緣,謂:若有法,有勝勢用,能於餘法,或順或違,雖前三緣,亦是增上,而今第四,除彼取餘,為顯諸緣差別相故。」
    窺基成唯識論述記》:「種識二言,簡非種識,謂:有識非種,即現起諸識,非內種子;有種非識,即外麥等,非識自體分故。又:有識非種,小乘所說諸識;種非識者,僧佉所計自性,是諸法因,彼體非識。以有識非種,種非識故,不同此種,亦種亦識故,俱簡彼,立種識言。……此中所顯,本識中種,非謂持種,名為識種,第八識也。以第八識,後展轉力,現助緣攝,非因緣故;或後第四句,當彼彼分別生中攝故,此中不說。若獨言種,即濫麥等、自性等;若獨言識,即濫現行八識等,故雙言也。即解第一句下四字訖。」
  16. ^ 瑜伽師地論·本地分》:「建立勝義伽他者,如經言:『……染污意恒時,諸惑俱生滅,若解脫諸惑,非先亦非後。……』……顯示解了解脫遍知:……非先者,與諸煩惱恒俱生故;非後者,即與彼惑俱時滅故。」
    玄奘成唯識論》:「《解脫經》中,亦別說有此第七識,如彼頌言:『染污意恒時,諸惑俱生滅,若解脫諸惑,非曾非當有。』彼經自釋此頌義言:有染污意,從無始來,與四煩惱恒俱生滅,謂:我見、我愛、及我慢、我癡。對治道生,斷煩惱已,此意從彼,便得解脫。爾時此意,相應煩惱,非唯現無,亦無過、未,過去、未來無自性故。如是等教,諸部皆有。」
    窺基成唯識論述記》:「此大小乘通許之經,非是解解脫義名《解脫經》。然四《阿含》不攝零落之經,諸部皆有,如《天請問經》等,並是為《阿含》不攝。此經解脫《阿含》故,名為《解脫經》,若言《零落經》,名字惡也。……此經大小共信,十八部共許,諸部解別。
    • 上座部等計:即染第六識,惑許並生;別有細心是第六意,恒現行故,如受生心等。
    • 大眾經部等解:如常施食受樂,非謂一切時有名恒。
    • 薩婆多等:非四惑同時俱,此即前後有俱。」
    大毘婆沙論》:「或復有執:五法是遍行,謂:無明、愛、、慢及心,如分別論者,故彼頌言:『有五遍行法,能廣生眾苦,謂無明愛見,慢心是為五。』」
  17. ^ 鞞婆沙論》:「意根二事為增上緣,一者、次生當來有,二者、自在。次生當來有者,如所說:『阿難,若識不入母胎,寧名色膜漸厚不?阿難曰,不也,世尊。』是謂次生當來有也。自在者,如所說:『比丘,心牽世間,心煩惱,心生自在。』」
    阿毘曇毘婆沙論》:「意根於二處,作威勢緣勝,一、令未來有相續,二、自在令他隨順。令未來有相續者,如說:『佛告阿難,若識不在母身,名色成迦羅羅不?答言,不也。』自在令他隨順者,如說:『比丘當知,心能將世間,能生世間,若心生處,皆得自在。』」
    大毘婆沙論》:「意根於二處增上,一、能續後有,二、自在隨轉。能續後有者,如說:『識若不託母胎,名色得成羯邏藍不?不也,世尊。』自在隨轉者,如說:『世間心所引,亦為心所勞,心若於彼生,皆自在隨轉。』」
    真諦世親阿毘達磨俱舍釋論》:「意根,於託後有相應,及隨從自在中增上。此中後有相應者,如經言:『是時乾闥婆,於二意中隨一現前,或與欲相應,或與瞋相應。』隨從者,如偈言:『意引將世間,意轉令變異,是意根一法,一切法隨行。』」
    玄奘世親阿毘達磨俱舍論》:「意根二者,謂能續後有,及自在隨行。能續後有者,如契經言:『時健達縛於一心內,隨一現前,謂或愛俱,或恚俱等。』自在隨行者,如契經言:『心能導世間,心能遍攝受,如是心一法,皆自在隨行。』」
  18. ^ 法蘊論》:「云何意根?謂:
    • 意於法,已、正、當,及彼同分,是名意根。
    • 又、意增上發意識,於法,已、正、當了別,及彼同分,是名意根。
    • 又、意於法,已、正、當礙,及彼同分,是名意根。
