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平 (经济学者)

陈平(1944年1月12日-),现任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研究员,中國網路名人。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教授,美国哥伦比亚大学资本主义与社会研究中心外籍研究员,世界经济学会 (World Economics Association) 创始执委会委员,終生研究经济混沌和经济复杂性研究。青年時当过铁路工人,就職成昆铁路眉山电务段[2],而開闢網名“眉山劍客”系列網路節目而成網路名人,探討共產黨主政下經濟策略。[3]

陳平
英文名Chen Ping
眉山剑客、寂寞求错
出生 (1944-01-12) 1944年1月12日76歲)
四川省成都市
居住地 美國
国籍 中华人民共和国
民族汉族
语言汉语英语
教育程度博士
母校中国科学技术大学物理系
美国德克萨斯大学(奥斯汀校区)物理博士[1]
职业物理学家/经济学家
活跃时期1977年至今
机构復旦大學新政經中心高級研究員
北京大學兼職教授
北京當代經濟學基金會學術委員
春秋发展战略研究院研究員
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
研究领域經濟
知名作品《文明分岔、经济混沌、和演化经济动力学》

生平编辑

1968年毕业于北京中国科学技术大学物理系[4],师从中国物理学家严济慈。1968年至1974年任成都铁路分局电工,业余研究理论物理科技史经济史,後因緣際會前往中国科学院合肥等离子体物理研究所為实习研究员,表現優異被借调筹备全国科学大会工作,後被聘为安徽省政协辦公室特邀委员。1980年赴美国攻读理论物理研究生,1981年起攻讀博士研究非平衡物理学、非线性演化动力学与复杂系统科学。1987年获得德克萨斯大学奥斯汀校区博士学位,指導教授為诺贝尔化学奖獲得者伊利亞·普里高津,之后留任该校普利高津统计力学与复杂系统研究中心研究员[5]。1987年,任中国留美经济学会第三届会长,1988年卸任会长职位(由孙涤接任)[6]

后转为研究经济学领域,研究领域涉及宏观经济学金融经济学、微观计量经济学文化人类学等。收到物理学混沌理论的启发,于1988年的論文中認為发现了“经济混沌論”的经验证据[7],将此纳入到自己研究方向。学成归国后先后担任北京大学管理科学研究所副教授;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中国经济研究中心教授,博士生导师;美国哥伦比亚大学资本主义与社会研究中心外籍研究员;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高级研究员,复旦新政治经济学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学术委员会主任。在经济学领域有自身独特的见解[8],在網上開闢眉山剑客公眾號,闡述以物理學角度觀察與打破許多西方經濟理論以證實許多理論無法自圓解釋的經濟現象,陈平博士論文便是演化經濟學的混沌理論,提交時普里高津和評委基本贊同研究結論而獲1987年博士學位。[3]

立論编辑

經濟编辑

其核心論述認為亚当·斯密哈耶克科斯等被現有經濟學界課本奉為大師的人都是謬論,其將現有西方主流經濟學稱為“空想資本主義”(與空想社會主義反諷),因為其大量前提假設和對人性的設定都是一種烏托邦,而現實中沒有烏托邦,因此註定相關理論都是空想。而西方目前的道路為錯誤道路的跡象越發明顯,所以國內學者再把一些西方經驗當參考、理論當圭臬,下場將是誤國誤民,必須全盤推翻創新中國系統的經濟學,一種更接近真理的理論。

陈平指出,美國的美聯储央行制度對外宣稱“央行獨立”其實是謊言,因為其本質是大銀行持股成立的太上皇銀行,本質還是為私有[9],且為金融寡頭的小群人私有,所以發生經濟災難時不會考慮社會底層與穩定,而優先考慮為金融寡頭解套脫罪,所以形成金融海嘯和長期經濟困境。中國式的央行本質為政治局轄下的一個部門科室,凡事必須考慮社會穩定與政治大局。这才是正確制度,且不必理會西方學者的理論。

產業编辑

对于產業,陈平和金燦榮等“工业党”學者有相似论述,認為鼓吹服務業至上是西方給中國挖的又一陷阱。製造業重工業永恆是國力的來源,任何國家走向金融醫療律師等高端服務業搭配餐館、旅館、網站等低端服務業,且将其當成國家景觀就是國力衰敗的起始。他認為歐美走向那種型態不是什麼先進的象徵而是落後與無奈的象徵,因為人民吃不了苦,所以製造業和重工業競爭失敗,且紛紛倒閉和外移,最後只能剩下服務業[10]。所以GDP不是一個數字,其中應該分為有效GDP和無效GDP,金融、醫療、律師這三種行業中其實無效GDP比重很大且貧富不均嚴重,尤其律師行業會加重整個社會的交易成本和坑害苦幹實幹的實業家,因此律師業過度興盛、過度高薪是一個國家的不祥預兆。

