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嫁人

陪嫁人,或称陪嫁陪房[1]:44,是近代之前,东亚女性出嫁时的陪嫁人员,通常是奴隶仆役身份。广义上,还有皇族女性(皇女宗室女)出嫁时,随嫁的官员、侍卫、平民等。清朝时,隶属于出嫁皇族女性的陪嫁人员即是陪嫁人户陪嫁户[2]:30随嫁人媵户媵人[3]:127

中国历史上,贵族女子出嫁时,以奴隶、仆役陪嫁是自先秦时代即有的风俗。伊尹百里奚是陪嫁奴隶出身的名臣。西汉和亲公主劉解憂的陪嫁侍女冯嫽以公主使者身份,通好西域诸国。秦汉以来,亦有富裕家庭为女子准备陪嫁人的习俗。陪嫁奴仆数量为社会约定俗成。明代广东珠海地区嫁女,“上户人家随嫁者丫鬟1人,男童1人;中户人家随嫁者丫鬟1人,下户人家无人随嫁”。在某些地区,若女方陪嫁婢女,男方则需提高聘金。福建泉州将之此类聘金称为婢仪。极为富裕的家庭个案中,除女子嫁妆外,更提供陪嫁婢女的嫁妆。而在传统中式婚礼中,年长或年轻的陪嫁婢女均扮演了一定的角色[1]:44—47。女性完婚后,常见其年轻的陪嫁婢女成为丈夫的婢妾,即所谓媵妾

贵族女性的陪嫁人编辑

皇族、贵族女性的陪嫁人员身份相比平民之家则更为广泛。辽朝时,允许公主在内的贵族创立州城,即头下军州。辽朝制度,皇女和父亲是嫡皇子的皇孙女,朝廷赐媵臣户一千[4]。现代研究者指,媵臣户“应是由皇帝或皇后赏赐给出嫁公主的陪嫁户口”。此外还有媵户的称谓[5]:96

清朝编辑

清朝时,固伦公主和硕公主是品级最高、外嫁的皇族女性。清廷为她们出嫁提供官员、侍卫、随丁、陪嫁人户等随嫁人员[2]:28—30。随同公主出嫁的人员统称为陪嫁人(满语:etuhun dahabuha niyalma),或称随嫁人、媵户、媵人。顺治康熙年间,皇族女性(皇女、宗室女)陪嫁人和陪嫁物按惯例安排,尚无定制。雍正七年(1729年),清廷始规定公主陪嫁人户。乾隆年间数度完善。乾隆五十一年(1786年),相关规定载入会典则例,永远遵行,至此基本定型[3]:127

乾隆帝的两个女儿——固伦和敬公主和硕和嘉公主陪嫁官员的实例中,长史1人,二、三种等级的侍卫各1、2人,典仪1、2人。和硕和嘉公主陪嫁官员另有护军参领、闲散章京各1人。长史品秩为三品或四品,“内务府废员内简放”。典仪为六品或七品。护卫、典仪于12户陪送人(陪嫁人)中拣放[3]:127。官员、侍卫、随丁等身份人员与公主府性质相同,是清廷基于公主身份提供的生活待遇。公主逝世后,应该被撤回。此外的陪嫁人户则包括成户的奴仆之家、奶母奶公婢女太监[2]:28—30、医士、工匠、庄头、庄丁[3]:127等。公主的陪嫁人户由内务府拨予。郡主格格的,则由各王公府自行陪送[2]:28—30。同时,由于清廷规定“听从公主随便拣放”旧属,造成各位公主陪嫁人口多寡不等[3]:127

陪嫁人户大部分是包衣汉人,少部分是满洲包衣或蒙古包衣旗人。由于他们的旗人包衣身份,乾隆二年(1737年)五月,礼部侍郎木和林曾奏请,允许陪嫁的包衣在公主逝世后“赦回本旗”。“前八旗满洲包衣及内务府并五旗包衣满洲”赦回本旗获准,以使“庶满洲不至世居外地流为蒙古矣”。而从事工匠、种地等职业的陪嫁户,则多是北京附近、河北一带的汉人。陪嫁人户身份如同公主、格格的私产。在她们逝世后,后会服务于额驸与公主、格格的子女、后裔子孙。或充当公主、格格的守陵人,或继续做工、务农。至现代,在今内蒙古地区的陪嫁人户后裔已归入蒙古族[2]:28—31

注释编辑

  1. ^ 1.0 1.1 孔令彬. 《试述旧式婚礼中随嫁陪房的功用》. 宝鸡文理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 (陕西省宝鸡市: 宝鸡文理学院). 2012, (2012年03期): 44—49. ISSN 1008-4193 (简体中文). 
  2. ^ 2.0 2.1 2.2 2.3 2.4 祁美琴. 《公主格格下嫁外藩蒙古随行人员试析》. 满族研究 (陕西省宝鸡市: 宝鸡文理学院). 2011, (2011年第1期): 44—49. ISSN 1008-4193 (简体中文). 
  3. ^ 3.0 3.1 3.2 3.3 3.4 刘小萌. 《公主陪嫁人里的“三藩”旧人——以雍正帝四公主陪嫁人为例》. 满语研究 (黑龙江省哈尔滨市: 黑龙江大学). 2020, (2020年第001期): 124—131. ISSN 1000-7873 (简体中文). 
  4. ^ 辽史·卷三十七·地理志一》頭下軍州,皆諸王、外戚[……]橫帳諸王、國舅、公主許創立州城,自余不得建城郭。朝廷賜州縣額。其節度使朝廷命之,刺史以下皆以本主部曲充焉[……]徽州,宣德軍,節度。景宗女秦晉大長公主所建。媵臣萬戶[……]成州,長慶軍,節度。聖宗女晉國長公主以上賜媵臣戶置[……]懿州,廣順軍,節度。聖宗女燕國長公主以上賜媵臣戶置[……]渭州,高陽軍,節度。駙馬都尉蕭昌裔建。尚秦國王隆慶女韓國長公主,以所賜媵臣建州城。顯州東北二百五十里。遼制,皇子嫡生者,其女與帝女同。戶一千。壕州。國舅[……]
  5. ^ 杨富学、孟凡云. 《契丹媵婚制考略》. 黑龙江民族丛刊 (黑龙江省哈尔滨市: 黑龙江省民族研究所). 2001, (2001年第4期): 94—98. ISSN 1004-4922 (简体中文).