    • 又、意於法,已、正、當行,及彼同分,是名意根。
    如是,過去、未來、現在諸所有意,名為意根,亦名所知,乃至等所證。此復云何?謂:。或地獄,乃至或中有,或脩所成,所有名號,異語增語,想、等想,施設言說,謂:名意,名意處,名意界,名意根,名知,名道路,乃至名此岸。如是,意根是內處攝。」
    舍利弗阿毘曇論》:「云何意根?意入,名意根。云何意根?識陰,名意根。云何意根?若心、意、識,六識身,七識界,名意根。
    • 云何意根?若識,過去、未來、現在,內、外,麁、細,卑、勝,遠、近,是名意根。
    • 云何六識身?眼識身,耳、鼻、舌、身、意識身。云何眼識身?緣眼、緣色、緣明、緣思惟,以四緣識生,已生、今生、當生、不定,是名眼識身。云何耳、鼻、舌、身、意識身?緣意、緣法、緣思惟,以三緣識,已生、今生、當生、不定,名意識身,是名六識身。
    • 云何七識界?眼、耳、鼻、舌、身識界,意界,意識界。云何眼識界?若識,眼根生,色境界,已生、今生、當生、不定,名眼識界。云何耳、鼻、舌、身識界?若識,身根生,觸境界,已生、今生、當生、不定,名身識界。云何意界?意知法、念法,若初心,已生、今生、當生、不定,是名意界。云何意識界?若識相似,不離彼境界,及餘相似心識,已生、今生、當生、不定,名意識界,是名七識界。」
  19. ^ 《瑜伽師地論·攝決擇分》:「云何建立阿賴耶識與轉識等俱轉轉相?謂:阿賴耶識,或於一時,唯與一種轉識俱轉,所謂末那。何以故?……或於一時,與二俱轉,謂:末那及意識;或於一時與三俱轉,謂:五識身隨一轉時;或於一時與四俱轉,謂五識身隨二轉時;或時乃至與七俱轉,謂五識身和合轉時。」
  20. ^ 圓測解深密經疏》:「此即第二釋阿陀那識,梵云阿陀那,此翻名執持,謂由此識隨逐於身,執受色根令不失壞故,說此識名為執持。依《攝大乘》,有其二義,釋阿陀那,一、執受色根令不壞故,二、執受自體取彼生故,如彼第一具廣分別。依《成唯識》,具有三義,故第三云,以能執持諸法種子,及能執受色根依處,亦能執取結生相續故,說此識名阿陀那。此當二論所說執受。」
  21. ^ 慧遠大乘義章》:「八識之義,出《楞伽經》。故彼經中,大慧白佛:世尊不立八種識耶?佛言:建立。」
    圓測解深密經疏》:「諸聲聞藏,但說六識,而無七八,具如諸教。今依大乘,自有兩釋。一、龍猛等,但說六識。是故清辨菩薩所造《中觀心論》入真甘露品云:『離六識外,無別阿賴耶識,眼等六識所不攝故,猶如空華。』故知彼宗唯立六識。二、彌勒宗,依《金光明》等,具立八識。」「大唐三藏,依《楞伽》等,及護法宗,唯立八識,不說第九。破清辨云:所立量中,便有自教相違之失,《楞伽》等經,皆說第八阿賴耶故。」
  22. ^ 大毘婆沙論》:「然意處有六種,謂:眼識,乃至意識。
    • 此中眼識與眼識,為因、等無間、增上,非所緣;因者二因,謂:同類,異熟。等無間者,謂:眼識等無間,眼識現在前。……如眼識與眼識,眼識與耳、鼻、舌、身識亦爾。
    • 眼識與意識,為因、等無間、所緣、增上;因者二因,謂:同類,異熟。等無間者,謂:眼識等無間,意識現在前。……如眼識對六識,耳、鼻、舌、身識,對六亦爾。
    • 意識與意識,為因、等無間、所緣、增上;因者三因,謂:同類,遍行,異熟。等無間者,謂:意識等無間,意識現在前。……
    • 意識與眼識,為因、等無間、增上,非所緣;因者三因,即:同類,遍行,異熟。等無間者,謂:意識等無間,眼識現在前。……如意識對眼識,意識對餘識亦爾。
    問:眼等五識,展轉無間,現在前不?答:諸瑜伽師說,眼等五識,展轉無間,不現在前,皆從意識無間生故。阿毘達磨諸論師言:眼等五識展轉,皆得無間而起,若不爾者,違根蘊說。」
