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令萱

陸令萱(504年-577年),又稱陸媼,北齊女官。是東魏(原為西魏)將領駱超之妻,駱超因謀反被殺,陸令萱因此連坐被配入掖庭為奴,後因當上北齊後主高緯的乳母,逐漸得勢,官至女侍中。兒子是駱提婆,後齊後主賜姓穆,故又名穆提婆。

人物生平编辑

陸令萱的出身史書並沒有明確的記載,但一般認為,她屬於八大鮮卑高門的步六孤氏(陸氏),並且是在原西魏將領駱超投降東魏後才嫁給他的。後來駱超謀反被誅,陸令萱也因連坐被迫入宮為奴,後來被分配為長廣王高湛的兒子高緯的乳母,因此深得高緯的信任[1],高緯甚至稱她為“姊姊”(北齊時稱母親為姐姐),由此即可看出高緯對陸令萱的依賴與感情,高緯的母親胡氏也很賞識她。

    公元561年,高演病死,弟弟長廣王高湛即位,是為武成帝,封胡氏為皇后,立高緯為皇太子。也因此,陸令萱的地位有所提升。她對皇太子愈發照護,百般獻媚,而高湛及胡氏看到陸令萱對太子如此上心,對她也更加恩寵,封她為郡君。郡君是只有歷代皇族宗室公主及朝廷四品以上的官員的妻子才有資格可以享受此稱號,陸令萱原為一女奴,卻能獲此殊榮,可見她在北齊、胡太后及高緯心中的地位。

565年,高湛禪位太子高緯。自任太上皇,高緯登基后,冊封陸令萱为女侍中

公元569年,太上皇高湛病死,後主高緯臨政。陸令萱逐漸成為後宮事務總管,這使她和胡太后逐漸產生矛盾,開始暗中進行權力的爭奪及角逐。

太上皇高湛出於政治因素,在高緯即位時,為他選擇了太尉斛律光的女兒為妻子,並立為皇后。然而當高緯逐漸長大後,他卻愛上了皇后的侍婢穆黃花,陸令萱為了拉攏與穆黃花的關係,便認她為義女,又設計讓穆黃花的兒子高恆給斛律皇后做養子,使高恆成為太子,這讓穆黃花與陸令萱的關係又親近了不少。

而後胡太后因生活放蕩不羈,地位在後主高緯眼裡一落千丈,陸令萱就此填補了這個空缺。陸令萱為得到更大的權力,指使自己的兒子穆提婆(皇上賜姓穆)陷害左丞相斛律光,而後斛律皇后也被廢后,胡太后的姪女胡昭儀被立為皇后。陸令萱又使計挑撥離間胡皇后和胡太后關係,使胡皇后被遣送回家[2],最後,終於使穆黃花被立為第三任皇后[3],自己則被尊為“太姬”(北齊皇后母親的尊稱,視一品)[4],而胡太后的勢力卻已不能與陸令萱抗衡了。

由於後主高緯長期生活在深宮中及陸令萱的身邊,因此後主對她是言聽計從,這也給了陸令萱接觸朝政的機會。除了控制皇帝,亦有許多臣子聽命於他人她驅使,較著名的有奸臣和士開高阿那肱祖珽等,還有她的兒子穆提婆。這些臣子們因為陸令萱的緣故,得到了極大的權力,他們把控朝政,違紀亂綱,使得北齊日漸敗壞,國力衰弱[5]

   一些正直的大臣,如太尉趙郡王高叡、左丞相斛律光、琅邪王高儼等對此非常不滿,為國家的前途命運擔憂,反對奸臣專權。公元569年2月,太尉趙郡王高叡等人上疏後主,揭發和士開的罪行,請求後主將他調離朝廷出京外任。後主不允。而後,陸令萱和她的黨羽們陸續密謀除掉了高儼、高叡、斛律光等人[6],把持了朝政,權傾朝野。但陸令萱及祖珽也逐漸出現權力抗衡的問題,陸令萱利用控制後宮的優勢,戰勝了祖珽,接著使兒子穆提婆接替祖珽,母子倆因此權傾朝野。

   公元576年,北周進攻北齊,齊軍敗退,國君此時卻在玩樂,戰況消極,後主在得知後趕忙將皇位傳給八歲的太子高恆,穆提婆見大勢已去,便投降北周,而陸令萱在看到兒子穆提婆投降北周後,被迫自殺[7]

家庭编辑

兄弟姐妹编辑

影視作品编辑

電視劇编辑

飾演陸令萱的演員 影視作品
趙麗穎 飾 陸貞 2013年《陸貞傳奇》(于正工作室2013年電視劇)
呂一 飾 陸貞 2018年《獨孤天下》(北京希世紀影視文化發展有限公司2017年電視劇)