而西方認為中國經濟全靠低工資和人口紅利,所以當這兩項逐漸淡化後經濟就會崩潰,這又是一大谬论,因為從南亞中東非洲等一路上各種國家都是乞丐遍地且人口年輕,一點點錢就能雇用,都是廉價勞工,但這些國家卻從未飛躍式崛起,如何解釋? 因為廉價者不等於廉價勞工,廉價者還必須有紀律和服從性,與願意長期苦幹的思維文化才能成為可用的勞動力,加上政府高效率的規劃、執行大藍圖,這些才是中國模式的根源動力。[11]

國際戰略编辑

陳平認為西方有一種深層思維就是把最後希望寄託在印度,認為它是擊敗中華文明的希望,其實非常妄想,因為印度從未有統一的國家認同,其22種語言中諸多還文字相異,另有上千種原住民語言,本質是一個分裂化的鬆散集合體,比春秋戰國時代的周朝還不如,因此英國當年可以靠少量的兵力就殖民控制印度,因為利用其內部的人互相攻伐、互相管理很容易。加上印度從未有过共產式土地改革,大量人還過著地主佃農的中世紀生活,地主留下的生活費剛好餬口[12],子女教育全無希望。所以印度真要有一種趕超式發展在可見的未來沒有可能,就算有可能,那也是以百年為單位的遙遠。

然而不可否認,有一定的機率在某一階段,印度想挑戰中國的地位,製造一些麻煩,陳平認為現有戰略準備必須開始,利用經濟扶植其周邊國家搶奪印度的發展機會,同時交好這些周邊國。而重點是西藏高原的水利管理,他認為當年中印戰爭的表面理由都不成立,核心理由其實是印度怕中國切斷其水源,這是它永恆的恐懼,因為印度大半以上河流都源自高原上的雪水,這些水所灌溉的無數農村也牽動著政治穩定,所以現在就要開始水利建設,真有交戰前夕的那一天,必須能「科學管理」(切斷)印度的水源,[13]便能讓它不戰而降。

评价香港修例风波和非建制派编辑

陈平认为非建制派代表的不是香港的中产阶级乃至中下层群众的利益,也不懂现代经济学的常识和世界各国的经验,他们只懂一件事情,就是盲目迷信英美制度的优越性。被新自由主义或者传统的英国所谓自由放任教条洗了脑的,恰恰是香港的这些政治领袖,包括殖民教育培养出来的教师、新闻媒体,还有法官。

著作编辑

  • Economic complexity and equilibrium illusion: Essays on market instability and macro vitality

參看编辑

参考文献编辑

  1. ^ 复旦大学中国研究院-職員簡介
  2. ^ B站-眉山论剑
  3. ^ 3.0 3.1 觀察網-眉山劍客其人
  4. ^ 徐滇庆主编. 台湾经验与海峡两岸发展策略. 北京:中国经济出版社. 1996.02: 377. ISBN 7-5017-3678-2. 
  5. ^ 金明善主编. 经济学家茶座 第4辑. 济南:山东人民出版社. 2001.03: 47. ISBN 7-209-02740-8. 
  6. ^ 孙涤主编. 善始善成 中国留美经济学会25周年纪念文集. 上海:格致出版社. 2014.02: 48. ISBN 978-7-5432-2315-8. 
  7. ^ 复旦大学陈平教授解说中国金融的曲折之路
  8. ^ Tang, Yinan, Wolfram Elsner, Torsen Heinrich, and Ping Chen, “Trend, Randomness, and Noise: Exogenous vs. Endogenous Explanation in Complex Heterodox Analysis (A Note on Nicolas Bouleau in RWER 60)”, Real World Economics Review, no.62 (2012).
  9. ^ 陈平-眉山论剑4
  10. ^ 陈平,“中国道路的本质和中国未来的选择”,《经济社会体制比较》,2012年第3期
  11. ^ 陈平-眉山论剑2 (騰訊視頻)
  12. ^ 陈平,私有制的神话和多种所有制的现实,《民营化还是社会化:国企产权改革的战略选择》,世纪出版集团, 2007年3月出版
  13. ^ 陳平-眉山論劍5 (騰訊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