    玄奘成唯識論》:「後開導依
    • 有義:五識,自他前後不相續故,必第六識所引生故,唯第六識為開導依。第六意識,自相續故,亦由五識所引生故,以前六識為開導依。第七、八識,自相續故,不假他識所引生故,但以自類為開導依。
    • 有義前說未有究理。……應說:五識,前六識內隨用何識為開導依。第六意識,用前自類,或第七、八為開導依。第七末那,用前自類,或第六識為開導依。阿陀那識,用前自類,及第六、七為開導依。……
    • 有義此說亦不應理,開導依者,謂:有緣法,無主,能作等無間緣,此於後生心、心所法,開避引導,名開導依。此但屬心,非心所等,若此與彼,無俱起義,說此於彼有開導力。一身八識,既容俱起,如何異類為開導依?若許為依,應不俱起,便同異部心不並生。……是故八識,各唯自類,為開導依,深契教理。」
  23. ^ 唐朝玄奘無著攝大乘論本》:「如世尊說:『心、意、識三』。此中意有二種:第一與作等無間緣所依止性,無間滅識能與意識作生依止;第二染污意,與四煩惱恒共相應,一者薩迦耶見,二者我慢,三者我愛,四者無明,此即是識雜染所依識。復由彼第一依生,第二雜染。了別境義故,等無間義故,思量義故,意成二種。復次云何得知有染污意。……此意染污故,有覆無記性。與四煩惱常共相應,如色、無色二纏煩惱,是其有覆無記性攝,色、無色纏為奢摩他所攝藏故,此意一切時微細隨逐故。」
    玄奘世親攝大乘論釋》:「此中與作等無間緣因性,謂無間滅識與意識為因,是第一意。由四煩惱常所染污,是第二意。此中薩迦耶見者,謂執我性。由此勢力便起我慢,恃我我所而自高舉。於實無我起有我貪,名為我愛。如是三種,無明為因。言無明者,即是無智識。復由彼第一依生,第二雜染者,謂無間滅識說名為意,與將生識容受處所,故作生依。第二染污意,為雜染所依,以於善心中亦執有我故。了別境義故,等無間義故,思量義故,意成二種者,謂於此中,由取境義,說名為識;由與處義,名第一意;由執我等成雜染義,名第二意。論曰。復次云何得知有染污意。謂此若無。……又訓釋詞亦不得有,成過失故。……釋曰。……又訓釋詞故,所以者何,『能思量故,說名為意。』此訓釋詞何所依止,非彼六識與無間識作所依止,應正道理,已謝滅故。……訓詞若無,成過失者,取所緣相,而思量故。無間滅時,能取境故,說名為意。過去已滅,無所思量,云何當有能思量性,訓詞無故,成大過失。」
  24. ^ 玄奘譯《攝大乘論釋》:「(染污意若無)又、無想中生,應無我執故,所以者何?若彼位中無染污意,彼一期生,應無我執,若爾,不應聖所訶厭,既被訶厭,是故定知彼有我執;又、我執隨故,所以者何?施等位中,亦決定有我執隨故,此我執隨,若離無明,不應道理,非此無明離所依止,此所依止,離染污意,無別體故。」
    真諦譯《攝大乘論釋》:「釋曰:於無想天生,若無染污心,一期生中,則無我執及我慢等,此生便無流失,此定不應為聖人所厭惡,既為聖人所厭惡,故知此定有染污識;由我執恒相隨,施等諸善,常為我執所雜,我執恒隨,若離無明則無此事,此無明若離依止則不得有,此無明依止,若離阿陀那識,無有別體。」
  25. ^ 玄奘譯《攝大乘論釋》:「論曰:何因緣故亦說名心?由種種法,熏習種子,所積集故。釋曰:復欲釋名故作此問。由種種法者,由各別品類法。熏習種子者,功能差別因。所積集故者,是極積聚一合相義。」
  26. ^ 攝大乘論本》:「心體第三,若離阿賴耶識無別可得,是故成就阿賴耶識以為心體。由此為種子,意及識轉。」
    攝大乘論釋》:「心體第三,若離阿賴耶識無別有性。由此為因,意及轉識,皆得生起。見轉識,當知亦即取第二意,所以者何?彼將滅時得意名故。」
