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陸俟(392年-458年),鲜卑姓步六孤,代人,爵封東平王,諡號北魏官員,活躍於北魏明元帝太武帝文成帝時期。

家族编辑

陸俟的曾祖陸幹、祖父陸引皆是步六孤部落的部落大人,父親陸突曾率領部民跟隨道武帝征戰,多次立有戰功,因而拜離石鎮都大將,厲威將軍,後官至上黨太守,封關內侯。

明元帝、太武帝前期编辑

陸俟年少時即以聰明慧捷而聞名,《魏書》稱其有策略,明元帝登基之後,歷官至典選部蘭臺事,龍驤將軍,襲父爵關內侯,陸俟當官不畏強權,無所屈撓。北魏始光四年(427年),太武帝拓跋燾親征赫連昌,陸俟率別軍鎮守大磧,防備北方的柔然神䴥三年(430年)和西平公安頡領兵攻下劉宋的虎牢,封建業公,之後又轉冀州刺史、虎牢鎮都大將、安定鎮都大將等官,延和二年(433年),休屠族的征西將軍金崖羌族的涇州刺史狄子玉還有安定鎮都大將延普互相爭權,金崖和狄子玉起兵攻打延普,因此據胡空谷謀反,陸俟率兵討平之。在冀州刺史任內之時,朝廷考課其功績為北魏國內第一。

懷荒鎮將時期编辑

陸俟後擔任懷荒鎮都大將,安東將軍,在其任內御下嚴厲,因此鎮內的高車部落諸酋長,上表請前鎮將郎孤還鎮,拓跋燾下詔許之,陸俟還京之後對拓跋燾說:「陛下現在以郎孤還做鎮將,我認為不到一年,郎孤必定會敗亡,而且高車必定會作亂。」[1],拓跋燾認為其話不實,因此責備陸俟,一年之後,高車諸酋長果然殺了郎孤並且叛變,拓跋燾大驚,問陸俟為何如此,陸俟對曰:「高車部族從無禮節,面對無禮之人要在上管理實乃困難之事,因此我以威嚴蒞下之,以法制節度之,冀望以此循序漸進治理輔導,然而高車族中的惡徒上訟我的缺點,讚揚郎孤的優點,因此郎孤得以還鎮,郎孤欣喜其名譽,因而加恩於百姓,講求寬宏的、仁恕的治政態度,因此高車族人易生驕矜,無復臣民之禮,此時再改以嚴法治理,百姓必定心生怨懟,因此必生叛亂。」[2]拓跋燾便笑說:「你的身材矮小,然而智慮卻極為周長啊。」

長安鎮將時期编辑

太平真君六年(445年)九月,盧水胡蓋吳於杏城起兵,陸俟被任命為長安鎮都大將,平西將軍,隔年(446年)五月與高涼王拓跋那在杏城擊破蓋吳軍隊,俘虜了蓋吳的兩位叔父,但蓋吳本人遁走,當時許多將領要將叔父們送往京師,陸俟力排眾議,認為「如果以十萬之兵眾追蓋吳一人,非上策也。不如私下與蓋吳之叔協議,赦免其妻子之罪,使其追吳,必定擒獲。」因此將他們兩位放歸敵營,數日之後,叔父果然斬了蓋吳的首級請降,陸俟以功陞遷至內都大官。

太平真君七年(446年),安定盧水胡劉超又聚眾萬人起事,拓跋燾以陸俟都督秦雍諸軍事,陸俟單槍匹馬赴鎮長安,劉超見狀竊喜,以為其無能力,陸俟至鎮之後,假意娶劉超的女兒,又率人至劉超帳下縱酒歡宴,後密選五百名精兵,以狩獵為理由與劉超會合,陸俟佯裝酒醉趁機斬下劉超首級,並縱兵討平劉超黨羽,拓跋燾大悅,轉外都大官。陸俟個人精明的策略,迅速的決斷,皆如此類。

正平二年(452年),文成帝登基,因為陸俟之子陸麗有擁立之功勞,因此拜陸俟為征西大將軍,進爵東平王太安四年(458年)過世。

家庭编辑

兒子编辑

共有十二位兒子,史書中可見者九位。

注釋编辑

  1. ^ 魏書》卷四十 列傳第二十八,「陛下今以郎孤復鎮,以臣愚量,不過周年,孤身必敗,高車必叛。」
  2. ^ 魏書》卷四十 列傳第二十八,「夫高車上下無禮,無禮之人,難為其上。臣所以莅之以威嚴,節之以憲網,欲漸加訓導,使知分限。而惡直醜正,實繁有徒,故訟臣無恩,稱孤之美。孤獲還鎮,欣其名譽,必加恩於百姓,譏臣為失,專欲以寬惠治之,仁恕待之。無禮之人,易生陵傲,不過期年,無復上下,然後收之以威,則人懷怨懟,怨懟既多,敗亂彰矣。」

參考資料编辑

  • 《魏書》卷四十 列傳第二十八
  • 《北史》卷二十八 列傳第十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