參考文獻编辑

  1. ^ 穆提婆,本姓駱,漢陽人也。父超,以謀叛伏誅。提婆母陸令萱嘗配入掖庭,後主繈褓之中,令其鞠養,謂之乾阿妳,遂大為胡后所昵愛。令萱姦巧多機辯,取媚百端,宮掖之中。《北齊書 列傳 四十二卷》
  2. ^ 後主皇后胡氏,隴東王長仁女也。胡太后失母儀之道,深以為愧,欲求悅後主,故飾后於宮中,令帝見之。帝果悅,立為弘德夫人,進左昭儀,大被寵愛。斛律后廢,陸媼欲以穆夫人代之,太后不許。祖孝徵請立胡昭儀,遂登為皇后。陸媼既非勸立,又意在穆夫人,其後於太后前作色而言曰:「何物親姪女作如此語言!」太后問有何言,曰:「不可道。」固問之,乃曰:「語大家云,太后行多非法,不可以訓。」太后大怒,喚后出,立剃其髮,送令還家。帝思之,每致物以通意。後與斛律廢后俱召入內,數日而鄴不守。後亦改嫁。《北齊書 列傳 凡四十二卷 卷九》
  3. ^ 後主皇后穆氏,名邪利,本斛律后從婢也。母名輕霄,本穆子倫婢也,轉入侍中宋欽道家,姦私而生后,莫知氏族,或云后即欽道女子也。小字黃花,後字舍利。欽道婦妬,黥輕霄面為「宋」字。欽道伏誅,黃花因此入宮,有幸於後主,宮內稱為舍利太監。女侍中陸太姬知其寵,養以為女,薦為弘德夫人。武平元年六月,生皇子恒。於時後主未有儲嗣,陸陰結待,以監撫之任不可無主,時皇后斛律氏,丞相光之女也,慮其懷恨,先令母養之,立為皇太子。陸以國姓之重,穆、陸相對,又奏賜姓穆氏。胡庶人之廢也,陸有助焉,故遂立為皇后,大赦。初,有折衝將軍元正烈於鄴城東水中得璽以獻,文曰「天王后璽」,蓋石氏所作。詔書頒告,以為穆后之瑞焉。武成時,為胡后造真珠裙袴,所費不可稱計,被火所燒。後主既立穆皇后,復為營之。屬周武遭太后喪,詔侍中薛孤、康買等為弔使,又遣商胡齎錦綵三萬疋與弔使同往,欲市真珠為皇后造七寶車,周人不與交易,然而竟造焉。先是童謠曰:「黃花勢欲落,清觴滿盃酌。」言黃花不久也,後主自立穆后以後,昏飲無度,故云清觴滿盃酌。陸息駱提婆詔改姓為穆,陸。太姬,皆以皇后故也。后既以陸為母,提婆為家,更不採輕霄。輕霄後自療面,欲求見,太后、陸媼使禁掌之,竟不得見。《北齊書 列傳 四十二卷 卷九》
  4. ^ 令萱又佞媚,穆昭儀養之為母,是以提婆改姓穆氏。及穆后立,令萱號曰太姬,此即齊朝皇后母氏之位號也,視第一品,班在長公主之上。《北齊書 列傳 四十二卷 卷五十》
  5. ^ 武成崩,後主憶之,就除海州刺史。是時陸令萱外干朝政,其子穆提婆愛幸。珽乃遺陸媼弟悉達書曰:「趙彥深心腹深沉,欲行伊、霍事,儀同姊弟豈得平安,何不早用智士耶?」和士開亦以珽能決大事,欲以為謀主,故棄除舊怨,虛心待之。與陸媼言於帝曰:「襄、宣、昭三帝,其子皆不得立,今至尊猶在帝位者,實由祖孝徵。此人有大功,宜報重恩。孝徵心行雖薄,奇略出人,緩急真可憑仗。且其雙盲,必無反意,請喚取問其謀計。」從之,入為銀青光祿大夫、祕書監,加開府儀同三司。和士開死後,仍說陸媼出彥深,以珽為侍中。《北齊書列傳四十二卷 卷三十九》
  6. ^ 陸令萱 說帝曰:「人稱琅邪王聰明雄勇,當今無敵,觀其相表,殆非人臣。自專殺以來,常懷恐懼,宜早為計。」《北史列傳八十八卷 卷五十二》
  7. ^ 《北齐书·卷五十·列传第四十二》:晉州軍敗,後主還鄴,提婆奔投周軍,令萱自殺,子孫大小皆棄市,籍沒其家。
  8. ^ 《北齐书·卷三十九·列传第三十一》:是时陆令萱外干朝政,其子穆提婆爱幸。珽乃遗陆媪弟悉达书曰:“赵彦深心腹深沉,欲行伊、霍事,仪同姊弟岂得平安,何不早用智士耶?”
  9. ^ 《北史·卷四十七·列传第三十五》:是时陆令萱外干朝政,其子穆提婆爱幸。珽乃遗陆媪弟悉达书曰:“赵彦深心腹阴沈,欲行伊、霍事,仪同姊弟岂得平安!何不早用智士邪?”

● 《北史·穆提婆附陸令萱傳》 

●  蘇小華.北魏因素對北齊政治的消極影響[J].暨南史學,2014(00):36-49.

● 《北齊書 卷七 帝紀第七 武成帝 》

●  《北齊書·卷八·帝紀第八》

●  《北齊書·卷九·列傳第一》

●  《北齊書·卷十二·列傳第四》

●  《北齊書·卷十四·列傳第六》

●  《北齊書·卷十七·列傳第九》

●  《北齊書·卷十八·列傳第十》

●  《北齊書·卷二十九·列傳第二十一》

●  《北齊書·卷三十三·列傳第二十五》

●  《北齊書·卷三十九·列傳第三十一》

●  《北齊書·卷五十·列傳第四十二》

●  《北史·卷十四·列傳第二》 [5]

●  《北史·卷二十一·列傳第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