    攝大乘論無性釋》:「心體第三,若離阿賴耶識無別可得者,謂:如意聲,說染污意、無間滅意;識聲,則說六種轉識;如是心聲,離彼二種無體可得,非無有體而有能詮,亦非異門,意、識二聲所詮異故。此中體聲,意取所詮。是故成就阿賴耶識等者,顯:阿賴耶識,是心聲所詮,道理決定。」
  27. ^ 攝大乘論本》:「復次,云何得知有染污意?謂:此若無,……又、五同法,亦不得有,成過失故,所以者何?以五識身,必有眼等俱有依故。」
    攝大乘論釋》:「又五同法故,所以者何?譬如眼等五識,必有眼等五根,為俱有依;如是意識,亦應決定有俱有依。」
    攝大乘論無性釋》:「又五同法,亦不得有,成過失者,此破唯立:從六二緣,六識轉義。眼等五識,與彼意識,有同法性,謂:從二緣,而得生起,彼染污意若無有者,與此相違,所謂:俱生增上緣依,無別有故。又、眼等識,各具二緣,皆是識性,如是識性,並有眼等俱轉別依,唯增上緣,非因緣等,此為能喻;意識亦爾,應有如是差別所依,阿賴耶識,雖是意識俱生所依,然不應立為此別依,是共依故,因緣性故。
    經部所立:色為意識俱生別依,此不成就,不應道理,以就思擇、隨念分別,應一切時無分別故。由此道理,餘部所立:胸中色物意識別依,亦不成就,如所說過,恒隨逐故,譬如依止色根諸識,如是難通,應廣決擇。」
    玄奘成唯識論》:「不可說色為彼(意識)所依,意非色故,意識應無隨念、計度二分別故。」
  28. ^ 安慧大乘廣五蘊論》:「如是轉識,及染污意,阿賴耶識,此八名識蘊。」
    玄奘譯《瑜伽師地論·攝決擇分·有心地》:「云何名為勝義道理建立差別?謂略有二識,一者、阿賴耶識,二者、轉識。阿賴耶識是所依,轉識是能依,此復種,所謂眼識乃至意識。譬如水浪依止暴流,或如影像依止明鏡。」
    玄奘譯《顯揚聖教論·攝事品》:「心者,謂心、意、識,差別名也。問何等為識?答識有八種,謂阿賴耶識、眼、耳、鼻、舌、身識、、及意識。」
  29. ^ 29.0 29.1 玄奘譯《攝大乘論釋》:「論曰:即於此中,復說頌言:『由攝藏諸法,一切種子識,故名阿賴耶,勝者我開示。』……如是且引阿笈摩證,復何緣故此識說名阿賴耶識?一切有生雜染品法,於此攝藏為果性故,又即此識,於彼攝藏為因性故,是故說名阿賴耶識。或諸有情,攝藏此識為自我故,是故說名阿賴耶識。釋曰:……於中轉故,名為攝藏。或諸有情,攝藏此識,為自我者,是執取義。」
    「論曰:如是二識,更互為緣。如《阿毘達磨大乘經》中說伽他曰:『諸法於識藏,識於法亦爾,更互為果性,亦常為因性。』釋曰:阿賴耶識與一切法,於一切時互為因果,展轉相生。若於此時,阿賴耶識為諸法因,即於爾時諸法為果。若於此時,阿賴耶識為諸法果,即於爾時諸法為因。」
    真諦譯《攝大乘論釋》:「論曰:……云何佛說此識名阿黎耶?……一切有生不淨品法,於中隱藏為果故。……此識,於諸法中隱藏為因故。釋曰:諸法,謂阿黎耶識果,即不淨品等。阿黎耶識,藏住此果中為因。論曰:復次、諸眾生,藏此識中,由取我相故,是故名阿黎耶識。論曰:復次、諸眾生,藏此識中,由我相故,是故名阿黎耶識。釋曰:藏者以執義,約阿陀那識,及意識,說眾生名。何以故?一切眾生,無無我執,我執若起,緣何境?緣本識起,微細一類相續不斷故。」
    「論曰:此二識更互為因,如《大乘阿毘達磨》偈說:『諸法於識藏,識於法亦爾,此二互為因,亦恒互為果。』釋曰:此言欲顯本識,及受用識,互為因果,以阿含為證。……諸法於識藏,識於法亦爾者,若本識,作諸法因,諸法為果,必依藏本識中。若諸法,作本識因,本識為果,必依藏諸法中。此二互為因,亦恒互為果者,若本識為彼因,彼為本識果。若彼為本識因,本識為彼果。如此因果理,有佛無佛,法爾常住。」
  30. ^ 真諦譯《攝大乘論釋》卷1:「論曰:二、有染污意,與四煩惱恒相應。釋曰:此欲釋阿陀那識。何者四煩惱?論曰:一、身見,二、我慢,三、我愛,四、無明。」
  31. ^ 玄奘譯《攝大乘論釋》:「論曰:……復有譬喻相,謂:此阿賴耶識,幻、炎、夢、翳為譬喻故。此若無者,由不實遍計種子故顛倒緣相,應不得成。……釋曰:……譬喻相者,如由所作幻等因故,得有象等顛倒緣相,阿賴耶識,亦復如是,由所說譬喻相不實遍計種子故,有顛倒緣相。此若無者,顛倒緣相應不得成。」
    真諦譯《攝大乘論釋》:「論曰:復次、有譬喻相識。釋曰:譬如幻事,為象馬等亂心因。如此譬相,本識是虛妄分別種子故,為一切顛倒亂心因。論曰:如幻事、鹿渴、夢相、瞖闇等,譬第一識似如此事。釋曰:此四事譬四倒:幻事譬我執,鹿渴譬我愛,夢相譬我慢,瞖闇譬無明。此四譬同譬本識,識即似此四事:幻事能生眾生邪執,鹿渴能生眾生貪愛,夢相能生眾生亂心,瞖闇能障眾生明了見境。阿陀那識若未滅,能變異本識,生六識,起四種上心顛倒,故言本識似如此事。論曰:若無此虛妄分別種子故,此識不成顛倒因緣。釋曰:若無本識一分與阿陀那識相應,則本識不成四顛倒因緣,何以故?如此本識,是虛妄分別種子因緣故,一切虛妄分別,皆從此本識生。」
  32. ^ 真諦譯《轉識論》:「依緣此識,有第二執識,此識以執著為體,與四惑相應:一、無明,二、我見,三、我慢,四、我愛。此識名有覆無記。亦有五種心法相應,名字同前,而前細此麤。此識及相應法,至羅漢位究竟滅盡,及入無心定,亦皆滅盡。若見諦,害煩惱識及心法。得出世道十六行,究竟滅盡。餘殘未盡,但屬思惟,是名第二識。」
  33. ^ 慧遠大乘義章》:「八識之義,出《楞伽經》,故彼經中:『大慧白佛,世尊不立八種識耶?佛言,建立。』所言識者,乃是神知之別名也,隨義分別,識乃無量。今據一門,且論八種,八名是何?一者、眼識,二者、耳識,三者、鼻識,四者、舌識,五者、身識,六者、意識,七者、阿陀那識,八、阿梨耶識。……阿陀那者,此方正翻,名為無解,體是無明癡闇心故。隨義傍翻,差別有八:……八名、執識,執取我故,又執一切虛妄相故。」
    湛然《止觀輔行傳弘決》:「真諦三藏云:阿陀那七識,此云執我識,此即惑性,體是緣因。」
  34. ^ 34.0 34.1 真諦譯《決定藏論》:「依託者:阿羅耶識持諸色根,五識得生,不持不生。有阿羅耶識時,意識得生。」
    玄奘譯《瑜伽師地論·攝決擇分》:「為所依者:謂由阿賴耶識執受色根,五種識身依之而轉,非無執受。又由有阿賴耶識故,得有末那,由此末那為依止故,意識得轉。譬如依止眼等五根,五識身轉,非無五根,意識亦爾,非無意根。」
  35. ^ 窺基成唯識論述記》:「六別依七,七依第八。諸宗不許,故應立量。……(宗)七、六二識,亦依俱有依。(因)轉識攝故。(喻)如眼等五識。第六識因言轉識攝,即以第七末那為依,許第六識轉識攝故。末那之因亦轉識攝,而為因者,此所隨一,今應先成第六有根,即是末那,末那成已,許是轉識故得為因。此中宗、因,准文取理。」「《攝論》第三說:異熟心依染污意。無性染意即是第六,世親染意或第七心。故知第八亦依六、七。」
  36. ^ 窺基成唯識論述記》:「慧愷法師《俱舍序》云,佛滅已後,千一百年,天親菩薩出生造論,依今所傳,諸部說異。今依大乘,九百年間,天親菩薩出世,造此頌本。……同時唯有親勝、火辨二大論師,造此頌釋。千一百年後,餘八論師,方造斯釋。……釋此本頌,有十論師。」
  37. ^ 霍韜晦《安慧「三十唯識釋」原典譯注》:後來玄奘糅譯成唯識論,即據後期唯識家義進一步把染污意列為第七識,並從音譯為「末那」(manas),一方面又借梵文複合詞的訓釋法說末那識是持業釋,「識即意故」,第六意識則是依主釋,「識異意故」(卷四、頁三五),於是徹底分裂為二。其實從末那識的建立經過上看,則與第六意識在存有上應為一體。
  38. ^ 《瑜伽師地論·攝決擇分》:「由此末那,我見、慢等恒共相應,思量行相。若有心位,若無心位,常與阿賴耶識一時俱轉,緣阿賴耶識以為境界,執我起慢,思量行相。」
  39. ^ 《瑜伽師地論·攝決擇分》:「又復、意識,染污末那以為依止,彼未滅時,相了別縛,不得解脫,末那滅已,相縛解脫。」
  40. ^ 玄奘譯世親造《唯識三十論頌》:「已說初能變,第二能變其相云何?頌曰:『次第二能變,是識名末那,依彼轉緣彼,思量為性相。四煩惱常俱,謂我癡、我見、并我慢、我愛,及餘觸等俱。有覆無記攝,隨所生所繫,阿羅漢滅定,出世道無有。』如是已說第二能變。」
  41. ^ 玄奘成唯識論》:「次俱有依
    • (1)有作是說:眼等五識,意識為依,此現起時必有彼故,無別眼等為俱有依,眼等五根即種子故。《二十唯識》伽他中言:『識從自種生,似境相而轉,為成內外處,佛說彼為十。』……《觀所緣論》亦作是說:『識上色功能,名五根應理,功能與境色,無始互為因。』……第七、八識,無別此依,恒相續轉,自力勝故。第六意識,別有此依,要託末那而得起故。
    • 有義彼說理教相違。……是故應言:(2)前五轉識,一一定有二俱有依,謂:五色根、同時意識。第六轉識,決定恒有一俱有依,謂第七識,若與五識俱時起者,亦以五識為俱有依。第七轉識,決定唯有一俱有依,謂第八識。唯第八識,恒無轉變,自能立故,無俱有依。
    • 有義此說猶未盡理。……(3)是故藏識,若現起者,定有一依,謂第七識,在有色界,亦依色根。若識種子,定有一依,謂異熟識,初熏習位,亦依能熏,餘如前說。
    • 有義前說皆不應理。……(4)由此五識,俱有所依定有四種,謂五色根、六、七、八識,隨闕一種必不轉故,同境、分別、染淨、根本所依別故。聖教唯說依五根者,以不共故,又必同境、近、相順故。第六意識,俱有所依唯有二種,謂七、八識,隨闕一種必不轉故,雖五識俱取境明了,而不定有故,非所依。聖教唯說依第七者,染淨依故,同轉識攝、近、相順故。第七意識,俱有所依但有一種,謂第八識,藏識若無定不轉故。如伽他說:『阿賴耶為依,故有末那轉,依止心及意,餘轉識得生。』阿賴耶識,俱有所依亦但一種,謂第七識,彼識若無定不轉故。《》說:『藏識恒與末那俱時轉故。』又說:『藏識恒依染污。』此即末那。」
    窺基成唯識論述記》:「次第二依有四師解。……此即難陀等義。……即安惠等諸師所說。……自下第三淨月等師復非前義。……自下第四護法菩薩解。」惠沼成唯識論了義燈》:「釋俱有依中。本判為四。第二即是安惠師等。西明判云:第二火辨。」
  42. ^ 世親攝大乘論釋》:「謂身、身者、受者識者:身,謂眼等五界。身者,謂染污意。能受者,謂意界。」
  43. ^ 真諦譯《顯識論》(從《無相論》出):「一切三界,但唯有識,何者是耶?三界有二種識:一者、顯識,二者、分別識。……顯識者,有九種。……其次、分別識有二種,一、有身者識,二、受者識。……又有身者識者,我見所覆,此識為我見、貪愛所覆故,受六趣生。此識為生死身,若有此識,即有身識,此識若盡,則生死身盡。我見生一切肉惑,貪愛生一切皮惑故,有生死身;若離愛我見,即無皮肉煩惱,若無皮肉煩惱,即無三界身故,身識受生死也。二、受者識,意界名受者識,即三種意識:一謂、阿梨耶識,是細品意識,恒受果報,不通善惡,但是無覆無記。二、陀那識,是中品意識,但受凡夫身果報。三者、謂常所明意識,是麁品意識,通受善、惡、無記三性果,五識亦爾。此三品意識,通能受用果報,但今據興廢為言故,呼梨耶識為受者識。又、梨耶識是凡夫所計我處,由陀那執梨耶識作我境,能執正是陀那故,七識是我見體故。分別識有二種,一、有身識,二、受(誤為“身”)者識,合名意根。大本染污根,即陀那識,二次第緣意根體,即緣本識,作我境,自出彼緣相彰。顯識有九種,如上顯識,唯是梨耶。若是分別識,則是陀那及意識,陀那分別我,意識分別萬法。」
  44. ^ 玄奘譯《瑜伽師地論·攝決擇分》:「云何建立互為緣性轉相?謂:阿賴耶識,與諸轉識,作二緣性:一、為彼種子故,二、為彼所依故。……為所依者,謂:由阿賴耶識執受色根,五種識身依之而轉,非無執受。又由有阿賴耶識故,得有末那,由此末那為依止故,意識得轉。譬如依止眼等五根,五識身轉,非無五根,意識亦爾,非無意根。」
    玄奘譯《顯揚聖教論·攝勝決擇品》:「依止因者,謂:由阿賴耶識所執色根為依止故,五識身轉,非無執受。又由有此識故,得有意根,由此意根為依止故,意識得生。譬如依止眼等五種色根,五識身轉,非無五根,意識亦爾,非無意根。」
  45. ^ 無性攝大乘論無性釋》:「謂身、身者、受者識者:如後當說,眼等六內界為性,如其所應。眼等五識所依意界,名身者識。第六意識所依意界,名受者識。」
  46. ^ 道基攝大乘論章》:「陀那識三義者。《眾名章》中名染污意,與六識為意根故。……」
  47. ^ 真諦譯《轉識論》(從《無相論》出):「次明能緣有三種:一、果報識,即是阿梨耶識;二、執識,即阿陀那識;三、塵識,即是六識。……果報識者,為煩惱業所引故,名果報。……念念恒流,如水流浪,本識如流,五法如浪,乃至得羅漢果,此流浪法,亦猶未滅,是名第一識。依緣此識,有第二執識。此識以執著為體,與四惑相應,一無明、二我見、三我慢、四我愛。……此識及相應法,至羅漢位究竟滅盡,及入無心定亦皆滅盡。……是名第二識。第三塵識者,識轉似塵,更成六種識轉似塵。」
    真諦譯《攝大乘論釋》:「論曰:尋第二體,離阿梨耶識不可得。釋曰:第二識,緣第一識,起我執。若離第一識,此識不得起,故知有第一識。今成就第二識,為顯第一識故。
    論曰:是故阿梨耶識,成就為意,依此以為種子,餘識得生。釋曰:離第一識,無別識體,為第二識因,及生起識因。佛說心名,此名目第二識。佛說識名,此名目六識。佛說意名,此名目第一識,何以故?第二識,及生起識,若前已滅,後識欲生,必依第一識生,及能生自類故,說名意根
    論曰:云何此意復說為心?多種熏習種子所聚故。釋曰:第一識,或名質多,質多名有何義?謂:種種義,及滋長義。種種者,自有十義:一、增上緣,二、緣緣,三、解相,四、共作,五、染污,六、業熏習,七、因,八、果,九、道,十、地,此義中各有多種義,故名種種。滋長有三義:一、由此十法聚集,令心相續久住,二、此心能攝持一切法種子,三、是種種法熏習種子之所滋長。種子者,謂:功能差別因。所滋長者,謂:變異為三界。由此義故,佛說第一識亦名質多。」
  48. ^ 玄奘譯《攝大乘論釋》:「論曰:如是已說阿賴耶識安立,異門安立,此相云何可見安立?此相略有三種:一者、安立自相,二者、安立因相,三者、安立果相。此中安立阿賴耶識自相者,謂:依一切雜染品法,所有熏習,為彼生因,由能攝持種子相應。此中安立阿賴耶識因相者,謂:即如是一切種子阿賴耶識,於一切時,與彼雜染品類諸法現前為因。此中安立阿賴耶識果相者,謂:即依彼雜染品法,無始時來,所有熏習,阿賴耶識相續而生。釋曰:……此中安立自相者,謂:緣一切雜染品法,所有熏習,能生於彼功能差別,識為自性。為欲顯示如是功能故,說攝持種子相應,謂:依一切雜染品法,所有熏習,即與彼法為能生因。攝持種子者,功能差別也。相應者,是修義。是名安立此識自相。」
    笈多譯《攝大乘論釋論》:「論曰:……於中阿梨耶識為自相,一切染法熏習已,為彼生因,攝持種子相應故。……釋曰:……於中自相者,一切染法熏習緣故,識有生彼功能勝異。顯示識體有此功能故,攝持種子相應者,彼一切染法熏習已,即為彼法生因,故言攝持種子。彼熏習,與彼勝能合,故名相應。即此自相。」
    真諦譯《攝大乘論釋》:「論曰:……立自相者,依一切不淨品法习气英语Vāsanā,為彼得生,攝持種子作器,是名自相。釋曰:……自相義云何?依一切不淨品法,熏習此識最勝,為彼得生功能。此功能相復云何?謂:攝持種子。云何攝持?熏習成一,故言攝持。」
  49. ^ 玄奘成唯識論》:「即彼經中復作是說:『由攝藏諸法,一切種子識,故名阿賴耶,勝者我開示。』由此本識具諸種子故,能攝藏諸雜染法,依斯建立阿賴耶名,非如勝性轉為大等,種子與果,體非一故,能依、所依,俱生滅故。與雜染法互相攝藏,亦為有情執藏為我,故說此識名阿賴耶。」
    窺基成唯識論述記》:「能染種,種名所藏,此識是能藏。是雜染法所熏,所依染法,名能藏,此識為所藏。《攝論》第二等云:非如大等藏最勝等中,即能、所藏。彼論又言:為染第七等之所執藏以為內我,名執藏義。即此論云:謂與雜染互為緣故,解能、所藏。諸有漏法,皆名雜染,非唯染法。梵云僧吉隷爍,此名雜染,若不言僧,即唯染也。有情執為自內我故,解執藏義,唯煩惱障義,非所知障義。不爾,無學應有此名,此不別執為其我所,及與他我,名自內我。此即正解阿賴耶義,阿賴耶者,此翻為藏,藏具三義,如論已說。義雖具三,正取唯以執藏為名。不爾,二乘、八地菩薩,應有此名。三名闕一,即不得名。若爾,七地已前,二乘有學,入無漏心,我愛不執,應捨此名。」
  50. ^ 真諦譯《攝大乘論釋》:「復次引偈,重釋經所說義。『執持識深細』者,云何此識或說為阿陀那識?能執持一切有色諸根,謂能執持有依五根,及相等习气英语Vāsanā故,此識亦名阿陀那;深細者,難滅難解故。」
    窺基瑜伽師地論略纂》:「論頌云阿賴耶識甚深細者。……先云第七及八皆名阿陀那者,非也。即頌云:『執持識深細。』既云執持,第七豈能持也。梵音云訖利瑟吒末那,此云染污意。今云阿陀那者,即第八執持之義也。此之一句,總舉第八深細也。」
    窺基成唯識論述記》:「論:以能執持至名阿陀那。述曰:此三義釋,《攝論》有二,無初種子。若望種子,即名執持,無覺受故。……或為種依,持領以為境,名曰執持。」
  51. ^ 印順《以佛法研究佛法》〈阿陀那與末那〉:「須知末那譯曰意,是思量義;常談之恆審思量,乃玄奘增飾,非梵文本義,亦無著世親學所不談。末那之作用,在為六識生起之所依。上尋『阿含』,則意處、意界,通為六識,別為意識之所依。一切有系之婆沙師、譬喻師等,不知有細意,乃立識無間滅為意。上座分別說系,則於六識外別立同時意界。龍樹立『現在意』(真諦有此義)。大眾系之根本識及意界是常等,雖立名不同,而辨其為六識生起所依之意界則一。若見此義,則『解深密經』之阿陀那識為依止,確指末那(意),無猶豫餘地。『解深密經』,本識一而轉識六,本末合論唯七心。以阿陀那識執持身根故,能起六識,故阿陀那復當末那之名。後之學者,偏據奘傳之八識差別論,偏據恆審思量之末那,乃於「心意識相品」中不復能得末那。或者不忍『解深密經』無末那,乃欲離此品而別求。宗派意識不除,經論之真義難明,此豈偏激之談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